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5章 宗师气度,一较高下
    朝阳初升,朝气勃勃。

    今天是个好日子,老天爷也挺争气,天色蔚蓝纯净,万里无云,让人感到宁静。

    对于动不动就大雪纷飞的十二月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晴天。

    但是,柳家之内却感受不到这种美好气氛。

    相反,萧杀一片。

    柳家大堂。

    气氛凝固。

    一位位炼丹大师被请入大堂之内,以这些炼丹大师的身份,有资格上座,位于两排座位。

    大堂的主位处,则是两位老者。

    柳元龙与谭景林。

    也唯有他们,有资格高坐主位,俯瞰群雄。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柳家之人汇聚一堂。

    柳献玉、柳诗意、柳蜜、柳云,这些柳家杰出的年轻一辈,尽皆在场。

    此外,柳元龙的几个儿子、柳正坤、柳正华、柳正东等等,也未缺席。

    “剑杀宗师弟子,今日之事,只怕老爷子也保不住他了吧?”

    对于宁江,柳正坤心中依旧存有恨意,当日他的双.腿被打断,后来在柳家之内的诸多权利,也被一一剥夺。

    这一切,皆是拜宁江所赐。

    “杀我弟弟,此仇我报不了,但你敢杀宗师弟子,谭景林绝不会放过你!”柳云心中咬牙。

    “献玉姐,你觉得他这一次,是不是太过冲动?”

    柳诗意和柳献玉两大美女凑在一块,说着悄悄话,问话的是柳诗意。

    “冲动吗?这才是他啊,当初.夜闯柳家,剑杀柳风的时候,你觉得他冲动吗?”柳献玉缓缓道,“他的本性如此,一旦要杀人,根本不会在乎对方是谁,无所畏惧!”

    “还是献玉姐对他了解,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会如何应对一位宗师之怒。”柳诗意轻叹道。

    柳献玉神色不变:“看着吧,他既然敢杀,就必定有这个底气,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行。”

    “呵呵,我想他不会已经跑了吧?”

    左边的一张座位上,坐着一位黑脸中年,说话的是他背后的人。

    这位黑脸中年是洛阳第二炼丹大师,费延卿,身后则是他的儿子,费海。

    “很有可能,我是他的话,也会跑。”

    旁边有人道,这又是一位炼丹大师的弟子。

    “哼,谁都可能逃,但宁江绝对不会。”这时,有人冷哼一声,是站在杜万青后面的赵鹏,今日他也来了。

    “你不要太高看他了。”

    费海不屑道,丹会那晚,他虽然被宁江吓到,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宁江必死无疑,他还有什么好顾忌?

    “他一定会来的。”

    突然,一道清冷声音响彻而起,打断几人的对话。

    说话的是魏嫣然。

    区区宗师,何足惧哉?

    她不相信能够说出这八个字的人,会临阵脱逃。

    不知不觉间,她对宁江的印象,也发生了一些改变,过去她只以为宁江是个狂妄之人,自大可笑,但是昨晚丹会之后,她明白自己一直轻视了宁江。

    这个少年,远比她见过的任何人,都更有傲骨。

    也就在她的话刚刚说完。

    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阵脚步声音,向着大堂而来。

    一道道目光投了过去。

    视线中,一男一女缓步而来。

    那女子容貌柔美,秀发如瀑,在走来的同时,微微紧握的秀拳不免透露出了一些紧张。

    但是在那男子身上,就完全感受不到,他就像是来散步喝茶的,清闲自在,气质宁静。

    “好一个白头鬼宁江。”

    不少人心中暗叹,在此种境地之下,还能不卑不亢,沉稳如水,光是这样的心性,就令许多人感到可怕。

    这样的人,敢杀严子陵,绝非冲动!

    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两人走入了大堂。

    整个大堂的气氛,如刀剑肃杀,冰冷之极。

    任何一个人进入这里,都会感到浑身不自在,像是针扎。

    可当宁江踏入这里的时候,便如春风化雨和煦润人,一下,在他周围那股拔剑张弩,一触即发的肃杀气氛似乎都轻松下来。

    “安姐姐,有这么多人特地等我们,也算对得起我们一路从醉月楼走来了。”

    宁江一笑,语气如刚打上来的泉水,清冷幽淡。

    他的目光在一张张脸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主位上,那个穿着明黄长袍的老者身上。

    炼丹宗师,谭景林。

    “你来了。”

    这是谭景林今日说的第一句话,他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但眼睛扫下来,就令许多人感到一种威严。

    “来了。”

    宁江白衣飘飘,脚上是一双草鞋,头发也用草环扎起,很随意,像是个普通少年,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两人之间的第一次交谈,不像众人想象的那样紧张,反而是很平和。

    平和的让许多人不敢置信。

    “哼,宗师轻易不发怒,一怒就是雷霆之怒。”费海心道,期待着后面的好戏。

    “你很不错,真的很不错,亲眼见了你之后,我终于知道柳元龙为何那么信任你,也能知道,子陵输给你不冤,他确实是不如你,不,应该说他和你差了太多。”

    谭景林没有像众人想的那样问罪宁江,反而是先说了一通赞赏的话:“丹会上的比试,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两个赌上了命,子陵输了,所以丢了性命,你是堂堂正正赢下了比试,没有用卑劣手段。”

    “但不管怎么说,子陵是我亲传弟子,你杀了他,我若是什么都不做,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谭景林声音缓缓。

    “终于要来了吗?”费海冷笑。

    柳云和柳正坤这一刻也都希望宁江能受到惩罚。

    但是接下来谭景林说的话,让无数人张大了嘴.巴:“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子陵的事情,你只要跟我回去,悔过三年,我就不追究你,并且,三年后,我会把我的一切都教给你,倾囊相授,你可愿意?”

