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2章 我的小弟,可与天地比高,可与日月争辉
    竹海庄园,中心会场。

    高台上。

    时间已过去了半个时辰。

    这次三人的比试,限时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之内,必须要炼出丹药。

    对于宁江,人们自然是一片唱衰声音。

    但宁江面无表情,又哪里在意这些?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好香。”

    从严子陵和吕栋的丹鼎之中,药香弥漫而出,引起全场的骚动。

    众人都在仔细观察两人炼丹,对于这里的众多炼丹师而言,能够看到两位炼丹大师的较量,是一次宝贵的机会。

    至于宁江,则是被大多数人忽视。

    “行云流水的炼丹手法,严子陵不愧是得到宗师亲传的人,从他的炼丹手法中,哪怕是我,也能得到一些收获。”

    傅山发出感叹,对严子陵评价颇高。

    “吕栋虽然比严子陵年长一轮,经验老练,但这次和严子陵比试,只怕危险了。”

    高原也在这个时候发声,作为落阳城排名第四的炼丹大师,他的话自然极有分量。

    随着时间流逝,从严子陵和吕栋丹鼎中散发出的香味,越来越浓。

    至于宁江那里,却毫无动静。

    “香气飘达十丈以上,说明丹药一定是精品品质的丹药。”有炼丹师轻声道,目光火热。

    香飘十丈,这是精品丹药的一个甄别方法。

    若是达到百丈以上,就是珍品丹药。

    像更罕见的绝品丹药的话,形成丹纹,香气内敛,只有在成丹的那一瞬间,才会散发出一次香气,这种香气可飘达千丈。

    对于在场的炼丹师来说,绝品丹药等同于传说,也只有丹王陆长生才能炼制出来。

    “此子的丹鼎之中连一点丹香都没有,他真的会炼丹?”

    有人发出质疑,宁江那里实在太平静了,不像严子陵两人,香气四溢,沁人心脾。

    “不过是个大胆狂徒而已,不知天高地厚,等炼丹结束之后,自会显露出他吹牛的本质,不过他敢侮辱谭景林宗师,不把宗师放在眼中,今日只有死路一条。”不少炼丹师发出冰冷声音。

    宗师不可辱。

    何况对于他们而言,炼丹宗师是尊贵之极的地位,是他们憧憬向往的存在,宁江却敢如此侮辱他们心中的神圣地位,自然令他们感到愤怒。

    “我劝你还是不要对他抱有什么期望。”

    魏嫣然走到了宁雨安身边,对于宁雨安,她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得不在心中承认,论容颜,宁雨安完全不输于自己。

    “比试还没结束,你又怎么能知道结果?”宁雨安哪里能够忍受魏嫣然对于宁江的轻视。

    “不需要等结束,我可以断言他输定了。”魏嫣然斩钉截铁道。

    “凭什么?”宁雨安冷哼一声。

    “就凭我是落阳年轻一辈炼丹师中的第一,就凭我师傅是落阳第一炼丹大师杜万青,更何况,严子陵的师傅乃是一代宗师,名震青云。他呢,又有什么?他有我这样的师傅吗?他有严子陵那样的炼丹宗师指点吗?”

    魏嫣然冷冷道:“他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能赢?”

    闻言,宁雨安握了握手掌。

    的的确确,宁江什么都没有,没有魏嫣然那样的背景,更没有严子陵那样的宗师指点。

    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凭什么能赢严子陵那样的天骄人物?

    “你说的不错,小弟他什么都没有。”

    魏嫣然听到宁雨安的这句话,本以为宁雨安要服软,可谁想到,宁雨安神色坚定,声音掷地有声:“但是那又如何?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相信小弟,哪怕老天告诉我,小弟会输,我也不在乎。”

    “我的小弟,可与天地比高,可与日月争辉!”

    “魏嫣然,也许你觉得自己很厉害,轻视我小弟,但是在我眼里,你不过是腐草荧光,而我小弟,是天之皓月。”

    宁雨安的这些话,一字一字都坚定之极,如山岳般,不可动摇。

    魏嫣然神色冰冷:“你的这些自信,不过是盲目自信而已,等他输了,看你如何。”

    “你也输给了严子陵,不过是个手下败将,有何资格轻视我小弟?”宁雨安言辞犀利。

    “我输给严子陵不假,但并非是我不如他,只是他有宗师指点,条件比我更胜一分。”

    魏嫣然说着,又想到什么,目露渴望:“若是我有那位神秘丹王前辈指点,今天输的就会是严子陵。”

    “魏嫣然,说的再多,也没有用,既然你认为我的小弟会输,我就跟你赌一次。小弟若输,他便会没命,我也不会独活,我就跟你把命赌上,一旦小弟输了,我的命给你。”

    宁雨安神色平静,看不到半分犹豫:“你若输了,我也不要你命,我只要你认认真真的向我小弟道歉!”

