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8章 剑王楚白,四大剑宗
    天亮了。

    山上林中,薄雾飘荡。

    一老一少,以及两位如画女子。

    宁江舞动长剑,剑在他手中似乎活了过来,驭剑如龙,展腾不息,在周围树木之上留下一道道剑痕。

    这是整套惊云剑法。

    没有动用真气修为,只是演示出意境。

    柳元龙和柳献玉早就知道宁江是剑道妖孽,但是仍旧没有想到,宁江仅仅只是看过柳献玉施展惊云剑法,就能将其完整的还原出来。

    并且还是圆满境界!

    而旁边的柳诗意,则是满脸惊骇,直到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柳元龙会对宁江如此重视。

    “原来,当时那几场比试,他都保留了实力,只是在玩玩而已。”

    柳诗意心头剧震,晚宴的五场比试,第一场是还原对方的武技,当时宁江将流云剑法还原出了七分,那个时候众人都以为是柳献玉早就在宁江面前演示过。

    可现在柳诗意一看,方才明白宁江当时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拿出来。

    此外,在点灭蜡烛那场比试中,宁江表现出来的仅仅只是接近以身驭剑,距离以身驭剑还差半步。

    然而眼下,宁江分明是以心驭剑!

    柳诗意的心中近乎要呻.吟起来,十六岁的以心驭剑,何等的可怕?

    被称为落阳第一剑修的文翰城,七十岁才踏入这个境界,和宁江一比,又是何等巨大的差距!

    “难怪爷爷会要我亲近他。”如今的柳诗意,心中只有对宁江深深的佩服。

    “以后你每日花两个时辰,在这里好好体悟树上的剑痕,另外的时间,就是在山巅上修炼,用生死压迫你的心灵,逼出你的潜力,双管齐下,只要你不蠢,那么惊云剑法必定会突飞猛进。”

    惊云剑法演示完毕之后,宁江淡淡道。

    柳献玉点点头,同时也听出宁江的意思:“宁先生以后不来柳家了吗?”

    “不是不来,是没有必要天天来,我现在教你的这些,已经足够你学习,等你哪天再也进步不了的时候,再来找我,到时候我再教你新的东西。”

    宁江说着,又看向旁边的柳元龙:“柳元龙,我看你欲言又止,有什么话想说?如果是昨夜的事情,你就放心,我一向恩怨分明,你已经给了我交代,所以此事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

    “哈哈,小友快人快语,我要是还吞吞吐吐的话,倒显得矫情,这样我就直说了。”

    柳元龙哈哈一笑,也爽快起来:“其实以小友现在的年纪,很多人都已经在谈情说爱,都有意中人,不知道小友有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我柳家两颗明珠,小友觉得如何?”

    柳元龙脸上带笑,看了眼柳献玉和柳诗意。

    他特地把柳诗意也叫来这里,就是想多一份筹码,柳家两颗明珠论美貌不相上下,不过气质各有不同,柳献玉是清冷如月,柳诗意是淡雅如莲。

    柳元龙明白宁江的价值有多么巨大,而拉拢宁江最好的方式,其实是把宁江变成自家人。

    听到柳元龙的话之后,柳献玉和柳诗意脸色不由得一红。

    “柳元龙,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她们两个都很不错,柳家这一代是阴盛阳衰。”

    宁江抬头看天,寒冬落雪,清冷而凄凉,这是一个伤感的季节:“不过感情这种事情,要看缘分,缘分到了就水到渠成,不可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朗。

    闻言,柳元龙叹息一声,如果把宁江换成任何人,恐怕那个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

    但宁江是天人、神人,是他都要钦佩的存在。

    “爷爷,父亲大仇未报,在此之前,我也不会考虑男女感情。”这时,柳献玉说道,目光坚定。

    “有性格,很不错。”宁江一笑,反而赞赏。

    “宁先生,我知道你对琴道一定非常精通,我能不能听一次你的琴音?”柳诗意忍不住道。

    她是个琴痴,对琴痴迷。

    “不能。”宁江直接了当,“我弹琴,可以弹给知音听,你还不是我知音。不过你对琴痴迷,一心求学,我可以教你一些提升琴艺的办法。”

    “以后你练琴的时候,就找一些人,在周围敲锣打鼓,声音要响、要乱,用各种方法干扰你,而你要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努力静心,紧守心意,把心神都投入到琴曲上面,时间一久,你必然会有巨大进步。”

    “如果哪一天,你的琴声能够影响到那些敲锣打鼓的人,使他们被你琴声影响,心神沉醉,不能自拔,那个时候你有资格听我弹琴。”

    对于宁江来说,只要怀有真心实意的求学之心,那么哪怕只是一个乞丐,他也愿意指点几句。

    “话就说到这里,告辞。”宁江潇洒离去。

    “我还不是你知音,还不够资格吗?”柳诗意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坚定,“终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承认我!”

