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7章 我剑,无敌!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洒落,今年寒冬的第一场大雪,连续几天都不见停止的迹象。

    落阳城玉树银花,银装素裹。

    天寒地冻,万物萧杀。

    如此寒天,普通的小动物早就躲起来冬眠,待到来年开春才会慢慢醒来。

    但对武者来说不算什么,武者修炼武道,强身健体,稍有小成,就能寒暑不侵。

    这是一条不断攀升的道路,到了后来,翻山倒海,毁天灭地。

    宁江白衣猎猎,屹立山巅,目光眺望,一览众山小。

    山名“伏牛山”,状若伏牛,奇峰突起,在落阳城这种山脉不在少数。

    伏牛山高百丈,山脉起伏不定。

    和周子文约战那日是十一月十五,此时已是十一月二十。

    这五天来,宁江天天来此修炼吞天魔功。

    他修炼吞天魔功之时,疯狂吞噬天地元气,动静太大,所以才特意找了处安静的地方。

    锵。

    长剑出鞘,寒光四射。

    “剑修。”

    宁江的口中吐出两字,成为一位剑修,这是原主人的志向,原主人所学武技,也都与剑相关。

    而前世的宁江,他修炼万星飞仙术,掌握万星之力,一路而来,走得是一力破万法的路。

    任你万般神通,我一力破之,一法破万法。

    “什么是剑修?一往无前是剑修,坚韧顽强是剑修,杀伐果断是剑修,快意恩仇是剑修,顺逆由心是剑修,明知不可而为之是剑修。”

    “用手中剑,舒心中意是剑修。”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傲王侯,笑公卿还是剑修。”

    “你一心向剑,却意外横死,我既在你身上重生,那么你的志向,我来替你完成。”

    “从今往后,当以此剑,舒我心意,逍遥天地。”

    “一剑在手,荡尽天下不平事!”

    “我剑,上斩九天,下镇九幽。”

    “我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我剑,无敌!”

    宁江平静的眼神之中,突然绽放出前所未有的锋芒,那是一种无论天有多高,海有多深,都要征服的眼神。

    天虽高,不如我心高。

    纵然是浩瀚星空,也无法阻拦我的脚步。

    一剑在手,鬼神不留!

    手指轻轻拂过长剑,猛然一弹,剑身顿时发出清越剑鸣,直上长天。

    剑鸣久久不散,似与宁江心意共鸣。

    收剑,宁江向山下走去。

    大雪封山,道路难行。

    雪已经积了一尺多厚,脚踩上去一用力,就深深的陷入雪中,没多久双腿就会湿泞一片。

    宁江却如履平地,似幽灵般,身体仿佛没有重量,雪地上一点脚印都不留。

    踏雪无痕!

    这是宁家一门叫做“云游步”的轻功,不过只有圆满境界才能做到踏雪无痕。

    此前宁江一手圆满境界的大泼风剑让宁雨安大吃一惊,其实那根本不算什么,以他的见识,任何一门武技都能达到圆满。

    须知,他是十万年前的至尊,参悟世界本源,修炼万星飞仙术,所学的全部都是顶级功法和武技。

    有这样的经历在,几门圆满武技算什么?他若是愿意,一念间就能创造一门武技。

    这个世上,唯有神级武技才能让他耗费时间。

    至于现在这些凡级武技,在普通人眼里是陡峭的高山,想要攀到山顶修成圆满境界相当不易。

    但是在他眼中,却如一马平川的平地,没有任何秘密难度可言。

    “噼里啪啦。”一边走动,同时他体内骨骼爆响,炒豆子一般,一连百声。

    爆骨百响,这是练气第六重!

    五天前,他刚刚突破练气四重,而此时是练气六重。

    吞天魔功,比普通功法快三十六倍的修炼速度,他五天修炼,相当于一百八十天,是普通人修炼半年。

    练气四五六重是修炼筋皮骨,将真气炼进筋皮骨之内。

    第四重是筋如弓弦,坚如铁、软如棉,拳力可达千斤。

    而第五重之后,全身皮肤如铜皮,已经能抵挡普通的刀剑劈砍,刀枪不入。

    第六重是炼骨,这一步之后骨骼坚韧如钢铁,千斤巨力打在上面,都不会轻易骨折,所谓是铜皮铁骨。

    大筋如弓弦,皮肤如铜皮,骨骼如钢铁,第六重的修道者,可以徒手厮杀虎豹这种猛兽。

    至于六重之后的第七重,是炼血肉。

    宁江在伏牛山静修了五天,已经不准备继续修炼下去,他吸收天地元气修炼,虽然速度快,但想要在两个月内把境界提升到先天,时间也不够充足。

    伏牛山下。

    深潭边上。

    一位清瘦玉立的青衣女子不停的出剑,她二十岁左右,气质很独特,文静优雅,有种古典仕女的感觉,令人一见难忘。

    “你好。”

