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2章 弯的下膝,才是真正的强者
    宁江一袭白衣,腰佩长剑,黑发简单束起,脸庞清俊,眼神温润如玉,算不得绝世美男子,却也是一流才俊。

    “呵呵,短命鬼,你总算来了。”吴雯神色刻薄。

    宁雨安则是心中焦急,她知道宁江来了也帮不了什么,关键是火毒就快发作!

    “小弟,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情我很快就会解决好。”宁雨安强作镇定。

    宁江走到宁雨安身边,见她安然无恙,眼中杀意消了几分。

    他没有听宁雨安离开,看着赵峰吴雯,眼中无喜无悲:“说吧,你们想要如何?”

    他很平静,似深渊大海,看不出喜怒。

    赵峰早就已经等待不急:“具体情况我的手下应该跟你说了,很简单,让你姐姐陪我。”

    “你不配。”三个字,满含轻蔑。

    赵峰神色冷了下去。

    “小弟,你?”宁雨安看着宁江,她和宁江朝夕相处,隐隐觉得现在的宁江,跟往常似乎有些不一样。

    “没关系,一切交给我。”

    宁江知道宁雨安担心他,但他已经不是原来的宁江!

    “我不配?好好,你成功激怒了我,你说一切交给你,你以为自己能改变什么?我看你也拿不出元石。既然这样,我给你两条路,我们都是武者,就用武者的方式解决此事,你我现在一战,你若胜,此事一笔勾销,或者,你自废一条手臂!”赵峰冷笑连连,被宁江激怒。

    “你后天中期,我练气三重,我不是你对手,没有打得必要。”

    宁江说话间,肩膀一颤,左臂真气奔涌。

    “噼里啪啦。”

    碎骨之声传遍四周,左臂软绵绵的垂下。

    自废一臂,骨骼尽碎。

    他做出了选择。

    满堂寂静。

    但宁江的脸,依旧是那般平静,似乎天塌下来都宠辱不惊。

    没有在乎赵峰和吴雯吃惊的眼神,宁江拉着宁雨安转身离开。

    “懦夫,身为武者,就要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血性,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他却宁愿自废一臂,也不敢和赵峰一战,真是令人不齿。”寂静过后,珍草堂有人发出讥讽声音。

    人们目光望去,顿露吃惊,这是十杰候补人,黄庆。

    “不错,如果他和赵峰一战,纵然战死,也轰轰烈烈,顶天立地,武者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练什么武,修什么道?注定不堪大用!”身边一黄衣女子附和。

    在场赞同者不在少数,很快,讥讽成群。

    赵峰沉默不语,那种平静到极致的可怕眼神,真得是懦夫吗?

    “此子是个人物。”

    珍草堂顶楼,唯有贵宾有资格入内的地方,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声音酥软,魅惑天成。

    这是个红衣女子,身材火.辣,前.凸.后.翘,面容妖.媚动人,肌肤赛雪。

    月怜溪。

    一个让落阳城无数男子神魂颠倒的名字。

    她约莫二十五岁左右,身姿高挑,酥.胸饱.满,玉腿修长,衣裙紧贴在肌肤之上,勾勒出无比优美的腰臀曲线,身上散着幽香,勾人犯罪。

    跟宁雨安的清丽柔美不同,她是妩媚成熟之美,如熟透的水蜜桃,惊心动魄,对于男人来说更具杀伤力。

    刚才宁江的举动她都看在眼中,与珍草堂其他人的鄙视不同,她反而露出赞赏之意。

    “小姐,我不懂,你不是说过人要有骨气,要有宁折不弯的精神,但他自废一臂,受人耻笑,这种人怎么还赞赏他?”

    月怜溪身旁的婢女开口了,十四五岁,一身青衣,秀气脸颊。

    “你不懂,大丈夫能屈能伸,一时的荣辱算得了什么?宁折不弯也要分时候,还有一句话叫刚过易折。”

    “此子刚才自废一臂,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碎骨之痛也不见他神色有半分半毫的异动,可见他意志之坚韧,堪称可怕。”

    “至于刚才那种情况,若冲动行事只是莽夫行为,意气行事的人很多,但能忍得下辱的却寥寥无几。”

    “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练气境和后天境,本就是不公平的一战,他自知弱势,也不逞强,以退为进,实乃明智之举。”

    “你记住,忍受一份暴力和羞辱,不代表是弱小,相反,所谓的强大,就是对此不为所动的人。”

    “弯的下膝,才能飞得越高。”

    “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月怜溪一口气说了许多,到后来,她更是直接把宁江称之为“真正的强者”。

    这让婢女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哪怕是优秀杰出如落阳城十杰,都不曾受过她这样高的评价。

    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小姐眼光高傲,纵然落阳十杰也不被她放在眼中,也只有那些名扬青云国的天骄才能受她重视。

    区区一个宁江,竟让月怜溪如此看重?

