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三一章:猴儿酒林与神级演技
    赵制片坐在庄不远的马车上,穿过了一条从未见过的隧道,就看到了幻山中央的那片山谷。

    “幻山历史上,是曾经有过猴群繁衍的,而且幻山腹地这片地方,几乎从未有人来过。”作为动物学顾问的柯园长叹口气道,“想当初我曾经跟着调查队来过这里,调查幻山内猴群的数量,一晃眼之间,已经有很多年没人见过猴群了,不知道是搬走了,还是已经灭绝了。

    “这里的这些植被,倒是也和往日差不多,不过不知道,等到这隧道开通时,和会不会还是这个样子。”旁边,农利新也道:“恐怕,这片仿若世外桃源的地方,就此消失了也说不定。”

    旁边,赵制片一边听着两个人的回忆,一边看着眼前的一幕发呆。

    他只看到好几只猴子,在树林里跳来跳去,手中有种子,也有一些截断的枝杈,或是洒在林中,又或是将枝杈插入到泥土之中。

    然后用脖子里挂着的小水壶浇灌一下,也不知道这些小水壶又或者这些种子有什么神奇的地方,浇灌之后,泥土中的种子和枝杈就宛若变魔术一般,疯狂生长起来,不多时就变成了一颗参天的大树。

    不知不觉间,这座山谷里,植物越来越繁茂,在洞口的两侧,颇有一种花果满枝头,香飘万里的感觉。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赵制片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这是庄园的最新技术,日后你习惯了就好。”庄不远淡定道。

    现在的他,对这些突破常识的东西,是越来越淡然了,反正到最后被扭曲了世界观的,绝对不是自己。

    “技术?”赵制片很想说,虽然我们只是搞摄影技术的,可我们也是技术人员好吗?现在的技术到了什么程度,我不知道吗?

    但是眼前的一切,又不可能作假,总不能自己看到的都是假的。

    而身边还站着一群动物学家、植物学家、生物学家的,难不成他们也都是瞎的?

    恍惚间,他突然想起来网络上流传的许多视频,再想到坊间的传言,隐隐觉得,似乎也没那么奇怪?

    旁边,柯园长伸手过来和他握了握。

    “握手干啥?”柯园长还很纳闷。

    “恭喜入坑。”柯园长笑呵呵道,恭喜你也被外星人绑架了。

    看到没,你眼前,这都是外星人!

    特别是这位庄主,就是外星人的头头,分分钟就能让你未婚先孕!

    赵制片被柯园长的眼神盯得发毛,下意识地回过头去,过了几分钟,猛然一拍脑袋:“这画面太美了,不行,我要拍下来!”

    不论看到的是不是真的,但总归是好画面,仅仅这个像特效,又不知道比特效真实多少倍的画面,就不能错过!

    花果树木,以隧道为中心,向两侧的山上蔓延,绒人的速度极快,行动非常敏捷,干活也更是卖力,对他们来说,种下果树,似乎和给稻谷插秧差不多。

    幻山的地势非常复杂,岩石嶙峋,很多地方都没有路,但是对绒人来说,也没有丝毫的困难,上跳下窜如履平地。

    在这些绒人之中,全身灰白毛发的毦箬最是显眼,在一片郁郁葱葱中,它白色的皮毛,真好像是一只传说中的白猿,画面感极强。

    只有一侧,果树生长的速度非常慢,和其他方向比起来,像是被啃了一口似的,总是圆不起来,不用看,准是毦笪这个熊孩子,干活干了一阵子,又偷起懒来。

    不知道是哪只猴子,哦不,绒人,冲上前去飞起一脚,把这熊孩子从树上踹下来,对它一阵吱吱哇哇的乱叫,把它的手机没收了,它才不情不愿地跑去干活。

    这些画面,都被赵制片收入了摄像机之中,不知道这画面,是荒谬绝伦还是仙气淼淼,恍惚间,有一种看到弼马温在蟠桃园里的感觉。

    扛着摄像机,站在隧道的门口,赵制片苦恼了半天,这里到底是更像花果山,还是更像世外桃源呢?

    不用一个下午的时间,面积有十好几公里的幻山山谷,就变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杂果林。

    绒人对果园的管理能力,果然是强大无比,这些果树停止生长的时候,恰好是枝头果实累累,各种不同季节、不同时令的水果,同时出现在枝头,而且个儿又大又漂亮,简直是一颗颗宝石挂满树上。

    接下来就是准备猴儿酒了,既然要寻找猴儿酒,那猴儿酒就必须是真的,不能做假。

    毦箬在枝头上吱吱叫了几声,向自己的儿孙们传递了一个信号,不多时儿孙们就从四面八方跑了回来,怀中抱着一些从路上顺手摘来的果实。

    有橘子、梨子、苹果、桃、杏、山楂、桑葚、樱桃……

    种类数不胜数,但凡是能想到的都在其中。

    宛若一颗颗色彩各异的宝石,在他们手中闪耀。

    只是,只有水果还不够,还需要一个树洞,只见几个毛茸茸的家伙跑到了一颗粗壮的桃树前面,一边向桃树浇水,一边在桃树上又抓又挠。

    随着桃树越长越大,越来越粗,那树洞也是越来越大,毦箬在庄爸的指挥之下,把水果都丢了进去,然后和了点泥巴封了起来。

    接着他们继续给这桃树浇水,桃树竟然又开始生长起来,洞口处也越长越小,直到变成了树上的一个大结,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孔洞。

    “猴儿酒是这样的吗?”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虽然是来伪造的,但是这伪造的现场,也未免太真了吧。

    总有一种猴儿酒似乎就真的是这么造的感觉。

    再过段时间,那小小的孔洞,说不定还会生长起来,所有的瓜果就真的被封在了那树上的瘤状物里,在微生物的作用下,会产生什么样的神奇作用?

