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四五章:我家的猴子技艺不精,让各位贱笑了
    山桃县,白霜酒厂,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白霜酒厂作为山桃县酿酒业的企业,除了厂房之外,还有自己的酿酒博物馆,而今天这次的活动,就在白霜酒厂自家的博物馆里。

    为了接待一些尊贵的客人,白霜酒厂甚至还租用了几架直升机,用来从附近的几个机场接送尊贵的客人。

    木沼的大弟子站在门外静候,他也已经有了金牌酿酒大师的名号,地位远超普通的酿酒大师,在国际上也有了响当当的名号,但此时只是负责迎客而已,由此,就可以看得出白霜酒厂和木沼大师对这次活动的重视。

    可以说这次的品鉴会,是最近扶桑最大规模的酒类非官方聚会,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木沼透支了自己所有的人脉关系。

    而这次,各位酿酒师除了亲自前来之外,很多还带来了自己的“作品”,毕竟这次是“品鉴会”,是交流和品鉴的。

    而这种最高端的品鉴会,吸引了很多酒客和商家,白霜酒厂专门请来了拍卖师,很多酒品可以现场拍卖。

    对此木沼不但不反对,甚至大肆鼓励,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新作品,非常有信心。

    季老带着自己的关门弟子陆岩杞从一辆皇冠车上下来,陆岩杞看着旁边降落的直升机,不满地咂咂嘴,道:“这些扶桑人,也太不懂礼数了,怎么说老师您也是一名金牌大师,竟然只派个皇冠来接!”

    季老闻言,瞪了他一眼:“若是我们能多几个金牌大师,能在国际上发声,别人还敢这么怠慢我?”

    没想到只是发个牢骚,就被老师骂了,陆岩杞不敢接话,讪讪笑了笑。

    “抱着那酒!”季老又瞪了他一眼,陆岩杞只能转身从后座上抱起来一个木盒子,跟在季老的身后。

    一边走,陆岩杞一边左顾右盼,走了一会儿,又觉得很不爽。

    来来往往的很多酿酒师,其实年龄并不大,大多都和他年龄差不多,甚至还有人比他的年龄还小,身后跟着的随员、弟子之类的,更是只有二十多岁。

    只有他,差不多的年龄,在这里却是小辈。

    季老在国内的酿酒界,是何等的身份,到了这里,却只是路人甲乙丙丁的模样,虽然贵为金牌酿酒大师,走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人迎上来欢迎,也没有人和他攀谈。

    白酒在国际上势单力孤,没有知名度,也没有影响力,迄今为止,也只有季老这一个以白酒为主的金牌酿酒大师。

    季老的心态却放得很平,既然别人不来迎接他,他就自己走上前去好了。

    季老带着陆岩杞走过了会场前面的小广场时,在会场对面不远处,庄不远和庄爸正从对面的小酿酒厂走出来,各自拿个望远镜,从山坡上向下张望。

    庄爸穿了一身唐装,看起来仙风道骨,颇有世外高人的感觉,但是那望远镜有点破坏感觉,让他像是一个偷窥狂。

    “我该过去了。”庄不远看了一会儿,就打算动身,庄爸有点局促不安,频频道:“这样能行吗?你确定这样能行?”

    “放心吧,爸您只要按照我说的来,别的都交给我!”庄不远拍着胸口道,然后把背包摘下来,钻进了背包里去,只露出一个脑袋来,道:“爸,待会儿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按照我说的办!”

    说着,庄不远唿哨一声,本来挂在庄不远背包上的小福突然一个倒翻,伸展出来了黑色雾气一般的根系,抓起了庄不远的背包,向山坡下飞了过去。

    小福的身体,就像是一团黑色半透明的乌云,远远看过去并不显眼,它在空中灵活飞行,刻意避开了很多人的视线。

    从往来的宾客,和接待的众人头顶上飞了过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噫?那怎么像是我爸的大庄酒?”飞到季老头顶,庄不远突然看到了他身后的陆岩杞手中捧着的木盒子,愣了一下。

    看看前面那苍老的老人,再看看陆岩杞手中的盒子,庄不远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的名字——季老!

    季老竟然带着庄爸的酒来了这种地方!

