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七五章:久违的仁慈
    据说,这天下午,很多人都看到柯园长手持着一张卡,惆怅地坐在虎山上,仰望着天边的夕阳。

    据说,这天下午,所有走过柯园长身边的人,都会听到他不断地嘀咕着:“我只是接过来看了看,真的,只是看了看而已……”

    可惜,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回头路,一旦接过了庄不远的仆从卡,这辈子都生是庄园的人,死是庄园的鬼了。

    和柯园长的惆怅与无奈比起来,赵制片人的表现可算是欢天喜地,喜滋滋地捏着身份卡问庄不远道:“庄主,我这也算是庄园嫡系了吧?这个投资的钱,是不是可以到位了?”

    庄不远恨不得一耳光就甩过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人家赵制片人真的是劳苦功高。

    从前两天,赵制片人把《跟着老庄叔去酿酒·猴儿酒篇》第一集上传到网络开始,庄园的提示就没有停过。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传播速度最快的,不是物流;普及速度最快的,也不是食物。

    而庄园有一个仁慈向成就,叫做“庄园主的仁慈”系列,有什么“偶尔的仁慈”、“难得的仁慈”、“淬不及防的仁慈”等等,分别是让超过10个、100个、1000个“卑贱的平民”享受到庄园产出云云。

    现在庄不远的成就,已经到了“刹那间眼花缭乱令人防不胜防的仁慈”了,眼看着就要追平庄不远之前无数残暴成就积累的“残暴值”。

    庄不远万分期待地等待着“仁慈”的到来,毕竟“仁慈向”也有很多的技能,是庄不远非常期待的。

    而监狱里,和外界几乎断绝了联系的庞胖子,也在焦急等待着自己的下属们向他汇报,对全能动物园反击战的战果。

    患得患失的一夜过去,第二天下午,庞胖子在一张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新闻。

    “虚城两大野生动物园再起波澜……”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全能动物园的强势崛起,老虎近距离节目的新型游览项目火爆全州,整个虚城的动物园界就波澜不断。特别是最近《高能向前冲·全能动物园篇》播出之后,曾经一度陷入破产危机,并遭遇水淹事故,被迫出售的贾湖动物园,以全新的姿态,降临虚城的游园市场。不只是其他的几家动物园,就连几大主题公园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生意出现了极大的波动。”

    “……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驾车撞击案,前几日完成宣判,嫌疑人庞某某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但就在庞某某入狱的当天,其所有的五峰野生动物园展开了一系列烧钱大战……”

    “这场烧钱大战,可以说是完全针对全能动物园的狙击,记者请教了业内人士,认为这种竞争方式,严重扰乱了市场,其政策的制定,非常不明智……”

    看到这里,庞胖子嗤笑一声。

    扰乱市场?我们的监管部门还没说话呢,你们这些所谓业内人士,乱叫什么?

    我庞胖子,可是交游广阔的,谁敢管我怎么做!”

    我们五峰野生动物园,可是有州有股份的!

    就算是要管,怎么也得给我点面子,让我们先杀杀全能动物园的威风!

    他转眼又向下看去。

    “或许是因为不良竞争,昨天晚上,刚刚实行不到一天的巨大优惠政策,被紧急叫停……”

    “这种紧急叫停,引起了大量的顾客不满,他们纷纷聚集在公园的门口,呼吁公园承担起责任……”

    看到这里,庞胖子的眼睛都快瞪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

    他翻过一页,就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正是五峰野生动物园,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几乎走路都走不动。

    这些人正在和动物园的保安对持,似乎随时都可能发生剧烈的肢体冲突。

    “根据虚城晚报的了解,这已经是五峰野生动物园最近两个月内引起的第三起公共事件了,我们不禁要问一声,公园的经营方到底怎么了?这种拍脑袋的政策,是谁制定的,又是谁决定中止的?”

