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4章 大丈夫,生当如此!
    柳家。

    一张桌子,两个老者。

    “柳兄,自从三年前天才盛会后,我们已经三年不见了吧?这三年,你倒是没什么变化。”

    说话之人年约六旬,身穿明黄长袍,一张清瘦的脸庞如古玉,一双瞳孔,黑白分明,如同婴儿般纯粹洁净,但仔细看,又会感觉那双眼,就似大海一样渊深。

    在其一旁,还站着一位青衣女子,皓腕雪白,气质清美,像烟雨中的佳人,有种古典清雅之美。

    她安安静静,一语不发,手中提着一个茶壶,为两人沏茶,偶尔目光扫过说话老者之时,美眸中不由闪过一些尊敬。

    因为,他是炼丹宗师,谭景林!

    一位炼丹宗师的能量,哪怕是她的爷爷,也要恭敬以待。

    “无事不登三宝殿,谭兄这次不远万里而来,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我想如果只是谭兄的亲传弟子出道,也不至于要让谭兄亲自驾临落阳吧?”

    柳元龙心思细腻,若是为了让严子陵出道,谭景林只要派遣一些属下随行即可,根本无需亲自出马。

    “柳兄是聪明人,我来此,其实还有一件事情。”

    谭景林哈哈一笑:“三年之前,柳兄被腾龙公子打伤,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把握治疗柳兄的伤势,但是这三年中,我偶然得到一张丹方,倒是有了几成把握,可以对治柳兄的伤势。”

    柳元龙的目光一凝:“什么代价?”

    “柳兄爽快,我也不想拐弯抹角,就直说了。”

    谭景林的目光突然落在柳献玉身上,道:“三年之前,天才盛会,子陵那孩子见过你孙女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我这次来,其实也是想给子陵提亲,反正两方的年龄也都合适,而且门当户对。”

    闻言,旁边的柳献玉面色微变。

    三年前的天才盛会,整个天下无数人赶去,柳元龙也不例外,带了柳家不少人去观看,包括她在内。

    正是那个时候,她和严子陵有过几面之缘,但她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谁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在意?谁想严子陵居然一直没有忘记她。

    柳元龙目光缓缓眯起,陷入沉默。

    谭景林也不着急,他相信以恢复伤势作为条件,柳元龙不会拒绝。

    况且他的弟子严子陵,乃是炼丹一道上的天骄,未来前途无量,和柳献玉之间也相配。

    “谭兄,不得不说,你这样的条件很有诱.惑力,若是以前的话,我说不定就会答应了。”柳元龙长长吐出一口气,他摇摇头,“我拒绝。”

    谭景林脸上露出意外之色:“为何?”

    “治疗伤势的问题,就不劳谭兄了,有位宁江宁小友,他就有办法治好我的伤势。”

    柳元龙说道,目前所有炼丹的材料都已找齐,就连最麻烦的先天巅峰妖兽铁臂妖猿的妖核,也已经到手。

    “宁江,这是什么人?”谭景林吃惊。

    “明天我就会把宁小友请来,到时候谭兄自会见到。”柳元龙道。

    “谭宗师!”

    突然,一声焦急声音传来,一位中年大汉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面色惊恐。

    “什么事情,这样惊慌失措,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谭景林眉头一皱,这是他的一个属下,一起来了落阳。

    “子陵、子陵、子陵他……”

    “说!”谭景林断喝一声,意识到发生了大事。

    “子陵被人杀了!”中年大汉艰难说完,低下头去,不敢再看谭景林。

    一瞬间,空间陷入了寂静。

    柳元龙和柳献玉,皆是神色剧变。

    炼丹宗师的弟子,谁敢杀这样的人?

    是谁这样胆大包天?

    “是谁?”谭景林脸色阴沉,一字一字像是含着冰霜一样吐出。

    “杀人者,宁江!”中年大汉声音颤.抖,缓缓说完五个字。

    柳元龙和柳献玉,彻底变色。

    “宁江,宁江!”谭景林念了两遍,看着柳元龙两人的目光,已是冰冷之极,“说清楚,前后经过。”

    “是。”

    中年大汉神色苍白,不敢怠慢,连忙把丹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

    说完之后,他大气不敢喘,背后冷汗直流。

    哪怕是柳元龙和柳献玉,都觉得此刻的氛围,如山一般沉重。

    “十六岁,七十丈丹香,一跃成为落阳第一炼丹大师,天赋远胜当年的陆长生。”

    谭景林声音缓缓,听不出波动,感受不到息怒,但越是这样,越让人感到压抑。

    这种压抑,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平静的表面之下,是正在缓缓酝酿的惊涛骇浪。

    “柳兄,这件事情,我想柳家也该给我个交代。”

    谭景林目光冷漠:“既然你说他明天会来,那么我就在这里等他!”

