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0章 以武止戈,宁江的实力!
    深深的惊怒出现在马源的眼中。

    马洪,竟然想要打断宁江的手脚,而宁江,是柳献玉费尽心思寻找的人!

    “哥,我……”

    “住口。”马源怒斥,“你这混账东西,成天给我惹是生非!”

    马源是真正的怒了,他对这弟弟的性格也了解,过去时候马洪仗着他的背景,没少给他惹事,但总算没给他捅出什么大篓子来,对此,他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这一次不同,马洪得罪的不是普通人,而是柳献玉看重的人!

    柳献玉是什么身份?

    除了落阳十杰之外,柳献玉本身就是柳家最出众的天才,是柳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受到柳家老爷子的看重。

    柳献玉在柳家之内的地位,非比寻常,哪怕他背后的柳正升柳四爷,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如柳献玉。

    须知,柳家黑卫队,就是由柳献玉主管。

    黑卫队一共一百零八人,都是练气境九重以上的修为,是柳家之内的精锐。

    当然,黑卫队还不算什么,上面还有银卫队,银卫队三十六人,皆是后天中期以上的修为,其中的六位队长,更是后天巅峰。

    这支银卫队,一直以来只有柳家各大长老才能动用。

    而马源听说,最近柳家老爷子,有要把银卫队也交给柳献玉的意思。

    这里面蕴含的深意,以马源的智慧不可能不明白,柳家老爷子分明是要培养柳献玉当柳家接班人!

    不出意外的话,柳家族长之位,未来绝对是柳献玉的囊中之物。

    一旦柳献玉接管柳家之后,还能掌握柳家金卫队!

    金卫队,柳家老爷子亲自培养出来的核心队伍,一共十二人,个个杀人如麻,全部是先天境强者。

    光是这一支金卫队,足以横扫落阳城任何二流家族。

    除了一流豪门之外,谁与争锋?

    柳家虽然在三年前跌落成二流家族,但实际上是二流家族之中最强的存在,哪怕是现今的一流豪门,都对柳家颇为忌惮。

    可以说,他马源在柳献玉的面前,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

    就算柳献玉在这里把他杀了,他背后的柳正升最多也就抱怨几句,不会去问罪柳献玉。

    而如今,他的弟弟好死不死,竟然得罪了宁江,以柳献玉对宁江的看重,如今的柳献玉对他们会是何种想法?

    会不会随手把他们杀了,让宁江平息怒火?

    一念及此,马源连忙看了下柳献玉的脸色,当他看到那张带着寒霜的俏脸之后,以他的城府之深,背后都是冒出滚滚寒气。

    “混账东西,立刻给这位公子赔罪,请求公子宽恕!”马源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说完之后,他似乎还觉得不够,“不对,给我跪着赔罪!”

    “什么?”

    马洪震惊的看着马源,男儿膝下有黄金,让他下跪比杀了他还难受。

    他心有不服,想要反驳,可是当他看到自己哥哥愤怒如火的眼神,以及旁边柳献玉冷漠的目光,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周围,鸦雀无声。

    谁能想到此前还气势汹汹的马洪,如今竟然被他哥哥逼着要给宁江下跪道歉。

    “你不跪,我就打断你的腿!”马源一字一字如寒冰。

    柳献玉直到现在还没说话,说明还愿意让他处理此事,一旦柳献玉不满的话,那才是大难临头!

    马洪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他追求的许燕也没料到一门武技会引起如今这种局面,在一旁不敢发声。

    柳蜜更是眉头紧皱,宁江,究竟是何来历?

    “够了,你就算逼他下跪,他心里也不会服我,反而会恨我憎我。”

    宁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没什么情绪,“我们都是武者,武之一字,由止、戈二字组成。换言之,这个字本身就有止戈的意思,我们之间的矛盾,就用武者的方式来解决,你我就在这里,堂堂正正一战吧。”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宁江练气六重,马洪练气九重,越三重而战,胜率几乎为零!

    何况宁江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有柳献玉在,马洪只能乖乖给宁江赔罪。

    “公子,你如果觉得不满的话,我来处理即可,何必……”

    柳献玉也看出宁江修为的问题,但她话说到一半,就被宁江打断:“我意已决。”

    他哪里看不懂柳献玉的想法,柳献玉找他,分明是有事相求。

    而眼下柳献玉若是帮他解决此事,算起来他就欠了柳献玉一个小小的人情。

    人情债,不好还!

