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72章 以剑会友,空手接白刃
    竹海庄园,这是当年文翰城领悟以心驭剑的地方,意义非凡。

    每年一月一号,文翰城都会在此教学剑法,可见他对此地的重视。

    想要买下此地,这已经不是元石的问题。

    听到宁江的话,文翰城目光看来,双目如剑一般,给人巨大的压力,这种感觉,仿佛有人用剑指着你身上的要害。

    他看的人是宁江,但是宁江的身旁,柳献玉俏脸微微一白,有些承受不住,不禁后退一步。

    像文翰城这样的高手,哪怕只是目光,都有巨大的压力。

    传言之中,被称之为一代剑王的楚白,甚至可以用目光杀人。

    弱者杀身,强者断魂。

    弱小的武者,只懂得用武器摧毁别人的肉体。

    但是真正的剑道强者,不需要用剑,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让人的心灵崩溃,精神死亡。

    就像虎狼一样,虎狼哪怕只是看人一眼,都能把普通人吓得面如土色,若是吼上一声,更是能够把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吓到屎尿横流。

    有的时候,人受到巨大惊吓,被活活吓死,这就是精神死亡,魂魄断绝。

    文翰城不是什么和蔼之人,身为以心驭剑的剑道宗师,一个少年人敢在他面前说要买下竹海庄园,他若是什么表示都没有,那才是怪事。

    这一眼,也是要给宁江一个下马威,略施惩戒,以儆效尤。

    这就是剑道宗师的威严。

    他这一眼看来,针对的人是宁江,但是旁边的柳献玉却率先承受不住,可想而知,他的目光有多么可怕。

    “这小子要出丑了。”王子明聪明的避开文翰城的目光。

    他看着宁江,等着看宁江出丑。

    然而,宁江站在那里,风轻云淡,什么压力都感受不到。

    如果说文翰城的目光是剑,那么此刻的宁江,就是深渊大海,海纳百川,包容一切。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咦?”

    文翰城的脸上露出异色,看出宁江的不凡来,这个少年人,竟然能在他的眼神下无动于衷,能够做到这一步,哪怕是柳献玉和王子明都不行:“你很不错。”

    他这句评价一出,顿时让不少人面露吃惊。

    这代表文翰城认可了宁江。

    “你想要买下竹海庄园,也可以,但这里是我悟道之地,我不能卖给庸人,否则只会堕了我的名声。”文翰城也不拐弯抹角。

    他是剑修,有什么话就直来直去。

    他的话也让众人点头。

    任何一位宗师,爱惜名声,都像爱惜羽毛一样。

    文翰城在这里踏入以心驭剑,使得此地在任何一位剑修的心里,都有重大非凡的意义,若是卖给庸人,哪怕是他们也接受不了。

    “你欲如何?”宁江问。

    “这些年来,想要买竹海庄园的人不少,但我只有一个规矩。”文翰城一字一字,“以剑会友!”

    “只要你在这里,以剑会友,能够保持不败,直到无人挑战你,那么,这竹海庄园,我就是送你都没有关系。当然,只比剑法,不比修为。”

    此言一出,全场轰动。

    这样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以剑会友,保持不败,要知道的是,这里除了柳献玉和王子明两位以身驭剑的年轻天才以外,还有老一辈的人物。

    老一辈的人物里面,有七位以身驭剑的剑修。

    以身驭剑,也被称之为剑道大师。

    这七位剑道大师,个个成名已久。

    “太难了。”

    有人暗暗摇头,这样的条件,想必无论是谁,都会知难而退。

    哪怕是王子明这样自傲的人,也认为文翰城这样的条件难如登天。

    “小事一桩。”

    然而,宁江轻描淡写的回答,却让所有人震动。

    震动过后,则是一道道愤怒冰冷的目光。

    那些目光,来自于几位剑道大师。

    小事一桩?

    这样四个字,又何曾把他们放在眼中?

    “献玉,你这个朋友还真是狂妄。”

    王子明冷笑一声,如此做法,一下就把在场的剑道大师都给得罪,在他看来十分不明智。

    “他的境界,你不懂,王子明,我跟你说实话,你跟他差了太多,连他十分之一都比不上。”柳献玉淡淡道。

    别说是在场的这些剑道大师,就算是文翰城,只比剑法,不用修为的话,宁江也能一战。

    “我连他十分之一都比不上?”王子明脸色一沉,认为柳献玉夸大其词。

    “你身上有剑修的一往无前,但你的真才实学如何,还是要比过才知道,开始吧。”文翰城也想看看,宁江有何底气说出那样的一番话。

    高台上。

    宁江衣袖飘飘,仿佛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十一月十五的时候,他在此地杀了严子陵。

    如今,一月一日,他在此以剑会友。

    “谁来!”

