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3章 储物戒指,刺杀
    蛇有七寸,七寸就是蛇的要害位置。

    宁江这一踏,就仿佛一脚踩在了蛇的七寸之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柳风的心中在狂吼,他修炼金蛇步法的时候,曾经听柳元龙说过这门步法有一处要害,就像蛇的七寸一样。

    但是如果能够把金蛇步法修炼到大成,就算是柳元龙也无法在战斗中找到这门步法的要害所在。

    战斗的时候,瞬息万变,哪有时间让你寻找弱点?

    柳风早已把此法练到了大成,可是现在,宁江却一眼看穿这门步法的要害,一脚踩了上去!

    这岂不是说,宁江比柳元龙还强?

    柳风又哪里知道,别说是大成的金蛇步法,纵然是圆满,在宁江眼中也破绽重重,没有秘密可言。

    十万年前的传奇至尊,又岂是柳元龙可以相比?

    当下,宁江一脚踩出,柳风气势顿泻,就像充满气的皮球突然被针扎破一样,他的掌法同样受到影响,僵硬了一下。

    “嗤。”

    就是这一僵硬,宁江抓住时机,右手迅猛抓出,他五指一弯,像龙伸出爪子,去攻击猎物。

    琵琶手!

    凡级上品武技。

    这是宁家一门武技,这个世界的宁江其实只是粗浅的修炼了一下,没有精通,连入门都未曾达到。

    武技四个境界,入门、小成、大成和圆满。

    现在的宁江施展出来,直接就是圆满境界。

    琵琶手名字好听,实际上却是一门狠辣的武技,这门武技是把人身体内的大筋当成琵琶弦,手指弹动之下,直接把人的筋都给弹断。

    宁江手掌轻飘飘的摸到了柳风身体的大筋上,他的手明明很柔,像是棉花一样摸在上面,但当他开始弹动手指之时,立刻坚硬如铁。

    越是柔软,爆发起来越是刚猛,至柔方可至刚。

    “不好!”

    柳风早就察觉到不妙,但是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他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几处大筋一麻,全身力量顿时消失,整个人重重的趴了下去,“砰”的一声脸部着地,摔的鼻青脸肿,鼻子当场摔断出血。

    宁江吃了锁气丹,无法动用修为,所以这一招琵琶手也没有弹断柳风大筋的能力,但让他大筋发麻,力量全泻还是轻而易举。

    空间一下寂静下去,众人全都见鬼般看着宁江。

    柳风施展金蛇步法加上八荒碎铁掌,威势刚猛无俦,却依旧败在宁江手上,而且败的如此之快!

    柳云的面色铁青,他信誓旦旦说三招内不可能化解八荒碎铁掌,结果却无情的打了他一耳光。

    而且,他暗暗心惊,觉得即使自己对上宁江,恐怕也要输。

    刚才宁江踩出的一步,实在精妙无比。

    “好精妙的技巧。”

    柳诗意惊叹,她本身实力也不差,看出了一些端倪,宁江就像一位技巧大师,你的所有攻击在他精妙的技巧面前,都只是小儿科的举动。

    而这样的技巧,又需要多么丰富的战斗经验才能养成?

    她觉得宁江这个人,越来越神秘。

    “果然。”另一边柳蜜目光闪烁,她曾见过宁江跨越三重境界一剑击败马洪,所以在战斗开始之前,她就对柳风没什么信心。

    结局也像她心里所料的那样,宁江轻易战胜!

    “他只是用了单手,如果是两手,且加上剑,又会多么可怕?”更多的人思考这个问题。

    最后,唯一让他们得到一些安慰的,是宁江的修为不高,若动用修为的话,宁江不一定是柳风对手。

    毕竟技巧再精妙,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将失去作用。

    铁块和棉花,怎么打都是铁块赢。

    “你说要把我打趴下,可惜趴下的人不是我,是你。”

    宁江悠闲的声音落在柳风耳中,令柳风愤怒欲狂,眼睛都红了起来。

    “今晚玩的很开心,以后再有这种宴会,请务必叫我一个。”

    “另外,多谢各位的馈赠。”

    “柳家的人,都很大方。”

