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控运师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天生反派
    就在郝世明和秦桧俩人说着话的时候,就听到了裘贝裳传来的一声惨叫,然后她身上的气息就开始衰弱。

    这么近的距离,俩人都能够感觉得出来那个叛族者有着高级的实力,而裘贝裳却只是个中级异能者,在没有人帮手的情况下,必死无疑。

    只是由于裘贝裳是异能者明星,被那叛族者认为是异能者的耻辱,才没有很快的将她杀死,而是想要慢慢的折磨她,让她后悔当明星,让她后悔走上舞台,让她后悔在凡人面前表演。

    “怎么办,要不要上去帮忙?”秦桧有些无所谓的问道。

    无论帮还是不帮,秦桧都听从郝世明的意见。

    说起来要不是裘贝水是裘贝裳的妹妹,裘贝水又跟着他一起跟异族战斗过,秦桧甚至连问都不会问,直接就开始按照原来的计划开始撬房门。

    别人的死活,还真不放在秦桧,赵高,郝世明这些人的心里,他们从小不是父母被杀,迫不得已被孤儿院收养,就是被父母抛弃,受尽了屈辱,就是被收养在孤城孤儿院后,也面临着诸多劫难,就没有顺风顺水的时候。

    在这个世上,除了王莉给过他们一口吃的饭,除了他们一起长大的兄弟相互帮助过以外,其余的人尽是冷漠无情,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死活。

    这也是郝世明和秦桧之前在见到异族利用计谋,坑害死人族,还能够泰然处之不上前战斗的原因。

    不想战斗,提早暴露,惹人注意什么的,实际上就是一个俩人都心知肚明的借口罢了。

    虽然在同族被谋害的时候,俩人的心中确实是有着一股子怒火,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当涉及到自身之时,真要上前去阻止,那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事实上要不是异族,人皇组织这些叛族者跟郝世明之间的仇怨已经不可调和,郝世明还真不愿意冒着风险一路走着危机重重的路线到省城这儿来,早在听到严家的事情,跟三个家族的合作协议破灭后,他就会提早离开躲起来了。

    秦桧也是一样如此,要不是跟郝世明的关系在那摆着,不愿意郝世明孤身付险,他还真不愿意跟异族还有叛族者这些无论实力还是势力都非常强大的敌人作战。

    郝世明想了想,道:“那就救她一命吧,不过那娘们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之前去咱们家里的时候太过骄横,仗着自己背后有家族就胡作非为,胡搅蛮缠,先让她吃一番苦头了再去救她。”

    郝世明可是一个记仇的人,还没忘了与裘贝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直接闯进了孤儿院,拉着裘贝水就想走。

    在被郝世明拦下来后,又认为郝世明是故意接近裘贝水,想要攀附上裘家去跟郝平熊他们对战,仗着自己背后的家族是中品家族,有着几个超级异能者,就对郝世明兄弟几个各种看不起眼。

    现在裘贝裳被叛族者给击败折磨的时候,郝世明自然不愿意这么快就上去救她,总得等她吃了下苦头后再去。

    对于郝世明的选择,秦桧会心一笑,知道裘贝裳肯定是惹恼了自己的二哥,否则光是她与裘贝水之间的姐妹关系,郝世明就不会在这种时候任由着叛族者去欺负她。

    自从秦桧训练结束,从C6时空出来以后,见到郝世明身边跟着的第一个女人就是裘贝水,后来更是把霸体神功,救助系统和杀戮系统都给了她。

    也不知道裘贝水最终会不会成为自己的二嫂子,要真成了,那么楼上那个正在被折磨的裘贝裳,也好歹算是个亲戚了。

    只是现在见到郝世明只是会救裘贝裳一命,却还是要让她受一番折磨,就心里有些明白,郝世明对裘贝水其实并没有什么念想,只是裘贝水的性子对他的脾气,又一起跟着敌人战斗过,俩人都相互救过对方,就给了那些能力。

    当楼上裘贝裳的惨叫声越来越小,几近于无的时候,郝世明才眸中杀气一闪,踏步向上走去,秦桧缓步跟在后面。

    连上两层楼后,郝世明和秦桧俩人也从破了的房门,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裘贝裳躺倒在地上,遍地是血,身上伤痕累累的,就是脸上都充满了伤口。

    俩人都从那个叛族者口中听到过,把裘贝裳弄得脸上全是伤,那就相当于是破相,就是活了下去,异能力可以进行恢复不会留下疤痕,在短时间内也别想走到聚光灯下了。

    那个冷傲的叛族者是高级金系异能者,所以身上的伤痕都是用金属利器一道道划上去的,其中蕴含着高级的异能力,裘贝裳只是中级的实力,就是消除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再加上恢复,那时间更久,在没有救助系统的治疗能力情况下,怎么也要两三个月了。

    其他人没有救助系统,就是神级强者亲自出手,也别想帮裘贝裳疗伤。

    俩人出现后,立刻引来了叛族者和裘贝裳的注意力。

    那叛族者看到突然出现的郝世明和秦桧,甚至有些惊恐,要不是这俩人出现在眼前,他甚至不知道有人竟出现在了这里。

    郝世明和秦桧自从进入省城之后,为了避免与敌人交战,就运用着霸体神功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别说是一个高级异能者了,只要不是被肉眼所看到,就是超级异能者,甚至是相当于半神的大师级和宗师级都别想感应到他们两个人。

    地上的裘贝裳睁开眼睛,眸子中透露着虚弱,张了张口,却已是无力叫喊,甚至心里还有一种羞辱,愤恨的感觉,认为郝世明就是来嘲笑自己的,根本不认为郝世明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救她,甚至于就是救了她,也只会让高傲的她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郝世明?秦桧?”冷傲的叛族者手持着一柄化形的金色长剑,背负着双手盛气凌人的看着俩人。

    “知道是我们兄弟两个还不逃,看来小伙子你的胆子很大嘛。”郝世明嘿嘿怪笑道。

    秦桧默然不语,只觉得自己和二哥明明是来救人的,可二哥这么一个怪笑下去,却好似自己和二哥才是大反派一样。

    果然自己二哥才是天生做反派的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