    “他虽然受辱,但若是能够成长起来,多半是一方人物,秋月,你替我送一颗塑骨丹去,另外将那张欠条赎回来,就当结个善缘。”

    月怜溪下令,雷厉风行。

    “是。”

    婢女退下,月怜溪做的决定,她乖乖执行就是。

    至于那张欠条,小小赵家,不给也得给。

    “宁江,是个有意思的人,这次来珍草堂倒是不虚此行,青云国九大公子名震天下,腾龙公子独占鳌头,说不定他也有这样的潜力……”

    ……

    醉月楼,人字号房间。

    天地人三层,天字号为尊,地字号次之,人字号为末。

    屋内,宁江和宁雨安已经回来。

    “小弟,刚才你不该答应那样的条件,姐姐就算受些委屈也没有什么。”

    宁雨安说着,突然愤然落泪,自责不已,“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让你受此折辱,你疼不疼?疼得话就叫出来吧,在我面前不用忍着。”

    她握着宁江废去的左臂,眼中满是心疼。

    看着眼前女子梨花带雨的脸庞,沉静如宁江的内心也逐渐起了波澜。

    有关宁雨安的记忆不停涌来。

    “从小到大,你总是护着我,每次我犯了错,要受责罚,你也次次维护我,总站在我身边,替我遮风挡雨。”

    “我中咒之后,尝尽人情冷暖,大家都冷落我,别说雪中送炭,更多的是落井下石,只有你对我不离不弃,一直照顾我。”

    “我每次火毒发作,痛不欲生,最心疼的人也是你,有几次我承受不住,求你杀我,你总是忍不住流泪,其实比起我身上的痛,你心里更痛。”

    “为了给我买冰灵草,这两个月你用尽了所有元石,身上首饰尽数典当,连根发叉也未留下。”

    宁江语气慢悠悠,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这些事情,一两件还好,但是累积起来,就触目惊心。

    宁雨安对他的好,千百句都说不完。

    他心中激荡,一种奇妙感觉在全身流淌。

    原来,这就是亲情的滋味吗?

    过去,他是纵横天地的至尊,但无父无母,不曾感受过亲情,也是因此,他一心向道,为武而生,心灵纯净,不到千年时间,便成为最年轻的至尊,风华绝代。

    但同样,他也重情重义。

    为了一个人,他冲关一怒,剑指大帝,以至尊之境越阶战大帝。

    那是他最艰苦的一战,整整十年,用尽手段,打到天地倒转,日月沉.沦,虚空崩坏,四海倾覆。

    那一战,不分胜负。

    强如大帝也对他无可奈何,自此,他名冠天下,被视为当世神话、传奇,乃大帝之下第一人!

    后来,他追寻“空白的一万年”而陨落,却意外重生。

    两世的记忆融合在一起,宁江缓缓睁开眼,眼神坚定。

    “安姐姐。”

    宁江叫了一声,这一声,不但是他认可了现在的身份,更是认可了宁雨安。

    他的姐姐!

    他是宁江,即是风华绝代的传奇至尊,也是宁雨安最在乎的弟弟!

    “小弟?”

    宁雨安止住眼泪,惊讶的看着宁江,人还是那个人,但她觉得宁江好像哪里发生了变化。

    无论是气质,还是眼神。

    “安姐姐,自废一臂不算什么,你不用为我难过,我一点也不疼。其实真正丢人的,是我保护不了你,反而要让你因我遭受委屈,受我拖累,这才是真正的奇耻大辱。”宁江语气突然出现波动。

    宁雨安目光一扫,这时发现宁江全身轻微颤抖,额头之上遍布冷汗。

    火毒发作了!

    她一下就明白了,现在已经是日中时分,天地阳气鼎盛,而过去每次火毒发作,宁江都痛不欲生,可这次却一声不吭。

    “小弟,你?”

    “安姐姐,我没事。”

    宁江露齿一笑,过去身为至尊的经历,他什么痛苦没受过?区区火毒之痛、碎骨之痛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他的意志可以忍住,身体却依旧在这种剧痛之下产生冷汗。

    比如脸上打一巴掌,脸就会疼,这都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这具肉身太弱,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了,看来得好好加强下肉身。”宁江脑中闪过念头。

    “小弟,你好像变了。”宁雨安担心道。

    “是啊,我是变了,变得更坚强。”宁江眨了一下眼睛,“安姐姐,你不用太过担心,我是遇到了一位高人点化,所以想通了很多事情。”

    两世的记忆融合在一起,这种事情他自不可能说,只能推给莫须有的高人身上。

    “还记得小时候,我说长大了会保护安姐姐,结果不但没有兑现诺言,反而让安姐姐处处为我劳心。”

    宁江看着宁雨安的脸庞,这段时间来,宁雨安一直照顾他,比以前明显憔悴许多,身形也变得更消瘦。

    他心中一痛。

    “安姐姐,从今往后,我们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再也没人可以欺得了我们。”

    “吴雯的事情你不需要伤心,她不配和你做朋友,我会让她后悔今日所为。”

    “赵峰让我自废一臂,你更不用自责,对我而言只要你平平安安,哪怕四肢尽断也不算什么。”

    “另外,赵峰的命我会亲手去取,不是因为他让我受辱,而是他对你心怀不轨,罪该万死!”

    最后四个字从宁江嘴中吐出,杀气腾腾,似千万凶兵悬空,震撼人心。

    宁雨安一时惊住。

    这个宁江,气吞天地!

    走到窗边,宁江打开窗,寒气扑面,只见天空落雪,腊梅怒放。

    “从今往后,我就是你。”

    “你的仇,我来替你报。”

    “你所在乎的一切,我来替你守护,我向你发誓,天地世间,无人可以伤得了他们!”

    宁江心中喃喃,这一刻,两世记忆完美融合,不分彼此。

    “宁公子在吗?”屋外有人敲门,传进一道清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