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9章 珍宝拍卖会,鉴定师
    珍宝拍卖会,位于三十里长乐街。

    这家拍卖会不属于落阳城任何家族,相传拍卖会的背后是那个名为月怜溪的神秘女人。

    珍宝拍卖会存在至今,一月一拍,从来没有人胆敢闹事,可见这家拍卖会的能量之大。

    “拍卖会是晚上举行,现在还有时间,也好,我正好做些准备,说不定拍卖会上会有我想要的东西。”

    对于这场拍卖会,宁江倒是有些兴趣,能够上拍卖会进行拍卖的东西都价值不菲。

    在醉月楼一直呆到晚上,宁江和宁雨安,以及郑志远出发,前去珍宝拍卖会。

    宁雨安这几天都在修炼紫气造化诀,宁江让她出来走走,是要她劳逸结合,张弛有度。

    三十里长乐街。

    人流涌动,热火朝天。

    珍宝拍卖会位于长乐街中心位置,建筑宏伟,红墙黄瓦,金碧辉煌,如同殿宇。

    这家拍卖会,每月拍卖的那一天,总会有众多武者云集而来,形成门庭若市的景象。

    进入拍卖会,首先就需要一百元石的入门费。

    一百元石,相当于普通练气境武者的全部身家,有这一道门槛在,能够进入拍卖会的人,基本都是后天境以上。

    宁江现在财大气粗,身上有八万七千元石,比中等先天境武者都要富裕,交了三百元石之后,三人进入了拍卖会。

    进入其内,首先看到的是一根根拔地而起的石柱,一共三十二根,雕龙画凤,每一根都有两三人合抱那么粗。

    珍宝拍卖会一共三层,光是迎客的前厅,就能容纳上千人,可见这家拍卖场有多么巨大。

    “我有一门武技,要请贵地替我拍卖。”

    前厅有不少接待的侍女,个个年少貌美,宁江找了其中一位。

    “请公子跟我来。”

    “安姐姐,你和郑志远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嘱咐了一声,宁江和侍女向着屋内走去。

    后堂。

    侍女把宁江带到这里之后,就退了出去。

    屋内幽静,这间屋子分为两部分,前室与内室,中间用一道珠帘隔开。

    前室,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正在给人鉴定两门武技以及一柄宝刀。

    这是一位鉴定师。

    鉴定师是鉴定各种武技、宝器、以及其他物品的人。

    有的时候,你要卖一门武技出去,总要有人鉴定一下,这门武技究竟是什么级别,否则随口吹个玄级上品,难道真是玄级上品?

    并且还要鉴定武技完不完整,有时一门武技,可能就因为缺少一两句口诀,有小小的残缺,最终把人练的走火入魔。

    宝器也是如此,鉴定宝器的品阶,以及价值。

    此外,还有鉴定各种古物,古物很多都是年代久远,但说不定会有隐藏的价值。

    像珍宝拍卖场这种地方,经常会有武者拿来东西请拍卖场进行拍卖,因此拍卖场必须要有鉴定师的存在。

    “又来了一个人。”

    中年鉴定师眉头一皱,鉴定东西,往往需要时间,特别是武技最为耗时。

    拍卖会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开始,中年鉴定师也没那么多时间再给宁江鉴定。

    “严小姐?”

    不得已,中年鉴定师看向内室,内室被一道珠帘隔开,透过珠帘间的缝隙,隐约能够看到里面坐着一个女子。

    “让他进来吧。”这道声音珠圆玉润,如新莺出谷,字字清脆。

    宁江也不客气,走了进去。

    内室之中,一张檀木桌子,桌子后面是个女子,坐在椅子上,端端正正。

    她年约二十,身材曼妙轻柔,肌肤娇嫩,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落阳四大美女之一,严霜影。

    “你有什么东西要让拍卖场拍卖?”

    严霜影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说话间,她放下手中的一块红玉。

    “一门武技。”

    宁江把武技拿出来,交到严霜影手里。

    这时,珠帘被掀开,又走进来一个男子,二十五岁左右,身穿蓝衣。

    “严小姐,我从妖雾山脉得到了一柄上品宝剑,想交给贵地拍卖,你帮我看看吧。”蓝衣男子道,脸上有一些傲然,一柄上品宝剑,价值不菲。

    “刘洋,是你啊。”严霜影认识来人,这个刘洋已经是第三次来,“你先等等吧,我需要先看看这位公子的武技。”

    “他?”刘洋眉头一皱,眼中突然露出一抹不屑,“一个练气境的武者而已,能拿出什么好武技来?恐怕只是想要以鉴定武技为借口,趁机接近严小姐罢了。”

    他倒不是胡口乱说,而是过去确实发生过不少,严霜影身为落阳四大美女之一,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亲近她。

    以前这里鉴定的人,只有严霜影一个,后来就是因为那种心思不纯的人太多,所以才找来了另一位中年鉴定师。

    “先来后到,这是基本的规矩,萍水相逢,却恶语相向,你教养太差。”

    宁江清冷的口气顿时让刘洋的脸上露出怒色,但他完全不在意,目光停留在刘洋手中的上品宝剑上:“你的上品宝剑坏了,价值不大。”

    “可笑,你以为你有天眼吗?如果是在外面,你敢这样对我胡言乱语,我早已出手教训你,轻则皮肉伤,重则断手断脚。”

    刘洋身上出现冷意,他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之人。

    关键这上品宝剑他得来不易,在妖雾山脉之中冒了生死危险才得到,宁江却说此剑已经坏了,他如何能够忍受?

