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6章 这一年,谁能独领风骚?
    两个月后,星月湖,生死一战!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宁江不是在开玩笑。

    但正因为如此,才更显得不可思议。

    一个练气境,和先天境生死一战?传出去都不会有人信。

    “可笑,你算什么东西?区区练气境,有什么资格挑战周公子?”吴雯柳眉倒竖,目露讥讽,“如果随便一个跳梁小丑挑战周公子,周公子都要接的话,那一天到晚忙都忙死。”

    “不自量力,可怜可笑。”赵峰冷冷道。

    “自大和自信,一线之隔,而这已经不是自大,更是狂妄,是笑话。”孙炎满脸不屑。

    如果是个势均力敌的人挑战周文浩的话,他会很有兴趣,但在他眼中,宁江弱小的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蝼蚁如何跟大象抗衡?

    这一战,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周文浩怒极反笑,刀子一般的眼睛,射在宁江的脸上:“生死之战,你很有勇气,但就凭你,还没资格和我一战,就算用你的命做赌注,也不行,你的命,一文不值!”

    “宁雨安,我看你别不识好歹,周公子能看中你,是你的福气,草鸡变凤凰的机会,就此一次而已,至于你这个弟弟,反正短命鬼一个,以周公子的气量,也不会跟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计较。”

    吴雯又冷冷开口,她站在周文浩身后,神色刻薄,对于她的话,周文浩没有阻拦,显然是默认的意思。

    “吴雯,你住口。”

    宁雨安美目冰冷,她伸出手掌,手如柔胰,赛雪欺霜,握住宁江的手掌,似乎给他打气,与宁江一同直视着四道讥讽的目光。

    “周文浩,你说我弟弟没资格挑战你,哪怕用命做赌注也不够,的确,我弟弟现在修为境界是不如你,而你是落阳十杰,但他既然敢挑战你,我就相信他,你觉得赌注不够,那就再加一个我!”

    宁雨安知道宁江和周文浩的巨大差距,可是,她仍然站了出来,语气坚定无比,斩钉截铁。

    所有人都看不起宁江,所有人都认为宁江不自量力。

    那又如何?

    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依旧选择相信宁江!

    她无法忍受周文浩四人对宁江的轻蔑!

    哪怕天下人都不信你,我也站在你身边陪着你。

    纵然与天下为敌,我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宁雨安!

    安姐姐,谢谢你……

    宁江深深的看了眼宁雨安,他如何不明白这个女子的心意。

    “周文浩,敢否?!”

    宁江一字一顿,口气之冷淡,完全不把周文浩放在眼中。

    周文浩双目出现怒意:“好、很好,既然你想找死的话,我成全你,到时让你死无全尸!”

    冷然杀气,扑面而来。

    “赵峰,吴雯,你们两个也一起吧。”宁江最后看了眼周文浩,语气如刀,“一月十五,取你项上人头。”

    话落,拉着宁雨安转身离开。

    “周兄,你真要和他一战?”两人走后,孙炎皱眉。

    他实在不认为宁江有这个资格。

    “哼,就当找点乐子,两个月,反正也快了,我倒想看看他有什么底牌能这么自信。”

    周文浩神态冰凉,在他眼中,宁江敢挑战他已经是对他的侮辱。

    同时,他心中也略有疑惑。

    “这小子如此自信,难道他背后真是那个女人?”

    周文浩眸光闪烁不定,赵峰手中的欠条,被那个女人的手下赎走,他自然知情。

    月怜溪,那个背景神秘的女人,哪怕是他对这个女人的具体来历都不是很清楚。

    但可以确定的是,落阳城几大势力对此女都颇为忌惮。

    “就算此子的背后真是那个女人,那又如何?两个月时间除非他能达到先天境,否则如何与我一战?先天境,我修炼二十年方才踏入,两个月完全不可能。”

    “此子不足为虑,就怕到时候生死战,月怜溪如果出来保他的话……”

    “哼,此子如此挑衅我,我非杀不可,只要把此事传出去,公开一战,引来瞩目,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一分生死,到时候就算是月怜溪也不好阻止!”

    周文浩心中念头连续不断,他已经把宁江误认为是月怜溪的人,否则的话宁江哪来的底气敢和他叫板?

    “赵峰,吴雯,你们替我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另外,落阳城一年一度的年轻一代聚会,很快就要举行,地点还未确定,我去找其他十杰谈谈,星月湖,倒是个不错的地方!时间也合适!”

    “是。”赵峰和吴雯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浓浓震惊。

    哪怕高傲如孙炎,在听到周文浩所说的年轻一辈聚会,眼中都是露出了火热之色。

    与这场聚会相比,宁江就是个笑话。

    年度聚会,十杰排位!

