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七六章:有心没胆
    “在漫长的庄园主时代,有各种各样的庄园主们存在着。其中有一些庄园主,认为‘仁慈’是比‘残暴’更强大的力量,恭喜您,仁慈的庄园主。您的仁慈,令太阳都暗淡无光!”

    “为了让您在仁慈的道路上一骑绝尘,永无后顾之忧,庄园为您推荐以下仁慈向成就。”

    “‘仁慈的抹杀’:总有叛逆的仆从,不懂得欣赏您的仁慈,而对他们最大的仁慈,就是将其抹杀……当前完成度1/10(篮球队员杰里)。”

    “‘仁慈的劝诫’:只有真正热爱庄园,愿意为庄园抛头颅洒热血的仆从,才是好仆从,您对忠诚度低于愚忠的仆从,进行仁慈的劝诫,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的办法:鞭挞、关押……”

    庄不远以手加额……

    这个成就简单,庄园里这群仆从的忠诚度,都得吊在树上用皮鞭抽才行。

    妈蛋,这所谓的仁慈,和残暴又有什么区别?

    莫不是又在开我的玩笑?

    难道除了庄园产出之外,就没有正常点的仁慈成就吗?

    庄不远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成就:“‘仁慈庄园主的自我修养之二:庄园主的恩赐’:庄园主最大的仁慈,就是让更多人成为庄园的仆从,为伟大的庄园主服务,仁慈的庄园主,带上庄园身份卡,去收人吧。”

    好像还是有点不对……

    怎么感觉,仁慈向成就比残暴向成就难多了?

    但也不能在乎那么多了。

    翻了半天“仁慈向成就”,庄不远又去翻“仁慈向技能”。

    仁慈向技能,目前一共有四个,估计更多的技能,还需要成就解锁。现在庄不远已经有了“仁心”和“仁慈(夜)”,都是用来提升效率的技能。

    另外两个仁慈向技能是“仁慈的假面”和“仁君威仪”。

    “仁慈的假面:伟大的庄园主,您的身份如此高贵,岂能日夜站在田间,看卑贱的佃农们劳作?您可以消耗积分制造固化‘仁慈向技能’的雕像或者画像,其效果为您本人释放的三分之一,最高可叠加到200%。”

    庄不远眼睛都瞪大了,这技能简直是……太无耻了!

    本来庄园的身份卡,就有辅助加速的功能,如果制造六个雕像,都固化了“仁心”或者“仁慈(夜)”的技能,团团围住农场,叠加到200%的效果,那些佃农们还不得日夜操劳到死?

    这也太黑心了,庄园主们为了压榨仆从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但是,我喜欢!有了这个技能,何愁庄园产出速度慢?

    “任君威仪”的技能也让庄不远口水。

    “仁君威仪:您是最仁慈的庄园主,再叛逆的仆从,也会泪流满面地匍匐在您的脚下……使用仁君威仪技能,您可以降低‘徒劳的叛逆线’,但对某些人可能会有反效果……”

    竟然是一个看运气的技能?

    庄不远觉得自己的运气不算是特别好,吃了那么多的庄园产出,也没见变帅。

    庄不远最近攒下的积分不多,因为庄园的系统,还在日夜不停地运算破解“蓝石叶之心”,这两个技能的积分消耗都很高,庄不远勉强能买一个。

    而且现在庄园陷入停滞状态,积分消耗很快,庄不远还真不敢乱花钱。

    两个技能,庄不远实在是难以选择,这种时候,他真希望这个系统,有个“氪金”选项。

    等等,胡思乱想什么呢?你这个穷逼庄主!

    你有钱氪金吗?

    两个技能都很有用,但是现在庄园的第一要务,不是庄园产出,而是快点补充仆从,让庄园运转起来。

    终于,庄不远还是决定,先买“仁君威仪”!

    收人路漫漫,能收一个是一个。

    之前黄武山人才市场有几个人似乎不怎么愿意为自己工作,今天有了“仁君威仪”,是不是就可以把他们收回来了?

    唔,不如去试试。

    庄不远刚走出门,打算前往黄武山人才市场,就看到庄园的主管、执事们,正围在他窗外的那颗巨大的枫树下。

    “小福,小福,在不在家?”刘金阁仰头望着那高耸入云,几乎看不到顶部的大树,喊道。

    “叽~?”小福脚下吊着一根黑色的丝线,从树上倒吊下来,歪头看着刘金阁,很是纳闷的样子。

    “小福,庄园现在升级了,需要盖很多房子,你那里有没有舯墨人?”

