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四三章:季老来电
    这一夜,对整个白霜酒厂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整个厂房灯火通明,很多已经回去的工作人员都被叫了回来,连夜加班,通知整个扶桑清酒界,乃至全世界的酿酒大师们,木沼大师酿出了堪称是酒神之作的无上美酒!而木沼大师竟然还慷慨的愿意贡献出自己的无上杰作,供世人品尝!

    其实早在几天前,木沼大师就已经派人准备一次品鉴会,通知就已经发了出去。但当时这品鉴会的吸引力并不怎么大,愿意来的人不多。

    但这次,不只是工作人员,木沼大师的徒弟们,都狂热的向各位大师推荐,那激动的语气,像是中了邪,或者鬼上身似的,让接到电话的酿酒大师们惊诧莫名,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白霜酒厂也非常乐意配合宣传,不但各种媒体纷纷发了请帖,甚至还给很多大师发了出场费。

    酿酒界的权威期刊也受邀到场,譬如说国际权威酒类杂志社《橡木桶》的子刊《世界发酵酒》就有记者到来。

    而州内也有一些酿酒大师得到了邀请,前往扶桑参加品酒会,甚至有人说,这将是扶桑近十年来酿酒界最大的盛会,已经有各种公司的代表,挤破头想要获得一个名额了。

    而借着这个机会,木沼也在拼命打听,庄爸提交认证的大庄酒,到底是谁主评,不把庄爸的大庄酒压下去,木沼总感觉如鲠在喉。

    在木沼搅动风云的时候,庄爸也已经背起了行囊,跟着摄制组,一起进入了深山之中,开始了《跟着老庄叔去酿酒》的第一期节目《寻找猴儿酒》的录制。

    庄爸换了一身户外装备,背上了行囊,身边蹲着一只老虎,一条狗。

    老虎是小乖,现在的小乖已经是一只成年虎了,蹲在那里简直快赶上庄爸高,却像是小猫一样,靠着庄爸,口中发出了猫咪一般的呼噜呼噜声。

    它是庄不远派给庄爸的保镖兼脚夫,庄爸年龄大了,爬山涉水之类的,毕竟体力消耗大,小乖能在旁边照应一下,一旦出了什么事,一只老虎在密林山地里,也比人类强太多了。

    但是庄爸出门,庄不远是一万个不放心的,所以还派了庄园里的最佳护卫二妞跟着,有二妞在,估计地球上没什么能伤到庄爸。

    除了庄爸和一虎一犬之外,这个队伍里,还有一个庄不远的熟人。

    “放心吧,庄主,我在外面,一定照顾好老庄叔!”李凡信誓旦旦地拍着胸口。

    庄不远无语的看着他:“凡哥你这小体格,去当辎重人员,能行吗?”

    当初面试结束之后,还差一个辎重人员,并没有合适人选,李凡自告奋勇报名,利用带薪休假的时间,打算参加这个节目。

    但这一次寻找猴儿酒,路上还会有庄爸的各种随手化腐朽为神奇的酿酒表演,需要携带的不只是必需品,虽然不至于所有的辎重都要由他背负,但是一些酿酒器具,还是很沉的。

    “小瞧我是不是?”李凡拍拍胸口,“我的体格,虽然不如大群,但是比你是好多了吧,别忘记我当初还参加过校运动会的!再说了,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健身房锻炼,看看我这肌肉!看看!看看!”

    庄不远赶快躲远一点。

    旁边,大群也跑来送别,道:“凡哥,遇到危险,别的都能丢,就卫星电话不能丢,我还会在虚城待几天,遇到什么危险,打电话给我,我带队友去救你!”

    “你小子,咒我不是!”李凡拍拍胸口,“相信我,凡哥能行的!”

    看着李凡笑眯眯的表情,庄不远心中却是叹气。

    李凡和李小佩分了,但是留下的创伤,却并没有能立刻弥合。

    他之所以参加这次的节目,也是想要知道——为什么出名就那么重要?参加娱乐节目就那么重要?

    重要到可以不要相濡以沫好几年,一直默默支持她的男朋友,可以不要尊严,丢弃人格,赔笑甚至献身……

    他不明白,所以他想感受一下。

    或许,李凡的内心深处,还是当初那个心高气傲的李大才子,他不服输。

    我有什么不好?我为什么输给了你拼命追求的演艺生涯?

    本来就是不同的东西,相比较也没有意义,但是李凡就是不爽。

    失恋的男人,总会钻牛角尖。

    但辎重这个职位,真的是整个拍摄过程中最辛苦的一个角色,这一路会非常辛苦。

    或许,凡哥也要用肉体的痛苦来麻痹心灵?

