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五二零章:这世界上没有老死的舯墨人
    “辛总,本来已经和我们孵化园签了协议的59家初创企业,目前还剩下……剩下……”秘书再也不忍心说下去了。

    万华的临时总部里,辛志宁和顾云相顾无言两行泪。

    过了半晌,辛志宁咆哮起来:“这些人都去哪里了?啊?都去哪里了?”

    “我查过了,整个虚城,一共也没有几家孵化园,他们的条件和实力,和我们都不能比!”

    “其他又没有在建的孵化园,这些人到底去哪里了!”

    “根据我的调查……”记者看了一眼顾云的眼色,道:“全能庄园刚刚也向贾湖提交了一个孵化园项目,目前正在招租……”

    “项目?招租?他们的办公场所呢?贾湖边上还荒着啊!”辛志宁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家孵化园,需要的空间那么大,配套设施那么多,总不能藏起来吧,也总不能凭空变出地来吧!

    “他们这才申请?”顾云跳起来,“嘿,我去让他们知道,我顾二爷的脸,可不是谁都能打的,他们的申请能通过,我顾云的名号……”

    顾云跳起来就要走,辛志宁大喝一声:“给我坐下!”

    “你顾二爷厉害,上次不也是照样没能把地抢过来?”

    “你有身份有背景,别人就没有吗?你整天这么跳,早晚要吃亏!”

    “赶快把你那广告撤了!”

    被辛志宁骂了一顿,顾云不爽地耷拉着脑袋走了出来。

    “横什么横,死老头子……”如果不是怕辛志宁向自家老头子告状,顾云才懒得理会他。

    撤?撤什么撤?谁爱撤谁撤,反正我不撤!

    我就不信,这虚城就没有别的创业公司了!

    种下了凤凰树,我就不信没有凤凰来!

    现在不来,我就不信园区建好了还没人?

    就算是没人来,不还能改成别的用处吗?

    盖了房子,还愁没人住吗?

    不撤,就是不撤!

    于是,迎着全能庄园广告牌的冷漠与嘲笑,万华的广告牌还是坚定地立在那里。

    每个路过这广告牌的人,都会看上半天,甚至拍照,一时间成了网络上讨论的热点。

    ……

    庄园里,庄园的科学家们,正在围着蓝石叶树汁忙活。

    蓝石叶树汁制造成的石块,庄不远称之为蓝叶石,虽然它并非是蓝色的。

    这种材料,就像是乳胶,来源天然,非常古老,人类应用其的历史非常古老,但即便是在现代,也没有更好的东西替代。

    蓝叶石也是如此,它的材料性质让人震惊,几乎全能。

    但唯一的问题是……产量太低了。

    当初庄不远从蓝石叶树上接了一小桶,以为蓝石叶树汁的产量非常高,但事实上,那只是因为有太多年没有人采集过蓝石叶树汁了,树干里面积存了许多,等到第一桶之后,树汁就停止向外滴了,即便是以时间之血浇灌,又或者加速时间,依然只有打点滴的速度。

    庄不远一怒之下浇了大量的时间之血,然后……

    那棵蓝石叶树死了,庄不远眼睁睁看着它断裂开来,像是断掉的水晶,在地上碎裂成了好几段,叶片四下飞溅,散落一地……

    庄不远差点抓狂。

    而且蓝石叶的树皮,本来就非常坚韧,只能使用一种叫“纳石”制造成的钻头,才能钻出孔洞来,而“纳石”在流放纪元,就像是钻石,非常稀有,能拿来做工具的更少,钻了十多颗树,这钻头就磨损得不成样子,只能换一颗,老轰隆心疼的脸都抽抽了。

    而产出来的蓝石叶树汁,也只有不超过一方,即便是制造成气泡状的充气材料,也顶多扩大到1000方,连个普通大楼都造不起来。

    所以,庄不远打算拿蓝叶石盖房子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夭折。

    他认为,凭借这种产出速度,蓝石叶庄园是不可能盖起那么巨大的金字塔的,蓝石叶庄园一定有什么方法来提高蓝石叶树汁的产量,但这种方法,显然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这让庄不远很无奈,果然想要通过庄园走捷径,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吗?

    就在此时,庄不远接到了贾业廉的电话。

    被人立着广告牌指着鼻子嘲讽,贾业廉也是气恼不已。

    “庄主,你的那家建筑公司,有没有能力接手我们的外围建筑?”贾业廉开门见山道,“奶奶的,我实在是忍不了这些人的嘲讽了。”

    “外围建筑?”庄不远一愣,道:“如果你说的是亚建公司的话,我们目前能做的只是木质建筑,在州内,木质建筑如果建设超过三层的建筑,需要超限审查,很麻烦的。”

    当初,邓亚利为了建设牛山镇中学,也是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才以最快速度通过了超限审查。

    “超限审查我来搞定,我就问你能不能比他们建设速度更快?”贾业廉道,“我们整个寰州新城,除了寰州之巅之外都交给你们的话,你们能不能搞定?我听说万华有好几家预制厂在全速运转,才能供应得上万华的工地施工速度。你们的工厂能行吗?我还有几家木材厂……”

    “你把详细的设计和规划图给我发一份,我问问我的工程师们。”庄不远也不敢打包票。

    毕竟,寰州新城是一整个巨大的区域,通常来说,这种区域建设至少要几年的时间。

    庄不远让大牛搬着好几大箱子的图纸,来到了舯墨人的船外,把情况说了一遍。

    舯大木也不知道哪个兄弟还是长辈拍着胸口道:“庄主您放心!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们舯墨人,再多的活也干得完,只要您把时间给我们调快点!”

    “能行吗?”庄不远有点担心。

    “没问题,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老死的舯墨人!”这位不认识的舯墨人拍着胸口道。

    “先给我们调个1000倍的时间吧,这样干起活来轻松。”旁边,又有一个舯墨人道。

    庄不远后退了几步,把舯墨人的船,以及附近大片的空间加速。

    庄不远的面前,一切都开始快速改变,一棵棵树被从杂木林里砍伐来,然后瞬间就变成了一块块的木板,在旁边堆积起来。

    舯墨人是天生的木匠,他们按照图纸,预制各种板材,然后分门别类地堆积起来,不多时,就堆成了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