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龙皇系统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帅不过三秒!
    敖空双手抱胸,用一副欠揍的语气开口。

    “啊,你找死,你真的在找死!”

    天霸的眼睛抽搐,额头青筋暴起,双眼之中通红无比。

    “我就是找死,你能拿我怎么样?”

    敖空的嚣张态度,彻底刺激了天霸,天霸直接化作本体,乃是一条白色天龙,威严霸气无比,滚滚龙威散发开来,周围众多的龙族以及龙族的混血后裔,都是感到了极大地压制。

    就连天霸的两个天龙族小弟,都是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

    见到这一幕,天霸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直接长啸一声,向着敖空冲了过去。

    面对着天霸的冲击,敖空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的神色。

    虽然这个天霸狂妄无比,但是一身实力却是没有丝毫的作假,此时冲击过来,全身都发出了银白色的光芒,威势无比的强大。

    “这一招是?”

    敖空有些疑惑,这一招给他的感觉十分的熟悉,似乎是天龙七式之一,飞龙在天?

    “我靠,这家伙怎么会天龙七式啊!”

    见到这一招的招式,敖空已经能够确定这天霸使用的就是天龙七式,虽然这一招的掌握程度比自己差远了,但是由于他本身的实力强大,因此这一招的威力,比敖空用出来丝毫不弱,也已经达到了金仙程度的攻击。

    “靠,我傻了,这招式的名字就叫天龙七式,肯定是天龙族的绝招啊!”

    敖空正抱怨着,却是突然反应了过来,不由得心情又好了起来。

    毕竟自己的绝招,被别人偷学了过去,自己肯定是不高兴的,但是若是这绝招本来就是别人的,自己乃是偷学过来,就感觉似乎是自己占了便宜一样。

    天霸见到敖空发愣,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喜色,不但没有降低自己招式的威力,反而又加了一把力,一看就是准备将敖空置于死地的节奏。

    “去死吧!”

    天霸一身大吼,全身的龙力鼓荡不休。

    “哼,下界海龙族,血脉稀薄无比,此时被我的龙威震慑的不能动了吧!”

    眼见着,敖空就要被这威力强大的一击给击中了,临白茴,涂山青青等人担心不已,铃白茴更是一步踏出挡在了敖空的面前。

    敖空见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伸手将铃白茴一把扯住,身影一闪一没,直接远离了攻击。

    “白茴姐姐,你在干嘛呢?刚刚多危险啊!”

    敖空有些没好气的说道,铃白茴的实力,也不过刚刚达到太乙玄仙的境界罢了,就算战力强大,可是比起这天霸来说,还要微微的弱上一丝,再加上铃白茴也不是以防御力见长,若是真的这样实实在在的挨上一记,最少也得身受重伤。

    “我担心你嘛!”

    临白茴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嘴里嘟啷着说道。

    她的心思单纯,不会掩饰,但同时处事淡然,基本上没有什么能够动摇她的心境,因此能够一直保持高贵圣洁,天真无邪的模样,只不过在遇到敖空之后,敖空就成了她唯一的软肋,喜怒哀乐,皆是因敖空而起。

    “哈哈,这白痴,被我几句话就说的大怒,一句一动都耗费全身的龙力,威力大则大已,可是准头太差,又怎么能够打中我呢?”

    见到铃白茴的模样,敖空实在是不忍斥责,只能笑着宽慰了起来。

    “要知道,我可是学会了龙腾九天的男人!”

    听见敖空的自吹自擂,涂山青青撇了撇嘴说道:“幼稚!”

    敖空听此也不在意,因为敖空知道,刚刚不仅仅是铃白茴担心,涂山青青也一样担心,但是涂山青青却是一个高冷女神,性格很是傲娇,又怎么可能如同铃白茴一样担心的冲了上来?

    但是通常涂山青青都是闭口不发一言,此时却是开口,虽然话语不好听,可这正是担心的表现。

    除了这两人,其他人也是送了一口气,见到这么多人都关心自己,敖空顿时满意的笑了起来。

    然而敖空是满意了,天霸却是更加愤怒了。

    刚刚他自信满满的一击被敖空躲过去了不说,由于它自己冲势太猛,直接撞到了升龙台之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升龙台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坚硬无比,无数年来,无数场战斗,都不能在上面留下丝毫的痕迹,此时天霸的撞击,自然也不能够留下痕迹。

    然而天霸的龙首就比不上升龙台那么硬了,直接被撞的头昏目眩,满脸开口,鼻中哗哗哗的流血不止。

    此时再听到敖空在一旁,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在看到自己的悲惨形象,不由得心中悲愤万分,开口道:“你......你......”

    天霸你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语,再加上刚刚自己全力一击撞到了升龙台的地面之上,由于没有丝毫留手的缘故,强大的反震之力已经将其内腑震伤,此时气急攻心,竟然一口心头血从龙口喷了出来,气息顿时萎靡。

    见到这一幕,敖空顿时愣住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卧槽,我这还没有出手呢,嘴炮也才刚刚开始呢,这天霸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在讹我?”

    不仅仅敖空,其他人也没看明白,就连天霸的两个狗腿子,也是疑惑万分。

    “老大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一个新战术?”

    辛亏天霸不知道两个小弟是怎么想的,要是知道了,估计又得一口鲜血喷出来。

    “喂喂喂,天霸是吧,碰瓷可不是这么玩儿的啊,大家都可以作证,我可是碰都没碰你啊。”

    这个时候,敖空又开口了,说完还在小声嘟囔:“这傻叉是想钱想疯了吧,竟然自己一头撞地,还想要讹我,我是那么好讹的吗?”

    敖空一把拉起铃白茴就准备离开,可是刚刚转身,却又回过了身,脸色似乎很纠结。

    到最后,敖空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狠狠的一咬牙,拿出了一块金条,“咵嚓”一声丢在了天霸的面前,随后感叹了一声。

    “唉,我这个人,就是心太软,这一百两金子,自己拿去买点儿东西好好补补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