    柳献玉也无不满,想起宁江当时指点她之后,就飘然离去的潇洒作风,大致也能推测出宁江的性格。

    “那好吧,你们都让开。”

    柳献玉话音未落,四周众人早就向后退去,空出了一大块场地。

    场地中心,是宁江和马洪。

    “希望他能赢吧。”

    赵鹏心中暗道,但说实话,他的信心也不是很大,只能盼着宁江有什么底牌。

    “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资格让柳献玉如此看重?”柳蜜轻声道,从之前对宁江不屑一顾,现在她也充满了好奇。

    “你的手臂异于常人,手指骨节粗大,指甲尖锐,一身功夫应该都在两手之上,全力动手吧,既然是我提起的一战,那么就算我输了,也不会让柳献玉追究你。”

    宁江站在那里,他身形挺拔,不过比起虎背狼腰的马洪就显得瘦弱了一些。

    他也知道马洪顾忌柳献玉,所以直接把话说开。

    “好眼力,我的功夫是在两手没错,可你既然给了我一战的机会,我就不会留手。”马洪冷声道,“希望你能像你说的那样,以武止戈,输了也不要怨我。”

    宁江不语,伸出手掌朝马洪招了招。

    人们越发惊讶。

    宁江练气六重,却让修为更高的马洪主动出击,这是何等的自信?

    “我这一招,恶虎撕鹰,凡级极品武技,修炼五年,离圆满只差半步,你若能接下,就算我输!”

    马洪摆了个架势,浑身气势立刻一变,凶猛煞气顿生,他站在那里似乎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虎。

    于此同时,他体内真气爆涌至双手,双手立刻膨胀一圈,根根青筋如钢鞭缠绕,肌肉似精铁浇筑。

    其五指指甲更是尖锐突出,刀片一般,闪烁着黑青光泽。

    他背后脊骨轻轻摇摆,脚掌一踩地面,青石铺成的地砖当场开裂,身体如恶虎,迅猛扑杀。

    周围的人,甚至听到马洪身体内发出的虎啸。

    他虽然是人,可是这一刻的凶恶气势,比虎还要可怕!

    宁江和他相隔数丈距离,然而眼下一爆发,眨眼及至。

    “撕啦!”

    空气发出尖锐声音,马洪两手指甲无比锋利,比真正的虎爪都要更加可怕,对准宁江,要把他一下撕裂。

    恶虎撕鹰,这一招讲究的就是速度的爆发以及双手的锋利。

    一旦爆发的时候,猛跃而起,如果是在低空盘旋的老鹰,那么立刻就要被抓住撕成两半。

    宁江练气六重,哪怕是真气已经炼进了筋皮骨之内,也绝对挡不住这一击。

    武者运用真气,施展武技,开碑裂石,轻而易举,当下就是一个铁人,都要被马洪一招撕裂。

    “马洪凭借这一招,已经有资格进入黑卫队,就算是练气十重的高手,他也能稍作抗衡,你看好的这个人,基本已经输了。”

    柳蜜已经来到柳献玉身旁,缓缓说道,如果说之前她还觉得宁江或许有机会赢,现在就完全不看好宁江。

    “未必。”

    柳献玉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在场这么多人,还能对宁江有信心的,恐怕也只有她了。

    也只有她,见过宁江的一式排云剑!

    柳蜜心中轻哼一声:等他输了,看你还能怎么说。

    “锵。”

    一声剑鸣突然响起,打断了柳蜜的思考。

    宁江身影一晃一闪,从原地消失。

    圆满轻功,云游步。

    弹指间,他就到了马洪的背后,出剑,体内筋骨震荡,嗡嗡作响,剑鸣响彻全场。

    “嗤嗤嗤嗤!”

    一连四剑,大泼风剑,又急又快,锋利无比。

    “怎么可能?”

    马洪的双手双脚上出现血丝,满脸的不敢置信。

    刚才那一刻,就在他扑到宁江面前的时候,宁江似乎未卜先知,直接避开他的攻击,闪到他的身后。

    “噗咚。”

    他的身体倒了下去,没有性命危险,但是他的手筋脚筋全部被宁江一剑斩断,已经站不起来。

    “为什么?”马洪转过头,死死盯着宁江。

    “你的速度的确很快,换成其他人不可能反应过来。但是我不一样,我观察你的肌肉弹跳,看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节,所以在你出手之前,我就知道了你会如何行动,你的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宁江收剑,白衣猎猎,黑发如墨。

    真正的高手,凭借眼力足以看穿敌人的行动,毫无疑问,他就是这样的人。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马洪嘴角露出惨笑。

    “三重修为差距,炼血肉,炼七窍,炼五脏,再加上抢先出手,先发制人,竟然还是败了!”

    “而且,败的如此之快!”

    此前,无数对宁江的不信任,在此刻,都已然化作了唾液在喉结上下翻滚的声音。

    全场,震惊!

    “不会有错的,不会有错的,绝对是那个剑道境界!”

    柳献玉喃喃,眼中爆发炽烈光芒,狂热的盯着宁江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