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七二章:不巧,今天我还是残暴的庄园主
    贾湖,一家商业银行的大客户室里,庄不远和柯园长正怒瞪银行工作人员。

    “非常抱歉,您的帐号因为和非法境外暴力团体有资金往来,所以暂时被冻结了。”

    “这怎么可能?这是我们动物园的捐赠账户啊,怎么可能会和境外暴力团体有资金往来?”

    “抱歉,这不是我们银行所能知道的,我们只是按照执法机关的要求暂时冻结。”

    “那要多长时间?”

    “通常我们要冻结至少一周时间,等到执法机关确定你们不是在洗钱才能解冻。”

    “要一周?”庄不远和柯园长一起瞪眼。

    柯园长一把就拽住了庄不远:“你这个蠢庄主,你到底做了什么!”

    庄不远就纳闷了,我没做什么啊。

    等等……境外暴力团体?

    “我好像曾经敲诈了什么人来着?”庄不远终于想起来,在扶桑曾经敲诈过魔豆帮的一个头目。

    “我能问一下,魔豆帮,哦不,境外暴力团体捐赠了多少钱吗?”

    “唔……”银行工作人员看了看记录,道:“四百多万扶桑币。”

    四百多万扶桑币?妈蛋,才二十多万州内币,就废了我好几罗的资金!

    什么叫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就是了。

    庄不远和柯园长走出了银行,都觉得这事儿又是荒谬又是可笑。

    然后对望一眼,顿时觉得对方又可憎又讨厌。

    “真是不该贪小便宜啊……”庄不远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最近庄园升级,百废待兴,更是需要很多的人才。

    庄不远最近一直在阅读黄武山人才市场,哦不,黄武山监狱的各种人才。

    他已经看准了好多人才,有的是经济问题,可以通过补偿的方式获得减刑。

    有的是近期就可以释放出来,但还有一屁股债缠身。

    庄不远正打算大撒币,把这些人都挖来庄园里呢。

    这下子全卡住了。

    而结果竟然是因为二十万州内币。

    “都怪你,哼!”柯园长一甩脑袋,转身就走了。

    不用说,身上的叛逆线,差不多又有一尺厚了。

    庄不远也是抓狂,妈蛋,你觉得老子就非要收了你吗?老子还不稀罕呢!

    哪天老子找个比你厉害的动物园长,赶你回家养老!

    好在庄园的仆从们进展还不错,陆陆续续有一些仆从已经被补充到了庄园里,让庄园开始慢慢运转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庄园的“三级产出”,正在网络上飞速传播。

    自从上次发放了大量的“雇农卡”,把广场舞大妈们都收编之后,庄不远就开始渐渐向仁慈向转变了。

    而今天开始,庄不远的仁慈向成就又开始飞涨了。

    这让庄不远喜出望外,难道自己终于要成为一名“仁慈”的庄园主了?

    整天顶着那血淋淋的残暴光环,挥舞着双手啪啪啪打脸,说自己仁慈都有点底气不足。

    这下子总算是拨乱反正了。

    升级庄园小镇的第一天,算是喜忧掺半,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从银行回到了庄园,庄不远刚刚回到主人房,就看到高蟹站在门外。

    “蟹哥,找我有事?”庄不远,看高蟹欲言又止,庄不远猛然瞪眼:“是今天?”

    高蟹点了点头。

    ……

    今天,是法庭开庭审理庞胖子肇事伤人案件的日子。

    时隔很多天,庄不远再想起来此事,也是心中怒火升腾。

    当时庞胖子满盘皆输,一怒之下开车撞向了庄不远,若不是大虎几个忠心救主,恐怕庄不远已经一命呜呼了。

    而大虎等人,却被庞胖子直接撞的丢了半条命。

    这之后的许多事,都是由此引发的。

    高蟹烧掉了自己十多年的时间,从蟹哥变成了蟹叔,成了现在的高教授。

    大虎等几个二货因祸得福,得到了更强大的基因,成为了“犬龙人”,而最近真正开启了心智,帮庄不远完成了一个重要的成就。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所带来的伤痛不需要付出代价。

    任何一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这不是庄不远第一次参加庭审了,但这还是庄不远第一次打算亲手送一个人进去。

    庄不远在法庭的门外,看到了之前取保候审,宛若霜打的茄子一般的庞胖子。

    庞胖子之前体型像是个球一般,但这才没多久,就已经瘦了两圈,他虽然穿了西装,但是那身西装已经非常不合身,松松垮垮的,完全没了个型。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大概是他的律师。

    看到庄不远、高蟹和安丹月,那中年人立刻低声对庞胖子说了句什么,庞胖子瘦了很多,却依然耷拉着的脸颊抖动了一下,一咬牙,冲了过来,大声道:“庄先生,庄先生!请稍等!”