    这一年,谁能独领风.骚,傲视群雄,俯瞰落阳城年轻一辈?

    ……

    “安姐姐,你怕嘛?”出了厢房后,宁江问道。

    “说实话,那个时候你说要和周文浩生死一战,我是怕了,怕你会有闪失。”

    “但我知道,你是为我出头,所以才会如此行事。小弟,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底气,不过我相信你,相信你一定会赢,无论何时,我都支持你!”宁雨安握着宁江的手掌用了用力。

    宁江轻轻捏了捏宁雨安的小手,柔若无骨,软滑如玉,叫人爱不释手。

    这种样子,倒是让宁雨安俏脸红了红。

    “安姐姐你放心,我说话一向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区区周文浩,也敢打你主意,定要他人头落地,赵峰吴雯,也难逃一死。”

    宁江的口气仿佛掌握生死的阎王,任何人的生死都在他一念间。

    阎王要你三更亡,谁敢留你到五更?

    十万年前的至尊宁江,他要杀人,哪怕人躲到九天,藏入黄泉,也在劫难逃。

    一月十五,重生第一战,剑斩周文浩!

    ……

    当这一战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落阳城平静了许久的年轻一辈,掀起了阵阵波澜。

    “宁江?我们落阳城什么时候出了宁姓的高手?落阳城的一些势力,似乎也没听过有宁姓吧?”

    “有意思,竟然是生死一战,而且对手是十杰之一,这种情况,在近几年来还是第一次吧?”

    “敢挑战周文浩,并且周文浩也接下了此战,我想对手应该不弱,两个月后,星月湖,我会去看。”

    这一战,在年轻一辈中津津乐道。

    只不过有关宁江的具体信息,却没有被传出去,周文浩总不可能说他的对手是个练气境的强者吧?

    传出去的话,笑都被人笑死。

    这件事情被热议了没有多久,很快,又是一个重磅消息引爆了年轻一辈,不止是在年轻一辈,甚至在整个落阳城都引起了轩然大波。

    落阳城年轻一辈,一年一度的聚会将要举行!

    这场聚会,由十杰举办,地点是星月湖,时间是一月十五!

    “听说是周文浩四处联络,最终和十杰敲定了时间地点。”

    “一年一度的聚会,时间所剩不多了,我想这个时候,年轻一辈都在拼命提升实力吧?”

    “纵然是十杰,也要纷纷闭关,否则谁知道会不会冒出什么新秀,把他们从原来的位置上拉下去。”

    年轻一辈彻底震动,消息一经传出,无数人开始闭关。

    “宁江?哼,在我眼里,你连道开胃菜都算不上,剩下的时间,我也要好好闭关,每次年度聚会,都是接连不断的战斗。”

    周文浩很快忘记宁江的事情,正式闭关修炼。

    洛阳城,一处幽静庄园。

    “想不到才没几天,他就闹出了这样的动静,和周文浩生死一战,勇气可嘉。”

    闺房深处,一位女子身段妖娆,一颦一笑,妩媚之极,她美眸中眼波流转,魅惑天成。

    哗啦啦,水声四溅。

    她在沐浴,春.光满屋。

    偌大的浴池,满是鲜花。

    肌肤如玉,毫无瑕疵。

    澄澈干净的清水根本无法遮挡住那惊心动魄的春.光,婢女秋月在一旁服侍,目光透过清水,看着那惊.艳的曲线幅度,眼中也流露出丝丝羡慕。

    这个名为月怜溪的女人,堪称尤物,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之倾心。

    这样的女人,谁能将她征服?

    “小姐,我是见过他的,他区区练气境的修为,和周文浩一战不是送死吗?”秋月说道,对于自家小姐如此看重宁江,她实在无法理解,以她的眼界阅历,也很难看出宁江的不凡来。

    “你现在还小,等你以后见过的人多了,你就会明白,这个人的眼神之中,看不到任何波动,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动容,眼神是做不了假的,他如今虽然默默无名,但能有这种眼神的人,我不相信他会一直平凡下去。”

    “这一次约战周文浩就是次好机会,我也想知道,究竟是我对他判断正确,还是我看走了眼。”

    “一月十五,这一战,我倒是想要去看看。”

    月怜溪脸上带笑,声音娇媚动人,带着一丝淡淡的慵懒,落在别人耳中,如同小猫在挠着心,让人心一直痒痒。

    秋月张大嘴.巴,目露吃惊。

    一月十五,是年轻一辈的聚会,万众瞩目,落阳城各大势力全部会投去关注的目光,但是月怜溪却更在意宁江的一战!

    宁江,那个少年,比年度聚会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