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龙皇系统 > 第四十一章 狐狸,你给我记住了!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畜生,直到现在还如此咄咄逼人,待会我会把你满嘴的牙齿,一颗颗的敲下来,在顺便把你的舌头割了,看你在如何嘴贫!”

    铃白震被敖空的一句嘲讽的话语,给气得整张脸都胀的通红,额头的青筋不停跳动,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铃白震,也是白狐族的族长,位高权重,而且实力强大,此时自己的儿子被这人打的和狗一样,趴在地上喘气儿,他又接着被嘲讽,就算他再怎么心境高明,再怎么心胸豁达,却也是对敖空恨意满满,恨不得立刻把敖空碎尸万段。

    “废话少说,你不就是想以大欺小,倚强凌弱吗?”

    听到铃白震的话语,再到铃白震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敖空却是丝毫不惧,鄙夷的看着这从仙风道骨般的老人,直接变成了暴躁的狂狮一般的铃白震,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

    “表现的这么委屈干吗?怎么,是我一直在招惹你们吗?你要搞清楚好不好,明明是你儿子一直和一条疯犬一般,对着我狂吠不止,我这才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而已,现在他自己不禁打,被我拍的起不来了,就准备找我麻烦了?”

    敖空嘴炮无敌,说的铃白震哑口无言,气咻咻的急促喘着气,连那死死盯住敖空的眼珠子都通红通红的,如同入了魔一般!

    “你!”

    此时铃白震心中暴怒不已,嘴上却又是说不过,若不是铃白茴在面前挡着,他早就直接一巴掌拍死敖空了。

    “你什么你,以大欺小很骄傲吗?倚强凌弱很自豪吗?难道你们做的不讲理,还不让我说说了?”

    “你!噗!”

    铃白震盯着敖空又是一声,郁闷的大吼一声,此时他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得,这不停地被敖空挤兑着,即便是以他太乙金仙之境的心境,也是直接被气得气血攻心,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看着这又是被自己气得吐血的铃白震,敖空不由得撇了撇嘴,开口说道:“我说这铃白枫的喷血绝技是从哪里学的呢,短短时间之内,连续喷了三次血,如今看到你,我算是明白了,感情全是从你那儿遗传的啊,不愧是你的亲儿子,难怪你此时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样子。”

    “噗!”

    听到敖空这嘲讽的话语,铃白震又是气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大声的怒喊道:“敖空你这个混蛋小子,实在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说着铃白震便要一手拨开铃白茴,直接一巴掌拍死敖空,铃白茴见到这一幕顿时脸色大变,也顾不上训斥铃白震以下犯上,直接一把将敖空拉入了自己温香软玉般的怀中,紧紧的用身体护住了敖空。

    铃白茴这如同条件反射一般的举动,顿时让敖空心中大暖,同时也不由得大急:“你这个傻丫头,干嘛用身体护住我啊,是想找死吗!”

    要知道这敖空之所以这么气定神闲的大肆的辱骂铃白震,是因为敖空有着替身傀儡,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事情,这铃白茴此举可就真的是找死了。

    即便是铃白茴天赋出众,此次经过血脉进化之后,实力已经达到了玄仙巅峰之境,即便是距离那太乙玄仙之境,也仅仅是相差半步,可如此微末的实力,以身硬抗太乙金仙之境的暴怒一击,那也绝对是死了不能再死了,连神魂都不剩!

    而替身傀儡早已经和敖空灵魂绑定了,因此,即便是敖空想将替身傀儡给铃白茴也是不行了。

    “哼!”

    就在铃白茴抱着敖空面带微笑,敖空在铃白茴的怀里大急之际,一声淡淡的冷哼响起,一道白色的法力攻击后发先至,直接将铃白震给打飞了出去。

    “铃白震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挑衅圣女的威严就罢了,此时竟然直接对圣女出手,如果圣女有什么闪失,你白死莫赎!”

    随着清冷的声音响起,那白发圣姑衣裙飘飘的走了过来,一股高贵冷艳的气势散发开来,其强度竟然比铃白震还要强上不少,即便是比起蛟魔王来说,也是不差分毫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敖空目瞪口呆,直到这一切尘埃落定,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我们没事儿了?这,这个圣姑,竟然如此强大?”

    “嘻嘻,圣姑都出手了,我们这次肯定就没事儿了!”

    此时铃白茴也是送了一口气笑道,神色之间十分的开心,全无在地狱门前徘徊了一圈的觉悟。

    “笑?你还笑的出来?刚刚多危险,你竟然要用身体挡住攻击,你挡得下来吗?”

    此时听到铃白茴的话,敖空才反应过来,不由得大怒的教训了起来。

    “可是人家是不由自主的嘛,谁叫你那么找死,还要去刺激铃白震族长呢?我怎么会看着你在我的面前死去呢?别说死去,就连小空空你受伤,我都会好心疼的!”

    听到铃白茴的话语,看着铃白茴那一副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样子,敖空心中一肚子的怒气,突然就消失了。

    不过想到这铃白茴,很有可能会继续的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来舍身救自己,敖空不得不拉下脸来,恶狠狠的说到:“狐狸,你给我记住了,从今天起,你的生命将不再属于你一个人,同时也属于我,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在做如此冒险之事!”

    听到敖空那如同宣誓主权一般的霸道话语,铃白茴心中惴惴不安,那粉嫩晶莹的耳朵,顿时染上了淡淡的粉红之色,不由自主的小声回答到:“嗯!”

    见到铃白茴答应了,敖空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见到自家高贵大气的圣女,此时竟然如同乖巧的小媳妇儿一般,乖乖的接受敖空的教训。

    这种强烈的刺激,顿时打破了因为这接连发生的一切,而目瞪口呆,鸦雀无声的氛围,所有的在场的雄性白狐族,见到这一幕之后,都是听出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圣女殿下这是要跟着这臭小子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