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4章 此令,不可辱
    寂静的空间之中,只有马源的声音在缓缓回荡。

    “马源?我记得他好像是柳四爷的人,管理着杨柳路吧?”

    声音的主人带着一些震撼,认识马源的人不在少数,马源管理着一大坊市,也算是一方人物,关键是其背后的柳家,让一些先天境强者都不想得罪马源。

    柳家有多么强大?三年之前,柳家还是一流豪门的时候,曾经有个“柳半城”的叫法。

    意思是整个落阳城,有一半都是柳家的,这三个字足以看出柳家在落阳城权势滔天。

    哪怕现在柳家不及三年前辉煌,可依旧是普通人不敢招惹的庞然大物,光是柳家的十二金卫,就足以令任何一个二流家族恐惧。

    须知,这可是在落阳城经营了数十年的庞大家族。

    纵然是两年前崛起的一流豪门王家,在底蕴之上也要逊色于柳家。

    马源有柳家的背景存在,即便是面对普通先天境强者的时候,也可以平等相交。

    可是此刻,这样一位人物,居然在一个少年的面前,表现的如此恭敬。

    这个一拳打碎了醉月画壁的少年,究竟是何来历?

    “马兄,你这是?”

    朱掌柜的一对粗眉紧紧皱了起来,本来要爆发的怒火,这个时候被他强压下去。

    “朱掌柜,这位就是宁公子,今天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得罪了宁公子,还要多谢宁公子宽宏大量,不与我们计较。”

    说着,马源看了看被打碎的画壁,“不过宁公子和醉月楼之间,难道有什么误会?”

    “这件事情可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解决的。”

    朱掌柜冷哼一声,这里是醉月楼,是他的地盘,而他的背后,是柳家的柳大爷柳正坤。

    柳正坤是柳家老爷子的长子,本身也是先天境强者,在柳家之内权势颇大,而马源背后的柳正升柳四爷,在几个子女中最不成器,根本无法和柳正坤相比。

    柳正升掌握的柳家产业,比起柳正坤差了太多。

    而这醉月画壁,是柳正坤当初建立醉月楼的时候,特地让人铸造,以此命名醉月。

    可以说,画壁代表了柳正坤的脸面。

    宁江这一拳打的,不止是画壁,还是柳正坤的脸。

    至于马源对宁江如此恭敬,朱掌柜心中觉得宁江或许是柳正升的人,甚至说不定是哪个私生子,只是不姓“柳”而已。

    柳正升生活作风不正,沾花惹草,在外面有一两个私生子也正常。

    “马兄,你先让开,我不管他是什么来历,等我先把他擒下,送到坤爷的面前再说吧。”

    朱掌柜身上气势涌动,后天巅.峰的修为毫不保留的爆发开来。

    就算宁江是柳正升的私生子,今天这件事情也要给出交代,否则他背后的柳正坤颜面何存?

    “把我擒下?我怕你承受不起后果。”宁江神色不变。

    “哈哈哈,我承受不起后果?就算你是柳四爷的私生子,也名不正言不顺,算得了什么。”朱掌柜口气阴沉。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底牌,原来是马源。”冯雪在一边看着,不屑一笑,“马源的靠山,比起朱掌柜的靠山差了不止一筹,到现在你还敢如此自信,以为马源能保住你?”

    “私生子?朱掌柜,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马源的神色一沉,道,“宁公子和四爷无关,他是柳献玉柳小姐的贵宾。”

    柳献玉。

    当这三个字响起的时候,就如石头落入湖面,顿时引起了一阵波澜。

    这三个字,似乎拥有魔力般。

    就算是气势汹汹的朱掌柜,都是面色一变。

    “原来是献玉小姐的贵客,既然如此,我可以不伤这位公子分毫,但还是要请公子和我走一趟,有什么事情,请去和坤爷说吧。”

    朱掌柜很快有了决断,他毕竟是柳正坤的人。

    柳家之内,也分为派系,柳正坤这一派的实力最为浑厚,而柳献玉虽然备受老爷子宠爱,但本人并不在这里。

    “朱掌柜,你不要自误。”

    马源这个时候坚定的站在宁江身旁,他这次来一方面是给宁江赔罪,而更多的是想和宁江结交,很明显,现在就是个机会。

    虽说此举很有可能得罪柳正坤,但是柳献玉现在掌握了银卫队,几乎是半个族长。

    “马兄,你不要让我为难。”朱掌柜口气生硬道。

    “嘿嘿,这下有趣了,不过就算此人的背后有柳献玉,这次的事情也没那么容易平息吧?柳献玉是第三代的小辈,柳正坤则是第二代的长子,柳献玉见了柳正坤,还得行晚辈礼,叫一声大伯。”有人分析。

    “柳献玉,应该就是你最后的底牌了吧?可惜啊,还是不够!”冯雪冷笑连连,想必这一刻的宁江,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然而,场中的宁江,依旧是那般的平静,脸上表情并不见波动。

    “什么坤爷不坤爷,我没兴趣见,朱掌柜,今天我要你给我一个说话。”宁江开口清脆有声,“柳献玉给我此物的时候,说过醉月楼会以最好的规格招待我,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还在提柳献玉,除非是柳献玉本人在这里,否则光凭她给的一件东西,又哪里足够,真是可笑。”冯雪心道。

    但是,当她目光望去的时候,顿时一滞。

    朱掌柜一语不发,眼睛死死盯着宁江手中的一块玉令,然后,他的整张脸,一点点白了下去。

    “柳老爷子的玉令!”