    看到宁江,青衣女子对他点点头,既不冷淡也不亲近,两人只算是点头之交,互相连名字都不知道。

    “三天之前,我在这谭边修炼,有狼群接近,你刚好路过,替我一剑击退狼群,我欠你一个人情,现在就还给你。”

    宁江的声音就如一旁的深潭之水,缓慢而平静。

    虽说那个时候,他完全可以停止修炼,以他的能力击杀这种普通狼群并不困难,毕竟那些狼群不是妖兽。

    但当时他正处于突破的关头,若被打断,想要再次冲关又要浪费一两天时间。

    至于这个女子,虽然只是刚好路过,随手一剑帮他击退了狼群,但终究是出于好意。

    宁江一向有恩必报,这一剑之恩,他也不会忘记。

    “你的剑法应该是玄级武技,到了大成的关头,想要更进一步,达到圆满之境,所以特意找了这种清静之地,以求突破,但你的方式错了。”

    “打个比方,你练虎拳,心中若没有虎的凶猛残忍,那就练不出虎拳的霸道,你练蛇拳,没有蛇的阴狠毒辣,也练不出蛇拳的精髓。任何招式,都要把自己融入到意境中去,剑与意合,心与意合,神与意合,不分彼此,可入圆满。”

    “看好了,这是你的一剑!”

    宁江出剑,剑如秋水,似慢实快。

    青衣女子看了过来,眼瞳顿时狠狠一缩。

    这一剑,没有运用任何真气,只是简简单单的挥出一剑。

    但是在青衣女子的感觉之中,一剑之下,宁江前方的空气仿佛变成了滚滚云层,无穷无尽的云层被一剑分开。

    玄级武技,排云剑!

    玄级武技以宁江练气境的实力,根本无法全力催动,所以这一剑,他连真气都没有动用,只是展示意境!

    此外,这门武技他也未曾练过,但以他至尊经验,只需看上几眼,便能彻底掌握。

    收剑,宁江转身离开。

    青衣女子愣在原地,脑海中反复咀嚼着宁江所说的话,不知过了多久,她出剑。

    哧!

    一道剑气凝聚,周围的空气如云层,呈现出肉眼可见的波动朝两边翻滚。

    排云剑圆满。

    “圆满了!”

    青衣女子大喜,困扰了她数个月的排云剑,竟在宁江三言两语之下踏入圆满。

    “凭此排云剑,今年十杰排位,我应该能更上一层楼!”

    青衣女子的美眸之中流露出信心,她叫柳献玉,柳家年轻一辈第一人,更是落阳城十杰之一!

    “他究竟是谁?”

    柳献玉这个时候才想起宁江,但是目光望去,哪里还有宁江的身影?

    “凭他刚才对我的指点,他对武技的理解,哪怕是我的爷爷都远远不及他,而且那一式排云剑,分明也是圆满之境,甚至更加玄妙,难道他也练过这门剑法?不可能,这是我家传的剑法,不可能流传出去。”

    “回去动用一下家中的力量,看看能不能在落阳城找到他。”

    “若是有他指点的话,我的惊云剑法绝对能够突飞猛进,毕竟排云剑也只是惊云剑法之中的一式而已!”

    “如果整套惊云剑法圆满,柳家危机可解!”

    “就是不知道他的性格究竟如何,愿不愿意教我?”

    柳献玉一边想着,一边急匆匆的回去柳家,她要动用柳家之力,来找宁江。

    ……

    “这天地间的元气太稀薄了,吸收天地元气还是太慢。”离开伏牛山后,宁江心道

    打个比方,他全力催动吞天魔功,一天能吸收水缸多的天地元气,但是天地间元气稀薄,一天下来只有半个水缸那么多。

    这里就体现出元石的好处,元石之内有大量的天地元气,他若是有元石的话,就能利用元石修炼,速度将会更快。

    “元石,对于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是必备的东西,看来我需要想办法赚些元石。”

    元石等于是武者的半条命,有元石在,可以购买丹药、武器、武技、功法,甚至利用元石,去请人帮你杀人。

    元石就是武者的钱币,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通神”。

    “赚取元石的方法很多,比如猎杀妖兽,妖兽身上的一些部位能够贩卖元石,此外还有妖核,不过妖兽最少也要后天境才能对付。”

    “卖丹药,还得买材料炼制,也麻烦。”

    “就卖点武技功法吧!”

    在宁江的记忆库之中,功法武技无数,何况以他的见识,轻易就能创造出来,贩卖功法武技,倒是赚取元石最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