    季老的做法让庄不远觉得有些感动,可惜季老不知道庄爸和木沼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

    小福在季老头顶上悬停着,就听到季老正和木沼大师的弟子说着什么。

    一开始,木沼大师的弟子还是有些心不在焉地敷衍着:“我师父年龄大了,现在正在后面休息,季老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也可以。”

    季老微微皱眉道:“我今天是带了一位晚辈的佳酿,希望请木沼大师指点一二。”

    “我师父今天之后就要金盆洗手了,你有什么需要指点的,待会后我也可以指点。”大徒弟倨傲道。

    陆岩杞眉头一竖,对大弟子的怠慢非常不满,季老深吸一口气,却还是忍了下来,道:“那就多谢了。”

    大弟子点了点头,等到季老走过之后,就听到他对身边的另外一人道:“我师父他老人家,酿酒技艺出神入化,简直是酒神降世,不知道哪里来的新人作品,也想要让我师父指点?这些州内人啊,除了蹭蹭热度,也没别的能耐了……”

    季老听到了,也只是叹了一口气,他很想拂袖而去,但转头看到了那坛酒,还是忍了下来。

    即便是豁出去这张脸,总也要帮州内的优秀酿酒师,争得一个出头的机会!

    季老头顶上,小福无声无息的飞到了吊灯上面,把庄不远的背包挂在了吊灯上部,庄不远就趴在背包口中向下看。

    季老进了大厅不久,品鉴会就开始了。

    大家都是来给木沼捧场的,但说实话,各自心中也是不服的,不觉得木沼的酿酒技术能比他们好多少,他们各自拿出来自己精心酿制的美酒,交流品尝。

    来的除了酿酒大师,还有各地的酒客、酒商,交流品尝之后,很多大师的作品,当即就被拿出来拍卖,现场的都是有钱人,大师作品又却是不同凡响,不乏拍出天价的佳酿。

    会场里,气氛渐渐热烈了起来,但木沼一直不见人影,等到大家渐渐不耐烦的时候,才听到几声颇为古朴的磬响,四周灯光渐渐暗下来。

    不少人已经觉得不满了,按捺住性子,看向台上。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台上,身穿扶桑传统服饰,聚光灯打下,众人才发现,这不是木沼,竟然还是他的大弟子。

    妈蛋,搞毛!众人更不满了。

    还要等多久!

    “感谢各位来参加此次的品鉴会,在我向各位呈上家师的最佳作品之前,还请允许我为大家讲一个故事……”

    众人不耐烦地看向他,这个时候,你还摆什么谱?讲什么故事?

    “说起扶桑酒的起源,还有一个美妙的传说。”

    “传说中,扶桑有一个八首八尾的上古妖怪,名为八歧大蛇,它的身躯,能把八个山谷和八个山岗填满,它每年都要吃掉一个女子,而有一对老夫妇一共有八个女儿,已经被它吃掉了七个……”

    “就在第八个女儿也要被八歧大蛇吃掉的时候,一个名为须佐之男的天神,被流放到了这里,爱上了他们女儿的美貌。”

    “须佐之男说,他可以杀死八歧大蛇,条件是希望这对老夫妇允许他娶女儿为妻。”

    “为了保住女儿的性命,老夫妇答应了他的条件。”

    “于是,须佐之男命人酿造了美酒,在地上挖了八个大洞,灌入美酒。”

    “八歧大蛇现身之后,嗅到了酒香,经不住诱惑,八个头便各自自钻进八个洞中喝了起来,直到醉倒在地不省人事,须佐之男趁机将其的八个头砍下来,杀死了它……”

    “从此之后,须佐之男便娶了这女子为妻,而这个故事,也被很多人认为是扶桑酒的起源……”

    众人听着这个故事,慢慢平静下来,静静听着。

    自古以来,美酒就和传说相辅相成,没有传说的美酒是不完美的;而没有美酒的传说,也是不完整的。

    看到众人渐渐被自己吸引,大弟子微笑着点头,道:“传说中的八歧大蛇如此庞大,想要嗅到酒香,那酒定然是香飘千里,馥郁非常。”

    “家师自幼就受这个故事影响,毕生都想要复原那传说中,香飘万里的美酒,就在几天之前,家师终于成功了……”

    大弟子猛然转身,指向了身后一个红绸布,道:“这就是家师毕生的杰作,天从云酒!”

    “所谓天从云,是指从八歧大蛇体内刨出来的绝世名剑,也是扶桑第一名剑!”

    他的声音激昂起来,猛然扯下了红布!

    “此酒,也注定是扶桑的第一名酒!”

    随着红布扯下,一个造型古朴,没有丝毫装饰的陶罐放在那里,安静得像是从亘古就摆在那里一样。

    看到那坛酒,庄不远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现在,就请大家品鉴此酒!”