    他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落下。

    轰隆。

    在场无数人心神巨震。

    悔过三年?并且三年后,还把一切都教给宁江,这也叫惩罚吗?

    “谭宗师胸襟宽阔,不忍炼丹奇才过早陨落,万青佩服。”杜万青站起身来,朝谭景林恭敬一拜。

    这一拜,是心服口服。

    他深深的明白,谭景林对宁江起了爱才之心。

    十六岁的年纪,能炼出七十丈丹香的精品丹药,如此天赋,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的陆长生。

    若是宁江一直成长下去,未来有很大可能是第二位丹王。

    所以谭景林,不忍杀宁江。

    “谭景林,你很不错,真正有宗师气度。”

    宁江说话一直是这样,不管叫柳元龙还是谭景林,都是直呼名字,他眼中出现一些赞赏:“如果严子陵有你的一半,当时没有挑衅我,我就不会杀他了。”

    “子陵是年轻人,年轻气盛,性格难免会有浮躁。”谭景林叹息一声,“那么,你愿意接受我的提议吗?”

    这一刻,相信无论是谁,都拒绝不了。

    像费海,以及一些炼丹大师的弟子,都恨不得能够取代此时的宁江。

    但是。

    在所有惊愕的目光之中。

    宁江只是摇了摇头,直接了当:“不愿意,你还教不了我。”

    “狂妄。”

    “找死。”

    周围一些炼丹大师,纷纷面露怒色,一位炼丹宗师说要倾囊相授,对于任何炼丹师来说,这都是天大的造化。

    可宁江居然说谭景林教不了他?

    “看来你对自己的炼丹水平很自信,不过也没什么,年轻人,终究要有些狂傲,不狂就是老人家了。”

    谭景林站起身来:“我听说你要给柳兄炼丹,治好他的伤势,刚好,我也想要炼制一味丹药,我们就来一君子协议,以丹药一较高下。”

    “你若是输,就跟我回去,悔过三年,你若是赢,我二话不说,离开落阳,如何?”

    此言一出,全场震动。

    一位炼丹宗师,居然要和宁江比试。

    什么是宗师?就是能炼制出珍品丹药的人!

    珍品丹药,丹香飘达百丈以上,像宁江昨夜炼制的精品丹药,只有七十丈的丹香。

    宁江敢接受吗?

    “可。”

    宁江点头,毫不犹豫。

    “他输定了。”费延卿摇头。

    “不管如何,我等能够见识到一位宗师亲自炼丹,不虚此行。”高原道。

    “说的不错,宗师炼丹,机会难得,只要能吸收到一点经验,都非常宝贵。”傅山赞同。

    其他几位炼丹大师,也皆是目露火热。

    “诸位,请跟我来后院。”

    柳元龙在此时发言,站起身来,把众人带出此地。

    “宁江,我有话跟你说。”

    在一处走廊,魏嫣然突然把宁江叫住。

    “嗯?”宁江停下。

    等其他人先走远之后,魏嫣然一咬牙,拿出一个瓶子,道:“这是我师父得到的一种上古丹液,以前师父赐给过我一些,我一直没用,这种丹液,能够提升丹药品质,让精品丹药成为珍品丹药。”

    “为什么?”宁江没有去接,饶有兴趣,“你好像一直不喜欢我吧?”

    “我以前是对你有些误会,这个我承认。”魏嫣然气质冷冰冰,“但是谭景林宗师,都能够对你放下仇恨,反而想要栽培你,我又有什么放不下的?”

    “以你的天赋,未来必定可入宗师,甚至有机会问鼎丹王之位,爱才之心,我一样也有。”

    魏嫣然道:“我虽然是女人,可也一样懂得大是大非,孰轻孰重,并不是只会小肚鸡肠的记恨。”

    “今天真是让我一再惊喜,无论是谭景林,还是你,本质上都很不错。”宁江抬头看了看天,目光悠远:“可惜,你还是小瞧我了啊!”

    不管丹液,他转身离去。

    一句话,悠悠传来。

    “魏嫣然,今日之后,你就会知道,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PS:感谢大家的打赏,很惊喜能有这么多人。说一下最近的更新问题,原本的更新是中午12点和晚上8点,但因为前段时间脚伤跑医院,把存稿用完了,所以现在都是现写现发,时间一直不稳定,这点跟大家说一声抱歉,很对不起。我会尽快调整过来,到时候通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