    “叽?呜呜唧!”小福咧着豁牙,摇了摇头。

    “果然没有……”刘金阁抓抓脑袋,“舯墨人一直离群索居,果然不会凑热闹来蓝石叶庄园。”

    “小福,我要几个那逊利亚人,你那里有挺多吧,找几个壮实的来让我选选,对了,要男的!”老轰隆道。

    “老轰隆你怎么不找几个女的?”旁边,罗桥调笑老轰隆,“你也该考虑续弦了吧……”

    “去去去!”老轰隆白了罗桥一眼,“庄主那天说要找好几十个侍寝女仆,我家萝萝可怎么办,如果再来几个狐狸精,把庄主迷得神魂颠倒……”

    庄不远白眼一翻,你们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只是说说……而已。

    等等,难道树上还有其他的那逊利亚人妹子?

    萝萝实在是太小了,还没成年,如果树上有成年的妹子……

    吸溜了一下口水,庄不远缩回了主人房,拿出一个望远镜,向树上张望。

    大枫树的树叶郁郁葱葱,完全看不到里面藏了什么人。

    但是老轰隆说出了要求之后,就看到树上垂下来了几十条黑色的丝线,上面吊着几十个裹成茧子,在沉睡的那逊利亚人。

    有老有少,果然都是男的。

    不知道小福做了什么,这些被缠住的那逊利亚人,都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到小福,就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

    小福这个庄园最佳猎手果然名不虚传,真不知道他们在树上受了多少苦。

    “庄园要升级锻造房,需要四个技艺高超的锻造大师,谁愿意为庄园服务?”

    这些那逊利亚人都争先恐后叫了起来:“我!我!”

    流放纪元的人,并不排斥为庄园主服务,而且再差也总比烂在树上好吧?

    “那谁的锻造手艺最好?”老轰隆还很挑。

    过了一会儿,老轰隆选了四个手艺最好的,小福把他们放下来之后,老轰隆给他们一一发了卡。

    然后老轰隆把一个笼子模样的东西递上去,小福垂下一条黑色丝线,把那笼子吊了上去,消失在树冠里。

    笼子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庄不远很纳闷,那是什么?

    老轰隆之后,徐建飞也走了过来:“我记得有挺多堕落龙人吧,给我来两个,陪练不够用了。对了,那逊利亚人的守卫来两个,他们枪法好点。”

    带了两个堕落龙人和两个那逊利亚人离开,徐建飞也送上了一个笼子,小福向里面探了探脑袋,表示很满意。

    “绒人有吗?要会种树。”毦笪抱着一个盒子过来,带着两个毛团子跑了。

    “喂,小福,有没有坨人?”就连棒槌都来凑热闹。

    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之后,棒槌有点不甘心地问道:“那有没有坨人的脚?”

    可惜也没有。

    棒槌碎碎念地走了。

    就连冈保都跑来要了几个三瞳人,这些人都会给小福递上一个笼子模样的东西,和小福以物换物。

    过了不到十分钟,除了没找到舯墨人的刘金阁之外,其他人都心满意足地走了。

    “小福,有没有别的擅长木工的?”刘金阁不甘心地问道。

    “叽叽!”小福连连摇头。

    刘金阁叹口气,道:“看来只能回去让庄主加速庄园的速度了,反正舯墨人的寿命几乎无穷无尽……只是他们要更受累了……唉,不知道萨兹勒啥时候回来……”

    庄园想念最佳猎头。

    刘金阁摇头叹息着走到了前院,道:“舯老哥,不好意思,你们要受累一点了。”

    “啥?”一个身材足足四米高的舯墨人转过头来,“总管大人说什么要受累了?”

    “舯老哥你怎么……又长高了?”刘金阁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大个子,之前舯大木才不到三米啊。

    “啊,你是说舯大木吧,我不是舯大木,我是他爹舯大一。”

    刘金阁:“……”

    这是怎么回事?

    他茫然地转身看向了旁边一个和舯大木差不多个子的人:“舯老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舯大木,我是他弟弟舯大呆。”

    刘金阁一转头,就看到七八个舯墨人,正在河岸上,忙碌着锯木头。他们个子高高矮矮,长相都是木头木脑的,一眼看上去,压根分不出谁是谁来。

    “这到底怎……怎么回事?”

    “哦,总管大人恕罪,船里比较潮湿,我怕家里老人们发霉,让他们起来活动活动,晒晒太阳。”

    这话说的,怎么有种阴气森森的感觉呢?

