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4章 红尘裹身,炼丹杀人
    “谁?”

    在旁边专心修炼紫气造化诀的宁雨安,瞬间被这股强横的气势惊醒。

    她一跃而起,看到黑袍人之后,面色剧变,然后迅速站到宁江的面前,把宁江挡在自己身后。

    在这种危险时刻,她第一反应是保护宁江。

    “小弟,你先走,姐姐来拦住他。”

    宁雨安语气快速而严厉,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她的性格一向温柔,很少像现在这样。

    “安姐姐,没事的。”

    宁江轻轻握住宁雨安的手,将她拉到身后,语气如刚打上来的泉水,清冷幽淡,“你不是刺客,真正的刺客会选择最好的时机,现身之时,就会发动必杀一击,如白虹贯日,彗星袭月,追魂夺命。一击不中,就远遁千里,等待下一次机会,你却找上门来,暴露踪迹,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此外,刺客的眼神残忍、果断、无情、坚决,你的眼神缺少了这种情绪,相反,在看到我们两人的时候,眼中反而有一丝犹豫,是觉得不忍下手?”

    “既然接了别人的任务,要来杀人,就应该有斩钉截铁的心,犹犹豫豫做什么?”

    在这种处境之下,宁江依旧悠闲自在,天塌下来都宠辱不惊。

    “你说的对,我是犹豫了,我杀人,一向只杀该杀之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剑下从不滥杀无辜,一直问心无愧。”黑袍人说话了,声音有些沙哑,“我今天来杀你,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宁江念了两遍,忽然叹息一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滚滚红尘就是个大泥潭,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但根还在淤泥之中。红尘如狱,世情如火,无论是谁,都摆脱不了红尘牵绊。”

    宁江的脑中想到很多事情,就算是他,也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因为在这红尘之中,他有牵绊。

    宁雨安、宁长峰、李清韵这些人,就是他的牵绊。

    十万年前,他无父无母,一心向道,无所牵挂,所以勇猛精进,修行一日千里。

    不过到了后来,他还是牵挂缠身,爱恨情仇、人情义理,这些都是牵挂。

    他为了一个人,挑战大帝,就是因为重情重义,心有牵挂。

    “红尘裹身,斩不断理还乱,我来猜一猜让你身不由己的理由吧。”

    宁江收起感叹,眼神十分清澈,好像一汪秋水,映照着任何事物,“你的身上有种很淡的味道,像火山熔岩,火.辣,灼热,我猜得不错的话,这应该是火岩花。”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味道也很特别,这是种果香味,应该是朱炎果。这两种东西都有解毒效果,而加在一起使用的话,可以压制一种叫做蚀骨毒的剧毒,此毒是一种叫做红尾蚀骨蝎的妖兽特有。”

    “我记得距离落阳城七十里外的妖雾山脉之中,就有这种红尾蚀骨蝎,不过非常稀少。”

    此时,黑袍人眼中已满是震惊。

    宁江慢条斯理,继续道:“我看你活动自如,中毒的应该另有其人,火岩花和朱炎果价格不菲,买一对就要五千元石,以你的身家,恐怕买不起几次,所以你这次是为了元石,不得不干上一票?”

    “你说的都不错,我妻子的确是在妖雾山脉中了蚀骨毒,现在已经七天,我走投无路,只能接下刺杀任务。”

    黑袍人心头翻江倒海,感到深深的震惊,仅仅凭借一些味道,宁江就能准确无误的说出那么多信息,这等洞若观火的本事,他从未见过!

    他眼前的人,真的只是一个少年,而不是一个老怪物?

    “蚀骨毒,即便是先天境强者中了,也只能用先天罡气一点点逼出来,少说要一月之久,至于后天境更是有死无生。你妻子应该是后天境,七天的话,毒素差不多开始朝骨髓渗透,而火岩花和朱炎果,只能压制毒素,延缓死亡时间。”

    “在这落阳城,哪怕是炼丹大师杜万青,也救不了你妻子,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术业有专攻,杜万青擅长的都是些疗伤丹药,对解毒丹药倒不怎么精通。”

    “不过,我可以救你妻子!”

    宁江最后一句话,如平地惊雷。

    “什么,此言当真?”顿时,黑袍人身体巨震。

    “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其他路吗?”

    “你如果能救我妻子,我的命就是你的,我可以为奴为仆,报你大恩。”黑袍人眼中激动。

    “让你来杀我的人,是柳家柳风?”宁江话锋一转。

    黑袍人心头一震,只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智慧如妖,什么都瞒不过他:“是。”

    “你叫什么?”

