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1章 我的演技如何?
    凝水成字,并控制字从水面之上站起来,使得在场响起大片叫好喝彩之声。

    哪怕是柳献玉和柳云两位先天境强者,也自认无法做到。

    这世上大多数武者,追求的都是体内真气凝练浑厚,凝练的真气,能使得攻击犀利,浑厚的真气,则能支撑更久的战斗时间。

    像这样控制真气的手段,则要经过一些特殊修炼,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是浪费时间。

    “我记得柳立修炼的一门功法,就和控制真气有关。”

    “柳立这个人,其实资质不差,但是他就是长时间修炼真气的控制,所以一直耽误了修行,否则他至少是后天境修为。”

    “也不能这样说,柳立修炼的是奇门武器梨花针,梨花针就对真气的控制有所要求,每控制一根针,都要一股独立的真气,能控制的针越多,梨花针就越加可怕,柳立凭借梨花针,纵然是练气十重的武者都不是他对手。”对于柳立的底细,在场知道的人不在少数。

    此时,柳立竭力控制着“柳”字,保持字的稳定,他的脸色越来越白,冷汗不停流落。

    一直十个呼吸之后,“柳”字终于崩溃。

    “噗。”

    柳立一口鲜血直接喷出,面色惨白,连身体都要站立不住。

    “他是催动了一门秘法,在短时间内加强对真气的控制,但也受到了严重反噬。”柳献玉看出了门道。

    “这次柳立为了赢,拼尽全力,连底牌都暴露出来,这一局,胜率高达八成,不,九成!”

    柳家众人簇拥着柳立,气氛热烈,信心高涨。

    “你输定了。”柳立看了眼宁江,嘴角浮现一抹骄傲。

    “诗意,你觉得呢?”另一边,一位女子发问。

    柳诗意斟酌了一下,正色道:“对于真气的控制,在场恐怕无人能及得上柳立,而且他催动秘法,凝水成字整整十个呼吸,这一局……或许他也有底牌吧。”

    柳诗意的美眸停留在宁江的脸上,她不明白,那张始终平静的脸色,究竟是来源于怎样的底气?

    “现在认输,再向我们认个错,或许还能饶你一命。”柳风认为此局胜券在握。

    “你高兴的太早了。”

    无论对方怎么说,宁江都无动于衷,他走到水缸面前,手掌一伸,水面立刻涌动起来,下一刻,一个水团从水面中跳出。

    “哼,还以为他有什么手段,只是凝聚一个水团而已,这里九成以上的人都能做到。”柳风撇撇嘴。

    凝水成字,需要对每一束水**确的控制,但一个粗暴的水团,只要真气一裹便能办到。

    “如果只有这点水平,就不要丢人现眼了。”又有人讽刺。

    柳诗意也皱皱眉头,宁江只有这点本事吗?

    四下的嘲讽并未影响宁江,他手掌轻轻一抓,下一刻,水团迅速的变形,慢慢的,一朵精致水莲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凝水成莲,如此技巧,一下让许多人闭上了嘴巴。

    “此水莲的确可以和凝水成字平分秋色,但柳立坚持了十个呼吸,他……”

    一边的柳蜜话还没说完,全场突然响起了一阵吃惊,哪怕是她,美眸也闪烁起浓浓惊讶。

    又有两个水团从水中一跃而出,扭动变化,化作水莲。

    三朵水莲无尘无垢,悬浮水面,栩栩如生,宛若水晶。

    场地已经化作寂静。

    一个呼吸。

    两个呼吸。

    五个呼吸。

    十个呼吸。

    十五个呼吸!

    宁江收回手掌,水莲缓缓落入水中。

    胜负一目了然。

    柳立拳头紧握,身体颤抖,他利用秘法拼到吐血,才坚持了十个呼吸。

    而宁江三朵水莲持续整整十五个呼吸,脸色却完全看不出变化,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两人差距之大,宛若鸿沟,谁都能看出宁江留有余力。

    你输定了,想起刚才说的四个字,柳立脸色滚烫。

    这一局,宁江毫无悬念的拿下全部元石。

    “开始第四局吧。”宁江道。

    “小子,有你的,但第四局你必输。”柳风语气凌厉。

    “诗意,到你出场了。”柳诗意的身边,几位女子微笑。

    “能听到诗意的琴曲,今天来得值了。”一道道充满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柳诗意。

    柳诗意,作为落阳四大美女之一,并非是什么花瓶人物,相反,她的一手琴曲,在整个落阳都赫赫有名。

    柳家两大明珠,各有千秋,柳献玉有名的是以身驭剑的境界,柳诗意则是以琴闻名。

    不知道多少人,朝思夜想只为能听柳诗意一曲,不过柳诗意的琴曲,极少弹奏,或者说,她只给自己所欣赏的人弹奏。

    正常情况之下,就算是他们柳家之人,想要听柳诗意弹奏一曲都难上加难,眼下算起来,还是托了宁江的福。

    “诗意献丑了。”柳诗意淡雅如莲,盈盈走出。

    一架古琴被取来,琴长三尺六寸五,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琴身通体火红,以三千年火梨树树心打造而成,琴弦更用金蚕玉丝制成。

    这种金蚕,喜食宝玉,将玉石吃掉之后,在腹中慢慢消化经过一年之久,吐出来的便是柔韧的玉丝,不过吐完玉丝之后,金蚕就会死去,所以相当珍贵。

    此琴,名“悲秋”。

    柳诗意在竹林中的小亭坐了下来,手拂悲秋琴,今夜月光清冷,银辉洒落,让她更显美丽。

    “两位,请进。”柳诗意声音似玉珠滴落,清脆有声。

    宁江踏步走入,与他一起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这青年太阳穴高高鼓起,全身肌肉似铁浇筑,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这是一位体修!

