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三八章:人工智能翻译机
    扶桑人来人往的街头,高哥拉着大仔非常熟练地在车流人流中穿行。

    看得出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扶桑了。

    庄不远和高蟹紧紧追在后面,很艰难才能不被甩下。

    好不容易追的近了,却看到高哥和大仔两个人上了一辆公交车。

    紧赶慢赶跑到了站牌附近,公交车却早就已经离开,庄不远只能两眼一抹黑地看着眼前的站牌。

    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追丢了可怎么办?

    他正纠结呢,就听到高蟹拿不太熟悉的扶桑语,和旁边的几名乘客说了几句,然后拽着庄不远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开车的是个头发花白的大爷,高蟹对他说了几句,然后指了指打算转弯的公交车,大爷就开车追了上去。

    “蟹哥你跟他说什么?”

    “我说我的朋友在那公交车上,他忘记了东西,我们去给他送去。”高蟹道。

    “蟹哥你什么时候学的扶桑语?”庄不远纳闷道。

    “昨天晚上学了两个月。”高蟹回答道。

    听起来特别矛盾的话,但绝对是真话。

    庄不远都要翻白眼了:“蟹哥,你悠着点!命可是你自己的!别动不动就这么不要命!”

    听听,听听,一晚上时间,又老了两个月!

    我的筑神伟力盟约,可不是这么用的!

    “嘿嘿……”高蟹抓了抓脑袋,道:“艺多不压身啊,庄主您要来扶桑,我学会扶桑语,总也方便一些,不然人生地不熟的,若是让庄主你受了委屈……”

    庄不远又是感动,又是无奈,道:“我怎么可能受委屈,再说了,咱们有人工智能翻译机啊!”

    “人工智能翻译机?”高蟹纳闷,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科技的东西?

    庄不远伸手掏了掏背包,从背包里拽出来一个脑袋来。

    一个脑袋从背包里冒出来,孤零零放在那里,这画面,要多惊悚有多惊悚,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被庄不远怀里的人头吓到。

    被拽出来的,正是竹田君,此时他神情委顿,双眼红肿,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样的惊吓,见到庄不远,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瑟缩成一团,大气不敢喘。

    庄不远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竹田啊,你中文不错,扶桑语也不错,你就来给我们当翻译吧,如果我对你的翻译不满意呢……嘿嘿嘿。”

    竹田君拼命摇头,连连道:“不敢,不敢,我一定当好翻译,请庄主大人放心!”

    “真乖。”庄不远又伸手摸了摸竹田君的脑袋。

    这家伙的脑袋已经半秃了,摸起来光溜溜的,手感不错。

    司机大爷正在开车呢,没看到后面的样子,很是纳闷,为什么后座上明明是两个人,突然变成了三个声音呢?

    不多时,出租车就已经追上了公交车,司机大爷问道:“客人,我们要停下吗?”

    “不用,跟着公交车就好。”

    “小伙子,我建议你们下去坐公交车,出租车很贵。”大爷道。

    “放心,我们有钱。”庄不远笑着抚摸着竹田的头。

    竹田泪目,他知道自己不但是人工智能翻译机,还是人工智能提款机。

    司机大爷就不说话,继续开车。

    庄不远看司机大爷头发花白了,好奇问道:“大爷,您这么大年龄了还出来开出租车吗?”

    然后摸了一下竹田的脑袋,竹田立刻把话翻译给了出租车大爷。

    一边翻译,一边泪流满面,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我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了?我是不是疯了?

    “你们是从州内来的吧。”大爷道,在庄不远点头之后,这出租车大爷就乐呵呵道:“可能你们州内人觉得奇怪,其实在扶桑,像我们这样的出租车司机还有很多。”

    庄不远就借着竹田君这个人工智能翻译机,和出租车大爷聊了起来。

    原来,在扶桑,因为人口老龄化严重,很多人还没有子女,养老就成了问题,所以政府会对聘请老年人工作给予补贴。

    老人脾气比较好,费用也低,聘用他们的企业还能拿到一部分补贴,所以很多出租车公司都喜欢雇佣老人。

    省心不闹事,好管理还有钱拿,多好?