    大弟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酒坛封着的盖子,刹那间,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从坛子里飘了出来。

    众人情不自禁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庄不远也吸了一口气,唔,果然是庄爸那独特的菌株酿造出来的酒。

    香气浓郁非常,凝而不散,经过了几天的封存,刚开封的刹那,更是熏人欲醉。

    听过了刚才的故事,再嗅到如此浓郁的香气,不知道多少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口中的酒虫都被勾了起来。

    整个会场里,只有季老猛然皱起了眉头,看看台子上的酒,再看了看弟子手中捧着的盒子,脑海中浮现了一丝疑惑。

    每个人对酒的理解都有所不同,有人注重色,有人注重味,有人注重香,有人注重体,有人注重格。

    或许是因为有一个不爱喝酒,偏偏喜欢酒香的儿子,庄爸最注重的,就是香。

    所以他酿的酒,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香!

    季老身为大庄酒的主评,在打开酒坛的时候,就已经被那香味深深地折服,所以才会如此不遗余力,宁愿搭上自己的老脸,也要帮庄爸拿到酿酒大师的认证。

    可是此时,他却疑惑了。

    为什么这么像?一脉相承,像是从一个人手中酿造出来的一样。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这香更浓郁,但却更媚俗,少了一丝清雅。

    可这怎么可能?

    不同的水土,不同的酿酒师,不同的材料,怎么能酿造出来这么近似的酒?

    季老身后,陆岩杞也是伸长脖子,一脸陶醉地嗅着那香味,连连摇头道:“老师,这香味实在是太好闻了,不是说扶桑酒不注重香气吗?这么香的酒,真想尝尝是什么滋味的,若是我也能酿造出这么好的酒……老师,老师?”

    被这香气折服的不只是陆岩杞,几个扶桑本地的金牌酿酒师,此时也露出了迷醉而又震惊的神色。

    如此浓郁、厚重、却又不媚俗的香气,这怎么可能!

    即便是不爱酒的人,怕是也忍不住吧!

    别说他们了,那些来买酒的酒商和酒客,此时更是疯了一般向前凑,恨不得立刻挥舞着钞票,把这坛酒全抢走。

    “天哪,这真是我这辈子嗅到的最美妙的滋味。”

    “身为酒客,这算是毕生最大的幸福了!”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酒神?难怪八歧大蛇都能喝醉……”

    所有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没人看到庄不远正露出了一丝坏笑。

    这就叫香了?说香的人,你们真该去庄记酒坊外面,吸酒气修仙啊。

    而且,马上就不会香了。

    “小福!”庄不远伸手拍了拍小福的小脑袋,小福点点头,吱吱叫了几声,他身上一道淡淡的黑色丝线伸了出去,直直伸到了酒坛里。

    然后,庄不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瓶,从里面吸了一滴液体,顺着那黑色的丝线滴了出去。

    这是一滴经过稀释的时间之血。

    这滴液体沿着小福的根须滑入了酒坛之中,化作了点点的银色光芒,刹那间融入了酒水之中,消失不见。

    “下面,有请家师为大家斟酒!”大弟子看到大家的表情,非常满意,他伸手一引,身穿庄重的传统服装的木沼大师,就顺着灯光,从后面走了过来。

    大家看到木沼大师,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木沼大师迎着掌声走出来的时候,面上差点笑开了花。

    这实在是他这辈子最高光,最伟大的时刻。

    这样一坛美酒,绝对能把他推向扶桑酒神的宝座,不敢说后无来者,但是可以预见的时间之内,他都会是扶桑酿酒界,乃至东方酿酒界的第一人!

    他强行收敛表情,让自己显得波澜不惊,然后走到了酒坛前面,伸出手,把酒坛端了起来,微笑道:“哪位同好先来?”

    “我先来,我先来!”一名金发大胡子仗着自己体格好,挤开众人走上前来,端起了一个酒杯。

    木沼捧着酒坛轻轻一晃,就在此时,突然有一股恶臭,从酒坛里冒了出来。

    木沼的面色猛然一变。

    差点把手中的酒坛丢了出去。

    如果有人经过污染严重的河流,又或者恶臭的污水坑,一定会知道这种恶臭,其实来自于水中的微生物。

    微生物是如此的神奇,能够让粮食变成美酒,也能让美酒变成臭水。

    这其中的差别,只是时间的多寡而已。

    所有的美酒,终究都会变成臭水。

    “这怎么回事?难道我的鼻子出问题了?”木沼疑惑不解,他怎么也想不到,眨眼之间怎么浓香就变成了恶臭?