    “据悉,因为反响较大,相关监管部门已经介入展开调查……”

    看到这里,庞胖子终于出离愤怒了,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撕拉!”一声裂帛版的响声,庞胖子一把把手中的报纸撕了个稀烂。

    “这怎么可能?”

    “我不信,这怎么会……”

    “我要见我的律师!”

    “那些混蛋,到底在干什么!”

    他的计划,明明不是这样的!他的计划几乎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即便是烧钱,也绝对不能让全能动物园得意!

    他相信全能动物园会求和的!到时候他就可以上诉,若是对方服软,甚至可能驳回原判!

    为什么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变成了这样?

    难道那些外面的人,都是废物吗?

    可惜的是,他想要见律师,也不是每天都能见的,好不容易又挨了两天,他每天都在拼命留意报纸。

    本来他能看报纸的机会就不多,更不要说报纸到了他手中,往往经过了很多人的蹂躏,好不容易翻到了一篇报道。

    报道题目是《监管部门介入,全能动物园、五峰野生动物园或讲和。》

    “据悉,监管部门约谈了双方的负责人,要求双方停止恶意竞争,展开合作……”

    “最新消息,两家动物园的资方已经开始会谈,监管部门希望全能动物园能够收购五峰野生动物园……”

    那一瞬间,庞胖子差点急怒攻心,直接昏过去。

    这怎么可能?

    这到底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我才是五峰野生动物园的大股东,我不点头,谁能做主?

    这绝对是假的!是假的!

    又是一天过去,庞胖子又翻到了一张报纸。

    “在监管部门主导下,五峰野生动物园拆分为‘五峰野生动物园’、‘五峰管理公司’,原五峰野生动物园的土地、园区等,被折价x亿元,将由全能动物园出资收购……,其他资产则由‘五峰管理公司’拆分管理……”

    庞胖子直接昏迷在地。

    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医院里,他的律师和几个园区的管理人员坐在床边。

    “对不起,园长,我们尽力了……”

    “我们把您的资产都剥离了,等您出去,还可以东山再起。”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庞胖子不理解。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律师和园区的管理人员也是无语。

    谁知道为什么动物园的帐号突然被冻结。

    只能说是天意如此。

    据说,庞胖子一夜之间白了头。

    ……

    庄园里,庄不远哭笑不得……

    一夜白头的庞胖子,让庄不远恨不得仰天大笑。

    这也算是间接帮蟹哥报仇了。

    但对这个突然硬塞过来的“五峰野生动物园”,庄不远真的是不想要。

    “我可以不收购吗?”

    这项收购,主导的人其实并不是庄不远,而是所谓的监管部门。

    自从全能动物园崛起之后,五峰野生动物园就一直节节败退,正如庞胖子所说,这动物园是有部分州有股份的,在州内做生意,必须把自己绑在州内的战车上,这也是庞胖子的生存之道。

    但庄不远也真切感受到了这中间的残酷,就连干倒庞胖子的心情,都变得复杂了很多。

    在庞胖子没有点头同意之前,直接将五峰野生动物园强行拆分出售,普通人是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权力的。

    只有监管部门才有这种力量。

    而这个被拆掉的五峰野生动物园,怎么看都写着“烫手山芋”四个字啊。

    庄不远还真担心,哪天自己刚刚落难了,全能动物园也被拆掉卖了。

    而且这还是完全合规合法的,因为法律是人家制定的,审批是人家做的。

    “庄主啊,咱们怎么能不接啊!”柯园长却是循循善诱,“在哪里做生意,都得和政府打交道,政府的大腿,永远得抱紧了,这是递过来的橄榄枝啊,别人求都求不到。”

    “之前五峰野生动物园的发展一直顺风顺水,如果不是遇到咱们全能动物园,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呢,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有监管部门的扶持?做动物园这一行,和监管部门关系差了,那是寸步难行啊。”

