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最强控运师 > 第二十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
    关于郝二的记忆不断的在郝一的脑海中出现。

    郝世明痛苦的面色苍白冷汗淋漓,强忍着不叫出声来,痛苦使其完全忘记了时间,也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开始响起了赵灵的叱怒声和打斗声。

    郝世明兀自忍着脑海中的疼痛,在地上攀爬着打开了房门,只见赵灵与三个异族的背影越走越远。

    这里只留下了一些被赵灵用金系异能打下来又给冻住的异族液体,以及被高级异能者损毁的破洞。

    而王西风,则是躲在他自己的房门后探出头来看着,等赵灵与三个异族彻底失去了踪影后,王西风好似才看到趴在地上的郝世明,赶紧跑了过来。

    王西风扶起郝世明后,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重生的事情不能暴露,郝世明只好老调重弹,又一次的说自己被异族给下毒了。

    对于三天被异族下毒两次,症状还不一样,王西风是半信半疑的。

    郝世明现在的样子看不出哪里有受伤,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除了下毒,也没有什么能够解释的了。

    王西风把郝世明背回到床上的后,郝世明躺在床上颤颤巍巍道:“去关上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虽身处于疼痛之中,郝世明还是着重提醒不要让人进来,而不是异族。

    王西风听到后心领神会,事情发生这么大,先不说异能战警会不会来,最起码在边城的地头蛇郝平熊,在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后,肯定已经调查出了郝世明的所在地。

    现在郝世明这里发生了打斗,无论是怎样的情况,肯定会有人上门来找事的。

    待王西风出去关上房门后,郝世明想试试修炼内力能不能减缓疼痛,却发现自己的霸体神功根本运行不起来。

    体内的内力只能轰击出去,却不能继续修炼。

    郝世明又换了异能试试,发现这也是一样,无论是哪种异能都只能使用,却不能修炼,好似因为融合记忆的过程打断了修炼渠道。

    郝世明无奈,只好沉下心来全神贯注在融合记忆之中,以旁观者的的角度观看着属于郝二的记忆画面。

    郝二和郝一的记忆是完全不同的,郝世明发现,这些记忆大概只有一些人物的名字与立场相差不多,经历的过程却是截然不同。

    譬如郝世明与郝平熊之间的斗争时间,郝一是在十岁的时候,就被郝平熊亲自带人追杀,而郝二,却是在两年前,也就是十八岁的时候,才彻底与郝平熊反目。

    记忆显示,郝二约人在某饭店吃饭,郝平熊让人收买了厨师,在饭菜里面下了毒。

    那个收买厨师的人,正是之前遇到的小赵,以为郝世明没有异能了,自己先说了出来。

    郝二在等人的过程中,接到一个电话,正是约着一起吃饭的五弟庞太师。

    庞太师说路上差点被人撞死,开车的已经跑了,耽误了不少时间,可能会慢点到。

    挂断电话后,郝二肚子有些太饿,就先尝了几口菜,收买厨师的小赵看到后,赶紧跟背后的人打了招呼。

    过没多会,全限苟带着人来袭杀郝二,郝二想要反抗的时候,却发现使用不了异能,赶紧转身逃跑。

    就在全限苟带着人追杀郝二的时候,庞太师及时赶到,在得知郝二被下毒使用不了异能之后,主动拦住了全限苟和他带的人。

    就这样,郝二逃了出去,因为没有了异能,不想做兄弟们的累赘,就离开了边城,寻找解药。

    过了两年,郝二都没找到解药,就想着回边城寻死,甚至已经准备好了毒鸡蛋。

    就这样,在郝二租好房子下定决心准备寻死后的第二天早上,郝一重生过来了。

    郝世明了解到这些事情后,猜测当初想要撞死庞太师的,可能正是郝平熊的人。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庞太师只是受了点轻伤,及时赶往了饭店,救下了郝二。

    接着,在郝世明准备查看其它记忆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打斗声。

    “老王,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与我们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全限苟威胁道。

    王西风做好了战斗准备,在身前布下了异能盾后,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跟郝世明的交易时间是二十天,在这段时间里,任何想要他命的人,都要先过我这一关。”

    “哼,区区王家弃子也敢嚣张放话,看来你是被逐出家族的这段时间过的挺不错,以为没人敢对付你了。”全限苟身边一个初级异能者道。

    “就是,苟哥,咱们背靠夜家,别说老王已经被逐出了王家,就算还在王家,被我们杀死了也不敢多说什么,别跟他废什么话,让我们一起杀了他。”另一个初级异能者道。

    “小文,你去找郝世明,他已经没异能了,杀他如屠狗。小武,你跟我一起杀了老王,回头我找熊哥给你两块初级异能石做犒赏。”全限苟厉声吩咐道。

    被叫到的小武眼前一亮,只要杀了王西风,不仅可以获得两块初级异能石,还可以在郝平熊面前露脸,这赏赐对他来说不可谓不大。

    小文嫉妒的看了小武一眼,却也不敢反对什么。

    全限苟与小武同时用火系异能进攻王西风,小文想要趁机越过王西风去寻找郝世明,却被王西风阻拦了下来。

    不过王西风也因此没有完全阻挡住全限苟与小武俩人的攻击,受了点轻伤,嘴角溢出了鲜血。

    “妈的,我就知道跟着郝贱人肯定会吃亏,我与他联起手来对付这三个家伙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受伤,却没想到郝贱人这时候来个毒遁,自己躲起来了。”王西风抬起手来擦干嘴角的鲜血咒骂道。

    “小文,先一起杀了老王,晾郝世明那小子也跑不掉。”全限苟怒声道。

    当全限苟与小文小武一起进攻之后,王西风感觉自己完全抗不住了,全限苟与他一样都是中级异能者,再加上两个初级的,他可不是什么同级无敌的人物,一打三还能打赢或者打平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郝贱人,还要多久啊。”王西风高声喊道。

    房间内传来郝世明因极度痛苦而颤抖的声音:“快了,你再坚持住。”

    王西风的金剑打散了小武攻来的火焰,道:“曹,最多十分钟,你要还不行咱两都得死。”

    房内继续传来郝世明的声音:“男人不能说不行,就快了,你再坚持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