    “谭宗师,我们不去抓他吗?万一他跑了的话,又该如何?”中年大汉诧异道。

    “不会。”

    谭景林一口咬断:“既然他敢在众目睽睽下杀我弟子,而后又从容离去,说明他根本就不怕,这样的人,不会逃跑。你只要传我消息,说我在柳家,让他自己来请罪。”

    “我就在柳家等他!”

    十二月十五。

    夜。

    丹会过后一个时辰。

    柳家传出消息。

    炼丹宗师谭景林,命宁江前去请罪!

    落阳,再度震动。

    宁江,会做出何等选择?

    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

    而无数道目光,更是聚焦在醉月楼。

    如今宁江的名声如此之大,他住在醉月楼的消息,自然会被人挖出来。

    半夜。

    赵鹏到访,他神色苍白,已经听说了宁江的事情。

    “都怪我,早知道我就不该告诉你丹会的消息。”赵鹏满是自责,认为自己无意中害了宁江。

    “要发生的事情,终究是要发生的,后悔从来都是无用功。”

    宁江一如既往的平静,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紧张:“赵鹏,你是想来劝我赶紧逃跑?如果是这种话的话,就不用说了。”

    “我倒是想劝,可我能劝得动吗?我对你的了解虽然不是很深,但也知道一些你的性格。”

    赵鹏苦笑一声,面色坚定起来:“这件事情,我也帮不了你,可如果需要我拼命的话,你尽管开口。”

    “哦?你不管方莹了吗?”

    “你上刘家帮我,这份情我永远也不会忘,况且我知道杜万青收我做弟子,也一定和你有关,如果没有你,我早已失去了小莹,这辈子都会痛苦一生,是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赵鹏咬牙道:“我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但至少知道知恩图报,不就贱命一条吗?小莹也会理解我的。”

    “你这话说的,好像要生离死别一样,好了,你的心意我记住了,你回去吧。”

    宁江一笑,他没有看错赵鹏。

    等赵鹏离开之后,宁雨安道:“小弟,他这个人不错。”

    “是啊,比白泉镇那些所谓的朋友强多了。”

    宁江想起自己中了黑玉火毒咒之后,尝尽人情冷暖,一个个朋友离自己而去,唯有宁雨安一直陪着他,不离不弃。

    “哼,那些人迟早会后悔。”宁雨安冷哼一声。

    夜深了。

    宁江倒是悠然的休息。

    而整个落阳城,不知有多少人因为宁江彻夜不眠。

    无数的人都在等,等第二天,太阳东升的那一刻!

    黎明。

    朝阳初升。

    一缕阳光从东方射来,迅速的驱散整片世界的黑暗。

    醉月楼,无数道目光汇聚在这里。

    今天,就是宁江做出选择的时刻。

    “今天倒是个好天气。”

    醉月楼门口,一男一女悠然走出,顿时引起众多目光的关注。

    与此同时。

    柳家。

    众多炼丹大师早就赶到了这里,他们来此,一方面是为了亲眼见一下宗师,第二方面,也是想要知道,宗师会如何处置宁江。

    “洛阳八大炼丹大师,全部都到了。”

    “连杜万青也出山了,这次的事情,堪称捅破天的大事。”

    柳家外面,也有无数人等在这里。

    只见柳家大门内走出一些人,把几位炼丹大师请了进去,这些炼丹大师身份尊贵,柳家也要以礼相待。

    像其他的人,就只能呆在柳家外面,没有资格入内。

    “你们说那个白头鬼宁江敢不敢来?”

    “我看不敢吧,除非他想找死。”

    “杀了一位宗师弟子,他算是出尽了风头,做了十杰都不敢做的事情,可这只是莽夫之勇,为逞一时之快,招惹一位宗师,实在不明智。”

    “别说了,他来了!”

    突然,一道声音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立刻,无数道目光看去。

    在众多视线之中,一男一女缓缓走来。

    宁江一头白发,容貌俊美,气质出尘。

    而宁雨安身段高挑,一身紫衣,肌肤如雪,清丽过人,他们两个人呆在一起,俊男美女。

    “他居然真的敢来。”人们心生震撼。

    如果说宁江杀严子陵,可以说是莽夫之勇,意气行事,那么现在,则是敢作敢当、顶天立地的男儿气魄!

    杀了就杀了,何须逃跑?

    在这一刻。

    所有人的脑中,都闪过一句话。

    这句话,如惊雷一般,在人人的内心深处,震荡不止。

    大丈夫,生当如此!

    十二月十六日。

    晨。

    宁江入柳家,见宗师。

    全场……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