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灭剑主 > 第1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寒冬,大雪初降。

    青云国,落阳城,醉月楼。

    “看来我不是在做梦啊……”

    宁江喃喃,眼神已经平静下来。

    半个时辰前,他心中尚还翻天覆地般的震惊。

    半个时辰后,他接受了现在的一切。

    死而复生。

    四个字,代表了“不可思议”,却在宁江身上真实的发生。

    宁江,以不到千年的时间,修成大千世界的至尊之位,风华绝代,也是那个世界最年轻的至尊。

    他天赋惊人,战力盖世,更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旷世之举,以至尊之境,与大帝交手而不败,被尊为大帝之下第一人。

    以他天赋,注定可以迈入那至高的帝境,俯瞰众生,举世无敌。

    可惜,就是这样一位才情惊世的人,因追寻“消失的一万年”而陨落。

    “消失的一万年,一段空白的历史,只差一步就可以解开那段历史的真相,最终却因此陨落,真是令人不甘心啊。”

    叹了口气之后,宁江迅速的调整心情。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宁江,倒是与我有缘。”

    “宁家宁江,今年十六岁。”

    宁江思考当下的处境,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已经死去,现在的他是穿越而来。

    “黑玉火毒咒,倒是个麻烦,不想办法解决的话,这身体最多还能坚持三天。”

    黑玉火毒咒,原主人死去的罪魁祸首。

    这是一种恶毒咒法,中咒者不会当场死去,而是侵蚀体内真气,全身逐渐玉化,最后整个人都化作黑色玉像,并且这段时间之内,体内火毒不断发作,让人痛苦欲狂,生不如死。

    因此,才说这种咒法恶毒。

    原主人就是被黑玉火毒咒折磨了三个月,最终死去。

    “林朝南,你倒是恶毒,不当场下手,反而用黑玉火毒咒来百般折磨。你说黑玉火毒咒半年内还有救,结果三个月原主人就死去,也对,斩草除根,岂有放虎归山之理?”

    “如果不化解黑玉火毒咒,我三天内就会死。”

    宁江对身体情况很清楚,不化解此咒,那他就是个短命鬼。

    “宁长峰,李清韵,我的义父义母。”宁江继续消化着脑海中的记忆。

    他是宁长峰在江边捡来,与江有缘,故名宁江。

    虽然不是亲生儿子,但宁长峰夫妇对他视如己出,十几年来没有亏待过他。

    宁长峰是白泉镇三流家族宁家之人,相对而言,李清韵的身份就高贵许多,来自金鼎城一流家族李家。

    一个是小镇小家族,一个是大城豪门。

    门不当户不对,这样两个人走在一起,李家自然不可能同意。

    最后的结果是李清韵与李家决裂,和宁长峰回到白泉镇。

    此后夫妻两人的女儿宁雨安出生,可哪怕有了女儿,两人和李家的关系依旧没有缓解,十几年都不相往来。

    直到两个多月前,宁江中了黑玉火毒咒,夫妻两人走投无路,最后被迫去金鼎城李家求救。

    “金鼎城距离这里数万里,以宁长峰和李清韵的修为来回不用半个月,现在两个多月都没有回来,看来是有变故发生。”

    对于宁长峰和李清韵,宁江的心中有着好感,他一个养子而已,夫妻两人却愿意为了他不远万里去求李家。

    他有些担心两人!

    “可惜,我练气三重的这点微末修为,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何况还中了黑玉火毒咒。”

    宁江皱眉,大千世界,一个武者的世界。

    武者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所谓练气三重,是练气十重天的第三重,而练气十重天只是最初入门的修炼境界。

    练气十重天圆满之后,踏入后天境,才算真正进入门槛。

    他原先的境界就是后天境,但因为黑玉火毒咒不断侵蚀,导致修为在三个月之内不停跌落。

    “曾经我能达到至尊境,如今重来一遍,有了过去的经验倒也不难。”宁江信心满满,前世他叱咤风云,与大帝交手而不败,天资盖世。

    目前他只要解决黑玉火毒咒的问题就行。

    “只是,宁雨安怎么还不回来?”

    宁雨安,宁长峰夫妻的亲生女儿,比宁江年长三岁。

    宁江中咒之后,宁家其他人都冷落他,不在意他死活,就连结识的一些挚交好友在看过他一两次之后也逐渐生疏,不再来往,人情冷暖,伤人伤心。

    唯有宁雨安一直在身边照顾他,形影不离。

    每次宁江火毒发作、痛不欲生之时,宁雨安总是抱着他安抚,打气鼓励,从不离弃。

    甚至原来的宁江有几次偷偷听到宁雨安祈求上苍,希望能够把宁江的痛苦尽数给她,让宁江不再受苦。

    可以说,宁雨安是对他最好的人。

    原本他和宁雨安呆在白泉镇宁家,但宁长峰夫妻两人去了李家后音讯全无,宁雨安眼见宁江的伤情越渐恶劣,无计可施之下,将他带到了落阳城中。

    落阳城,比白泉镇繁华几十倍都不止,宁雨安本意是想在这里试试,能不能找到救宁江的办法。

    此外,落阳城有种叫做冰灵草的宝药,这种宝药能够压制火毒发作之时的痛苦,宁雨安常买这种宝药来给宁江服用。

    今日,宁雨安照例去购买冰灵草,结果天意弄人,原来的宁江死去,现在的宁江在其身上复活。

    “正常情况,宁雨安半个时辰就会回来,往常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但现在已经两个多时辰过去。”

    宁江心生不安,已经过去了太久。

    事出反常必有妖!