    木沼强行忍住了这种恶臭,倒出来了一杯,本来清澈见底的酒液,却已经变成了灰黑色,浓烈的臭气四下逸散。

    本来正在端着酒杯的金发大胡子,也是猛然皱起了眉头,猛然向后仰了一下脑袋,纳闷道:“什么味道?”

    然后他再看了一眼那酒,顿时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他不信邪地嗅了一口,手中的酒杯都抓不住了,啪一声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几滴液体迸溅开来,腐臭的味道再也掩饰不住,众人纷纷捏着鼻子,拼命后腿。

    “什么味道?”

    “怎么是这个样子的酒?”

    “木沼,你到底搞什么鬼!”

    “妈蛋,八歧大蛇是被臭死的吧!”

    “什么天从云酒,我看是天臭云酒吧!”

    木沼哪知道怎么回事?

    他的眼睛都快瞪瞎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这……”他不信邪地凑到了酒坛上,又嗅了一口,差点被那浓郁的臭味熏晕了过去。

    “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木沼大师手中的酒坛子,是丢了也不是,捧着也不是,终于还是一把把酒坛丢到了桌子上,然后反手给了自己的弟子一巴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师父?”大弟子被打懵了,这管我什么事?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我的酒放坏了!”木沼大师怒发如狂,一秒钟之前,还是无上美酒,一秒钟之后,怎么可能变成一坛臭水的?一定是有人害我!没错,一定是有人害我!

    “各位……各位稍待,一定是拿错了,拿错了……”看着下面群情激昂,怒气勃发,木沼大师慌忙道……

    整个大厅里乱成一团,哪里还有人听他的话,大家都在向门口退,生怕退得不远,被这臭味熏到了。

    “哈,该我爸上场了!”庄不远在吊灯上笑得前合后仰,差点忘记了给庄爸打电话。

    打完电话,庄不远欣赏着木沼的表情,狂拍巴掌。

    木沼啊木沼,当初你偷我爸的菌株的时候,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不过,庄不远也看不惯这些互相吹捧的酿酒师就是了,什么玩意儿,一个个人五人六的。

    我爸比你们厉害多了,竟然还需要你们的认证?

    简直是笑话。

    今天,庄不远要打的,可不只是木沼一个人的脸。

    就看庄爸的表现如何了。

    酿酒师的嗅觉都比较好,躲到了门口之后,突然有人又抽动了一下鼻子。

    “咦……哪里来的香味?”

    “你傻了吧,这么臭还说有香味……等等,真的有香味?”

    这香味,像是被一股风送了进来,浓郁到化不开,竟然暂时压下了那臭味。

    而且这股香味,浓而不艳,香而不俗,嗅到之后,就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恨不得立刻羽化登仙,飘然天上。

    特别是季老,在嗅到这股味道的时候,眼球都快瞪出来了。

    这味道,太熟悉了吧!

    大庄酒?

    不,不只是大庄酒,似乎更好闻一些……

    季老当然不知道,大庄酒是庄爸酿造出来的消费级酒,用料其实算不上顶层,但是这香味嘛……

    确实是同一个路数。

    众人再也忍不住,丢下了木沼和他目瞪口呆的徒弟们,转身就向大厅外面跑了出去,顺着香味就看了过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庄爸站在外面不远处。

    一身白色唐装,随风轻轻摇摆,仙风道骨。

    他的面前,摆着一个大缸,那味道,就是从大缸里传来的。

    难道这是哪家的酿酒师?

    这一定是顶级的高手!

    这香味,可比刚才木沼大师的还要浓郁!

    天哪,今天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大师!

    莫非扶桑是这种藏龙卧虎之地?

    “这位大师……”一名酿酒大师刚刚叫了一句,就看到庄爸皱眉大喝道:“你这个猴儿,教过你多少次了,搅拌要用点力!”

    啥?

    众人纳闷。

    下意识地看向了庄爸的背后。

    只见,那酒缸旁边,一个半人高的猴子,正手持一根木棒,奋力地搅拌着酒缸。

    看到酿酒的竟然是只猴子,大家的下巴掉了一地,眼球碎了一地。

    这……这什么情况?

    “不够,不够,加点水!”

    “加点力,搅拌,再快点!”

    “好了,现在静静等着就好了!”

    “别搅了,再搅就臭了!你是想要熏死我吗?”

    庄爸指挥之下,那只猴子上窜下跳地酿酒,而酒香也越发浓郁,让众人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到最后,差点把脑袋都探到酒缸里。

    庄爸这才好像见到了众人,他微笑着转过头来,道:“不好意思,我家的猴儿技艺不精,让各位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