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四零章:打了不能白打
    司机大爷从靠着的车身上直起身来,走向了后备箱。

    他打开后备箱,掀开了后备箱底部铺着的毯子,从里面抓出来了一把扶桑刀抓在手里。

    转身刚要走,又叹了一口气,把身上的黑色西装脱下来,折叠好了,放进了一个袋子里。

    就这么一件工作时可以穿的衣服了,如果打破了那可怎么办?

    然后摘下手套,露出了断了一只手指的左手。

    随后又挽起袖子,露出了下面的纹身。

    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司机大爷苦笑一声。

    这么老还要去干架,果然自己越混越回去了。

    一手拖着刀,司机大爷一手轻轻敲着腰,慢慢走向了胡同的方向。

    坐着开车这么久,真的是一身病啊……马上就连客人的行李都要提不动了吧……

    他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是木下组的太田,我要进去了!”

    “刚才进去的两个人,是我的客人,你们教训一下就得了,不想和我们木下组开战的话,就赶快把人放出来!”

    “如果客人出事了,闹到公司扣我的奖金,我妻子就付不起医疗费,我妻子如果有了三长两短,我老人家就要和你们拼命!”

    “你们魔豆帮若是想要接我们木下组的生意,就乖乖把我的客人送出来……”

    司机大爷一边走一边大喊,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了一声呻吟声,他抬头看到前方拐角处,有一双脚伸了出来,他连忙加快了脚步,伸手抓向了那人:“客人,我不是告诉你不要来了吗?我送你去医院,你多给我五万小费……呃……”

    虽然不想发生这种事,但既然发生了,就要把利益最大化对不对?

    但司机大爷的手却僵在了那里,他发现这躺在地上的人,并不是他带来的两位客人之一。

    这是一个魔豆帮的成员,脸颊红肿,一脸呆滞地躺在那里,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两眼瞪得老大,口中还喃喃自语。

    “怪……怪物!”

    “啊,不要打我的脸!我再也不敢了!”

    司机大爷下意识地抬起头,就看到前方,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多号人。

    胡同里就像是世界大战了一样,墙壁倒塌,地面上有巨大的抓痕,从胡同入口处,直接拖到了前方的厂房入口处,铁门被一股巨力直接撞散了,扭曲成一团丢在一旁,魔豆帮这个据点的负责人,面部朝下趴在铁门附近,像是被用坏了的布娃娃。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这一切,都是来的两位客人做的?

    等等,不可能啊,两个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难道是这两位客人那么不凑巧,遇到了两个帮派的火并?

    可这两位客人呢?

    司机大爷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拎着刀向厂区里面走去。

    “这酒厂废了啊……”冷清荒僻的酒厂院落里,庄不远钻进了厂房里转了一圈,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不是专业酿酒,但庄不远毕竟是在酿酒厂里长大的,家学渊源,看到这些设备早就已经年久失修,锈迹斑斑,庄不远也是心疼不已。

    起初庄不远还以为自己找到了合适的地点,可以用来连通庄园和扶桑。

    但现在看来,他还是想多了。

    “这些败家子啊!”庄不远有点心疼,“如果我爸看到了,非得把他们打死不可。看来我们要去找别的酒厂了。”

    庄不远狠狠踢了躺在地上直哼哼的几个人一脚:“败家子,败家子啊!”

    躺在地上的那名魔豆帮的头目泪流满面,口中呜呜直叫,不过他的脸都肿了,说话怎么都听不清楚。

    “他说什么?”庄不远纳闷。

    “他好像是在说,州内人不打州内人……”高蟹道。

    庄不远想了想,呃……怎么说呢,刚到了州外,就把同胞揍了一顿?

    羞愧,羞愧啊。

    我这是不是不爱国,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啊。

    “只能怪你们倒霉了。”庄不远表示,“要怪别怪我,去怪大仔……咦,大仔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仔又已经溜了。

    “不想再被打的话,去乖乖做点正经营生吧!你们这些人,如果再出现在这里,别怪我再打一次!”高蟹道,“年纪轻轻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学别人干坏事!”

    “不过,我打了你们,总也不能白打啊……”庄不远道,然后他伸手到背包里掏了掏。

    什么,不能白打?难道要给我们医疗费吗?

