<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90章 这点很多吗?
    月牙湖,白泉镇著名的景地。

    湖水弯弯,形似月牙,以此得名月牙。

    月牙湖风景秀丽,湖边有柳树,翠竹,清澈见底的水下,有各种各样的鱼儿和采之不尽的水草。

    平静的水面与天上低垂的云幕交相辉映,仿佛一副宁静的水墨图。

    作为白泉镇著名的景地,此地一向受到武者们的欢迎,而鼎盛的人气,也使得月牙湖畔,开设了不少商铺。

    不过月牙湖畔这种地方,寸土寸金,能够在这里开设商铺的,全部都是白泉镇的大型势力,一个个都来头不小。

    翠玉楼。

    这是一家以卖珠宝首饰为主的商铺。

    珠宝首饰,一向受到女性武者的热捧追求。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人。

    宁江和宁雨安一离开宁家,来到月牙湖畔之后,宁江没有急着去月牙湖游玩,而是把宁雨安拉近了此地。

    “安姐姐,买些首饰吧。”

    宁江看了看宁雨安,眼中闪过一些柔和。

    自从他中了黑玉火毒咒后,宁雨安为了购买冰灵草,把身上的珠宝首饰都尽数典当,不留一件。

    如果不是宁雨安本身长得美貌,别人见了她,恐怕还要以为这是哪里来的穷丫头,根本不像是家族中的大小姐。

    “既然是小弟的心意,那我要不客气咯。”

    宁雨安眨了眨眼,她也知道现在的宁江财大气粗。

    “安姐姐随便买就是,只要安姐姐开心,就算把这里买下来,也没什么。”宁江笑道。

    他拿了月怜溪的一千万元石,身上的财富可以算得上是白泉镇的首富。

    白泉镇也有几家二流家族,但任何一家二流家族,都拿不出这么多元石来。

    “全买下来,那不是冤大头?我身上又不能戴那么多,小弟,你呀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节约。”宁雨安轻嗔道,心中却是感到甜蜜。

    “是是是,安姐姐说的都对。”

    “哪里来的狂徒?”

    旁边有两个珠光宝气的女子听到了宁江两人的对话,看了过来,一看宁江和宁雨安身上,穿的普普通通,什么首饰都没有,不由露出鄙夷之色。

    “咦?你是宁雨安!”

    突然,其中一个女子发出惊疑之声。

    “张彤。”

    宁雨安认识这个女子,这个张彤是白泉镇一个三流家族的人,以前和她有过一些交情。

    不过张彤这个人喜欢追逐名利,趋炎附势,曾经在宁江中了黑玉火毒咒之后,还说过宁江的坏话,居然劝她不要管宁江死活,免得受到拖累。

    就是那一次,一向脾气温柔的宁雨安,忍不住和张彤大吵一架,从此就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他是宁江?你弟弟的伤势好了?”

    张彤这个时候仔细观察宁江,不禁大吃一惊,宁江跟以前相比判若两人,变化实在太大。

    “与你无关。”

    宁雨安冷冰冰道,不愿再和张彤接触。

    张彤的眼中闪过一抹恼怒之色,轻哼一声:“本来还想念在旧情上,和你重归于好,既然你这么不近人情,那就算了。

    说着,她脸上又闪过一抹嘲讽:“你和你弟弟来这里,怕是买不起什么首饰吧?”

    她一看宁雨安身上一件首饰都没有,心中就轻视了几分。

    至于宁江虽然看上去俊美,可穿的也普普通通,不像那些家族贵公子,锦衣华服,一表人才。

    人靠衣装,有的时候只要看一个人的穿着,就能判断出很多东西。

    张彤常年混迹于年轻一辈的上层圈子中,见过的人形形色.色,一双眼睛很少看错人。

    “买不起?”宁江懒得解释,“安姐姐,这里没什么好东西,我们去三楼吧。”

    翠玉楼一共分为三楼,一楼最普通,练气境武者大多都能买得起,二楼就稍贵,首饰的价格要达到上百元石。

    想想宁江以前后天境修为的时候,一年下来也就在宁家领取个一百多的元石。

    至于三楼,随便一件首饰,就要上千元石,都是些先天境武者、或者是家族弟子才能买得起。

    “去三楼?真是打肿脸充胖子,你们能买得起才怪。”

    看着宁江两人走上三楼,张彤不服气的冷哼一声,对身旁的女伴道:“走,我们也上去看看,三楼有不少珍品,就算买不起,我们参观一下,开开眼界也不错。”