    宁江这个人,和气的时候平易近人,风轻云淡,可如果招惹了他,他也不会留情,言辞如刀,相当犀利。

    立刻,柳家众人的脸上浮现怒火,一个个眼神杀人般盯着宁江。

    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加起来输了不少元石,而且连输五局,更输了柳家的脸面。

    特别是柳云,最是恼火,今晚本是他的晚宴,结果被宁江大闹一通,关键的是,连续五局五万元石,全部是由他所出。

    五万元石,就算是他的身家心里也在滴血。

    “天色不早,我没留夜的习惯,就先告辞。”宁江完全不在意众人的神情,转身就走。

    “各位,我奉劝一句,宁先生是爷爷的贵客,你们最好不要做出什么越线的事情。”柳献玉知道这里有不少人生出了杀意,所以有必要敲打敲打他们。

    说完,她也跟上了宁江的脚步。

    “哼,爷爷的贵客?此子何德何能,我看柳献玉是怕我们报复此子,故意拿爷爷吓我们。”有人目光冰冷。

    “不错,今天这口气,我咽不下!”众人群情激奋。

    “柳献玉没有骗我们,她说的是真的。”突然,一道淡雅的声音响彻四方。

    “诗意,莫非你知道什么,他究竟是什么人?”

    柳云的眉头一皱,他们大多数人都看柳献玉不爽,所以对柳献玉的话有所怀疑。

    可现在连柳诗意也这样说,这下纵然是傻子也明白宁江身份非同一般。

    “爷爷……让我多亲近亲近他。”

    柳诗意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瞬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柳诗意是什么人?柳家两大明珠,落阳城四大美女之一,一手琴艺名震落阳,当初曾有二流家族的族长亲自上门为后辈提亲,都被柳元龙拒绝。

    柳元龙曾经说过,就算是十杰那样的天才,依旧不够,除非是能够力压十杰,盖压落阳年轻一代的人,他才会点头答应。

    可是如今,柳元龙竟要柳诗意去亲近宁江,这对宁江是何等的重视?

    柳元龙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岂会不明白?这分明是想撮合柳诗意和宁江!

    “此子究竟是什么人?!”

    众人目露骇然,原先对宁江的杀意,这个时候也荡然无存。

    宁江,他们招惹不起。

    “难道,柳献玉当时说的是真的?”

    要说在场心情最复杂的人,自然是柳蜜,她在几天前就见过宁江,但那个时候,两人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当时柳献玉说她错过了一个机会,她不愿相信,可如今听了柳诗意的话之后,她的心中终于出现了动摇。

    “我真的错过了一个可以超过柳献玉的机会吗?”柳蜜神色发白,一颗后悔的种子在心中慢慢发芽。

    “柳蜜,你怎么了?”旁边有人看柳蜜脸色不正常,吃了一惊,但柳蜜恍若未闻。

    “柳英,你说这个人为什么会被爷爷这么重视?”另一边,有人疑惑。

    柳英神色复杂一片,她原先对宁江很好奇,可是见过后便转为失望,而如今,她又有些后悔刚才对宁江的轻视。

    在场众人,只有柳风一句话没说,低着头,眼底深处杀意强烈。

    他被宁江打趴在地,摔断鼻梁,有生以来从未受过这样的耻辱,这口气,他怎能忍下?

    为了醉月楼的事情,他特地骗来宁江,试图羞辱报复,这一点就能看出他是个瑕疵必报之人。

    ……

    夜深了。

    醉月楼天字号房,宁江手里把玩着一枚戒指,这是储物戒指。

    一枚储物戒指,价值就高达三万元石,和上品宝器相当,普通先天境强者都购买不起。

    储物戒指是宁江从柳献玉那里买来,柳献玉倒是会做人,想免费送给宁江,但宁江轻易不结人情,人情债比什么都难还,所以坚持用三万元石的市场价买下了此物。

    三万元石对他现在来说,也不算什么。

    今天这一晚上,宁江赢了五万元石,外加五局赌注十一万四千元石,他和柳献玉对半后拿了五万七千。

    且加上教柳献玉一天,赚的一万元石,共十一万七千,用掉三万之后,还有八万七千元石。

    这样一笔财富,比中等实力的先天境武者还多。

    “如果有足够材料,我倒是可以炼制个更好的,这个空间还是太小了。”

    这个储物戒指内只有一丈方圆的空间,八万多元石放进去之后,空间就占去了大半。

    而无论炼丹还是炼器,宁江无所不通,不过这种事情都需要材料和时间,宁江最宝贵的就是时间,因此他目前不大热衷此事。

    收起储物戒指,宁江放入了怀中,他目前实力不够,就算有储物戒指,也不能明着戴出去。

    财不外露。

    他现在的实力大摇大摆戴着储物戒指,必定会有杀身之祸,他虽不怕,但没必要平白惹来麻烦。

    “嗯?”

    突然,宁江目光一凝,看向门口。

    砰。

    门开了,像一片落叶,被一股力量打飞出去,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无声无息。

    是个刺客,黑袍遮面。

    手上一口乌黑的长剑,毫不反光,黑暗之中,剑身若隐若现。

    后天巅.峰的气势,毫不保留的爆发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