    在街头上,庄不远看着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多得是青春靓丽的姑娘,并没有感觉到扶桑的老龄化有多严重,但是此时聊起来,才发现这种现象已经影响到了扶桑的方方面面。

    大爷并不特别健谈,很有礼貌,但是谈兴不大,庄不远问一句才答一句,很多时候都在专注开车,不远不近地盯在那辆公交车后面。

    四周渐渐变得没那么繁华了起来,建筑低矮了一些,出租车似乎在离开城区,驶向了郊外。

    公交车上,大仔正两眼茫然地看着窗外。

    稀里糊涂地从州内来到了扶桑,他现在还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四周都是长相近似的人,但是他们一张口,就告诉他,这里并不是在州内,而是在扶桑。

    旁边,高哥也是很沉默,他日文也不太好,只是勉强能听懂的地步,说起来磕磕绊绊的。

    因为无处可去,孤注一掷跑来扶桑,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他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不说话,大仔也只能沉默地看着风景。

    突然间,大仔“咦”了一声,面色一变。

    “怎么了?”高蟹纳闷道。

    “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大仔面色有些古怪。

    “谁?”

    “高蟹!”

    高哥的面色立刻变了,像是便秘一样,颤抖道:“你……你别吓我,真的假的?”

    大哥,我们都已经跑到扶桑来了!

    “这不可能啊,他在州内呢。”大仔仔细想了想,连忙摇头道:“一定是我心中有阴影了。”

    “呼……”高哥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阴魂不散呢。”

    背井离乡出来混,我们容易吗?难不成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两个人刚才被吓得不轻,现在忍不住对望一眼,觉得有点尴尬,有点丢人。

    都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有点可笑。

    “无论如何,高蟹也不可能来扶桑的吧。”

    “不过,就算是他来了扶桑,我们也不怕!这里可不是州内!”高哥道,“我告诉你,魔豆帮可厉害了!人手一把ak47,他来了之后,保管突突死他!”

    “真的?”大仔直觉的觉得不信,还人手一把ak47?说的好像是扶桑不禁枪一样,如果说是坚果州,说不定他还会相信。

    “当然了,你知道扶桑最大的暴力团河口组吧!”

    “当然知道了。”大仔点头,“坚果州的黑丫党,扶桑的河口组,世界两大黑帮组织!”

    “现在黑丫党是不行了,地盘早就被毛熊州,保家州的团伙抢走了,不过河口组可活的好好的,一年赚几百亿美金!世界上最赚钱的黑帮!”

    “不过这些扶桑人聪明啊,现在都不干刀头舔血的生意了,开始洗白了当正经生意人。不过混暴力团的,打打杀杀的总要有人做吧……这种事,他们通常就交给魔豆帮了。”

    “也就是说,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暴力团的暴力团,打手的打手!神仙老子来了,也别想讨得了好处去!”

    “等我们去了,也就是双花红棍里面的四花紫棍了,前途无量啊!”

    大仔被他说得鼻孔的气息都粗了,幻想着美好的未来咧嘴傻笑。

    正说着,高哥一抬头,嘿一声笑了:“我们到地方了,就这里!来来,下车!”

    这里已经是城郊了,眼前的建筑比较低矮,是一片厂房模样。

    “下车下车。”公交车停了,高哥拽着大仔下了车。

    大仔有一种错觉,似乎公交车的启动速度都比之前快,他们刚下了车,公交车就匆匆关了车门,急急忙忙离开了。

    而他们刚走,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了站牌附近。

    “多谢大爷,我们就在这里下车了。”庄不远对司机大爷道:“多少钱?”

    “你们在这里下车?”司机大爷却是摇头:“客人,我奉劝您一句,您还是跟我回城吧。”

    “怎么?”庄不远纳闷。

    “这里……反正不好,不然我带你们到下个车站,这段路我不收你们钱……”

    “没关系,我们朋友已经下去了。”庄不远道,“多钱?您赚钱也不容易。”

    “承惠一万元。”司机大爷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庄不远等人下车。

    一万元?这打车费用可真贵啊!

    不过无所谓,反正不用自己的钱,庄不远又摸了摸竹田君的脑袋:“掏钱。”

    竹田君哭丧着脸掏出来了钱,就算是他,日常也不舍得打车啊。

    庄不远把竹田君的脑袋向包里一塞,背上包下了车。

    所谓用完就弃,不过如此。

    目送着庄不远两个人下了车,司机大爷皱眉半晌。

    “这俩人不像是混暴力团的啊,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难道我看错了?”