    “宁江是吗?前三局让你赢了,运气不错。”

    青年声音冷傲,看都不看宁江:“我从小炼体,从三岁开始,整整十九年,受尽苦楚。为了修炼体魄,全身骨骼累积断过一百八十六次,次次咬牙坚忍,不吭一声,更有数百次达到身体极限,精疲力尽,我的意志,早已如钢铁般坚不可摧。”

    “这一局,我必胜。”

    “至于我的名字,你更没有资格知道!”

    体修,这是一条艰苦卓越的道路,把身体当做修行场,不断苦练,任何一个踏上此路的人,必须意志坚强,钢铁一般,否则只会倒在路上。

    论意志之强,这个青年恐怕要胜过在场所有人。

    “修炼体魄,这条路我也会走的。”宁江心中低语,等他踏入后天境,他就会正式炼体。

    大日琉璃金身,他早已选择好了炼体之法!

    “此曲名为‘夜梦吟’,有催人入睡之力,规则很简单,两位只要能抵挡琴音的催眠,避免入睡,谁坚持更久就算赢,当然,不能利用修为抵挡。”

    这一局,比得就是人的意志力。

    意志力强,保持清醒的时间便越久。

    “开始吧。”冷傲青年道,身为炼体者,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

    宁江也无异义,点点头。

    柳诗意看了眼宁江,不知道宁江在她的琴音之下,能够坚持多久?

    她收敛心神,葱葱玉指按在琴弦之上。

    小亭内,只剩他们三人,其他人全在四周。

    下一刻,琴弦颤动,琴音响彻而起,如涟漪泛起,绵而不断,柔却远至。

    四周,无人说话,众人全部在享受这美.妙琴音,纵然是柳献玉,都暗暗赞赏。

    琴音婉转,时而舒缓如行云流水,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吟如呢喃细语,时而悠远如深谷幽风。

    “如果不用修为抵挡的话,我刚才就已经睡了过去。”有后天中期的武者暗暗吃惊。

    利用修为抵挡之后,这股琴音的催眠之力,直接削弱到十分之一,对他们的影响大幅度削弱。

    但哪怕如此,依旧有很多人感到昏昏欲睡。

    若是没有修为抵挡,恐怕现在早已睡过去一大片人。

    而亭中的冷傲青年与宁江,坐在距离琴音最近的范围,加上没有利用任何修为抵挡。

    须知,武者不动用修为的话,就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让普通人坐在这里,三个呼吸就要睡死过去,天上打雷都叫不醒。

    琴音悦耳动听,余音袅袅。

    三十个呼吸后。

    柳家一些修为意志力不够的人,已经远离了小亭的范围,免得在琴音下睡过去,丢人现眼。

    五十个呼吸后,纵然是一直面不改色的冷傲青年,他的眼皮都在轻微打架。

    宁江看了看冷傲青年,嘴角突然闪过一抹笑意,然后,他的眼皮同样打架,一脸无精打采。

    “能坚持到现在,意志已经远远超过普通人,但若是只有这点水平的话,还不足以令我重视。”柳诗意心道,她在观察宁江。

    “他快不行了。”而冷傲青年心中一喜。

    七十个呼吸后。

    “该死,他怎么还能坚持?”冷傲青年眼看宁江就快不行,可偏偏一直屹立不倒。

    他一狠心,咬破舌尖,刺痛之下,再度清醒了几分。

    九十个呼吸后,冷傲青年两手指甲都抓破手心,鲜血淋漓。

    一百五十个呼吸之后。

    宁江的身体摇晃不止,眼睛都已经眯成一条缝。

    冷傲青年也只剩最后一丝清醒,在催眠琴音之下,随时都要睡过去。

    “该死,拼了,我一定要赢过他,只要他输了,就要人头落地,相对而言,我付出一些代价也不算什么!”

    冷傲青年目中闪过狠厉,他伸出左手臂,另一只手握成铁拳,狠狠一击砸了下去。

    “咔嚓。”

    骨骼断裂,清脆响起。

    他身为体修,哪怕不用修为,拳力仍旧沉重无比。

    如此果断狠辣之举,震动全场。

    终于,宁江闭上了眼。

    琴声停止。

    “哈哈哈,我赢了!”冷傲青年大笑,全然不在乎手臂的剧痛。

    柳风柳云等众多柳家弟子,脸上也都浮现出笑容。

    “还是输了。”柳诗意摇摇头,对宁江的期望逐渐消失。

    “柳坚,做的好。”

    柳风等人大笑,一拥而上,就要祝贺。

    然而,一道不适时宜的声音,突然幽幽响起。

    “谁说我输了?”

    宁江慢慢睁眼,眼神清亮,意识清醒!

    所有人的笑容顿时僵硬。

    “你们还是太小瞧他了。”柳献玉轻语,只有她清楚宁江没那么容易被击倒。

    “各位,有必要那么吃惊吗?你们觉得我的人头有那么好拿?”

    将众人的神情收在眼底,宁江笑了起来,看向那个名叫柳坚的冷傲青年,“刚才玩心大起,所以和你玩了玩,你觉得我的演技如何?”

    “能打个几分?”

    淡淡的话语如惊雷般在柳坚耳中炸响,柳坚的脸,顿时像是吃了死耗子一般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