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四七章:猴大爷的话谁敢不信
    毦笪对着木沼吱吱尖叫,手中的酿酒器具乱挥乱舞,酒液四下泼洒,空气中的香气顿时又更浓郁了一个等级。

    而满大街的酿酒大师们,纷纷张开嘴,拼命接着这漫天的酒雨。

    好喝!

    太好喝了!

    为什么这么好喝!

    都说,影响酒的味道的,有很多种元素。

    原料、酿酒过程、菌株、储存、调配……

    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庄爸的这一缸酒,每一个方面,都达到了极致。

    这是一缸黄酒,但是酿造时使用的大米,是赵民专门繁衍出来的全新品种,经过了几千代的繁育选择,赵民将其命名为“酒心米”。

    酿造的器具,是浸透时间之血的酒馆酿酒器。

    酿造过程中使用的菌株,是庄爸专门培育出来的最优秀菌株。

    前三者都做到了极致,出来的酒能差的了?

    在浓郁的酒香之中,滴入口中的几滴酒液,简直就是琼浆玉液,让他们神魂颠倒。

    “这到底是什么酒?”

    “shit,我上半辈子简直是白活了!”

    “我之前喝的那能叫酒吗?”

    这酒真的能好喝到让他们失态吗?

    其实还真不一定,毕竟他们什么酒没喝过?没见过?

    毕竟人的感官有其极限,这酒再好喝,人的感觉也是有限的。

    但这世界上,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

    庄爸不给他们喝,反而用这种洒出来的方式。

    如同播撒甘霖,珍贵异常。

    他们的大脑,把这点点的味道,放大到了最大。

    刚才的大胡子男人身高力壮,他挤开了众人,挡在了最前面,张着大嘴,一边品酒,一边大声问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酒?到底是什么酒!”

    “这是黄酒。”季老站在人群之后,微笑着看着被人群围在中间的庄爸,道。

    “黄酒……州内的黄酒?”

    “是。”季老捋须微笑,眼中却泛起了泪花。

    白酒和黄酒,是州内的两大酒种。

    其实,自古以来,白酒是下里巴人,劳苦大众们才喝的酒,是低端的酒。

    其实不只是白酒,威士忌、伏特加、金酒等等蒸馏酒,都是低端的酒。

    为的是驱寒、麻痹身躯、拿来消毒等等,金酒最早更是拿来给船员们补充营养用的。

    真正的贵族、文人墨客,是喝低度酒的。

    譬如葡萄酒、黄酒。

    高度酒是最近百十年才流行起来,国外之所以流行,是因为鸡尾酒文化的盛行,烈酒可以作为基酒。兑水加冰兑上各种饮料,玩法多,好喝好看。

    而州内嘛,是建州之后,本来的上层阶级被消灭殆尽,只剩下了一群泥腿子,然后……上不了台面,辛辣、难喝的白酒反而成了主流。

    既然国际上流行烈酒,州内也流行烈酒,为什么州内的烈酒走不上国际舞台?

    答案其实简单到残酷,那就是因为……白·酒·不·好·喝!

    白酒的酿造过程非常独特,会产生大量的醛类,造成极为刺激的辛辣口感。

    没错,其实纯酒精并不辣,而是略带甜味。真正让白酒辣的,是醛类。

    白酒有好喝的吗?

    有,但是一般人喝不起。

    再加上这几十年,大酒厂大酒商,只是在拼命打广告,在酿酒上几乎毫无寸进。

    传统的名酒,早就已经名不副实,七零八落了。

    同价位的白酒,口感上几乎被同价位的洋酒吊打……

    如果不是有昂贵的关税撑着,估计白酒早就被冲垮了,还想走出世界?

    而最让季老最痛心的是,这些酒商,完全没有看到白酒面临的危机,反而躲进小楼成一统,譬如他几个不成器的弟子。

    当然,现在也有一些新兴的酒厂,开始向酿酒工艺、口感等方向发展,为的就是酿造更好喝的酒。

    庄爸的大庄酒,其实也是黄酒,而不是白酒,但是只要是州内的酒,管他是黄酒白酒,能走出去就好,所以季老才豁出脸来,疯狂推荐。

    而此时,季老也大概认出来庄爸了。

    难怪庄爸不愿意跟自己来扶桑,原来他早就有所计划。

    只是……

    这戏法是怎么变的?

    一只猴子,怎么能酿造出来那么好的酒!

    季老也想要抓狂。

    当然,现在更抓狂的是木沼。

    虽然毦笪泼过来的酒,全被众人挡住了,但是木沼却是气得跳脚。

    “你胡说,谁偷你的酒了!”

    我只是偷了你的菌株而已。

    但庄爸,却压根就不打算和他讲理。

    因为他什么都不用说了。

    大胡子酿酒师挡在前面,终于犯了众怒,被人拽回来,丢到了后面,他乜斜着木沼道:“难怪你突然酿出来了那酒,我就觉得不像话,原来是你偷的别人的。”

    “你个大胡子你胡说什么!一只猴子的话,你也能信!”

    “正因为是猴子的话,我才信啊!”大胡子酿酒师瞥他,“猴子又不会撒谎!”

    猴子不会撒谎?

    猴子当然会撒谎!

    但是,你能和一只猴子辩论吗?

    不能!

    所以你百口莫辩!

    那边,毦笪更来劲了,指着木沼大骂狂骂,声音抑扬顿挫不说,还凄厉非常。

    庄爸在旁边道:“猴儿你别生气了,我不该错怪你……原来真的有人偷了你的酒。”

    偷你个头!木沼怒骂:“你这个猴子,胡说什么!”

    毦笪白他,你是不是傻?我什么也没说啊,我只是乱叫而已!

    但是毦笪的乱叫,却立刻被众人脑补出了各种情节。

    “什么?他还打了你?”

    “他打了你的脑袋?”

    “然后抢走了你的酒?”

    “太过分了!”

    木沼终于感受到了被人一刀刀戳身上,却一句话也反驳不得的痛处。

    他不甘心道:“你们这是信口雌黄!你们没有证据!你们不要听他胡说!”

    旁边一群人白他。

    你是不是傻?

    猴子说话,还需要证据?

    一个酿酒大师和一个普通人,大家会信谁?

    当然是相信酿酒大师啊。

    但是一个酿酒大师,和一个会酿造绝世美酒的猴子,大家会信谁?

    笑话,会酿酒的大师满街走,会酿酒的猴子哪里找?

    人家猴子都委屈到进化出酿酒技能来打脸了,你还不信?

    你信不信接下来人家猴子就进化出说话能力,来骂人?

    再说了,这种事哪里需要证据?又不是对薄公堂,大家愿意信谁就信谁。

    到现在,愿意信猴子的更多。

    怒叫到后来,毦笪干脆跳上前来,对着木沼又抓又挠,毦笪个子小,但也是流放纪元的生物,那力气大得很,几下子就把木沼挠成了大花脸。

    “气煞我也!”木沼急怒攻心,猛然间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毦笪!走了!”庄爸一看不妙,风紧扯呼!

    毦笪几个跳跃,捡回来乱丢的酿酒器具,把硕大的酒缸,向自己背上一背,转身就跑。

    一眨眼间,一人一猴消失的无影无踪。

    若不是空气中还弥漫着酒香,简直就像是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怎么走了?”大胡子酿酒师眼巴巴看着一人一猴的背影消失,“怎么也让我们喝几杯黄酒啊!”

    “好想尝尝这黄酒……”

    “对对,哪里有卖黄酒的吗?”

    季老看看众人,突然笑了,道:“我这里有。”

    大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