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7章 生死大恐怖,腾龙公子
    “我能做得到吗?”宁江突然放声长笑起来,豪气万丈,“锁气丹拿来。”

    他从柳献玉那里接过一颗锁气丹,毫不犹豫的吞下。

    丹药入喉,进入腹中,顿时之间,体内真气凝固,仿佛多了一层枷锁,强行动用真气,丹田立刻刺痛如针扎。

    锵。

    剑出如龙,响彻山巅。

    宁江手握三尺青峰,站在悬崖边上,大风呼啸,脚下积雪在大风下早已积压成了冰块,滑不溜秋。

    别说站在上面练剑,哪怕是努力站着不动,都要被风吹下去,摔成肉饼。

    但宁江气定神闲,手中长剑,飞舞如龙,剑如天梭,星星点点。

    他的脚步在满是滑冰的悬崖边上腾挪旋转,大风一吹,他整个人就如柳絮一样,在风中左右摇摆,似乎随时都要漂浮出去,当场摔死。

    这种情况实在是险而又险,九死一生,时时刻刻都在生死边缘上,柳献玉光是在旁边看着,手心就出了一层冷汗,感到心惊肉跳。

    但是从宁江的脸上、眼神中,哪里能够看得到半点犹豫恐惧?

    宁江衣服猎猎作响,似铁旗飘舞,发如泼墨,他像是一头白鹤,随风而动,如履平地。

    “厉害,厉害,厉害。”

    柳元龙一口气连说三个厉害,此时,他语气惊叹。

    “这的确是以心驭剑的境界,想不到落阳城除了文翰城之外,第二个以心驭剑的人竟然是一位少年,文翰城见了,都要为之震惊吧?”

    “我也的确是小瞧他了,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

    “我一生走来,阅人无数,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眼神,就算是我,一生经历过多次生死危险,也只是压制对生死的恐惧,意志比普通人坚定而已,可如果生死当前,心中依旧会有恐惧。”

    “我见过文翰城,他的眼神是对剑道至诚至坚,可是看破生死,他也做不到。”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而此子,已经看破了生死!”

    “他的心,无所畏惧!”

    柳元龙的身体都在颤.抖,他实在不能理解,宁江是如何能够拥有这种心境。

    不真正经历一次死亡,如何能够看破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武者逆天而行,修炼武道,为得是什么?

    就是为了能够长生不死,永恒世间,对于生的渴望越大,那么对于死就越加忌讳。

    看破生死,四个字说来简单,但真正做到之人,柳元龙只见过一个。

    就是眼前的宁江!

    “献玉,此子未来必定有无限成就,你能和他结交,是你之福。”柳元龙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宁江这样的人,让他感到恐怖,这种人,要么结交,要么远离。

    此时,场中的宁江兴致大起,一声长啸,手中三尺青峰似与其心意共鸣,发出铿锵剑鸣,直冲云霄,震荡群山。

    收剑,宁江气息平稳,脸不红气不喘。

    跟柳献玉刚才的表现一比,一个天一个地。

    “老朽柳元龙,小友真是奇人,刚才老朽说的那些话,小友也不要介意。”柳元龙主动介绍自己身份,而且其口气,是把宁江当成平辈相交的人。

    柳献玉并不惊讶,宁江有这个资格。

    “无妨,这也是为了求真而已,空口无凭,总要亲眼见过才行,你说你能撒豆成兵,点石成金,我也不信,除非亲眼看见。”宁江摆摆手,并不介意,这时候细细看了眼柳元龙,“有趣,难怪柳家会跌落到二流家族。”

    “你的双臂应该断过,虽然重新接上了,但里面大多数经络已经被毁,难以恢复,所以你的十个指甲隐隐发黑,两手皮肤也缺少血色。”

    “另外,你无论是说话口气,还是两手之上都有一种药味,看来你是时常在两臂擦拭药物,配合丹药服用,想要让两条手臂的伤势恢复。”

    “可惜,你的两条手臂几乎坏死,生机近乎全灭,想要枯木再生,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宁江的一番话,让柳献玉和柳元龙都是神色剧变。

    “这!”柳元龙见多识广,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可眼下还是被宁江三言两句深深的震惊到了,“小友真是料事如神,如此眼力,简直神人、天人!”

    此前他还说宁江是奇人,现在则上升到神人天人,可见宁江带给他的震惊。

    “我倒是很好奇,这种伤势是怎么回事?这应该是一种刻意的惩罚,否则要让你无法使用双臂的话,当初斩断双臂后,再将双臂粉碎即可,可偏偏只毁灭双臂之内的经络,断其生机,又保持了双臂的完好无损。”

    宁江侃侃而谈,“当然,不方便说的话,我也不强求。”

    “小友仅仅只是看我几眼,就能说出那么多事情,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柳元龙深吸口气,“小友可知道,青云国九大公子?”