    马源看了一眼后,心头深深的震撼。

    见此令,如见柳老爷子本人。

    就算是柳正坤在这里,也要向此令低头!

    “老爷子连此令都给了柳献玉小姐,看来是真的要培养柳献玉小姐当柳家接班人了,此令再加上银卫队,柳献玉小姐大势已成。”

    马源深深的明白里面的厉害关系,看向宁江的眼神,越发尊敬。

    柳献玉连此令都给了宁江,对于宁江是何等的看重?

    今天,他来对了。

    他也赌对了,就算得罪柳正坤,那又如何?

    “你现在,还想将我带走吗?”宁江缓缓道,也越是这种平静的眼神,越让朱掌柜感到压力。

    “不敢。”朱掌柜苦笑一声,向那玉令恭恭敬敬的一拜。

    敢对玉令不敬,就是对柳老爷子不敬,一旦传出去的话,他第二天就要被剁碎了喂狗。

    “很好,我刚才说过,要让你给我一个说法,是你,容不下我们,要让我和安姐姐从醉月楼离开吗?!”

    宁江的声音很淡,很轻,就好像是清风吹过,但是在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就如炸雷滚滚,轰隆隆的响彻了整个醉月楼。

    朱掌柜嘴角抽搐,看了眼宁雨安,又看了看旁边的冯雪,心中叹息一声。

    “我不知道这位宁小姐是宁公子的姐姐,起先的确命手下去通知宁小姐,让宁小姐离开,过错在我。”朱掌柜知道隐瞒不了,玉令面前,更不敢隐瞒。

    “既然你也知错,那么,我打碎画壁,让你给我说法,你服不服!”宁江道。

    “我服。”朱掌柜压低了姿态。

    就因为让宁雨安离开,结果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现在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让这个女人滚,我不想再见到她。”宁江看都不看冯雪,似乎冯雪不配入他眼睛。

    “你敢!”冯雪俏脸一变,厉声道,“我和柳风是朋友,谁敢把我赶出去!”

    柳风是柳正坤的子女之一,正是因为柳风的面子,朱掌柜才会让宁雨安离开,否则一个冯雪哪里有资格命令他做事?

    并且也因为柳风,冯雪才能住在天字号,不然以天字号的高昂价格,一个小小后天境很难承受的起。

    冯雪住在天字号至今,连一分钱都没花过。

    见到朱掌柜皱眉,冯雪脸上浮现一抹高傲,有恃无恐道:“哼,不就是一枚小小的玉令吗,算得了什么东西,朱掌柜你大惊小怪做什么……”

    “放肆!”

    陡然之间,朱掌柜一声暴喝,若惊雷炸响。

    “你这贱人,胆敢侮辱此令!”

    朱掌柜身形一晃,目中暴怒,弹指间到了冯雪面前。

    就在冯雪充满了惊恐的眼神中,扬起手掌,狠狠一巴掌打了下去。

    “啪。”

    朱掌柜后天巅峰的修为,含怒一掌何等可怕。

    冯雪惨叫一声,整个人像稻草人一样被打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外面的街道上。

    她一张脸被打的高高肿起,嘴里全是血液,牙齿都被打碎几颗。

    “你,你敢打我?”冯雪好歹也有后天境的修为,没有被一掌打晕过去。

    此时她披头散发,原先的高傲早已消失无影,目中全是震怒。

    “滚,不然我杀了你。”朱掌柜杀意冰冷。

    “好好,我看你怎么向柳风交代。”冯雪眼中全是怨恨,立刻离开。

    “不知死活的东西。”马源不屑的骂了一句。

    此玉令代表了柳家老爷子,冯雪竟然敢口出不逊,朱掌柜若是不做些什么,他到时候一样会被追责。

    如果不是顾忌柳风的关系,恐怕刚才朱掌柜直接一掌拍死了冯雪。

    现在的宁江手握玉令,就算一怒之下拆了醉月楼都没人敢说个不字。

    此令,就是绝对的权威!

    “原来,这就是他的底气。”

    有人心间震撼,这里的人基本都不知道此令有什么来历,但是,他们看明白了一件事。

    此令,不可辱!

    “安姐姐,要原谅他吗?”

    偌大的空间中,宁江的声音幽幽响起。

    朱掌柜身体一震。

    然后,他像是老了几岁,向着宁雨安抱拳一拜:“请宁小姐恕罪!”

    全场,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