    “郑志远。”

    “为奴为仆,记住你说过的话。”

    取来纸笔,宁江写了两张丹方,交给郑志远。

    “这张是化解蚀骨毒的丹方,但药材相对麻烦,或许要几天时间收集,暂且不急。另一张丹方上的药材都很普通,从长乐街的几间药铺就能找到,半个时辰内,把上面的药材带回来。”

    “好。”

    郑志远收下丹方后,匆匆离开,他妻子生命垂危,落阳城无人可救,如今他只有拼命抓住宁江这根救命稻草。

    尽管他无法确定宁江说的一切是真是假,但就如宁江说的那样,除了相信宁江之外,他无路可走。

    此刻已是凌晨时分,但长乐街的商铺不分昼夜的营业。

    不到半个时辰,郑志远就把宁江要的材料带了回来。

    醉月楼,炼丹房中。

    丹鼎通体由青铜打造,三足两耳,鼎身之上铭刻复杂花纹,沉稳厚重。

    此鼎是下品宝器,算不得多么珍贵,常常会有人借用此丹鼎炼丹,只要交纳一部分的元石即可。

    当然,宁江手握玉令,这里的一切都可以任意使用。

    下一刻,大火燃起。

    火是由火岩石催动,这种石头之内蕴含丰富的火焰之力,一烧之下,就会燃起滚滚大火,一颗火岩石能烧上一个时辰。

    火岩石是炼丹必备的东西,像普通的凡火利用木头焚烧,温度根本不够,很多药材都无法溶解。

    当然,武者修炼到了后期,自身就能催动火焰力量,便不需要再借助外物。

    火岩石不算珍贵,一些矿脉就能开采出来,一颗是十块元石,宁江放了三颗进去。

    过了一会,丹鼎之内温度足够之后,宁江开始向里面投入药材。

    他这次要炼制的是一种叫做“暴气丹”的丹药,这种丹药市面上就有卖,服用之后,能让练气境武者真气沸腾暴增,短时间内提升一到两重境界。

    可是市面上的暴气丹哪里有宁江亲自炼制的好?

    那些暴气丹服用之后,虽能提升实力,可事后身体就会陷入虚弱,少说要几天的调养才能恢复过来。

    而宁江炼制的暴气丹,非但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并且能提升三重境界,事后暴气丹的能量还会被身体吸收,对身体达到进补作用!

    旁边,郑志远凝神观看,他不懂炼丹,但是也能看出宁江炼丹之时行云流水的手法。

    宁雨安也守在宁江身边,一脸警惕,怕郑志远出尔反尔,突然刺杀。

    时间流逝,炼丹房逐渐炙热,在此期间,宁江有条不紊的放入一种种药材。

    炼丹两大难题,火候的掌控,以及药材放入的时间,任何一点出现偏差,都会导致炼丹失败,白白浪费药材。

    每一位炼丹师,都不敢保证说自己炼丹一定会成功,哪怕是炼丹大师杜万青,在炼制一些高级丹药之时,也会面临巨大的失败风险。

    而高级丹药的药材又往往很贵,因此炼丹师第一点要求就是身家丰厚,否则药材都买不起,还练什么丹?

    当然,也有很多炼丹师是家族供奉,家族出资源,自然炼丹师也要为家族效力。

    总之,炼丹师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尊贵的身份,轻易不可得罪。

    炼丹大师杜万青,他一人就能比得上一个二流家族,纵然一流豪门都要以礼相待。

    此外,炼丹师的丹鼎也相当重要,一些珍贵的丹鼎,能够提升丹药品质、成功率、以及缩短炼丹时间。

    有的丹药,一炼就是十几天甚至更久,如果有个好丹鼎,就能大大缩短时间。

    不过丹鼎在宝器中的价格一直是居高不下,同等级的宝器,丹鼎要贵上数倍甚至更多。

    一把上品宝剑可能两三万元石,丹鼎就要十几二十几万。

    当然,以宁江的能力,哪怕只是一个下品丹鼎,练出来的丹药品质也比其他人用上品丹鼎更好。

    炼丹大师杜万青在他眼里,也只是小儿科罢了。

    一个时辰后,一共十几种药材尽数化作了一颗血红的丹药,丹药通体混圆,指甲大小,浓郁的香气散发出来,令体内真气都蠢蠢欲动。

    “这是暴气丹?!”

    郑志远的眼中露出浓浓吃惊,暴气丹这种东西他见过不少,但市面上最好的暴气丹,仅仅呈现淡红之色,表面也不够光滑,整体像淡红石珠一样。

    可宁江炼制的这颗,鲜红如血,表面光滑如玉,通体透光,简直就像是一颗红色宝玉。

    跟宁江这颗暴气丹一比,郑志远觉得以前见过的那些全部都是垃圾,差距之大如云泥之别。

    “不一定,也许这颗暴气丹只是表面好看,市面上最好的暴气丹能够提升练气境两重修为,这一颗应该也在两重左右吧?”

    郑志远心中推测,下一刻,宁江把暴气丹服用下去之后,气息节节攀升。

    “怎么可能!”

    当宁江气息稳定下来之后,郑志远大吃一惊,此刻宁江的气息,已经达到了练气第十重,整整三重境界的提升!

    此外,宁江气息无比稳定,跟真正的练气十重都没有差别。

    须知,一般暴气丹提升上去的真气,都会狂躁虚浮,不可能像宁江这样如此凝练。

    “这颗暴气丹,能持续多久?”郑志远忍不住问道。

    落阳城最好的暴气丹,是一炷香!

    “差不多五炷香。”宁江道。

    郑志远心头巨震,同时,眼中浮现深深的狂喜,如果说之前他还对宁江能否救他妻子有所怀疑,现在则是深信不疑。

    如此炼丹实力,哪怕是杜万青都比不上宁江!

    “郑志远,你留在这里,安姐姐若有半分闪失,我唯你是问。”宁江握了握宁雨安手掌,“安姐姐,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杀个人。”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经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