    庄不远三人顿住了脚步,看了庞胖子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庄先生,庄总!”庞胖子慌忙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上来,“庄总,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大概,庞胖子的律师看到了安丹月,就知道庄不远这是动真格了。

    这位法庭上的女神,最近实在是太风光了,但凡出面,几乎就从未败诉过,吊打各种法律精英,各种豪华律师团,各种大律师事务所……

    有她出面,律师自己压根就没有丝毫的胜算。

    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庭外和解。

    看到庞胖子冲上来,高蟹向前一步,拦住了庞胖子。

    庞胖子并没有认出来高蟹,他看了高蟹一眼,又想向前挤:“庄先生,上次是我的不好,但至少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我们和解好不好?”

    “我愿意赔偿您的损失,您说个数字!”

    “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当时我是一时不小心,踩错了油门,我真的不是想要针对您!”

    “这都是意外,真的是意外,您放我一马,我以后绝对退避三舍,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

    庞胖子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在被判刑数年和一时服软之间,庞胖子当然明白该如何取舍。

    庄不远咧嘴笑了。

    那一瞬间,庞胖子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他觉得,在他面前的,似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凶兽。

    他几乎要打退堂鼓了,他宁愿在法庭上面对安丹月,也不愿意在法庭之外面对庄不远。

    但庄不远的话,却让他惊喜莫名。

    “好啊,只要你的赔偿可以让我满意。”庄不远道。

    咦?

    旁边,高蟹和安丹月都纳闷地看向了庄不远。

    庄主今天疯了吗?或者是脑袋有问题?怎么可能会愿意接受赔偿?

    庄不远看向了高蟹的侧脸。从侧面看,高蟹的额头和眼角,都已经出现了皱纹,岁月如此无情,即便是拥有支配时间能力的庄园,也无法延缓时间的作用。

    “我没有受伤,暂且不说了。但大虎他们,都是蟹哥亲手养大的,自从你撞了大虎他们之后的每一天,蟹哥都在承受着难言的煎熬。”

    “我赔,我赔!”不就是精神损失费嘛!

    自从这个名词出现以来,现在什么人都可以用这个名义索赔了!

    但是没办法,现在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种煎熬,一天一百万的赔偿不过分吧!”庄不远又道。

    一天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庞胖子差点跳起来了。

    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

    这才过去了多久?千万级别的金钱,他还承担得起。

    问题是,只要能逃脱牢狱之灾……

    “所以,蟹哥你担心了多少天?”庄不远问高蟹。

    高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数字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5475天。”高蟹道。

    “唔……”庄不远算了算,道:“那就是54.7亿,或者48.8罗,承蒙关照。”

    庄不远伸出手去。

    即便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心情之下,那一瞬间高蟹也差点笑喷了。

    妈蛋,我就是喜欢庄主这么一本正经的耍流氓。

    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价的。

    只要到了心理价位,就算是把自己卖了又何妨?

    高蟹觉得,自己一天一百万,真是太值了!

    “你他妈在玩我?”庞胖子却是怒了,差点直接给庄不远一拳。

    你怎么不去抢!

    等等,你这比抢还可怕!

    张口就是54.7亿,你这个蟹哥,是拿金子做的吗?

    “这也太夸张了吧,您这完全不是合理的诉求!”旁边,律师连忙拦住了庞胖子,不让他再惹祸。

    “你说不合理就不合理?”庄不远冷笑,我还说这样完全合理呢!

    “那咱们法庭见。”

    庄不远转身,继续向法庭里面走去。

    背后,庞胖子的眼神,似乎想要杀人。

    但终究,他还是服软了,毕竟现实大过天。他慌忙又赶上了几步:“庄总,这价钱实在是太高了,我实在是陪不起啊,您给个实在价!”

    “我蟹哥的生命,不讲价。”庄不远头也不回。

    “庄不远,你别太过分!等我出来,我和你不死不休!”

    庞胖子终于忍不住怒骂。

    法庭上,双方的律师交锋,但局势终究向庞胖子所恐惧的方向倾斜。

    在安丹月的强势压迫之下,庞胖子终于还是向后方旁听的庄不远露出了哀求的神色:“庄总,您是个仁慈的人,求求您高抬贵手,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一次……”

    庄不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属性,距离自己完全走向仁慈路线还差蛮多,他摊了摊手道:“不巧,今天我还是一个残暴的庄园主。”

    (今天回门,忙坏了,先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