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74章 我为,剑宗!
    以一敌七,十六岁的少年对决七位老牌剑道大师。

    史无前例的事情,传出去任何人都会觉得荒唐的事情。

    却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发生!

    四周的空间陷入寂静。

    唯有高台之上,三道剑鸣声音,响彻四方,引动所有人的瞩目。

    三位剑道大师一起出手,攻击宁江。

    一左一右,以及正中。

    他们都是以身驭剑的强者,身随剑走,一下就封锁住宁江面前三个方向。

    面对这种攻击,正常人也只有暂时退避,再寻找破绽,发动攻击。

    但宁江脚步一点,身体轻如柳絮,他的剑无迹可寻,如羚羊挂角,浑然天成,轻轻扫过。

    “铛铛铛。”

    三声金铁碰撞声音,火星迸起。

    这是快剑。

    三人同时出剑,却被他一连三剑击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两位高手交战,一个出手慢,一个出手快,胜负就在这快慢之间。

    “好快的剑。”

    独眼老者姓谢,叫谢百川,他就是以快剑闻名,七位剑道大师之中,他的剑最为快速。

    现在看到宁江的快剑,他心中也跃跃欲试。

    武者就是如此,不论年龄,一旦看到强敌,就会见猎心喜,忍不住想要比试。

    “一起上吧。”

    宁江以一敌三,一手快剑,把三位剑道大师的攻击全部压住,战斗的时候,还能说话,游刃有余,可见还没有拿出全部实力来。

    像高手对决,交手之时,都是全神贯注,一口气息都非常重要,有时候一旦说话,气息一泄,就会被人抓住机会,当场丧命。

    “我来。”

    一道女子声音响起,是七人中唯一的女性,三十多岁年纪,但肤色白嫩,身材苗条,风韵犹存,跟二十几岁的女子几乎没有区别,反而更有成熟魅力。

    白月茹。

    七位剑道大师之中,足以排入第二。

    她手里是一柄细剑,手腕一抖,整柄剑抖动起来,竟然如蛇一样。

    剑在她手里似乎活了过来,像条毒蛇,摇晃脑袋,吞吐蛇信,一有机会,就发动致命一击。

    天下剑客千百种。

    有的剑客是快剑,有的是重剑,而白月茹,练的是一种软剑。

    剑至柔至软。

    越是柔.软,爆发起来就越是刚猛。

    就像鞭子,轻轻一抽,便能让人皮开肉绽,常被人拿来用刑,把人往柱子上一绑,鞭子一抽,立刻让人生不如死,叫苦连天。

    此刻,白月茹剑一出手,左右摇晃,虚虚实实。

    她的剑直刺宁江身上的要害,眉心,咽喉,眼睛,心口。

    一出手就是全力,毫不保留。

    这是对宁江的尊重,她如果保留实力,反而是看不起宁江。

    宁江面色不变,他的剑一抖,如龙翻动,没有对方的柔.软,是一种刚猛。

    什么是龙?

    龙隐于九天云雾之上,轻易不露鳞爪,一露爪牙,就是雷霆震怒,天崩地裂。

    蛇对龙,又如何能赢?

    白月茹俏脸一变,攻击一下就被宁江压制。

    “你也接我一招。”

    宁江的剑一刺,如梅花点点,剑剑迅猛,对方至柔,他就用至刚之力,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嗤拉。”

    空气爆裂,发出尖锐声音。

    是沈飞出手了,他的阔剑庞大之极,仿佛剑中之王,凶猛无比,一剑劈下,像是一块门板拉了下来,撕裂一切。

    他这一剑,刚猛到了极点,有一力降十会的感觉。

    这是经过蓄势,然后突然爆发的一剑,不爆发则已,一爆发就像火山一样,惊天动地。

    在所有人眼里,这一剑只有退避,不可硬接。

    但宁江又一次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他的剑轻柔起来,轻轻一拨,简简单单,却有四两拨千斤的意境在内,拨弄到了沈飞的阔剑之上。

    阔剑被一股大力陡然拧转,变化了方位,反而撞向了白月茹攻来的剑。

    借力打力。

    宁江这一手可谓是高明之极。

    这两个人的剑,一柔一刚,一旦撞上了,双方都不会好受。

    但关键时刻,白月茹剑势一收,就像蛇瞬间盘起了身子,严阵以待,寻找破绽。

    五人出手,都没有奈何宁江。

    五位剑道大师,全部神色凝重。

    宁江的剑,刚柔并济,出神入化,根本找不到破绽。

    而在场所有剑修,都已为之震动。

    哪怕是文翰城那样的顶尖人物,都是面带惊叹。

    终于,第六人出手。

    一道剑鸣在宁江背后响起,一下就让宁江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正面交手,就有双拳难敌四手的说法,何况现在腹背受敌,更是进退两难。

    更可怕的还不止如此。

    “哧!”

