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1章 以心驭剑,落阳第二人!
    “以练气六重,一剑败练气九重!”

    柳蜜的美眸之中含着深深的震惊,她清楚的知道这三重的差距有多么巨大。

    哪怕是柳家年轻一辈第一人柳献玉,在当初练气六重的时候,也仅仅只是和练气八重的强者不分上下而已。

    整个落阳城,她从没听过有谁能够以练气六重一招击败炼气九重。

    宁江是第一人!

    “以心驭剑,随心所欲,绝对是这个境界!”

    旁边,柳献玉此时看着宁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件无上珍宝。

    一般而言剑修有三层境界,第一层是以臂驭剑,这种剑修只是用手臂来挥剑而已,尽管长期的练习下来,剑法也能使得行云流水,但终究是下乘。

    而真正的高手,踏入第二层境界,以身驭剑,到了这一步之后,人剑合一,人与剑一体,剑就是人的一部分,不分彼此。

    这种剑修,杀伤力远胜第一层境界的剑修,可以称之为“剑道大师”。

    天下众多剑修之中,能够踏入以身御剑的人,一千人里才出一个而已。

    柳献玉,从小沉浸剑道,惟精惟一,对剑痴心之极,直到十八岁那年,方才踏入以身驭剑的境界,被称之为剑道天才。

    至于第三层境界的以心驭剑,更是精妙无比,踏入这样的境界后,乃是以心灵沟通宝剑,随心所欲,登峰造极,心至剑至,到时候纵然是一草一木,皆可为剑。

    这样的剑修又叫“剑道宗师”。

    以身驭剑,整个落阳城仅有十几人,其中八成是老辈人物。

    以心驭剑,落阳城更是仅有一人!

    那个人,是先天极限高手,威震落阳。

    宁江,是柳献玉见到的第二人!

    “文翰城前辈苦修剑道七十年,终日与剑相伴,除剑之外,心里再无他物,对剑至诚至真,才达到以心驭剑的层次,而他,才多少岁啊?”

    “枉我以为自己十八岁能够踏入以身御剑的境界,算是剑道天才,现在才明白我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坐井观天,不知天外有天,跟他比起来,我的这点成就算得了什么啊?”

    “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怪物啊?天生为剑而生吗?”

    柳献玉喃喃,心中翻江倒海。

    这一刻,宁江在她心目之中的价值,上升了十倍都不止。

    跟宁江比起来,一百个马洪都及不上宁江的一只手。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厉害。”赵鹏艰难的咽了下喉咙,当然,他就没有这样的眼力,根本看不出宁江的剑道境界。

    事实上,在场也仅有柳献玉看明白了那一剑的风采,看明白了那是以心驭剑的境界!

    唯有她,知道宁江的价值有多么巨大。

    “马洪,你我本来无冤无仇,但因为一本武技,你扬言要断我手脚,如今我们公平一战,以武止戈,我断你手筋脚筋,你服否?”宁江道。

    马洪此时战意全无,被宁江跨越三重境界一剑击败,他还能说什么?

    “我服!”马洪闭上眼睛,心头悲凉。

    “多谢公子手下留情。”

    马源连忙上前抱拳道,以刚才的情形,宁江大可以杀了马洪,只断其手筋脚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对于武者来说,手筋脚筋就算断了,配合一些药物,一两个月就能重新痊愈。

    “哼,马洪再怎么说也是我柳家属下,一场比试,断人手筋脚筋,不觉得过分吗?”

    突然,柳蜜眉头一皱,刚才宁江顶撞她,她并未忘记。

    而且在柳家之内,她和柳献玉也不怎么合得来,眼下出言,也有一些针对柳献玉的意思。

    “刚才他要断我手脚,怎么不见你说一句过分?”宁江目光转来。

    “怎么回事?”

    柳献玉察觉到两人似乎有矛盾,赵鹏犹豫一下,旋即把事情快速的说了一遍。

    “柳蜜啊柳蜜,你真是让我失望。”

    听完之后,柳献玉摇头,“我知道在柳家之内,你对我一直有意见,想要超过我,其实这一次你本有机会,若是你与这位宁公子结交的话,或许只用几个月,你就能将我甩在身后,可惜,你是有眼不识凌云木。”

    从赵鹏话中,柳献玉已经知道宁江的名字,她满脸失望:“这一次你得罪宁公子,作为惩罚,接下来一年用于修炼的元石,柳家都不会发你,另外,回去之后,再关你一个月禁闭。”

    “柳献玉,你凭什么!”柳蜜神色剧变,目露怒意。

    “就凭我现在掌握了银卫队!”

