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7章 一代丹王,全场共尊!
    今天是第一次。

    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嘲笑。

    众所周知,一位炼丹师要掌握一种丹药的炼制,需要多次的尝试。

    就算是宗师级人物,刚刚掌握一张丹方,按照丹方炼丹的时候,第一次绝对也要失败,只有通过一次次摸索,累积经验,才能彻底掌握。

    然而。

    在今日如此重要的场合下,炼制如此重要的一颗丹药,宁江竟然说他是第一次。

    “第一次?此人真是可恶,看来老爷子是被他骗了。”

    柳正坤恨恨道,他也已经知道,宁江炼制的丹药关系到柳元龙的伤势,所以柳元龙一直对宁江无比重视。

    甚至前段时间,柳元龙和十二金卫亲自出手,在妖雾山脉之中猎杀先天巅.峰妖兽铁臂妖猿,取来妖核,这都是因为宁江的丹方要求。

    可现在宁江说他是第一次炼制此丹,岂不是说他一直在骗柳元龙?

    别说是他,纵然是一直对宁江信任之极的柳元龙,在这一刻也生出一些动摇,难道一直以来,他都被宁江骗了?

    柳献玉的秀拳也微微握起,这个教她剑法,让她剑法突飞猛进的少年,会是一个骗子?

    “果然输了吗?”魏嫣然轻叹一声,想起宁江说的那些话。

    可惜,你还是小瞧我了啊!

    魏嫣然,今日之后,你就会知道,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现在看来,宁江的那些豪言壮语,终究是难以实现了。

    “哼,我看他昨夜炼制的精品丹药,说不定是借助了什么作弊手段吧?”更有人在满怀恶意的揣测。

    毕竟现在这团黑漆漆的东西,实在是太不像话。

    就算是刚入门的炼丹师,都不会炼出这么夸张的东西来。

    “此子最好狂妄到底,继续违抗谭宗师,然后被当场击杀。”柳正坤恶狠狠的想着。

    而在如此境地之下。

    依然愿意相信宁江的,恐怕也只有宁雨安了。

    “小弟,我知道,你一定会让这些人大吃一惊。”

    宁雨安默默的站在那里,在坚信宁江的同时,却也感受到了一种窒息般的紧张,那双紧紧握起的秀拳,早已透露出了她的心情。

    “我想现在,你该认输了吧?”谭景林缓缓道。

    “输?谁说我输了?”宁江目光低垂。

    “所有人都知道,你已经输了。”谭景林脸色微沉,难得的严厉起来,“输了就要认,你若是连这点都不敢承认的话,那么我之前是高看你了。”

    “你们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了,有的时候,眼见未必为实。”

    宁江目光一转,看向天空,慢条斯理道:“你们知道毛虫破茧成蝶吗?毛虫,丑陋卑微,我想大多数人都不会喜欢,但毛虫吐丝作茧之后,便能脱胎换骨,化茧成蝶。”

    “什么化茧成蝶,你想说你这个鬼东西,还内有玄妙吗?简直是强词夺理。”费延卿冷笑一声。

    “咔嚓。”

    一道仿佛瓷器碎裂的声音,突然响起。

    来自于宁江的手掌之上,那个受到众人嘲笑的黑色球体!

    上面出现一道裂纹。

    “哧!”

    第一时间,一股丹香仿佛气球漏气,从裂纹中喷薄而出。

    “咔嚓咔嚓。”

    这一切的变化远远没有结束,裂纹逐渐蔓延,越来越多,最终密密麻麻,遍布全身。

    黑色球体像是化作了千疮百孔的气球,源源不断的丹香从其内喷射。

    然后,宁江手掌轻轻一震。

    就如大风吹尘,球体上碎裂的部分瞬间掉落。

    “轰。”

    一股丹香再也抑制不住,像是决堤的洪水,喷发的火山,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

    “这?!”所有人面露惊容。

    丹香迅速席卷,直达百丈。

    百丈丹香,这是珍品丹药的标志!

    更加令人吃惊,还在后面。

    那颗黑色球体,仅仅只是碎裂了最外表的一部分。

    “咔嚓。”

    其上,又一层碎裂。

    丹香进一步迸发,一百五十丈,两百丈,两百五十丈,两百六十丈,两百七十丈,直至……三百丈。

    此前所有的嘲笑,在这一刻,都已然化作了目瞪口呆似的震惊。

    三百丈,对决谭景林的两百丈丹香。

    高下立判!

    谭景林紧闭双唇,一语不发,那张苍老的脸庞,似乎又老了几分。

    所有的炼丹大师,全部说不出话来。

    “想不到,他也是一位宗师,一位少年宗师啊!”

    不知过了多久,杜万青声音颤.抖,十六岁的少年宗师,若是传出去,必定会在青云国引起轩然大波。

    即便是丹王陆长生,一旦听到这样的消息,也绝对要第一时间冲来落阳城,抢着收宁江作弟子!

    “师傅,会不会……还有一层?”