    “你真是执迷不悟,既然如此,我就跟你赌。”魏嫣然摇摇头,并不觉得自己会输。

    高台上。

    距离一个时辰,只剩最后一炷香的时间。

    “吕栋大师要结束了。”有人说道。

    果然,只见吕栋脸上露出微笑。

    “哈哈,成了。”吕栋大笑,取出其内的丹药。

    “丹香飘达二十丈,这颗精品丹药的品质很不错。”高原点评道。

    同样是精品丹药,品质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只论丹香的话,目前吕栋大师和严子陵相差不多,我看这一次的胜负不好说啊。”

    “不一定,严子陵还没有结束。”

    就在人们交谈之间,突然,严子陵的丹鼎之中,丹香又迎来一波高涨,原先他的丹香和吕栋相差不多。

    但是这个时候,丹香一下涨上去了五丈左右。

    吕栋脸上的喜色,立刻就消失无影,化作了僵硬。

    严子陵则是满意的取出丹鼎之内的丹药。

    他的这颗丹药,丹香飘达二十五丈,更胜吕栋一筹。

    胜负,一目了然。

    “多谢吕栋大师手下留情。”严子陵朝着吕栋一拱手。

    “不愧是宗师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输了就是输了,不用说什么手下留情。”吕栋哼了一声,倒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坦然认输。

    “大师客气了。”严子陵点点头。

    “哎,我算是明白了,谭景林宗师为何会带严子陵来落阳城。”

    高原叹息一声:“他分明是要让他的徒弟正式出道,走上炼丹师的大舞台。落阳城,不过是严子陵的第一步,先是力压落阳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魏嫣然,然后又击败一位炼丹大师,他已经养成了威势,接下来,谭景林宗师只怕会带他走遍四方。”

    傅山认同道:“想当年丹王陆长生,也是一路比试过来的,走遍青云各地,挑战一处处的炼丹师,最终成就丹王,举世闻名。”

    看着此刻的严子陵,人们仿佛看到了曾经的陆长生。

    尽管比起陆长生,严子陵或许稍有不如,但也是前五的天骄。

    “子陵兄的炼丹水平,令我自叹不如,以子陵兄的实力,只怕可以和丹王的弟子一较高下。”费海连忙恭迎。

    他这次来,就是想要结交严子陵。

    周围上下,更是一片贺喜声音。

    这一刻的严子陵,众星捧月,光彩夺人,不知让在场多少女子心动。

    “竖子,你还不认输吗?”费海向宁江大喝。

    众多的目光,向着宁江望去。

    宁江那里依旧是毫无丹香,这种情况,也是让在场诸多炼丹师的眼中露出不屑。

    “只有劣品丹药,才会造成这种情况。”有炼丹师撇撇嘴。

    “你若是现在向我认输,为侮辱恩师的那些话磕头道歉,我还可饶你一命。”严子陵冷冷的看向宁江。

    “谁说我输了?”宁江缓缓抬起目光。

    “你的丹鼎之中,毫无丹香,不是输了是什么?事到如今,你还要嘴硬到底吗?你难道不知道,这里的所有人都把你当成笑话?”严子陵道。

    “一群不入流的炼丹师,我又岂会在乎他们的看法?”

    宁江目光低垂:“严子陵,你太无知了,只知道以丹香判断丹药,却不知道真正一流的炼丹师,在炼丹之时能够锁住丹香,使丹药品质保持最佳,只有在成丹的一刻,丹香才会爆发出来。”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你的那点水平,是有多么可笑!”

    宁江的话,让全场愤怒。

    “到了现在,你还觉得他会赢吗?”魏嫣然问道。

    “不错。”宁雨安毫无动摇。

    对于她这般倔强,魏嫣然摇摇头,觉得她是死不认错,只等结果出来,想必那个时候,宁雨安就会彻底死心了吧?

    “咦?什么这么香。”

    魏嫣然一愣,目光向着高台之上望去。

    一股微弱的丹香,终于从宁江的丹鼎中弥漫而出。

    起初,这股丹香还很淡,还不被人放在眼中。

    可仅仅过了一个呼吸后,这股丹香就如洪水决堤,火山爆发,疯狂宣泄而出。

    十丈。

    二十丈。

    三十丈。

    五十丈。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这股丹药香味,一直扩散,直到……七十丈。

    方才停止!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算是师傅炼制出的精品丹药……也只有五六十丈的香气啊!”

    一向气质冰冷的魏嫣然,此刻,在她那张精致美丽的容颜之上,全是震惊,连她的声音,都不自主的发出颤.抖。

    落阳十二月十五。

    夜。

    宁江炼丹,丹香飘达七十丈。

    全场,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