    目送庄爸、凡哥、小乖和二妞上了车,庄不远叹了一口气。

    希望他们一切顺利吧。

    这次的拍摄,大多都是第一次上镜的新人,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庄爸前脚刚走,庄不远就看到陈总捧着手机,一脸急切地跑了过来。

    “庄总!庄总!”

    “找我什么事?”庄不远纳闷。

    “唉,我不是找您,我是找老庄总!”陈总道:“哎呀,老庄总怎么走这么巧?就差了这两分钟。”

    “什么事?”庄不远纳闷。

    “是季老打来的电话!”陈总站在路边,拼命垫脚眺望,似乎这样就能把庄爸叫回来似的,“唉,您快点给老庄总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季老在那边等着呢!”

    “季老哪个季老?”庄不远纳闷道。

    “就是州内唯一的金牌酿酒大师季老啊!”陈总着急死了,“季老打电话来说,他要去参加扶桑的一次高端品鉴会,想要带老庄总一起去!”

    “扶桑?”庄不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木沼的品鉴会。

    “对,季老说这次品鉴会,可能是最近几年发酵酒领域最盛大的一次会议了,有很多人值得认识一下,庄总,季老这是想要提携老庄总啊,您还是让老庄总回来吧!”

    “不必了,你帮我谢谢季老。”庄不远摇头,庄爸会去,但绝对不会是以参会的后辈身份前往。

    “你……我……”陈总急的要死,捧着电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人家季老专门打电话过来,你让我怎么跟他说!”

    这不是不知好歹吗?

    “拿来,我来说。”庄不远接过了电话,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但是温和的声音:“你是小庄吧。”

    显然,电话里季老也听到了双方的对话。

    电话那边,季老语重心长道:“小庄,这次我去扶桑机会很难得,扶桑那边只邀请了我一个人,我也最多只能带一个随员前往。这估计是我最后一次参加这种活动了,我那些徒弟都很不成器,所以我想带你父亲前往。不为别的,只是希望咱们州内酿酒界能后继有人……”

    “这次去扶桑,有机会见到你父亲的主审官木沼大师,木沼大师在发酵酒领域的造诣有目共睹,若是能得到木沼大师的点拨和青睐,我再在旁边解释一下,你父亲冲击酿酒大师称号,也会方便很多……”

    季老苦口婆心,给庄不远把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楚,庄不远很是感动。

    只是季老恐怕不知道,庄爸和木沼的恩怨,早就不是一个小小的“酿酒大师”称号所能涵盖的了。

    庄不远谢过了季老,季老还是不死心,又说了几句,道:“你把电话给你父亲,让我亲自给他说,我就不信他不愿意去!”

    不过,庄不远自然不能这么做,庄爸耳根子软,若是真被季老说动了,那可就影响他的计划了。

    你们不是要艺术性吗?

    庄不远可是炮制了一个极具艺术性的桥段,就等着在木沼的酿酒品鉴会上打脸呢!

    那边,季老不肯放弃,庄不远再三道:“季老您放心,木沼那边,还有酿酒大师这事,我们已经再想办法了,真的不用麻烦您!”

    拒绝一个热心的酿酒界老前辈,庄不远很是不好意思,但也不得不如此。

    季老觉得简直和庄不远无话可说,最后只能道:“我明天才走,在这之前,你如果改变了想法,随时给我打电话!”

    庄不远挂了电话,还给陈总,陈总着急道:“庄总,这真的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酿酒大师称号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别的方面,略微服软也没啥啊!”

    “你觉得我爸是那种服软的人吗?”庄不远摇头。

    而且,季老越是为庄不远着想,庄不远就越是对木沼愤怒,一个人为了一己之私,罔顾原则,给别人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却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吗?

    当然不可能!

    庄不远看陈总急得团团转,道:“陈总,你让人备点礼物,想办法给季老送过去。不论有没有接受,人家这么费心给咱们打电话,帮咱们着想,咱们总得领情。”

    如果说庄不远有什么优点,那就是从小被庄爸言传身教,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这种跳梁小丑,天不收你,我收!

    ……

    电话对面,季老叹息着挂了电话。

    旁边,一名四十多岁的汉子不满道:“老师,您为啥非要上杆子帮他?不就是个新晋的酿酒师吗?野路子出身,没什么师承,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共只有一个名额,他这个正牌的关门弟子都不带,带一个外人去?

    季老摇头,看向了桌子上放着的几个酒瓶,封装并不华丽,隐约中透着古朴,上书三个大字:“大庄酒”。

    季老凝实这“大庄酒”半天,叹气道:“看来,我只能带着这坛大庄酒,去品鉴会上,为小庄正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