    “兵器是杀人的东西,凡是杀人的东西,都会有杀气存在,就像把刀放在脖子上,脖子上就会起鸡皮疙瘩,这就是被兵器的杀气刺激。当然,这种杀气很微弱,普通人都感受不到,你的上品宝剑,虽然外表完好无损,但没有任何杀气,说明内部已经损坏。”宁江用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说道。

    其实兵器的杀气,若是达到以心驭器的境界之后,就能清楚的感受到。

    以心驭器,就是心意和兵器一体,对于兵器自然了如指掌。

    “是吗?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就让严小姐来鉴定一下,我输了,向你道歉,你输了,我就打你两个耳光,让你记住胡说八道的代价!”刘洋咄咄逼人。

    “道歉和打耳光,这不公平的条件也亏你能说得出来。”宁江摇摇头,旋即道,“可以,我答应了。”

    “自取其辱。”刘洋冷笑一声,旋即把上品宝剑交给严霜影。

    严霜影深深的看了眼宁江,刚才那番“武器杀气”的见解,连她都是第一次听说,但是宁江一言一行,不卑不亢,不像是在信口开河。

    她接过宝剑,神色认真,全神贯注,细细查看。

    刘洋则是脸色不善,一直盯着宁江。

    “有结果了。”一炷香后,严霜影终于发出声音。

    “严小姐,快宣布结果吧。”刘洋盯着宁江,眼中有一抹凶戾之色,“臭小子,等下看我不把你的牙打碎!”

    “那你要失望了。”宁江弹了弹指甲,淡定自若。

    “嗯?”这时,刘洋终于察觉一些不对劲,他发现严霜影的美眸之中全是惊讶之色。

    “严小姐,这?”刘洋突然有些不好预感。

    严霜影长长吐出一口气,一字一字道:“这位公子说的一点都不错,这柄上品宝剑内部已经损坏,如果将先天罡气灌入其内,催动此剑,最多半柱香,此剑就会彻底碎裂。”

    “什么!”刘洋的脸色顿时白了下去。

    “道歉吧。”宁江似笑非笑道。

    “哼,也许此剑的确有些小小损伤,大不了我去找炼器大师修复一下,我就不信此剑已经报废。”刘洋脸色铁青,不愿认账。

    “你倒是会强词夺理。”宁江道。

    刘洋转移话题:“你说我宝器没有什么价值,那么你觉得自己的武技就非常珍贵?我还是那句话,你多半就是个想趁机接近严小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

    “是吗,怎么样的武技才算珍贵?”

    “至少也是玄级上品,你如果能够拿得出来,这次我给你鞠躬道歉。”刘洋道。

    一门玄级下品武技,上千元石左右,中品的话几千,上品就要几万。

    至于玄级极品武技,随便就要几十万,只有先天极限强者才能买得起。

    “严小姐,请吧。”宁江目光平淡。

    严霜影也不多言,开始鉴定宁江的这门武技,这门武技叫做“烈火曝气诀”。

    鉴定武技,一般都颇为耗时。

    “这门武技是玄级中品。”半个时辰之后,严霜影有了结果。

    “呵呵,玄级中品对你来说也算不差,勉勉强强可以上拍卖会拍卖……”

    “这门武技,比玄级上品武技还要珍贵。”突然,严霜影直接打断了刘洋的话,语气惊讶,“这是门秘法,而且是提升实力的秘法!”

    瞬间,刘洋的脸色一变。

    所谓秘法,是对珍贵稀少武技的称呼。

    像这种提升实力的秘法,比起同阶的武技要珍贵十倍左右,就像是宝器之中的丹鼎,价格昂贵。

    试想,若是两个实力相等的武者交战,其中一个实力突然提升,那么立刻就会分出生死。

    一门提升实力的秘法,会被任何武者当做底牌手段,关键时刻,反败为胜,可立奇功。

    “这门秘法,底价至少要五万元石起拍,最后卖出去,绝对会超过十万元石!”严霜影眼中有着一些惊喜。

    拍卖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需要能够拿出珍品,否则都是一些普通货色,久而久之,来拍卖会的人就会大大减少。

    “兑现你刚才的话吧。”宁江看着刘洋。

    “就算价值珍贵又怎么样,不还是玄级中品?”刘洋嘴硬。

    “言而无信,是为无德。男人拿得起放得下,错了就认,你连续两次都出尔反尔,可见心胸狭隘。”宁江话锋犀利。

    旁边,严霜影也摇摇头,对刘洋失望之极。

    刘洋看到严霜影摇头,心中对宁江怒火更盛,口气凌厉如刀:“小小练气境,小心走到外面,被人打死!”

    说完,他拂袖而去。

    “凡是杀人的东西,都有杀气,公子给我上了一课。”严霜影佩服道。

    宁江虽然只有练气境修为,但无论是见识,还是展现出的气度,都远非刘洋所能相比。

    “一点小窍门,不算什么。我刚才走进来的时候,看你拿着这块红玉,愁眉不展。”

    宁江的目光移到桌子上,那里有块鹅卵石大的红玉,“我告诉你它的底细,作为交换,你告诉我是从什么地方得到此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