    “砰。”

    突然,房门开了,一个大汉蛮横的闯了进来,姿态嚣张。

    “你就是宁江?你姐姐宁雨安出事了,我家公子命我来找你,跟我来吧。”大汉口气生硬,带着命令口吻。

    “恩?!”

    陡然间,宁江眼神变了。

    大汉猛然一惊,全身汗毛炸起。

    那是一种怎样的目光?

    比冰还要冷,比鲜血还要刺目,无穷的杀.戮意志好像火山喷发,地壳断裂,带着斩杀一切的杀伐之气射出。

    被这种目光盯中,以他练气六重的修为,居然全身都有些僵硬。

    他想到一句话。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带路。”

    宁江吐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听去宁静如水,但宁静的最深处,是等待骤然爆发的凌厉杀气!

    ……

    长乐街,落阳城最大的坊市。

    街长三十里,商铺无数。

    珍草堂。

    “宁雨安,白纸黑字在这里,你走不了,交还欠账,或者答应我条件,你选择吧。”

    这是个轻挑的声音,主人是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白面无须,穿着锦衣华服,眼神略显阴柔,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对面女子。

    其视线中,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她身姿纤细柔弱,一身紫衣,双目水灵,容貌清丽,皮肤凝如滑脂。

    她略显憔悴,带有疲态,但并没有影响她的清丽美貌,反而让她多了一种柔美,站在那里,就频频引来珍草堂其余人的目光。

    这是宁雨安。

    此时的宁雨安美目冰冷,愤怒的看着一对男女。

    赵家赵峰,以及吴雯。

    “吴雯,为什么?!”

    宁雨安看着那个女子,声音一字一顿,愤怒而失望。

    吴雯是她在落阳城为数不多的朋友,她和吴雯在一个多月前结交,同是醉月楼住客,且房间相邻,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就在七天前,宁雨安因为购买冰灵草,身上元石所剩无几,吴雯知道后,主动借了她一笔元石。

    那时吴雯表现的非常热情,只是让宁雨安随便写了张欠条,欠条上也没写什么时候归还元石,只说何时方便就何时还。

    宁雨安并未想到里面有什么问题,以为吴雯心肠善良,更是把吴雯当成了知心好友,几乎无话不谈。

    可惜,如今就是这个好友背叛了她!

    原本说好无论什么时候归还元石,现在却要她立刻归还。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要怪就怪你水性杨花,凭你的身份也想勾搭周文浩周公子,可笑。”

    吴雯脸色刻薄,眼含讥讽,她容貌也算出众,但跟宁雨安一比就差了不止一筹。

    周文浩!

    听到这个名字,宁雨安脑海里似有雷电闪过,她一下就明白了。

    周文浩,二十一岁,周家最出众的年轻天才,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先天境强者,更是被人公认为落阳城十杰之一!

    她和周文浩原本素不相识,但有一次周文浩到醉月楼赴宴,刚好见了她一面。

    之后周文浩三番五次的来找过她,隐隐约约表达出的一些意思宁雨安也都明白,周文浩是看中了她的美貌。

    但对于周文浩的意图,宁雨安几次都表露了拒绝,无论周文浩怎么说,她都不为所动。

    现在一想,吴雯也是周文浩来找过她几次之后,才主动与她结实,并且每一次周文浩来找她,吴雯都会来询问她是不是对周文浩有意思。

    她以为吴雯只是爱打听八卦,而且吴雯隐藏的很好,自不隐瞒,如实相告。

    眼下宁雨安才明白,分明是吴雯喜欢周文浩,可周文浩几次想要亲近她,因此让吴雯产生了嫉妒。

    至于她告诉吴雯自己对周文浩没意思,看来吴雯根本没有相信。

    因为周文浩,吴雯与她结交。

    因为嫉妒,吴雯设局害她。

    明白了一切,宁雨安心中冰寒,被朋友背叛的痛苦滋味让她心如刀割。

    “宁雨安,这是赵家赵峰公子,也是落阳城的青年才俊,你要么立刻归还元石,要么就陪赵公子一夜,如此不但欠账一笔勾销,赵公子还会免费送你一些冰灵花。”

    吴雯神色淡漠,似把宁雨安当成一件商品。

    “休想!”

    宁雨安娇躯颤抖,两个字像是含着血一样吐出。

    她认识赵峰,此人见过她一面后就对她念念不忘,反复来纠缠过她,烦不胜烦。此外赵峰名声恶劣,花天酒地,生活糜烂,完全就是个花花公子。

    让她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比死了还难受。

    “宁雨安,你不用嘴硬,我已经让人去叫你那个短命鬼弟弟。我知道你在乎的人就是你弟弟,你弟弟每次日中、天地阳气最鼎盛之时就会火毒发作,痛不欲生,等他来了之后,火毒应该就快发作,不知道你忍不忍心看他生不如死的样子?”

    一瞬间,宁雨安像是被掐中致命弱点,俏脸巨变。

    的确如吴雯所说,宁江火毒就快发作,一想到宁江痛苦欲狂的样子,宁雨安心中便刺痛起来。

    “怎么样,宁雨安,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你快点做选择吧。”将宁雨安挣扎的神色看在眼中,吴雯咄咄逼人,眼含快意。

    “我……”宁雨安嘴唇颤抖,美眸中有一丝绝望涌过。

    她觉得自己被逼上了绝路,身后就是万丈悬崖,无路可走。

    但就在这时。

    脚步响起,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宁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