    刘金阁后背汗毛都竖起来了。

    赶快摇摇头,把后颈的毛发压下去。

    “你们船上……到底有多少人!”刘金阁追问道。

    “我也说不好,还挺多吧。”舯大木抓抓脑袋,憨笑。

    这庄园里,神奇的地方多不胜数,但是有两个地方——小福的树,舯大木的船,即便是在庄园里,也是让刘金阁惊奇不已。

    而且……萨兹勒真是一个可怕的猎头啊,该不会把流放纪元所有的舯墨人都抓来了吧?

    某个庄园主,怕是拍马也赶不上了啊!

    而此时此刻,某个没出息的庄园主,正悄悄来到了树下,手中拿着几张“侍寝女仆”的身份卡,腆着脸看着大枫树,低声叫道:“小福!”

    “叽!”小福立刻从树上飞了下来,在庄不远的脸上挨挨擦擦,还非常咸湿地舔了一道。

    “小福,树上有那逊利亚妹子吗?”

    小福点了点头,最近入侵庄园的人真的是很多,庄园里抓的俘虏也很多。

    十多个那逊利亚人被从树上降了下来。

    果然都是女性,只是……

    小福对“妹子”这两个字,是不是有什么理解错误?

    从树上下来的,顶多有两个能算得上是妹子。

    其他的人,至少也是中年了。

    不得不说,那逊利亚的女性,天资真的很不错,即便是中年女性,也看得出年轻时一定很漂亮,只是她们的生活环境,实在是太过险恶了,即便是女性,也必须终日和机械、金属打交道,甚至要上战场。

    不说那些中年、老年的那逊利亚人,即便是两个勉强能算妹子的,身上、脸上也有可见的伤疤。

    不过,毕竟那逊利亚人的天生丽质在那里摆着呢,这伤疤并没能破坏她们的美丽,反而让她们变得更有魅力。

    庄不远摆了摆手,道:“把她们俩向下放放,让我仔细看看。”

    黑色丝线缓缓降下,两个妹子看着庄不远的眼神,极为抵触和羞愤,等到和庄不远基本平齐了,她们拼命扭动脖子,不看庄不远。

    庄不远抓抓脑袋,怎么觉得自己像是二世祖,或者欺男霸女的恶霸呢?

    不过她们都是来入侵庄园的入侵者,是敌人啊,有必要同情她们吗?

    更不要说,其实她们是不同的物种,又不会怀孕……

    唔,我到底在想什么!

    庄不远毕竟是个纯情小男生,越想越觉得脑袋火热。

    就在此时,庄不远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庄主哥哥,你在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庄不远吓得差点跳起来。

    他猛然转身,看到身后站着的是小点点,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萝萝,差点被吓死。

    不过这小家伙是萝萝的小跟班,该不会跑去给萝萝说吧。

    等等,我为啥要害怕萝萝?

    庄不远的思绪,简直乱成了一团。

    “啊,我知道了,爷爷说庄主哥哥你要找侍寝女仆!难道你要让这两个姐姐帮你侍寝?”

    庄不远恨不得捂住小点点的嘴巴,我的小祖宗,你这个时候那么聪明干什么?

    “庄主哥哥,侍寝女仆是做什么的?”小点点又问。

    这让庄不远怎么回答?

    他转头看向了两个那逊利亚妹子,目光扫过她们胸口,突然怔住了。

    两个妹子都被小福缠住了,庄不远刚才没看清楚,现在才发现,她们只有一边胸部,另外一边却是平的。

    他再看向了其他的那逊利亚的女性,发现她们的胸口也只有一边,她们脸上的伤痕,其实很多也是刻意留下的。

    “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妹子不回答,反而是有一个中年女人回答道:“回禀庄主大人,那逊利亚女人成年之后,都要割乳刺面……”

    刹那间,庄不远想到了传说中的亚马逊女子,只觉得如同一头冷水泼下。

    世界上那么多的人都在追求美貌,但殊不知美貌对弱者来说,只是累赘罢了。

    不论那逊利亚人还是持灯人,她们的外表带来的都是无尽的苦难,而她们被庄园主驯化成这个样子,只有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反抗庄园主的驯化。

    这个世界如此残酷,不是一个纯情小男生的幻想。

    庄不远很难想象这些那逊利亚人,为了生存到底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侍寝女仆,就是帮忙收拾房间,给你讲故事,陪你睡觉的人啊。”庄不远捏了捏小点点的鼻子,看向了两个中年那逊利亚人,“我要给小点点找个保姆,再找个人帮我收拾收拾房间,谁愿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