    魏嫣然嘴唇颤抖,这个冰山美人的双眸,死死盯着宁江手中的那颗丹药。

    那颗丹药,经过两次碎裂之后,已经缩小了十倍以上。

    虽然缩小了许多,可是比起正常的丹药来说,仍旧是大了一圈,当然,也不排除有的丹药,的确要大一些。

    “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了吧?”高原嘴角抽搐。

    三百丈,这已经震惊了全场,若是还有的话,只怕要让他们的心脏都接受不了。

    咔嚓!

    突然,伴随着这一道声音,空间彻底陷入死寂。

    所有的炼丹大师,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宁江手中的那颗丹药,大气不敢喘。

    一个呼吸,又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裂纹蔓延,包裹丹药全身。

    这是第三次碎裂!

    最终,丹药只剩下指头大小,通体紫色,上有密密麻麻的纹路。

    轰!

    丹香爆发。

    四百丈。

    五百丈。

    六百丈。

    ……

    九百丈

    一千丈!

    柳家之外。

    “你们闻到了吗,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众多还未离去的武者大叫起来。

    一股突如其来的丹香,让全场轰动。

    但是,这股丹香仅仅持续了一个眨眼,又瞬间消失。

    “咦?怎么没了?”

    众多武者面露疑惑,摸不着头脑。

    “姐姐,你刚才闻到了吗?”

    周凌薇和周楚楚刚踏入柳家,就闻到了这股一闪即逝的味道。

    “是错觉吧?”周凌薇诧异。

    “不过好奇怪啊,外面围了那么多人做什么?”周楚楚嘟囔道,两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们在来了柳家之后,向门口守卫报了宁江的名字,就顺利进入柳家。

    柳家院中。

    所有炼丹大师,尽数呆滞!

    那颗遍布了奇异纹路的丹药,仿佛是无上珍宝一样,让每一位炼丹大师移不开眼睛。

    纵然是炼丹宗师谭景林,都双目圆睁,眼珠子上全是血丝,老脸早已化作了苍白。

    千丈丹香,遍布丹纹。

    这是绝品丹药!

    举世上下,唯有丹王陆长生能够炼制的绝品丹药!

    “原来,一直以来我都是那么可笑。”

    “原来,他一直就在我面前,我却一直不知道。”

    “原来,他就是那位神秘丹王。”

    魏嫣然的脸色苍白如纸,她一直想要寻找的神秘丹王,原来距她如此之近。

    这一刻的魏嫣然,突然发现以前对宁江的种种轻视,是有那么可笑。

    “魏嫣然,我说过,你的眼界太短,终有一天,你会知道,在你面前的究竟是怎样的存在,那个时候,你自会知道该对我抱有怎样的敬畏。”

    当时少年说过的曾被她视为狂妄自大的话语,在这一刻如惊雷一般,在她脑海中一遍遍震荡。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谭景林,现在,是谁赢了?”

    宁江站在那里,眼神空空荡荡,仿佛是高高的大佛凌空俯视苍生。

    谭景林身体一颤。

    然后。

    这位名震青云,万众敬仰的炼丹大师,几步上前,深深弯腰,抱拳一拜,恭恭敬敬:“不知丹王当面,晚辈谭景林,拜见丹王!”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

    “晚辈杜万青,拜见丹王。”

    “晚辈高原,拜见丹王。”

    “晚辈傅山,拜见丹王。”

    “晚辈吕栋,拜见丹王。”

    “晚辈……”

    落阳八位炼丹大师,七人恭恭敬敬,弯腰拜下。

    只剩下费延卿。

    “晚辈费延卿,先前有眼无珠,侮辱丹王,罪不可恕,愿自断一臂,请丹王恕罪。”

    这位洛阳第二炼丹大师,在这一刻仿佛老了十岁,他话音刚落,当机立断,以手为刀,劈下左臂。

    断臂之痛,没有让他哼出一声来。

    做完这一切,他方才朝着宁江深深一拜:“罪人费延卿,拜见丹王!”

    在这一刻。

    青云炼丹宗师谭景林,及落阳八位炼丹大师——

    尽数低头!

    “噗咚。”

    就在这寂静的空间之中,一道跪地声音响起。

    费海跪倒在地,神色惨白,声音颤.抖:“罪人无知,多次冲撞丹王,请丹王饶命。”

    “噗咚。”

    又有一人跪地。

    柳正坤神色尊敬,将头深深的埋在地上:“罪人柳正坤,直至刚才还对丹王心怀恶意,包藏祸心,请丹王恕罪。”

    “神人,天人,果真是一点都不夸张,亏我刚才还心生动摇,以为自己真的受骗,惭愧,惭愧啊。”柳元龙哈哈大笑,上前三步:“柳家柳元龙,拜见丹王!”

    “我等拜见丹王。”

    柳献玉、柳诗意、魏嫣然……

    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例外,齐齐拜下。

    十二月十六日。

    宁江炼丹。

    丹香千丈,丹纹裹身。

    为一代丹王。

    全场,共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