    “哎。”

    这时,柳元龙发出一声长叹。

    “爷爷,你怎么了?”柳献玉道。

    “我本来以为,他年轻气盛,或许会为情所动,看来是我想错了。”柳元龙道,“他这样的人,只能以诚相待,用诚意去打动他,除此之外的任何手段,都不会有什么用处。”

    “总之,这样的人,我们柳家一定要尽全力拉拢,或许未来,我柳家会是下一个杨家,甚至超过杨家。”

    闻言,柳献玉两女的眼中闪过异色。

    杨家,名门望族。

    而二十年多前,杨家仅仅只是一个二流小家族,但是那个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名为楚白!

    楚白,未曾展现惊人天赋的时候,在楚家遭受打压冷落,一怒之下叛出楚家。

    杨家慧眼识人,在当时与楚白结下了善缘。

    其后,楚白一朝顿悟,二十三岁踏入以心驭剑,一路崛起,败尽各路天骄,直至二十八岁名震青云。

    直到如今,楚白四十一岁,已是一代剑王,凌驾四大剑宗之上。

    而杨家,因楚白的缘故,从二流家族一跃成为了名门望族。

    名门望族,比一流豪门更加强大!

    ……

    醉月楼。

    宁雨安一.夜没睡,始终在担心宁江,见到宁江安全回来,总算松了口气。

    “安姐姐,让你担心了,你先去休息一下,我找郑志远谈谈。”

    等宁雨安去休息之后,宁江对郑志远道:“放心,我的承诺不会变,只要你能找齐药材,我就出手救你妻子。”

    “多谢。”

    郑志远匆匆离去,他必须要争分夺秒去收集药材,否则时间越久,他妻子的性命会越加危险。

    回到房间,宁江没有打扰休息的宁雨安。

    他站在窗口,目光眺望,看向醉月楼院中的梅花。

    梅花盛开,妩媚脱俗,就连花瓣之上的纹路,他都能清楚看到。

    这就是练气第八重,练七窍。

    七窍是两眼、两耳、两鼻孔,以及嘴巴。

    踏入这个境界之后,耳聪目明,目光锐利十倍,如鹰眼一般,足以看清百米之外的微小事物。耳朵也更加灵敏,耳听八方,能够捕捉到百米之外的脚步声。

    鼻子能闻到百米外的味道,一张嘴更是铁齿铜牙,足以咬断钢铁。

    这个境界的武者,实力又提升了许多,比如耳聪目明带来的一个好处,就是能够把别人的动作看的更加清楚,战斗时能够及时作出应对。

    同时也不怕有人在背后偷袭,因为耳朵就是眼睛。

    第七重练血肉,第八重练七窍,第九重练五脏,第十重炼气化罡。

    宁江那么快就能踏入第八重,还是因为那颗暴气丹。

    暴气丹是他亲手所炼,与众不同,事后非但没有让他陷入虚弱期,相反,其内的能量反而被他身体吸收,让他一举踏入了练气第八重。

    他重生回来的那一天,是十一月十五,当时是练气三重。

    现在短短几天过去,已是练气八重。

    换成普通人,至少需要两三年的苦修,他的速度,足以震动落阳。

    这一天,宁江一直在巩固修为。

    他毕竟是利用丹药突破的境界,不加以巩固的话,难免会有一些虚浮。

    好在他的丹药品质过人,只需稍加巩固,就能消除后患。

    期间,醉月楼的朱掌柜,匆匆忙忙来见过宁江一次,对宁江的称呼变成了宁先生,态度无比尊敬。

    宁江清楚,朱掌柜多半是知道了在柳家发生的事情,当时柳元龙虽然下了封口令,不过朱掌柜为柳家做事多年,探听到一些消息,还是不难。

    何况那么多人,封口不易,总会有一些风声流传出去。

    夜里。

    “安姐姐,你来攻击我。”

    宁江和宁雨安在练招,说是练招,其实是他在加强宁雨安的战斗技巧,战斗技巧对于武者无比重要,在这一点之上,宁雨安并不擅长。

    “小弟,你小心了。”

    宁雨安出手之时,紫气朦胧,如烟如雾,环绕周身。

    紫气造化诀,她已经修炼到了入门。

    一般百日小成,千日大成,而紫气造化诀作为玄级极品功法,宁雨安修炼几日能够达到入门,还是有宁江指点的原因,否则让宁雨安独自摸索的话,要花费更久的时间。

    “小弟,这门紫气造化诀真厉害,仅仅只是入门,就比我过去大成的玉清气功还强。”对于紫气造化诀,宁雨安满心欢喜。

    “玉清气功是玄级下品,太过粗劣,自然比不了紫气造化诀。”宁江微笑。

    时间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终于,郑志远带来了最后一味药材“金顶银蛇草”的消息。

    一月一次,珍宝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