    第七柄剑刺来。

    七位剑道大师之中,排名第一的谢百川终于出手。

    谢百川看似苍老之极,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可是他一出手,整个人仿佛拔高了几分。

    他脊梁挺直,双目精光绽放,一柄剑疯狂爆发,迅速无比,快的空气里出现了精铁燃烧的腥气。

    “来的好!”

    宁江一声长啸,压力越大的战斗,才越有意思。

    随着七人一同出手,他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攻击,终于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他身形一晃,鬼魅一般。

    十步无常。

    当然,不能动用修为,这门十步无常连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他左右摇晃,险而又险的避开攻击。

    “瞬剑术!”

    瞬剑术爆发,和谢百川以快对快,两剑碰撞,叮叮作响。

    “谁更快?”

    所有人都看着两人的对剑。

    “谢百川退了!”

    连续三个呼吸之后,全场爆发出惊呼,一向以快剑闻名的谢百川,竟然不敌宁江,被压制在下风。

    “好快的剑!”

    谢百川也感到心惊肉跳。

    “杀。”

    宁江战到兴起,剑尖一点,好像绣花针一样,使得轻灵无比,但下一刻,又如雷公发怒。

    刚猛如雷公,轻柔如绣花。

    剑在他的手中,变化自如。

    以一敌七,不落下风。

    “今日这一战,白头鬼宁江之名,将名震落阳!”

    所有的剑修心神震动,以一敌七,宁江竟能平分秋色,保持不败。

    铛!

    又一次激烈碰撞之后,高台之上的战斗暂时停止。

    “白头鬼宁江,厉害,你的剑法称得上出神入化,单对单,我们都不是你对手,但是以一敌七,你也奈何不了我们。”

    沈飞缓缓道,刚才一番交手下来,他们七人对宁江是不分胜负。

    “奈何不了你们吗?”宁江喃喃。

    “你为何不用全力?”

    突然,一道声音仿佛惊雷落下,让全场轰动。

    说话之人是文翰城。

    以他眼力,一下看出这并非宁江全力,宁江分明是在顾忌什么,有所保留。

    “没有用全力?”

    七位剑道大师则是纷纷震动,如果是其他人说这样的话,他们不会相信,可说这话的人,是剑道宗师文翰城!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没有用全力。”宁江长长吐出一口气,语气中有浓浓不甘,“可惜啊,天地之大,我大势未成,不能纵横快意。”

    其他人或许听不懂他的话,但是柳献玉懂了。

    宁江这是在感叹实力未成,不能锋芒太露。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枪打出头鸟。

    直到目前,宁江还没有显露出以心驭剑的境界,仅仅是在用以身驭剑交手。

    武功大成,自然性格刚强,遇神杀神,但未成之前,不动声色,禅定持戒,这才是为人处世的道理。

    就像丹王的身份,宁江也不能全部暴露出去。

    他若是太过耀眼,必定会有人想要扼杀天才。

    高台之上,宁江突然闭上了眼睛。

    他在沉思,沉思自己重生以来,一直隐忍精进,避免锋芒过盛,就是因为顾忌大势未成。

    但是,什么是大势?

    “大势就是心,心强,势就强,心弱,势就弱。”

    “有时,隐忍是为了顾全大局,但时间一久,心意势必不通。”

    “若是不能以我之剑,舒我心意,我还练剑做什么?”

    “我宁江屹立于天地之间,何须顾忌劫难?万事之凶,不过一死而已,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我剑在手,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宁江的心中,一种快意逍遥之气迸发而出。

    这一刻,他的心灵仿佛蛟龙入海,飞鸟腾空,天地之大,任我翱翔,大海之阔,任我畅游。

    他的心中,再无顾忌。

    他睁开眼来。

    七位剑道大师心中一凝,所有人都觉得他的眼神变了。

    深藏在眼神之下的锋芒迸射,那是一种无论天有多高,海有多深,都要征服的眼神。

    哪怕前方是浩瀚星空,哪怕是无穷阻碍,都无法阻拦他!

    “难道,他要?”

    柳献玉的身体一颤,猜到了什么。

    “锵!”

    回答她的是一声剑鸣,直入长天。

    宁江长笑起来,他一剑在手,斩向七位剑道大师。

    第一个弹指。

    剑道大师林峰负伤暴退。

    第二个弹指。

    剑道大师沈飞受伤。

    第三个弹指。

    第四个弹指。

    每一个弹指,都有一人负伤。

    足足七个弹指后!

    整片空间,彻底寂静。

    所有目光,全部骇然的看着七位剑道大师。

    七人,全伤!

    “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死寂的空间之中,唯有宁江放声长笑,一股无敌的气势爆发开来,震动天地:“我为,剑宗!”

    锋芒毕露又如何?木秀于林又如何?

    他无所畏惧!

    他是龙,龙就该飞腾于九天之上。

    “昨日入红尘,一身泥泞。今日冲天起,满心欢喜。”

    这一刻,宁江长笑不止,心意仿佛冲入九天,傲视苍穹。

    一月一日。

    宁江一人一剑,剑压全场。

    以心驭剑,少年宗师。

    落阳……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