    不论什么地方的出租车司机,都是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看人很有一手。

    在他看来,庄不远虽然年轻,态度也随和,但身上颇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两个人显然是庄不远的地位更高。

    但即便是地位较低的高蟹,也是一身书卷气息,像是大学教授,多过像是普通的跟班。

    可这俩人竟然刚到扶桑,就一路直奔这里?

    在扶桑,暴力团是合法组织,只要没有可靠的证据,就无法取缔他们,或者抓捕他们的成员。

    当然,只要有证据,扶桑的警方抓起人来也是毫不手软,即便是最大的暴力团河口组的老大,也会被“勒索、恐吓”的罪名抓进监狱里去蹲很多年。

    所以,在扶桑州,身为暴力团成员,想要混的久,必须懂得行事的度。

    可也一些人,在扶桑比暴力团的名声还坏。

    那就是所谓的魔豆帮,这是一个主要成员来自州内魔豆市的帮派,他们没有合法的暴力团身份,而且行事狠辣,做事不计后果,很受忌惮。

    他们大多是在州内混不下去的,毕竟州内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海洋是可怕的,他们被小脚老太太摧残的不像话,豆芽菜似的孱弱,没想离开生长的土壤之后,在州外却是生根发芽,开出了一朵罪恶之花。

    而这地方,就是传说中的魔豆帮的驻地之一,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扶桑的暴力团成员来了都要提心吊胆。

    目送庄不远和高蟹下了车,司机大爷并没有开车离开,反而停在一旁,下车摘下手套,点起了一根烟。

    如果庄不远在这里,一定能看到,他的手套之下,遍布纹身,左手还少了一只小指头。

    他抽了一口烟,眯着眼,看向了庄不远两个人的背影,摇摇头,叹口气。

    来到这里,总是让人情不自禁想起很多……

    唉,青春啊,总是让人感怀。

    不过年轻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时候是一根手指,有时候是一条命……不,两条。

    从站牌下车,向后走去,是一条比较狭窄的小道,庄不远对这种小道,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仔细想了想,突然意识到,这是因为庄园也在站牌后面的小道尽头。

    来到这里,总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他眯眼向前看去,现在已经是傍晚,临近天黑。

    眼前一片低矮的建筑沐浴在傍晚的阳光下,略有些斑驳。

    一座五层的建筑耸立在院落里,拖出了长长的阴影。

    在阴影之中,有几个字斑驳不堪,很难辨认。

    庄不远伸手把竹田君从背包里拽出来,指着那几个字,问道:“那上面写的什么?”

    “雨浅酿酒厂……”竹田君看了一眼,面色大变,结结巴巴道,“怎……怎么是这里?”

    他也听说过这个地方。

    “酿酒厂?”庄不远咧嘴笑了。

    唔,莫非是天意?

    “跟我说说这个地方。”庄不远对竹田道。

    竹田磕磕巴巴把这里的历史说了一遍。

    雨浅酿酒厂算是二十年前比较有名的一家酿酒厂,后来因为城市污染,地下水改道和经营不善而没落,渐渐被人遗忘,被魔豆帮的人盘下来,当成了一个对外的幌子。

    魔豆帮的人以送酒的名义做些违法的勾当,最初酒厂还在运转,只是工人们纷纷离开,现在的酒厂就只剩下了一个空壳,早就不生产酒了。

    庄不远也是哭笑不得。

    这是巧合呢,还是什么呢?

    “你这个小弟,还真是会带路啊,不如就这里吧。”

    是个种植含空草的好地方。

    突然,他挂在背包上的小福,发出了几声吱吱的叫声。

    高蟹眉头一皱,挡在了庄不远的面前。

    不远处,转出来一个面色阴沉的年轻人。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快走快走!”

    “唔,我想和你们谈一笔生意。”庄不远道。

    “你是州内人?你想谈生意?”年轻人面色好了点,还以为是州内来的想合作的,刚想进去通报,就听到庄不远道:“对,我想买你们的这块地。”

    “你在胡说什么!找死是不是!”年轻人一挥手:“兄弟们,这里有人找死,来成全他!”

    呼啦啦一声,十多号人从里面冲了出来。

    听着里面的声音,司机大叔寂寞地抽了一根烟。

    要多久去帮这俩人收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