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龙皇系统 > 第三十七章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是是是,圣女殿下,是我没注意分寸,以后一定注意,还望圣女殿下谅解!”

    在见到铃白茴发怒之后,铃白枫神色惶恐,连忙点头回答道。

    “小空空的真面目我会不了解?难道你比我还了解?”

    铃白茴神色厌恶的撇了铃白枫一眼,随后继续开口说道:“还有,以后你要记住,我话还没说完,就不要随便插嘴!”

    铃白茴不给铃白枫留一点面子,直接开口怒斥道,说实话,以前铃白茴还觉得这铃白枫还算不错的,毕竟铃白枫是不管是从出生也好,实力也好,长相也好,等等等等,都还能入眼,可这次铃白枫的表现,却是让铃白茴真真正正的看清楚了他的本来面目。

    而此时铃白枫表面上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实则心中却是恼怒不已,毕竟再怎么说,他铃白枫也是铃白氏的少族长,即便是铃白茴的圣女地位至高无上,甚至他的父亲,白狐族的族长见到也得恭敬相待,可是却也不能如此随意呵斥他吧!

    “哼,这圣女殿下到底怎么了,自从圣地之中出来之后,便连续生气好多次了,更是当众呵斥我,一点儿也不留情面,让我下不来台,这一定有问题!“

    铃白枫的心中恨意很浓,然而铃白茴在青丘国之内的地位,都是至高无上,更不用说在族内了,再说铃白茴还是他心中的完美女神,压根就对其提不起一点恨意,顿时,在铃白枫的眼中,那依旧还抱着铃白茴芊芊细腰的敖空,就扎眼无比!

    “对,敖空,肯定就是这敖空搞的鬼!”

    想到这里,铃白枫心中对敖空的恨意更浓,已经快要恨意爆表了,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敖空提溜着转,显然是不安好心。

    此时铃白茴不去管铃白枫究竟是在想的什么,反而转头看向敖空,随后展颜笑道:“铃白枫的话语让我忽然想到,小空空在我血脉蜕变的时候掉到我的身边,最后助我完成亘古以来,从未有人完成过的血脉蜕变,我认为这不是巧合,这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他就是带着相助我的任务来的!”

    听到铃白茴的话语,敖空先是一愣,随后在心中无奈的摆了摆手想到:“这白茴姐姐还真会编啊,说的和真的一样,我自己都忍不住相信了!”

    像是知道敖空心中所想一样,铃白茴的美眸,定定的看着敖空的眼睛,神情真挚的说道:“小空空,我所说的都是真心话啊,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感到十分的亲近,十分的舒服,这么说,小空空你相信吗?”

    被铃白茴美眸目光灼灼的盯着,敖空顿时有一点点的害羞,和一份份暖心的感动,同时又感到一丝奇妙的感觉在滋生,就如同两人心有灵犀一般,敖空直接感受到铃白茴那真挚的情感。

    “我相信你,白茴姐姐!”

    看着两人的这番互动,周围众人顿时神情怪异,那铃白枫更是嫉妒的心中发狂。

    “咳咳,茴儿,注意你的言行!”

    那圣姑见到这一幕,忍不住轻咳了几声,开口提醒道。

    “注意我的言行?可是这就是发乎我的内心啊,我的心告诉我,这么做是对的!”

    圣姑:“......”

    一旁的铃白枫见此再也忍不住了,一声怒吼之后,跳了出来,直接指着敖空大声喊道:“小子,不管怎么说,你闯我们青丘圣地就是不对,有本事就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承担责任,躲在圣女殿下的后面算什么本事啊!”

    看着这急不可耐跳出来的铃白枫,敖空心中忍不住暗自骂了一声:“这个傻叉,这智商是欠费停机了吧!”

    不过敖空表面上却是一副怕怕的样子,弱弱的开口说道:“可是,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噗!”

    见到敖空这幅模样,铃白枫实在忍不住了,在经过连番的打击之后,心烦意乱之下,体内法力失控,顿时冲的铃白枫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这是怎么了,是想欢迎我又没有烟花吗?竟然还累吐血了,哎呀,其实你不用这么客气的!”

    见到铃白枫全身青红之色的法力一阵暴动,随后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之后,敖空顿时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之后,心中好笑的同时,又是给他补了一刀。

    “噗!”

    顿时铃白枫全身青红之光再次爆闪,又是连续几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这个,你这个臭小子,你这个小畜生,我要和你决斗,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铃白枫气得口不择言,理智丧失,不顾一切的大骂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铃白氏的族长,铃白枫的父亲早已经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铃白枫的身后,直接出手帮助铃白枫压制住了体内暴动的法力,之后,还不忘深深的盯了敖空一眼。

    而此时听到铃白枫的骂人的语句,感受到铃白氏族长的警告,敖空也是眼神一冷,心中也是暴怒,敖空可以肯定,如果此时不是在青丘国内,这个铃白枫的大本营之中,敖空已经直接出手,将这个不知好歹,不识进退的铃白枫给直接轰死了!

    不过即便是此地是青丘之国,敖空也不打算再忍了。

    “哦?你要和我决斗?你要把我碎尸万段?我倒是可以奉陪,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敖空的嘴角掀起了一抹邪笑,随后笑容逐渐扩大,可对面的铃白枫见到这一幕,却是感到了莫名的寒意!

    “嗯?寒意?莫非我在害怕这小子?看玩笑,我可是族内的天才,玄仙之境的强者,会怕一个小小的天仙吗?”

    想到这里,铃白枫不由得信心大增,看向敖空冷笑着说道:“哈哈,有没有这个胆子?为什么没有这个胆子?凭你一个小小的天仙,也有资格说这话吗?”

    敖空不顾铃白茴那担心的眼神,直接一步踏出,对铃白枫比了一个中指,随后开口说道:“为什么?因为现在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