    位于高台之上,宁江目光横扫,纵然下方是成百上千的剑修,他又有何惧之?

    一句谁来,任谁都能看出他那种睥睨群雄之心。

    “白头鬼宁江,我听说你一剑击败高晋,不知是真是假,我来会你。”

    一位青年长啸一声,身随剑走,奔上高台。

    他神色凝重,没有多余的废话,上来就是杀招。

    一出手,剑光抖动,笼罩宁江全身要害之处。

    这个人,距离以身驭剑已经不远,也许只差一个契机,就能踏入。

    “高晋的事情,传得神乎其神,究竟是真是假,今天就能知道真相。”王子明目光眯起,高晋作为年轻一辈三大剑修之一,仅次于她和柳献玉。

    就算是他和柳献玉,要想一剑击败高晋,都难上加难。

    “嗯?你不用剑?”

    青年一出手之后,攻势已经笼罩宁江,却发现宁江根本不用剑,只是伸出手来。

    “找死!”

    青年顿时大怒,感受到了羞辱。

    而周围之人,更是觉得宁江是疯了。

    “一寸长,一寸强,兵刃在手,杀伤力陡增十倍,此人居然想要空手接剑?”

    “如果是两个水平相差巨大的人,那么空手接白刃不难,可此人的剑法,分明离以身驭剑已经不远,他这样做,实在太过托大。”

    “说的不错,剑长三尺,一剑在手,等于在攻击距离之上,始终超过对手三尺,高手决战,胜负就在寸步之间,何况是三尺之多?”

    周围一片不看好的声音,他们都是剑修,清楚的明白想要空手接剑是有何等的困难。

    但宁江又哪里在乎他们的想法。

    他的手掌白皙,手指修长细嫩,整个手比女人还好看。

    右手一伸,就到了剑的侧面,五指狠狠一弹,如莲花般绽放,璀璨夺目,点在了剑身上面。

    铛铛铛铛铛!

    他的手指就像是铁锤一样,上面蕴含巨大的力量,每点一下,都像是万斤巨力敲击其上,响起金铁碰撞的声音。

    青年神色剧变,整个手掌都被剑身上传来的大力给震麻,五指一松,整柄剑就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插在地上。

    “嘶!”

    周围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此前那些不看好宁江的人,也纷纷闭上了嘴.巴。

    没有分出胜负之前,他们可以说宁江是狂妄,是自大。

    但现在结果已出,空手接白刃,宁江轻易做到!

    这意味着,宁江的实力远远超过这个青年。

    “剑一丢,你就丢了魂,失去了战意,真正的剑修,就算手里的剑没了,也会保持战意,把双手当成剑,继续战斗到底,不屈不挠。这就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看着失魂落魄的青年,宁江点评了一句。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多谢。”

    青年眼中多了一些明悟,朝着宁江一拜,走下高台。

    这一战,他虽然败给宁江,但也得到指点,有所收获。

    而这一战的结果,对于很多原先跃跃欲试的年轻人来说,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头上,让他们熄灭了挑战宁江的想法。

    实力相近,那么挑战还有意义。

    可如果相差太大,上了也只是自取其辱。

    就像没有人会去挑战文翰城一样。

    “王子明,可敢上来?”

    突然,宁江的一句话,瞬间挑起了在场的氛围。

    年轻一辈中,如今能够和宁江一战的,在众人看来也只有柳献玉和王子明。

    柳献玉看上去和宁江关系不错,肯定打不起来,但是王子明不一样。

    他们刚才可是亲眼看到,王子明和宁江发生了一些冲突矛盾。

    “想挑战我?你还不够资格。”王子明傲然道。

    他一直是落阳年轻一辈第一剑修,连柳献玉都一直被他压着一头,自然会有种高高在上的心理。

    “不够资格?既然如此,等我剑压全场之后,希望你还能保持这种自信。”宁江淡淡道。

    周围众多剑修,目光寒冷。

    剑压全场?

    一人,想要压制这里的所有剑修?

    “哼,现在的年轻一辈,还真是不知所谓,看来我们这些老一辈平时不出手,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胡言乱语。”

    一道声音响起,这是个中年男子,嘴唇边有两撇胡子,身材消瘦。

    他站起来,走上高台。

    四周,已是响起一阵轰动声音。

    剑道大师,林峰。

    “这下有趣了,林峰是高晋师傅,这次上场,难免有为高晋出气的想法,这一声阿猫阿狗,已经算是一种侮辱了吧!”

    气氛火.热。

    一位是最近崛起的剑道新秀,一位是成名已久的剑道大师。

    新人与老人。

    谁强谁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