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四九章:庄爸的志向
    谁想到,那边说起来没玩没了,简直把他们全忘记了,不得不出声催促。

    听到要拍卖,酿酒大师们面面相觑,大胡子酿酒师霸占了那酒坛,已经喝到第三杯了,就算是大胡子差点把脸都埋住,此时也能看出来,他的脸都红透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酒坛,瘪了瘪嘴,道:“还剩下一点了……干脆别拍卖了,咱们自己喝了吧……”

    破罐子破摔!

    大胡子还没说完,就被众多酒客捂住嘴拖出去了。

    酒坛又回到了季老的手中,季老晃了晃,道:

    “还能倒出来大概十小杯,那就按杯拍卖吧……”

    众人无异议,都催促道:“快点快点,酒都开坛了,待会儿就不好喝了!”

    “那就快拍,两秒内加价,价高者胜。”拍卖师道。

    众人都同意这个规则。

    等在外面树上的庄不远咧嘴,终于到了我出场的时候了。

    美酒就如同艺术品,也是必须要资本来热捧的。

    因为,世人的艺术审美,需要土豪用钱来刷新一下。譬如梵高如此艺术大师,生前也是穷困潦倒。

    想要活着成为大师,不但要有功底,也必须要有资本。

    他悄无声息地从包里钻了出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西装,混进了人群里。

    这场大秀,庄爸演前半场,他需要演后半场。

    “现在拍卖第一杯酒,虽然是今日最佳,但是只有一杯,所以起拍价以一千坚果币为底,举手加五百坚果币。”

    庄不远撇撇嘴,庄爸的祛病酒,卖到坚果州都好几千上万坚果币了,也只有10ml一小瓶而已,这拍卖师的想象力真是被贫穷限制了。

    来,让本庄主刷帮你们开开眼!

    他抬手就喊了出来:“一万坚果币。”

    庄不远的声音刚落,立刻就一片寂静。

    呃,一万坚果币买一杯酒?

    虽然说这世界上有很多几十万坚果币一瓶的传奇美酒,但那大多都是有历史原因,也有其传奇故事的。

    与其说是喝酒,不如说是喝的历史和传说,喝的是这份稀有和独特。

    但真正一万坚果币买一杯酒?

    还是新人,没有什么履历的酿酒师的作品?

    这怕不是失心疯?

    “这位先生您确定?”

    “当然,酒仙降世,灵猴酿酒,这在我们州内,是绝对的吉兆,我喝不到灵猴酿的酒,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尝尝这今日最佳了。”庄不远道。

    庄不远全身上下都充满着爷有钱,也不想省钱的气息。

    拍卖中断了几秒钟,好在拍卖师够专业,以极快语速道:“这位先生一万坚果币,有没有人更高价的!”

    一万坚果币,已经是天价了,但是对在座的众人来说,一万坚果币买个乐呵完全没问题。

    “一万一千坚果币!”

    但是众人哪里知道,庄不远就是来捣乱的,给自家老爸抬身价的。

    “两万!”庄不远立刻跟上。

    看到庄不远如此嚣张,很多人不满了,纷纷开始出价。

    就你有钱咋滴?

    “三万!”

    “三万五千!”

    “四万……”

    消费有两种,一种是冲动消费,一种是理性消费。

    为了投资,花钱时自然要考虑投入产出。

    但是这是一杯没办法投资,纯消费,拿来喝的酒,众人的脑海里完全没了什么“性价比”的想法,一路价格飙了上去。

    庄不远是不管不顾,只要有人加价,就直接向上追加。

    他庄主虽然穷,但是一罗之下皆小钱,买买买!

    在庄不远的搅合之下,现场气氛越来越热切。

    一轮快拍,庄不远收获了三杯酒,价格更是被炒到了十万坚果币。

    看着这么多人,花十万坚果币拍一杯酒,跟着季老前来的陆岩杞眼睛都快瞪瞎了。

    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这一杯酒,就能值六十五万的州内币?刚才这一小坛酒,就能在任何一线城市买一套房子?

    这简直是太疯狂了!

    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在州内以州有企业为主的各种白酒厂家混多了,这种豪气的出手,还真没见过。

    而买到了酒的人,喝这十万坚果币一杯的酒时,自然是脑放大开,觉得这酒真是好喝到惊天地泣鬼神。

    喝完之后,有几个酒客摇头晃脑,陶醉非常,对这酒是夸到天上去了。

    当然了,花了这么多钱买的,买到了反而不好喝,那不是傻吗?

    就算是不好喝,也得说好喝啊。

    更不要说,大庄酒的素质本就够高,经得起全身心的细品。

    旁边,白霜酒厂的工作人员和木沼大师的弟子们,更是欲哭无泪。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白霜酒厂的活动,明明是木沼大师的个人秀,到最后,却变成了庄爸的独家秀?

