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帝独尊 > 第一百八十章 死亡黑沙海
    进入古墓沙海,时间流逝已经无法察觉。

    空中的烈日依旧高挂,风沙暴无时无刻的吹袭,让人无法计算出真正的时间。

    终于,在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方青等人操控着菩提木舟,穿过了九级黑沙暴,来到了一片黑色的沙地内。

    和风暴外面的沙漠不同,此处的沙子全部都是黑色,仿若被鲜血染红凝固后的黑色。

    “到了,都出来吧!”

    方青站立在黑沙漠前道。

    唰!唰!唰!……

    菩提木舟内一道道人影飞了出来,只见李烨、永平公主等几人双腿发抖,面色苍白,一脸的惶恐。

    “我们还活着?”李烨颤声道。

    “原来那就是九级黑沙暴?这,这太恐怖了!”永平公主恐惧道。

    “我以为我们死定了!”李妙璇余惊未定道。

    刚才穿梭九级黑沙暴的一幕,对他们造成了巨大冲击,哪怕知道有菩提木舟保护。

    但是,那毁天灭地仿若世界末日的一幕幕,依旧对他们造成巨大冲击,让他们以为自己死定了。

    “岩浆湖泊、陨石沙尘暴、数百条万丈风龙……”欧阳冰蝶颤声的说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幕,道:“这就是九级黑沙暴的威力?哪怕是天灵境进去,都九死一生。”

    “若没有菩提木舟,老夫遇到了也必死无疑。”尉迟鸿雁苦涩道。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九级黑沙暴和这相比,以前遇到了所有黑沙暴都是小儿科。

    唯独方青一人面色平静,等他们都平复过来,方青瞭望了四周,向着一座高峰登临过去。

    尉迟鸿雁等人急忙跟随上去。

    “老大,我们既然有菩提木舟为何不直接深入死亡黑沙海的墓穴?”李烨忍不住好奇问道。

    方青看白痴一样看向他道:“如果有一群强盗直接闯入你的家里面,你会怎样做?”

    李烨顿时一脸的尴尬。

    “我们是来和它们做交易的,没有必要闹得太僵。”方青平静道:“竟然我们是拜访的客人,就要有客人的姿态。”

    “那客人应该怎么做?”尉迟鸿雁问道。

    就连他都未曾听说过,进入古墓沙海的墓**还能以客人的身份拜访。

    方青带着众人登上了高峰,有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峡谷。

    和外面的沙漠世界不同,这里真的是一片闪过,溪水冲刷岩石,河水向西流淌,绿莹莹的草地,对于沙漠而言简直是天堂世界。

    若非方青带路,他们打死都找不到这种地方。

    “古墓沙海内竟然还有绿洲?”尉迟鸿雁震惊道。

    “绝地和凶地,属于被地主划分的特殊空间。在不违背古墓沙海的规则下,地主能够任意改变所有的一切,区区一片绿洲算不得什么。”方青淡漠道。

    就在这时,方青停步在了一座光滑的石壁面前,唯一让人留意的也就是这块石壁犹如玉石一样光滑平整。

    方青穿上了太上皇袍,一把洒落下十几件宝物,然后自言自语的大喝:“一拜地府门,活开阴阳路。”

    “二洒买路钱,阴阳使者请上路。”

    方青大手一抖,又洒下了一大片的宝物。

    “三询祖宗事,不肖子孙来追思。”

    接着有撒了一波各种宝物。

    这看似仪式的怪异一幕,让尉迟鸿雁等人看得惊奇无比。

    而接下来,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玉璧地下溢出来一股股的黑气,死亡黑气包裹住了那些宝物,不断的侵袭,最后宝物变成了黑色,慢慢的融入了地下,全部消失不见。

    “轰隆隆隆隆……”

    玉璧缓缓的升起,无尽的光华从里面喷涌而出,澎湃如海浪的精气扑面而来。

    这是一种极致升华的精气,从物极必反的定律下,有死亡诞生出来的生命气息。

    这每一口生命精气都弥足珍贵,只是吸了一口便感觉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亢奋无比。

    “咔嚓……咔嚓……”

    终于,玉璧彻底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身着黑色道袍,手持挥尘,面色死灰一片的老道人。

    “缺天宗的道主!”

    尉迟鸿雁认出对方衣服上的道纹,不由得失声惊叫。

    道主乃是宗门之主,缺天宗更是中央四州四星级的超级宗门。历代道主就没有天灵境以下的修为。

    老道人突然间双眼一张,两道冰冷的血光,仿若两把神剑一样刺杀向了尉迟鸿雁。

    “不好!!”

    尉迟鸿雁惊声大叫,这两道血光竟然让他感觉到死亡的威胁。而且,完全无法躲避。

    “唰!!”

    但是这时,方青太上皇袍一抖,袖子飞了出去,血光轰击在袖子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太上皇袍!”

    老道人这时才发现方青身上的衣服,双目张大道。

    “道友,仆从无意冒犯,还请放过他。”方青笑道。

    老道人眼中闪躲光芒,过了一会,冷哼道:“无知小辈,若在出言相犯,不再会有第二次。”

    尉迟鸿雁吓得额头冒起冷汗,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他目光感激的看向方青。

    “你们要记住,死者已经舍弃了生前的一切,最为忌谓被人提及生前事物。”方青警告道。

    尉迟鸿雁几人心中一振,死死的记住了这一条戒律。

    “你们是何人?来此有何贵干?”老道人重新闭上眼睛,淡淡道。

    “我等来访友,还请道友通传死亡之主,有好友到访。”方青笑道。

    “好友?就凭你们也想做主人的好友?”老道人鄙视道:“我家主人乃是通天彻地的大神通之辈,就算有好友也尽皆作古了。”

    这一点老道人还真没有说假,方青等人属于活人,而死亡之主活人朋友,恐怕早已经死绝了。

    至于其它半死不活的,都已经封印的封印,沉睡的沉睡,平日想要苏醒过来都困难。

    “道友不去通报,怎知我不是你家主人的朋友?”方青也不愤怒,笑拿出来一玉瓶道:“这是十滴神性血液,还请道友收下。”

    “神性血液!”

    老道人双目迸射贪婪的光芒,以惊人的速度收下了玉瓶,他稍微感应便知道方青没有说假。

    顿时看向方青的目光都友善了起来,神性血液对他这种级别而言,那就是无上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