    两人也一起走了上去。

    三楼。

    这个地方装饰的古色古香,屏风,壁画,熏香,花草,瓷器,这些装饰令此地变得高雅许多,虽然没有下面两层的富丽堂皇感,但更显贵重。

    只有那些普通低俗的武者,才会喜欢金碧辉煌的装饰,真正上流的武者,反而喜欢这种处处透着优雅的地方。

    进入这里,需要交五十元石。

    这样一层门槛,也是为了避免闲杂人等进入。

    三楼人不多,只有十几人。

    珠宝首饰同样不多,不超过五十件,但是每一件都有名字。

    像什么玲珑点翠、碧玉滕、落英缤纷、玉花鸟,每一件首饰都有个好听名字。

    这里所有的首饰,全部出自大师之手,一位珠宝大师,费劲心思,几个月才能完成一件。

    另外就是选料的珍贵,此地的玉石,皆是上好宝玉,晶莹剔透,没有杂质,是玉中极品。

    “咦,你们怎么来了?”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来。

    宁江眉头一皱,巧合真是无处不在,这几个人,居然是宁丰他们。

    “你们两人来这里,难道也是要来买首饰?”

    宁定说话了,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这三楼随便一件首饰就要上千元石,你们两个应该只是来参观的吧?”

    宁江姐弟两人懒得理会他们,就在柜台边看了起来。

    “哼,看来是被我说中了,所以无法反驳。”宁定撇撇嘴。

    “好了,宁定,少说两句,赶紧给宁珊挑好项链,我们就去宴会。”宁丰道。

    他们几个人来这里,都是陪宁珊过来挑选首饰。

    宁丰打算在宴会上介绍宁珊,为此宁珊想要精心打扮一下,而翠玉楼是白泉镇最好的首饰商铺,她自是首选来此。

    “就这件吧。”

    过了一会,宁珊挑了一件项链,那是一条黄.色的项链,上面是一块圆形的黄.色吊坠,散发出一种纯洁的光芒。

    当这项链戴在她脖子上之后,令其更加美丽了几分。

    这条项链价值一千五百元石,宁珊咬牙买了下来之后,身上元石就所剩无几。

    “可惜,如果元石够多的话,真想买下那件月牙之心。”

    宁珊眼巴巴的看着柜台中的一根项链,目光火.热,这“月牙之心”的价值要达到上万元石,她根本就买不起。

    况且就算有那么多元石,她也不会舍得买。

    “这件月牙之心我要了。”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让宁珊惊讶的看了过去。

    说话的人是宁江。

    “这小子疯了吧?”

    另一边,正在打量着一对玉镯、满眼欢喜的张彤,诧异的抬起目光,看向宁江。

    月牙之心,翠玉楼有名的珍品之一,就算是先天境强者,很多时候也不愿花上万元石来买。

    毕竟这只是一件佩戴的首饰罢了,又不是什么武器功法,买来不过是图个好看,中看不中用。

    “这小子不会是为了在我们面前出风头,故意装出一副阔绰样子吧?他到时候要是拿不出那么多元石,丢的可是我们宁家的人。”宁定道。

    如果宁江拿得出元石还好,若是拿不出,岂不是在耍翠玉楼的人?

    “宁江,别在这里胡闹,赶快出去。”宁丰出口喝斥,态度强势。

    可是宁江理都不理他,自顾自在柜台前一件件的挑选。

    “这件我要了。”

    “这件也不错。”

    “还有这件。”

    “这几件一起。”

    接下来,宁江一口气挑了十几件首饰。

    他是专门挑贵的买,看到漂亮,想都不想就买下来,似乎几千上万元石一件的首饰,在他眼里完全不值钱。

    听到他一件件的挑选,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精彩

    这十几件首饰加起来,价值已经接近了十万元石!

    “宁江,你若是让我们宁家丢脸,我饶不了你。”宁丰口气冷漠。

    十万元石,就算是他父亲都拿不出来。

    他父亲在宁家位居重任,全部积蓄也就两万多元石,至于他自己,才晋升先天境不久,身上元石也才三千多罢了。

    “公子,你真的要买这么多吗?”

    旁边服侍的侍女倒是态度不错,没有因为宁江衣着普通就看不起他。

    可是一口气买十万元石的首饰,这种手笔在翠玉楼史无前例。

    她也不相信宁江能够拿出这么多元石来。

    “这小子肯定拿不出十万元石,马上就要丢人了,敢耍翠玉楼,翠玉楼肯定会给他一点教训。”张彤冷哼一声,等着看宁江的笑话。

    宁珊则是深深的皱起眉头,她没有想到才两个月不见,宁江居然变得这般狂妄。

    “看来和他疏远,我做得是对的。”

    宁珊心道,原先还觉得自己对宁江有些愧疚,现在便觉得还是和宁江少接触为妙。

    “这点很多吗?”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宁江笑话的时候,宁江淡淡开口。

    然后。

    就在一道道嘲笑的目光之下,宁江从储物戒指中,当场拿出了十箱元石。

    一箱一万!

    顷刻间,空间寂静。

    所有的嘲笑,在此刻都化作了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