    柳献玉说完这一句,就不再理会震惊的柳蜜,看着马源,淡淡道,“马源,回去准备一下吧,我会让人来接管你的职位。”

    “是。”

    马源心中叹息,不敢违背,他也没想到,柳献玉居然已经掌握了银卫队。

    以柳献玉如今的权力,跟半个族长没什么区别。

    她的话,几乎能够代表柳家的意志。

    周围,所有人沉默。

    为了一个宁江,柳献玉先后对柳蜜和马源都做出了惩罚,可想而知,在柳献玉心目中宁江是有多么重要。

    “不必了,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和我冲突的是马洪,倒跟他无关,没必要牵连到他的身上。”宁江口气如清水,事情发生后,马源一直表现的很谦卑,错不在他。

    “还不谢过宁公子。”柳献玉淡淡道。

    “多谢宁公子宽宏大量。”

    马源深吸口气,朝着宁江抱拳一拜,声音中出现了敬意,如果说之前他对宁江的敬是来自于柳献玉,那么现在,则是被宁江的豁达胸襟而折服。

    换成他,绝对做不到宁江的大度。

    柳献玉更是暗暗赞赏,宁江从始至终,都表现的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很难想象,一位十六岁的少年,能有如此心性。

    “宁公子,还请让我柳家尽一下地主之谊。”柳献玉邀请道。

    宁江点点头,柳献玉以诚待他,他若拒绝的话,倒显得不近人情。

    “赵鹏,以后你有事情的话,记得来醉月楼找我,我会帮你。”

    宁江拍了拍赵鹏肩膀,他没有忘记,刚才马洪针对他的时候,是赵鹏站出来为他说话,哪怕在马洪的威胁之下,赵鹏也坚持说宁江是他朋友。

    或许这个胖子其貌不扬,但是比起宁江以前结交的那些朋友,强了不知多少倍。

    自从宁江中了黑玉火毒咒之后,一个个所谓的朋友离他远去,视他如瘟神,何等可悲?

    赵鹏没想到宁江现在还会和自己说话,愣了一下,才点头道:“好。”

    我会帮你,也许赵鹏不明白这四个字的重量有多么沉重,但是十万年前,不知多少人想要从宁江的口中听到这四个字。

    那个时代,谁不知道宁江重情重义,一言九鼎!

    为了一个人,胆敢剑指大帝。

    他的一个承诺,比山还重!

    很快,在柳献玉的引路之下,宁江从此地离开。

    “我若是结交他,几个月就能超过你?”柳蜜握起了拳头,比起受到的惩罚,在她心中,这句话对她造成的震撼反而更加巨大。

    “我不信,我绝不相信!或许他真的有些本事,但我不信他有这样的通天能耐,难不成他是文翰城?”

    “柳献玉,你别想乱我的心。”

    片刻后,柳蜜的眼中露出坚定。

    人就是这样,别人说你错过了飞黄腾达的机会,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不会承认。

    柳蜜也离开了这里,根本不管一旁的陈阳和钱川。

    “呼,总算走了。”

    马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扶起地上的马洪,“弟弟,你的伤势我会让人给你治好,对了,他好像提到了醉月楼对不对?晚上我再去醉月楼一趟,去好好给他赔罪。”

    “哥,你什么意思?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你干什么还要去低声下气的赔罪?”马洪无法理解。

    “你个蠢货,你知不知道刚才他已经救了我们一命?”

    马源声音严厉起来,“刚才柳献玉小姐若是罢免我的职位,我们两个在落阳城都要凶多吉少。我替柳家做事,这些年来其实也得罪了不少人,一旦失去柳家庇护,和我有仇的人都不会放过我,而且杨柳路这里的肥差,我也赚了不少元石,不知道多少人对我眼红?”

    “很多人都知道,我比先天境强者都要富有,你想想看,会有多少人铤而走险?”

    马源的话说到这里,马洪已经是一身冷汗。

    “而且我去给宁公子赔罪,反倒是次要的事情,更关键的是,我想试试看能不能和他结下善缘。”马源语重心长道。

    “哥,我明白了。”马洪深吸一口气,“以后我见到他,退避三舍。”

    “你能有此想法是好事,说明你懂事了。”马源欣慰道。

    ……

    柳府。

    柳府位于青阳城北方,整个府邸富丽堂皇,到处都是华贵的摆设,随处可见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甚至还有拔地而起的高山。

    柳府是环山而建,府邸直接把一小片山脉给圈了进去,占地广阔,气派森严,清泉流水,雕梁画栋,比起白泉镇宁家强了数十倍都不止。

    整个柳府,光是来来往往的护卫侍女,都多达上千。

    这就是曾经的一流豪门,底蕴之深厚,远胜落阳城任何二流家族。

    湖畔,一间雅致亭台之中。

    少年身穿白衣,悠闲的坐在椅子之上,目光宁静悠远,身旁是一位美貌的青衣女子,手腕雪白,提着茶壶,专心沏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