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龙皇系统 > 第四十二章 这也是一种无敌啊!
    且不说这些白狐族青年俊杰的伤心,另一边铃白震被圣姑一招打飞之后,又是吐出了几口血,看向着白发圣姑的眼神之中,厉色一闪而逝。

    “可恶,这圣姑竟然直接对我出手了,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打败你,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将你收为禁裔的,不过现在这婆娘乃是太乙金仙巅峰之境,而我才是初入太乙金仙之境,还是先不要招惹他为妙。”

    想到这里铃白震擦了擦嘴边的鲜血,随后直接站了起来,恭敬的点了一下头说道:“这是我的不对,由于我怒急攻心,迷失了心志,差点误伤了圣女殿下,还好圣姑一招将我打醒,避免了大错的酿成!”

    听到铃白震的回答,圣姑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有这个觉悟就好。”

    随后圣姑回过头来看向铃白茴,神色之中充满了怀恋和无奈的神色,开口说道:“茴儿,你可知错?”

    听到圣姑的话语,铃白茴乖乖的低下头说道:“圣姑,我知错了,我不该不爱惜自己的生命的,不过我这不是知道圣姑不会不管我的嘛。”

    “你这个小妮子,竟然连我都算计了,真拿你没办法!”

    看着铃白茴的样子,圣姑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笑道。

    “这不是我一时心急嘛,再说了,这也不算是算计嘛!”

    在这个时候,那因为伤势而有些气息紊乱的铃白震,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我相信圣女也是无心,关键还是圣女旁边这个小子,肯定是他不是用什么妖法迷住了圣女!”

    听到这铃白震的话语,敖空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我说你是当圣姑是个傻子吗?先不说以我天仙之境的实力,能否用你所说那什么妖法迷住白茴姐姐,就说凭圣姑大人的实力,我若是用了妖法,难道还看不出来?”

    说到这里,敖空不屑的撇了铃白震一眼,神情之中充满了鄙夷之色。

    “铃白震啊铃白震,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你说你自己不长脑子就罢了,还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都不长脑子啊!不就是因为我打了你的儿子,你想要公报私仇,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吗?”

    对着这种仗势欺人,不讲道理的老家伙,敖空直接就是一阵怒怼,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你,你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不仅仅打伤枫儿,还口出狂言,若不是圣女殿下挺身相护,你早就成了我的手下亡魂了!”

    铃白震脸色铁青,目光森然的盯着敖空,狠狠的说道。

    “啧啧,我好怕啊,你这个至少活了几千岁的老妖精,竟然能够怕拍我这个出生仅仅数年的小孩儿,真的是好强大,真的是好威风啊!”

    敖空双手抱胸,一副怕怕的样子,随后鄙夷的看了铃白震一眼,开口说道:“妄你活过无数岁月,坐拥无数资源,也才仅仅达到了太乙金仙之境而已,我若是你,早就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直接抹了脖子!”

    听到敖空的话语,这铃白震先是气得脸色一白,随后却又是好像想通了什么,冷哼一声说道:“哼,你懂什么,我活过如此长久的岁月,那便是我的资本,你年纪小我就不能杀你了?这是哪个大能规定的?”

    这铃白震如此不要脸的话语,说的还如此的理直气壮,倒是让敖空一愣,随后倒是直接给气乐了。

    “哈哈,你的意思是你不要脸,你就有理呗?没脸没皮到了一定的境界,也是一种无敌啊!”

    不仅仅是敖空,铃白茴也是冷冷的盯着铃白震,眼神之中充满了鄙夷之色,就连一旁的白发圣姑也是看不下去了。

    “铃白震族长,我青丘之国向来是礼仪之邦,你怎么说出如此不要面皮的话?”

    听到圣姑的话语,铃白震脸色一闪,随后一脸可怜的说道:“难道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吗?可怜我的枫儿啊,被这小畜生打成了这个样子,如此大仇,不共戴天啊!”

    看到铃白震装模作样的样子,敖空不由得撇了撇嘴,看了看那被几个白狐族成员抬着,半死不活的铃白枫,开口说道:“我说你是真的担心你那废物儿子,还是假的担心啊,原本我出手可是有轻重的,还给他勉强留了一口气,却没想到你现在还在这里找我麻烦,而不去治疗,若是在耽搁下去不在治疗,当心直接嗝屁了可不要怪我啊!”

    听到敖空的话语,这铃白震回头看了一眼铃白枫之后,神色一冷,闪身到了铃白枫的面前,给他喂了一颗碧绿色的丹药之后,开口说道:“哼,这全是拜你这个小畜生所赐,总之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还不待敖空有所反应,一旁的铃白茴见这铃白震咄咄逼人的样子,却是忍不住了,不由得美眸一凝,眼中煞气闪过,开口说道:“铃白震族长,这件事情的过程,大家都看在眼里,全程都是那铃白枫一直咄咄逼人,不肯放弃,就如同你现在的样子一般,就算这样,小空空也是手下留情了,你还要怎么样?”

    听到铃白茴的话语,铃白震的嘴角一抽,看了一眼那已经不成人样的铃白枫,开口说道:“就这还是手下留情了?”

    “怎么就不是了,我不手下留情,你认为这铃白枫现在还有命吗?”

    “你的意思是说你还准备打死枫儿了哦?”

    ......

    圣姑看着双方争吵不休,谁也不肯让步,不由得也是十分头疼,到最后大喊一声:“够了,这样争论下去总是没有结果的,这敖空的年龄的确是太小了,铃白震族长此时若是执着的要和敖空交手的话,不仅仅关系到铃白震族长的名义,更是会影响我们整个青丘国的名义,我看不如这样,以五十年为期限,待得五十年之后,你们在来交手可好?”

    圣姑话音刚落,顿时连续两声不行响了起来。

    “不行!”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