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85章 他是昆仑之主,可入榜首
    “噗咚。”

    十具尸体落入湖中,弹起水花,将周围湖水染红。

    “这还是人吗?”

    无数人的内心深处在呻.吟,若宁江是先天境也就罢了,可他是后天巅峰!

    仅仅只是后天巅峰的修为,却将十位先天境强者尽数斩灭。

    这在青云国,史无前例!

    什么剑王楚白,腾龙公子,在宁江同样的年纪,连宁江一半都及不上。

    “哎。”

    剑道大师林峰发出一声叹息,他劝过高晋,让高晋放下仇恨。

    但高晋不听劝,一意孤行,林峰明白,在高晋心里,宁江就是心魔,必须要斩灭。

    “死在少年剑宗手下,不算丢人。”

    林峰摇摇头,没有为高晋报仇的意思,这是光明正大的战斗,堂堂正正,一切生死,都听天由命。

    “轰!”

    但在另一边,却有一股恐怖气势冲天而起。

    王降世怒发冲冠,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快到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王子明、王沉、王涛,王家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三人,全部陨落在此。

    这样的大仇,他岂能忍受?

    “小子,我要让你给我孙儿偿命。”

    王降世身材高大,脸四四方方,眉毛极浓,好像墨汁染过一样。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杀意,一下让整片空间都彻底冰冷起来。

    离他近的一些武者,骇然变色,只觉得一股压力压.在身上,几乎令自己无法呼吸。

    一位先天极限强者,要杀宁江!

    “哼。”

    柳元龙冷哼一声,一步跨出,先天极限的气息同样爆发,与王降世争锋相对。

    “嗯?你的伤势恢复了!”

    王降世一惊,不但如此,他发现柳元龙的气息甚至比起以前更强了一些。

    “不错,我不但伤势恢复,就连修为也更进一步!”

    自从柳元龙受伤以来,沉寂了整整三年,可是此刻,他气息飞扬,心情通畅,仿佛年轻十岁一样。

    这都是宁江那颗绝品丹药的功劳,在恢复伤势的同时,也让他的修为有了提升。

    现在的他,一身修为之浑厚,只怕有资格晋升先天榜。

    “杀我爱子周文浩,你该死。”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雪家也不会放过你。”

    “年度聚会,你却大开杀戒,血染星月湖,如此残忍,饶你不得,我洪家必杀之。”

    “杀了他。”

    “你必须要死。”

    “血债血偿。”

    周围,一道道厉喝声音响起,来自周家、雪家、洪家、白家、林家、许家……

    被杀的十人,加上周文浩、赵峰、吴雯,一共是十三人。

    吴雯在落阳城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其他的十杰不一样,个个都来自二流家族,身份尊贵。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二流家族的未来,被家族寄予厚望,只要成长起来,就可以独当一面,壮大家族的实力。

    可是宁江却一口气把他们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此仇此恨,他们岂能不报?

    “这些家族可真卑鄙,十人联手杀白头剑宗的时候,他们不加以阻止,现在被反杀了,就要白头剑宗偿命。”

    有武者暗暗说道,面露不屑。

    “这下危险了,就算柳家要帮忙,也挡不住那么多家族的怒火。”有人分析。

    柳家的实力确实是强,但牵制住王家之后,就再也没有余力。

    这么多二流家族的怒火,单单一个柳家也承受不住。

    这又是一场杀局!

    先前是十杰联手杀宁江。

    现在则是各大家族势力,他们联合起来,如大势滚滚,不可阻挡。

    对付十杰,宁江还能以实力破局。

    可是各大二流家族之中,都有先天后期,甚至是巅峰强者坐镇。

    如此局势,除非宁江是先天极限。

    但他只是后天巅峰。

    如今,他又能如何破局?

    “想要杀他,你们问过我们了吗?”

    便在这四周寂静的时刻,八位炼丹大师站身来,说话之人是杜万青,声音冰冷万分,扫视全场。

    “杜万青,就算他是你昆仑的成员,也要给出交代。”有人强硬道,不肯退让。

    “谁说他是昆仑的成员?”杜万青突然冷笑一声。

    “嗯?既然他不是昆仑的人,那你们还……”

    “他是昆仑之主!”

    杜万青运足气息,一声暴喝,仿佛九天惊雷落下,惊爆全场。

    刹那间,无数武者目瞪口呆。

    昆仑之主!

    八位炼丹大师联手,突然成立的昆仑,其背后一直让无数人猜测的昆仑之主,居然就是宁江!