    这位魔豆帮的头领瞪大眼看着庄不远。

    然后,他就看到某庄·敲诈勒索犯·不远丢了一张全能动物园的宣传彩页丢了下来,点了点后面的捐赠帐号,道:“我,庄园主,打钱!如果数额让我不满意的话,我还会回来再打你一次。”

    几个脸颊红肿的魔豆帮头目呆滞半晌。

    原来打了不能白打,是这个意思!

    被打了还要交挨打费!

    “怎么,你不满意?”庄不远问。

    这位头目连连摇头,泪流满面。

    妈蛋,你们一边说着让别人不要干坏事,一边这样敲诈勒索,不觉得真的太双标了吗?

    见过双标的,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双标的!

    “你瞅啥?”庄不远看那魔豆帮表情不爽,“我要养一大家子人的懂不懂!不想办法赚点钱怎么行?我这是劫富济贫!”

    魔豆帮首领连忙拼命点头。

    我懂,我懂,我都懂,您什么也别说了……

    庄园主的事怎么能算是敲诈勒索呢?

    我们都懂。

    “对了,扶桑总有有钱的坏人吧。”庄不远又问。

    魔豆帮的这位首领说了几句什么,可惜庄不远一句也没听懂。

    庄不远都后悔打他这么狠了,大虎几个二货,还真是得到了他的打脸真传。

    得,从这里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庄不远摇摇头,转身打算离开。

    大门口,正探头探脑看着里面的司机大爷赶快一个闪身,躲在了门后面。

    他紧张的后背都快被冷汗浸湿了!

    妈蛋,竟然真的是这俩人,把整个魔豆帮的分部干掉了!

    这些州内人,干起架来简直是超狠,杀人放火都绝不手软,说实话就连他们这些暴力团成员,都对魔豆帮的人忌惮不已。

    毕竟这些魔豆帮的人,都是背井离乡,贱命一条。

    但是本土的暴力团,却是拖家带口,顾忌极多。

    这样的魔豆帮,都被两个人干翻了?

    如果换成他老胳膊老腿……

    司机大爷打了个寒颤,拿出和自己的年龄极不相称的速度,转身就跑。

    如果他知道庄不远不但打了魔豆帮的这位首领,还把他们敲诈了一番的话,一定会捂着自己的钱包跑得更快。

    跑到路边之后,他坐在驾驶座上,双手抖得厉害,连续好几个深呼吸,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妈蛋,差点就没命了!

    我这条老命可还金贵着呢,如果我死了,我家老婆子可就没人养了啊!

    镇静,镇静!

    你什么也没看到,里面什么也没发生过。

    他平静了半天,这才发动了汽车,打算走人。

    就在此时,他听到有人敲了敲车窗。

    司机大爷一转头,看到了庄不远的脸在后门处,心脏都吓得差点停跳了。

    “我就说吧,这位司机大爷是个好人,你看,他还在这里等着我们呢。”庄不远对高蟹道,然后又敲敲车窗:“大爷能不能带我们到处逛逛?”

    像这种出租车司机,一定对整个城市了若指掌吧,说不定能找到合适的酿酒厂收购。

    司机大爷虽然听不懂庄不远说什么,却是屁滚尿流地从车里跳出来,站得笔直,帮庄不远打开了车门。

    当车再次启动时,司机大爷泪流满面:“老婆啊,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

    司机大爷带着庄不远绕了一阵子,和庄不远的交谈中,渐渐发现,庄不远竟然是在找酒厂。

    司机大爷纠结了半天,终于小心翼翼道:

    “如果找酒厂的话,江户京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哪里能有好的酒厂,我老家在山桃县,有很多酒厂的。呃……其实我家祖上也是酿酒的,只是我父亲去世之后,家里的酿酒厂就浪费了。”

    “真的?远吗?”

    “大概要两个多小时吧。”

    三个小时之后,庄不远就看到了前方一座看起来像是民居的厂房。

    面积不大,和最初的庄园小院差不多,估计只是作坊式的酿酒厂。

    庄不远更感兴趣的,却是对面山下的一片厂房。

    “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白霜酒厂。”

    庄不远忍不住咧嘴一笑,原来这才叫众里寻他千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