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6章 这是丹药吗?
    “爹,我不要嫁给赵峰。”

    清晨的周家,一道愤怒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此刻,周家一间书房中,正在发生着一些争吵,一名容貌俏美的女子,面带寒霜,那双美眸之中,布满着怒火。

    这是周凌薇!

    从妖雾山脉回来之后,她思来想去,终究是不想成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又一次,她发起了愤怒抗议。

    “胡闹。”在周凌薇的面前,一位青衣中年脸色一沉,道,“如今我们周家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周家已经得罪了吕栋大师,现在吕栋大师对我周家百般为难,再这样下去,我们周家必定要在吕栋大师的打压下衰败。”

    闻言,周凌薇面色一黯。

    周家一直是采药世家,从妖雾山脉采药,再把采来的药拿出去贩卖,本本分分,低调做事,本来也得罪不了什么人。

    可偏偏有一次,他们周家有人贩卖宝药的时候,对一位买药的人不敬,谁能想到,那人刚好就是吕栋大师,也是因此,激怒了这位大师人物。

    一位炼丹大师,远比三流家族强大。

    “赵家和吕栋大师有些关系,他们答应,只要你嫁入赵家,就会帮忙向吕栋大师说情。”

    青衣中年叹息一声,苦口婆心道:“凌薇,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赵家怎么也是二流家族,赵峰虽然不成器,可毕竟身份背景摆在那里,也算是个好人家。”

    “你们其他人犯的错,得罪了吕栋大师,凭什么要我去偿还。”周凌薇脸色悲痛,为了家族利益而牺牲一辈子的幸福,她如何能够忍受?

    一想到要嫁给赵峰,她就心痛无比。

    “你现在是不喜欢赵峰,但感情这种事情,可以慢慢培养,你忍受一下就过去了。”青衣中年口气强硬道。

    “我死也不会喜欢赵峰。”

    周凌薇听到自己父亲这样说,心中悲苦,美眸不由得一酸,落下泪来,跑出了书房。

    “姐姐,你不要哭。”

    周楚楚这个小丫头一直呆在外面,心里也为周凌薇感到难过,安慰道:“不如我们去柳家,求求宁大哥,也许他有办法帮姐姐。”

    闻言,周凌薇一愣。

    白头鬼宁江。

    自从妖雾山脉一别之后,对于那位白发少年,她一直未曾忘记。

    相反,随着分别过去,那道白发身影,就像是无法抹除的烙印,在夜深人静之时,时常浮现,久久难忘。

    甚至,她曾想过,若把赵峰换成宁江的话,她或许就不会抵触了吧?

    “好。”

    ……

    院落僻静,位于柳家东边。

    东边在阵法格局中,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有生机勃勃、光明正大之意。

    而在院落的外面,则是一片碧湖,初升的阳光落在湖面上,波光粼粼。

    这里是处陶冶情操的好地方。

    院中,所有人都站在四周,看着中心处。

    中心处谭景林站在那里,衣袖飘飘。

    一个丹鼎被其取出,此丹鼎通体火红,上有一头头赤鹤,环绕四周,栩栩如生,其姿态似要向天腾飞,使得整个丹鼎充满了一种神圣气息。

    看到这个丹鼎,诸多炼丹大师眼中露出火.热之色。

    极品丹鼎,赤鹤飞天鼎。

    青云国几大炼丹宗师,个个都有极品丹鼎在手。

    一个极品丹鼎,价值昂贵,像普通的极品宝器,五十到百万元石,可极品丹鼎,就要达到数百万元石。

    数百万元石,能够把一个二流家族给掏空。

    也只有这等宗师级别的大人物,才能拥有这等极品宝鼎。

    其他的哪怕是杜万青,拥有的也不过是个上品丹鼎罢了。

    宁江和魏嫣然落在所有人后面,此时走了进来。

    “我呸。”

    就在宁江走进院中,经过一位黑脸中年的时候,此人突然呸了一声,满是不屑:“谭宗师给你机会,宽宏大量,你不感谢宗师之恩,竟还想和宗师一比高下,真是不自量力。”

    闻言,周围众人面露异色,这是洛阳第二炼丹大师,费延卿。

    “听说费延卿从小开始,就是以谭景林宗师为目标,对谭景林宗师敬仰无比,甚至有传言,以前费延卿去找过谭景林宗师,得了宗师几句指点,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真。”一位炼丹大师轻声道。

    “父亲,何必与他多言,等他败在宗师手下,自会明白宗师是何等的存在。”费海道。

    “小辈,我劝你还是不要比了,跟谭宗师认个错,以谭宗师气量,不会跟你计较。”吕栋也道。

    毫无疑问,这里的人,都不看好宁江。

    任何一位宗师,都是名震青云的人物,宁江虽然展现出了七十丈丹香的炼丹天赋,可终究还是嫩了一些。

    “是不是不自量力,比过之后,自有结论。”

