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59章 神秘丹王?身份为真!
    眼前的一切,如若一场风暴,对在场的所有人造成了巨大冲击。

    落阳第一炼丹大师杜万青,特地离开万青庄园,亲自登临刘家,竟是为赵鹏而来!

    而且,他一来,就要把赵鹏收为亲传弟子。

    须知,亲传弟子意义非凡,整个落阳城,也仅有四大美女之一的魏嫣然拥有这样的头衔。

    而魏嫣然的炼丹天赋,在落阳年轻一辈,足以称得上是第一。

    集天赋与美貌于一身的魏嫣然,自有资格成为杜万青的亲传弟子。

    可是赵鹏,又何德何能?

    “杜前辈,你是不是找错人了?”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好事,赵鹏没有被幸福砸昏头脑,更多的是忐忑。

    “这里还有第二个叫赵鹏的吗?”

    “额……好像没有。”

    “那就是你了!”

    “这个……可我炼丹天赋很差。”

    赵鹏知道杜万青这种人要收亲传弟子,对于天赋的要求必定很高,否则这么多年下来,也不会只有一个魏嫣然。

    “无妨无妨,勤能补拙。”杜万青面色和善,笑眯眯道。

    “可是……”

    “难道你不愿意?看不上我?”杜万青打断赵鹏的话。

    “晚辈不敢。”

    “不敢就对了,那么你是我亲传弟子,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杜万青严肃道,一副不容拒绝的态度。

    听着这样荒唐的对话,四周早已是鸦雀无声。

    杜万青这等姿态,分明是在求着赵鹏做他亲传弟子。

    而他旁边的魏嫣然,白衣胜雪,清冷如冰,一脸平静,一副应当如此的样子。

    赵鹏,何以让杜万青如此重视?

    “是他,一定是他!”

    方丽神色已经化作了惨白,当所有人都在吃惊赵鹏,下意识忽视宁江的时候,只有她,把全部的关注力都集中在宁江的身上。

    “也许转眼之间,你看不起的人,就会让你高不可攀。”

    “对我来说,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我会让你记住一句话。”

    “莫欺少年穷!”

    此前,这几句宁江说过的她一直不以为意的话,在这一刻,宛如一场弥天风暴,降临其脑海之中,狠狠肆虐!

    她终于明白,为何宁江会如此自信。

    因为,宁江就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

    方丽身体颤.抖,张了张嘴唇,这一刻,她很想大喊,很想告诉所有人,赵鹏成为杜万青亲传弟子,根本就不足以震惊。

    真正可怕的,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

    是在这背后不曾露面的宁江!

    是这个人,推动了一切,他就像是拨弄命运的掌控者,让杜万青来到此地,收赵鹏做亲传弟子。

    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棋局。

    “他究竟是谁?”

    方丽的眼中是深深的惊恐,当她明白宁江是这场棋局的下棋人之后,她的心中,只剩下了无穷的恐惧。

    纵然是落阳城第一炼丹大师杜万青,都只是一颗被摆弄的棋子。

    那么她在宁江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

    突然,宁江的目光向她看来。

    她如遭雷击,身体猛烈一颤。

    那是一双怎样的目光?

    漆黑的双眸非常温和,就像是澄净蔚蓝的天空,让人宁静,温暖。

    但是在那深处,藏着最为可怕的凌厉,就像是漆黑的草原,冰冷的风吹动着起伏的草浪,深处,是一旦爆发就要毁灭一切的意志。

    她低下头,不敢再看。

    “命运变化,真是让人难以捉摸。从此刻起,赵鹏的身份,已经远远超过了刘堂,谁还敢拆散他和方莹?方家和刘家,谁有这个胆子?”有人发出感叹。

    “嗯?这是怎么回事?”

    杜万青除了是落阳第一炼丹大师之外,本身的修为也是先天巅峰的强者,耳朵敏锐,一下就听到。

    说话之人神色尊敬,不敢隐瞒,连忙讲诉刚才的事情。

    听完之后,杜万青神色一沉,目光如刀,看向方林:“我徒弟和方莹在一起,你有意见?”

    方林矮胖身体一抖,背后冷汗直冒:“在下不敢。”

    杜万青是落阳城的顶级人物,若是惹得杜万青不满,甚至不用示意,第二天就会有人把他变成尸体。

    他的心中,已经满是悔恨,早知如此,他又岂会拆散方莹和赵鹏?

    “刘豪,你儿子要跟我徒弟抢女人?”