    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但无论如何,他们都阻止不了这一切,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任由这一切自己发展下去。

    高潮之后,只剩空虚。

    拍卖了庄爸的大庄酒之后,还有几位酿酒大师的酒拿出来品鉴。

    但不知道是因为时机不对,又或者确实是不如大庄酒,大家的反响并不怎么热烈。

    这些酿酒师自己也有些意兴阑珊。

    庄不远对这些人倒是颇有歉意的,帮忙抬了抬价,活跃了一下气氛,只是庄不远本来就不喜欢喝酒,拍下来之后,随手就收到了背包里,让来者不拒的三斤四两当水喝掉了。

    等到品鉴会结束时,庄不远悄然走人,刚刚退出了大厅,立刻就被人叫住了。

    “庄小友。”

    庄不远顿住了。

    回头看去,就看到季老笑眯眯地站在不远处。

    “果然是庄小友!”季老笑道,“我只是听着声音耳熟,电话里毕竟有些失真,没想到真的是你。”

    庄不远汗颜,糟糕,炒作被抓到了!

    “庄小友好手段!”季老竖起大拇指。

    庄不远毕竟还不习惯这种操作,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道:“让您见笑了。”

    “别人都说,庄老弟的这酒是今日最佳,不过我觉得这灵猴酿酒的一出戏,才是今日最佳啊,能不能请教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庄不远抓抓脑袋,道,“商业机密。”

    好吧……这让季老再怎么问下去?

    “木沼偷了庄老弟的酒,是真的吗?”季老肃容道。

    “这个是真的。”庄不远道。

    季老就点了点头,道:“干得好!”

    啊,不会被训斥一番吗?

    毕竟庄不远觉得这老头是个挺古板,挺正义的人啊。

    庄不远的这打脸手段,毕竟有点欺负人。

    “妈蛋,这些扶桑鬼子,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季老骂道,“什么破清酒,不就是寡淡无味的黄酒嘛,还敢自夸……”

    庄不远:emmmmm……

    突然感觉季老亲切了很多。

    “以前只觉得庄老弟酿酒的技艺已经够了,只是担心庄老弟性格太耿直,不过看到庄小友的表现,我就放心了。”

    庄不远都想吐槽了,你这意思是我太不耿直了吗?这到底是夸奖还是夸奖呢?

    “庄老弟在哪里?能不能和他见一面?我早就想要和他谈一谈了。”

    季老果然和庄爸很有共同语言,聊一会酿酒,骂一会鬼子,聊了好几个小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走之前,季老道:“我本来打算就此金盆洗手,见到了庄老弟之后,我突然觉得,现在退休还太早,不然州内就只剩下庄老弟独自支撑了,庄老弟,日后多多指教!”

    “不敢,季老多多指教!”

    目送季老从小酒厂离开,庄不远磨拳搽掌:“木沼这下子算是凉了,接下来就要把白霜酒厂弄垮了!”

    这酒厂里,烂掉的可不只是一个木沼而已,竹田之类的人,也都是品行不端之辈,庄不远早就不爽了。

    是直接让大牛或者三斤四两出动,暴力碾压,还是用点别的手段呢?

    “别。”庄爸却是摇摇头:“这是我的事,我自己来。”

    庄爸眯眼看向了下方的白霜酒厂:“不过就是一个清酒厂而已……”

    庄不远瞪眼,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霜酒厂可不只是一个清酒厂而已。

    白霜酒厂是扶桑历史最悠久的清酒厂,也是销售额最高的清酒厂,年销售额接近350亿扶桑元,也就是大概20亿州内币,

    白霜酒厂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获得过各种金奖,在扶桑和国际上的名声,甚至说已经根深蒂固,说到扶桑酒,就会想到白霜酒厂。

    清酒毕竟是一个非常小的分类,在清酒这个门类里,白霜酒厂已经是真正的巨无霸。

    不过,看装庄爸那坚定的神色,庄不远知道,一定是刚才季老和庄爸的闲谈,激起了庄爸的民族自豪感。

    在这之前,庄爸想的或许只是复兴自己家的大庄酒。

    但现在,他的目标已经升华了。

    他想要让州内的酒走向世界,屹立在世界之巅!

    这也算是一种薪火相传了。

    这个时候,庄不远能说反对吗?

    当然不能!

    他只能默默站在庄爸的身后,帮他打气了。

    “叮,主线任务发布,和白霜酒厂正面竞争,最终取得胜利……”

    “任务成功,奖励称号金牌酿酒大师;任务失败……”

    庄爸霍然转身:“这时候你还捣乱,看我打不死你!”

    庄不远转身就跑:“爸,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为什么别人家的系统,动不动就可以抹杀别人,而我这个系统君,动不动就被打断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