    宁江面不改色,径直走到谭景林身边。

    他取出丹鼎,通体青铜打造,三足两耳,鼎身之上遍布着奇珍异兽。

    这是在妖雾山脉的洞府所得,从那本记事里,宁江也知道此鼎叫做百兽鼎,乃是上品丹鼎。

    “我的鼎是极品丹鼎,你觉得不公平的话,可以提出来。”谭景林道。

    “宝器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没什么不公平的,来吧。”宁江又哪里会在意这方面的事情。

    呼。

    大火燃起。

    赤鹤飞天鼎被火一烧,本就火红的鼎身之上,越是红润起来。

    火焰交缠,包裹鼎身,这一刻远望过去,仿佛这个鼎要化作一头赤鹤,腾空飞去,逍遥九天。

    这个极品丹鼎,在谭景林的手中,早已是名扬青云。

    而丹鼎的品阶,也对丹药的品质有所影响。

    品阶越高的丹鼎,炼制出的品质会提升不少。

    一位炼丹大师用上品丹鼎,也许只能炼制出二十丈丹香的精品丹药,但用极品丹鼎的话,便能达到三十丈,甚至四十丈。

    所以从宝器上来说,宁江已经落入了下风。

    何况对于炼丹师最重要的,是经验水平,谭景林作为名震青云的宗师,这里的人自然是不看好宁江。

    “谭宗师这一生之中,炼制出来的珍品丹药多达上千颗,就是在青云国各大炼丹宗师之中,谭宗师都能排入前五之列,这场比试,没什么悬念。”有人缓缓说道。

    “我也觉得奇怪,此子炼制出的精品丹药,不过是七十丈丹香,怎敢和宗师一较高下?”

    众人的谈论,随着谭景林放入第一种药材之后就此结束。

    一道道目光都盯着谭景林,对于这些炼丹大师而言,这是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

    宁江在丹鼎温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也放入了第一种药材。

    这些药材,都是让柳元龙收集。

    这次他炼制的丹药,叫做紫血回生丹。

    此丹拥有生残、补缺、肉白骨的能力。

    柳元龙的问题就在于双臂之内的经络全部被毁,其内甚至还存留着腾龙公子留下的一份力量,就像宁江中的黑玉火毒咒一样,如跗骨之蛆,一直破坏双臂。

    所以三年来,柳元龙一直找不到根治的办法,实力大打折扣。

    千年血参,冰玉昙花,三色蛛花……

    一种种药材被宁江投入了丹鼎之中。

    一如既往的是,他的丹鼎始终没有香气扩散,不过在经历了昨夜和严子陵的比试之后,众人也没有嘲笑。

    在他旁边,谭景林的丹鼎就截然不同。

    浓浓的丹香味从丹鼎之内扩散而出,范围达到了百丈以上。

    百丈,就是珍品丹药!

    这种级别的丹药,在场唯有杜万青,能够借助一些上古丹液炼制出来。

    在这股丹香弥漫之下,所有人只觉得全身毛孔大开,神清气爽。

    此丹还未真正炼成,就有此等效果,可见这颗丹药的不凡。

    “最后一味药材了。”

    两个时辰之后,众人亲眼看着谭景林朝丹鼎内投入了最后一味药材。

    谭景林神色专注,这位宗师炼丹之时,无论对手是谁,都全力以赴,没有任何分心。

    也正是这种炼丹的态度,才能让他晋升宗师之列,受万众敬仰。

    又一炷香后。

    众多炼丹大师的目光一凝。

    “要成了。”

    杜万青说道,就在他的话刚刚落下之后,谭景林的手掌在丹鼎上轻轻一震。

    顿时,一颗丹药从内跳出,落在他的手中。

    这颗丹药通体如玉,晶莹剔透,仿佛一颗纯净的宝石一样,阳光从其内穿透而过。

    这是珍品丹药!

    此刻的丹香,更是达到了两百丈范围。

    “两百丈,此子输定了。”费延卿摇头。

    宁江炼制的精品丹药不过是七十丈而已,如何与两百丈相比?

    当这颗珍品丹药出现的时候,在场九成九的人,都觉得大局已定,胜负已分。

    魏嫣然的美眸停留在宁江的身上,她猜测宁江或许还有一些底牌手段,但在谭景林两百丈的丹香面前,她同样认为宁江胜算不大。

    “呼……终于成了。”

    宁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他熄掉丹鼎的火焰,取出其内丹药。

    然后。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

    宁江竟然取出了一个人头大小,黑乎乎的圆形球体。

    “这是什么东西?”

    一瞬间,全场呆住了。

    “哈哈哈,这也叫丹药吗?小子,看来你是太紧张,自知没有胜算,所以胡乱练了一通,结果出来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鬼东西。”费延卿嘲笑。

    “额……宁先生,这颗丹药,你真的练过吗?”柳家有人忍不住问道。

    “没有,今天是第一次。”宁江坦然。

    立刻,众人脸上嘲笑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