    杜万青目光一转,不喜不怒的脸色,却让刘豪感受到巨大压力。

    “杜大师言重了,既然令徒和方莹两情相悦,我儿子自会乖乖退出。”刘豪也不得不服软。

    别看他是二流家族的人,可若是杜万青发怒,刘家也保不住他。

    面对柳正东,他都只能低头退避,何况是比柳正东更可怕的杜万青。

    “很好。”杜万青一点头,又恢复和颜悦色,“好了,赵鹏,此间事了,你和方莹两个人跟我去万青庄园吧。”

    赵鹏还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不明白杜万青究竟意欲何为。

    他看了眼宁江,心中隐隐明白,这一切定然是与宁江有关。

    “赵鹏,不要多问,我说过会帮你,现在也都做到了,好了,你去吧。”宁江摆摆手,很随意。

    “赵鹏,你认识他,和他很熟吗?”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清脆悦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带着冰冷之意。

    说话的是魏嫣然,她秀眉皱起,美丽的眸子中全是对宁江的不满:“从现在起,我算是你师姐,作为师姐,我不得不说一句,你以后还是少和他接触,这个人狂妄自大,不是什么良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不希望你被他带坏。”

    她没有忘记珍宝拍卖会之时,宁江说过的那些话。

    “你这个女人,倒是很会记仇,小肚鸡肠,形容你一点都不错。”

    宁江也不生气,清清冷冷:“魏嫣然,我说过,你的眼界太短,终有一天,你会知道,在你面前的究竟是怎样的存在,那个时候,你自会知道该对我抱有怎样的敬畏。”

    “狂妄。”魏嫣然神色一冷。

    “宁江是我朋友,你这样贬低他,我不拜师了。”这时,赵鹏咬牙道。

    杜万青亲传弟子的这层身份,很诱.人不错,整个落阳城,或许有无数人挤破头颅想要拥有这样的头衔。

    但他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他没有忘记,带他踏上刘家的人,是宁江!

    是宁江,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帮他。

    “你!”魏嫣然正要发怒。

    “嫣然,住口。”旁边杜万青冷喝一声,目光不满。

    魏嫣然俏脸一变,这个时候,也想起那位神秘丹王的吩咐。

    她倒不是被愤怒冲昏头脑之人,立刻冷静下来,不再多言。

    “向这位公子道歉。”见赵鹏的脸色依旧有些不快,杜万青道。

    魏嫣然不敢违抗自己这位师傅,不情不愿道:“对不起。”

    “太轻了。”宁江似笑非笑。

    魏嫣然咬了咬牙,加大了几分声音:“对不起!”

    “好了,赵鹏,不要跟她计较了,小丫头一个,何况她以后也是你师姐,也别闹得太僵。”

    宁江笑了笑,其实他的心中,又哪里在意魏嫣然道不道歉,刚才不过是觉得好玩,让这冰山美人吃个瘪罢了。

    魏嫣然听到宁江的话,美目睁大,其内全是怒气。

    宁江三言两语,就把她说成小丫头一个,把她气得不轻。

    “宁江,谢谢你。”赵鹏郑重道。

    他知道,今日这一切,都是宁江的能量,甚至是杜万青,必定也和宁江有关。

    只是,宁江不主动透露,那么,他也不过多追问。

    朋友相交,交的是心,何必非要知道对方的一切秘密?

    宁江不会害他,他只要铭记这一点,就已经足够。

    “走吧。”

    随后,杜万青带上赵鹏和方莹,转身离开。

    魏嫣然临走之前,狠狠瞪了眼宁江,低声说了一句:“刚才向你道歉,你不用得意,我不过是看在神秘丹王前辈的面子上。算了,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反正以你的能力,一辈子都接触不到那样的大人物。”

    说完,她冷哼一声,如高傲的天鹅,离开这里。

    “神秘丹王?我一辈子都接触不到?”宁江摇摇头,神色平静。

    魏嫣然又如何知道,那位远在天边的神秘丹王,实际上近在眼前。

    杜万青这颗棋子,就是他一手推动。

    不过这一切,宁江也懒得解释。

    终有一日,真相大白,水落石出,魏嫣然终会知道,他是怎样的存在。

    “你好像猜到了什么,倒是挺聪明,但是有些话,你最好永远藏在心里。”宁江走到方丽面前,冷冷说了一句。

    方丽身体一抖,轻轻点头。

    不再多言,宁江转身离开。

    柳正东带上柳蜜,连忙跟上。

    看着宁江离去的身影,无穷无尽的悔意,淹没方丽。

    她的父亲,只知道后悔看走眼赵鹏,又哪里知道,他们真正错过的人,其实是宁江。

    一路走出刘家,离开大门五十丈。

    宁江突然想到什么,转身一拳打出,一团后天罡气爆射而去。

    “噗。”

    门口,一个守卫倒飞出去,口吐鲜血,此人就是之前收了赵鹏三百元石的人。

    “后天境修为,罡气离体居然达到五十丈,而且看他样子,五十丈还不是极限!”柳正东深深的震惊。

    宁江的后天罡气之强,打破了常理。

    第二天。

    宁江踏上刘家大闹一通的消息,被当时众多的年轻一辈传出。

    而在这场晚宴之上,一个一直被人争论不止、真假难辨的消息,终于得到了证实。

    白头鬼宁江,身份为真!

    证实者,谷正。

    此事一经传出。

    落阳年轻一辈,瞬间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