    “九大公子,青云国最杰出的九个人,我也听过。听说腾龙公子为九大公子之首,不过他性格霸道,从来都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生杀予夺,唯我独尊,从九大公子的性格来讲,我猜你的伤势是他所为?”

    宁江说着,顿了顿,“不过听说他从来不留活口,你?”

    “小友没有猜错,的确是腾龙公子。”

    柳元龙的神色上闪过一抹悲痛,旁边的柳献玉,更是拳头紧握,目露杀机。

    “三年之前,青云国天才盛会,当时我带着柳家一些人前去参加,想让他们见识整个青云国的天才,以此激励他们,结果那一次,和腾龙公子手下的腾龙卫发生了一些冲突。”

    “当时献玉父亲见腾龙卫行事嚣张,当众杀人,看不过去,就说了几句,结果就是这几句惹怒了腾龙卫。”

    “原本有我在,腾龙卫不足为惧,可是最后腾龙公子亲自出手,杀了献玉父亲,为了惩罚我,更把我双臂斩断,毁掉里面生机,如今接上双臂,也难以恢复。”

    提起往事,柳元龙的脸上满是痛苦。

    柳献玉父亲,也是他最小最有资质的儿子,一直受他看重,结果死在腾龙公子手中。

    “九大公子,个个都是先天极限强者,腾龙公子独占鳌头,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什么地步?先天无敌?”

    宁江的口气没什么波动,清净如水,先天极限之上,是先天无敌。

    先天极限,万里挑一。

    先天无敌,数百年不出一个!

    “很多人猜测,腾龙公子应该是半步无敌,没有真正跨入那禁.忌一步。”柳元龙摇头。

    “半步无敌,也难怪你不是他对手,长江后浪推前浪,腾龙公子虽然是年轻一辈,远比你年轻,但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宁江慢条斯理的说话。

    “宁先生,你既然能看出爷爷的伤势,莫非是有对治之法?”旁边的柳献玉忍不住道。

    “疗伤不难,一口价,一百万元石。”宁江快人快语,坐地起价。

    他说话就是这样,不喜欢拐弯抹角,而是有话直说,

    “几成把握?”柳元龙目露激动。

    “只要你能找齐我要的材料,十成把握。”宁江弹了弹指甲,好像钢片在震荡,发出崩崩如金石的声音。

    “好,我相信小友!”

    柳元龙口气斩钉截铁,换成任何一个少年在他面前说这种话,他连一个字都不会信。

    须知,他的伤势,纵然是落阳炼丹大师杜万青都没有办法。

    但宁江是什么人?以心驭剑,看破生死,一眼看穿他的伤势,任何一项都足以证明宁江的不凡,在他眼里,宁江是神人、天人,杜万青都远远及不上宁江。

    “只要能恢复伤势,一百万元石小事一桩!”

    一百万元石,白泉镇宁家所有人加起来都没那么多,不过柳家掌握大型元石矿脉,财大气粗。

    而且恢复伤势是重中之重,柳家为什么跌落二流家族?就是因为柳元龙受了伤,体内先天罡气无法从手臂运行,两条手臂虽然可以活动,但不能施展任何武技。

    如此一来,他先天极限的修为,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若他实力未损,两年前才成为一流豪门的王家,如何敢来欺辱柳家,对柳家处处打压?

    实力,才是根本之物,元石都是身外物,没了可以再赚。

    只要他实力恢复,目前柳家的一切难题全部能够迎刃而解。

    “爽快。”

    宁江一笑,一百万元石,已经是他给出的友情价,如果跟他讨价还价的话,他就会觉得对方不识抬举。

    随后,取来纸笔,宁江一口气写了二十几种材料。

    “这些材料尽量找齐,当然一些材料找不到的话,可以找替代品,但是效果会差一些。”

    柳元龙接过后看了看:“上面大多数材料虽然珍贵,但都能找到,有一些千年血参、三色蛛花、冰玉昙花这种,就比较麻烦,不过最大的问题,是先天巅峰妖兽铁臂妖猿的妖核,倒是最废时间。”

    “这些东西,差不多一个月吧!”柳元龙判断了一下大致时间。

    “随便什么时候,只有你能找齐,我随时可以炼丹。”宁江道。

    又聊了几句后,柳元龙很快离开,去收集材料。

    “你爷爷已经走了,时间宝贵,开始练剑吧,刚才我话都说明白了。”宁江对柳献玉道,“当然,我不是要你看破生死,只是要你压制对死亡的恐惧,战胜恐惧,激发潜力。”

    “刚才提到腾龙公子的时候,我看你眼中杀意强烈,应该是很想找他报仇,可你若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这辈子都报仇无望。”

    “我记得青云国天才盛会是四年一届,你们是三年前去参加的,那么明年八月十五就是新的一届,你现在这点实力,连腾龙公子一招都接不下,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青云国天才盛会,四年一届,天骄云集,九大公子的名头,就是从那里打出来的。

    与这盛会相比,落阳城年轻一辈的年度聚会,反而显得小打小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