    庄不远一直觉得,柯园长是个书呆子,不善经营的人,现在才发现,原来和柯园长相比,自己才是那个理想化、书呆子的一个。

    “庄主啊,做生意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爱来就来爱走就走,干哪一行,就得守哪一行的规矩……”

    “可是……”庄不远心中还是有些隐约的不爽。

    虽然之前的很多产业,都和政府关系紧密,譬如幻山大隧道,又譬如贾湖开发,但是那些都只是生意,庄不远是拿来赚钱用的。

    但是,全能动物园是庄园的“牲畜棚”。

    庄不远理所当然地认为,在他的“庄园里”,他说了算。

    他可是一名庄园主啊!

    这是庄不远的庄园,第一次和现实世界中的政府出现了‘所有权’上的冲突。

    又或者,这是庄不远第一次意识到冲突的存在。

    全能动物园,毕竟是坐落在州内的土地上,庄不远拥有的只是使用权,却不是所有权。

    这也算是摆在庄不远面前的全新麻烦了。

    这也让庄不远深切意识到,生意和庄园,需要有某种界限,而这种界限,或许比庄不远所想的还重要。

    这世界上,有三种力量。

    权力、资本和科技。

    三种力量,一直在互相制约,互相冲突。

    特别是这些年的州内,三者之间的冲突越发严峻。

    资本总是希望随心所欲甚至操纵权力,科技总能冲出权力的阴影之外却又屈从于资本,而权力却想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纳入自己的监管之中。

    但只要身在地球上,或许就永远也无法脱离这三者冲突。

    身为一个拥有庄园,拥有蓝石叶庄园,拥有流放纪元的庄园主,庄不远不由开始想,自己能做什么?

    已经成为庄园小镇的庄园,该如何发展?

    随着庄园的发展,这种冲突,或许会越来越多。

    当然,不能作死,否则他那个爱国的老爸,会打死他。

    “庄主,您也不用担心啊,监管部门想要让我们收购五峰野生动物园,也是为了稳定和规范野生动物园市场,不要恶意竞争引起混乱。他们也有资本在其中,只要我们全能动物园能够源源不断地制造利益,他们绝对不会过河拆桥。”

    “可问题是,我没钱啊。想要收购,也需要有钱才行。”

    “钱不是问题,监管部门说,可以帮我们向银行贷款。”柯园长道。

    “而且,监管部门也说了,他们绝对不会插手全能动物园的经营。”

    此时,庄不远难免啼笑皆非。

    监管部门帮他们贷款,然后把五峰野生动物园卖给他,就是看好了五峰野生动物园的盈利能力。

    想想庞胖子,被扫地出门的原因,也无非是他已经不能再创造利益,甚至损害了相关人士的利益而已。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说穿了就是这么赤裸裸。

    其他的东西,都只是这种赤裸裸的物资上,温情脉脉的表象。

    “那就收购吧,以全能动物园的名义收购就好……”庄不远挥了挥手,有些意兴阑珊。

    这种感觉,就像是贤者模式,看什么都没劲。

    打发走了柯园长,庄不远抬头看向了眼前的庄园。

    目之所及,一片空旷,庄园百废待兴。

    在道路的两侧,点缀着大大小小的果树。

    远处,各种建筑鳞次栉比。

    再远处,郁郁葱葱的农田,一望无尽的树木。

    这一切,竟然都是他的。

    曾经,庄不远最好的梦想里,也没有现在这么好,拥有一座自己的庄园。

    能够有座自己的房子,他都能睡觉笑醒了。

    但是现在,他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小小的权益被侵犯,因为别人塞给自己资产而不爽?

    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就在此时,庄不远突然听到了一声提示。

    “恭喜仁慈的庄园主,完成了‘刹那间眼花缭乱令人防不胜防的仁慈’成就。”

    “您现在是一名仁慈的庄园主了。”

    “这个时候仁慈?”庄不远哭笑不得,这真是太讽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