    剑杀十杰,已经让所有人震惊,而这昆仑之主的消息,又进一步加剧了他们内心中的震荡。

    这一刻,人们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心中的震撼。

    “谁敢动我们的昆仑之主?想要和我们为敌的话,可以试试!”杜万青的声音强势无比。

    “呵呵,我不介意在落阳爆发一场大战。”

    费延卿随之道,他当初自断一条手臂,向宁江赔罪,但后来宁江又让他接上手臂,对他恩威并施。

    “落阳城平静了这么多年,或许是要重新进行一次洗牌了。”高原冷笑。

    几位炼丹大师纷纷表态,不介意发动一场大战。

    他们个个都有巨大号召力,每一人的手下,实际上都养了不少先天境强者。

    “诸位,我劝你们不要自误。”

    白月茹端庄貌美,气质成熟,在这时开口,表明态度。

    “刚才那一战,很公平。”谢百川也道。

    其余几位剑道大师,甚至是林峰都表态,为宁江说话。

    他们正愁找不到办法和宁江结个善缘,现在发生这种事情,简直是送上来的机会,以他们的精明程度,自然不会错过。

    八位炼丹大师,加上七位剑道大师,如此势力,令得几大二流家族的脸色皆是化作了铁青,一语不发。

    “哼。”

    文翰城冷哼一声,声音响彻全场,威严毕露:“十人联手,都被反杀,还有脸报仇?”

    说话间,他也看了眼王降世。

    王降世脸皮一抖:“好,好,既然连文兄都要包庇他,我给文兄这个面子,我们走。”

    王降世心里纵然有再多的怒火,也不敢当场发作。

    柳元龙伤势恢复,加上修为更进一步,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何况何有一个先天榜上的文翰城。

    “我们也走。”

    其他的几大二流家族觉得呆不下去,纷纷离开。

    星月湖上,宁江看着这一切,无喜无悲。

    他抬头看天,目光飘渺。

    十一月十五,他重生于落阳,练气三重。

    一月十五,他剑杀十杰,横压落阳年轻一辈。

    短短两月,翻天覆地的变化。

    “白头剑宗,昆仑之主,从今天以后,他就是落阳的巨头之一,以后连我见了他,都要恭敬以待。”有二流家族的族长发出感叹。

    更多的年轻人,神色复杂,有羡慕,有嫉妒,有震撼。

    同样是年轻一辈,但是今日之后,宁江就如天上皓月,高高在上,君临落阳。

    “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个机会,那该多好?”周凌薇贝.齿紧咬红.唇,声音喃喃,目光迷离。

    她想起妖雾山脉的种种,想起自己对宁江的轻视。

    她想起自己说过宁江若能横压落阳年轻一辈,她就给宁江做侍女。

    可是,她却明白,现在的她给宁江做侍女的机会都没有。

    她多么希望上天能够再让她重来一次!

    这股悔恨的情绪越来越浓,最终,化作一行清冷,从周凌薇的脸上缓缓落下。

    同样有这种复杂情绪的,还有魏嫣然。

    最初和宁江相遇的时候,魏嫣然一样觉得宁江狂妄自大,百般轻视。

    等到在柳家之时,宁江暴露丹王身份,她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肤浅,目光有多么短见。

    此刻,宁江又大放光芒,横压落阳年轻一辈。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如果他们看到小弟的风采,一定会后悔的!”

    宁雨安握着拳头,她多么希望,白泉镇宁家之人能够看到这一切。

    她多么希望,那些嘲讽过宁江的人,能够知道宁江现在有多么优秀。

    “今年年会,小弟一定会让你们大吃一惊。”宁雨安轻语。

    “该死,我的所有元石啊,掩月赌坊和昆仑分明是在给我们下套,我们被坑了啊!”突然,有人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

    他这一嚎叫,也让无数人反应过来,顿时引起成片的哀嚎之声。

    特别是一些借元石下赌之人,脸色都青了。

    相比众人痛苦的哀嚎,月怜溪所在的亭中则是一片欢喜笑声。

    “小姐,他居然真的拿了第一!”

    秋月在发出欢呼,惊喜之极,一开始月怜溪开始百倍赔率,她是根本不能理解,直到此刻,她方才明白自家小姐的眼光是有多么高瞻远瞩。

    “真是可恶,昆仑开出百倍赔率,情有可原,这一定是白头剑宗下令做的,掩月赌坊为什么那么自信,觉得白头剑宗一定能拿下第一?莫非月怜溪和白头剑宗之间有什么苟且之事?”

    有人在暗暗猜测,引起不少人对宁江的嫉妒。

    月怜溪这样的绝世尤物,不知让多少人魂牵梦绕。

    “哈哈哈哈,白头剑宗,今日之战,你足以名震青云,一剑无人敌,一战惊天下。”

    罗海松发出长笑:“以你天赋,可入名家榜榜首!”

    此言一出。

    全场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