    明明知道这是假的,可仅仅是看着,众人就忍不住期待了起来。

    这真的是天地灵秀于一身的酿造方式,到底能不能酿出来真正的绝世猴儿酒呢?

    “真想快点见到这酒出世啊……”庄爸都忍不住期待,他渐渐有些明白,为什么那所谓的艺术性那么重要了。

    若是买家知道自己的酒,是在一颗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大树里面发酵了如许多年的,即便是难喝的如同马尿,估计也会夸赞一句,“万千风情在玉壶”吧。

    这就是情怀,这就是艺术啊!

    “快,我们赶快回去筹备!我迫不及待想要拍了!”赵制片道,他还没选角呢!

    一群人正打算离开,庄不远突然道:“等等!等等!”

    “我们可不能现在就走!”庄不远道,“好不容易弄出来了猴儿酒,怎么能不多酿一些?我们日后推出的产品,自然必须是猴子酿的酒,不能是人酿的,不然如何以猴儿酒的名义卖?咱们花了这么大力气,总得考虑向外推出产品吧!”

    我现在很穷的,总得想办法回本吧!

    “猴儿酿酒,自然是少而又少,猴儿酒怎么可能大批量的卖?”庄爸不解。

    “我们可以让这事情更传奇一些啊!”

    “爸,你来到了这片树林之后,发现在其他地方神秘无比,天地奇珍,世所难见的猴儿酒,在这片树林里却几乎到处都是。”庄不远道,“这种时候,就可以让动物学家柯园长出来站台了,说这种猴子,似乎拥有非凡的储藏食物的习性,在很多树洞里都藏了瓜果,但是随着它们不知道是灭绝,还是怎么着的突然消失……”

    此时庄不远切换成了赵忠祥老师的深沉声音:

    “一夕之间都消失不见了,这些储藏在树洞里的瓜果,没有等来它们的主人,反而发酵成了一坛坛的美酒,最终成了现在的猴儿酒林……”

    “然后,duang一下,我们就可以把这些猴儿酒开发出来卖了!同时我们还可以让动物学家介入,帮这个即将灭族的种群继续繁衍,譬如把这些猴子接到我们动物园里面去,你说我们的动物园岂非要再爆满一波!”

    庄不远说的开心……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特别是赵制片,看着庄不远的眼神简直是在看怪物。

    看看,看看,难怪人家年轻人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亿万富豪,看这经济头脑,这才刚刚种树,就已经想到动物园了!

    一揽子的后续开发计划,都已经想好了!

    简直是不能更溜了!

    “猴子都把酒酿了,那还有我什么用!”庄爸不理解,这不是主要突出他的吗?

    “爸您的用处可大了,您要精选这些宝贵的猴儿酒原液,然后利用现代的方式对这些原液进行消毒、加工、勾兑;兑出口感更好,更优秀的酒,到时候我们还可以推出来一些酸涩的“原液”,不发售,只拍卖!还可以根据原液的不同,卖什么十年陈百年陈,想想都觉得一定会很贵啊……”

    众人都只想说两个字:奸商!

    你说这些话的时候,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庄不远表示自己的良心活蹦乱跳的,好得很!

    但是不得不说,被庄不远这么一说,庄爸也是怦然心动。

    猴儿酒完全可以当作庄园里的一个非常独特的产品线,日后注定要成为传奇。

    万事俱备,现在最重要的是,拍好这个纪录片,把这猴儿酒给推出去!

    我们要赚大钱!

    为了赚钱,良心有什么用!摔!

    而且赵制片觉得自己真是压力山大啊,庄不远这么一套推广计划都想好了,他如果把节目搞砸了,怕不是要被庄不远活活吃了!

    他现在真觉得时间不够用,恨不得一分钟掰成两分钟。

    “可以啊。”旁边,高蟹表示,这个要求可以满足。

    回城的路上,赵制片的脑海里想的全是选角的事,这次选角,不能大规模撒网,项目本身要有一定的保密成分,播出之后才能有爆炸效果。

    选角还得精挑细选,难度不小。

    赵制片心中闪过了一些人选,但都觉得还不是太理想。

    这个队伍,除了庄爸,得还有一个主推的形象,成为庄爸之外,最显眼的形象,这个担当大梁的角色,可得好好选选。

    马车里挤满了人,却也速度依然很快,在酿酒坊门口停下来,赵制片拎着摄像机下车,一抬头,就看到大瓢正在用冰袋熨自己的脸。

    本来热得有点化的脸,被冰袋熨一遍之后,立刻宛若刀削斧切一般,硬朗英俊得一塌糊涂。

    “等等,这位驾车小哥,您叫什么名字?”赵制片眼前一亮,拽住了大瓢。

    “我?”大瓢此时脸正是立体坚固的时候,对着赵制片露出了宛若经过ps的闪亮笑容:“我叫大瓢,是庄主的御者,也就是车夫的意思。”

    大瓢这一笑,差点把赵制片这个直男都给掰弯了,啊,那闪亮的笑容!

    啊,那邪魅的瞳孔!

    天哪,太邪魅了!

    英俊又邪魅!

    这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完美的脸?

    “呃,大瓢?姓名呢?”不过这个名字太怪了吧。

    “就叫大瓢。”大瓢表示我们三瞳人都是平民,没有姓!

    “那大瓢先生,请问您整过容吗?”

    “整容?”大瓢完全不懂那是什么?你看着我这张千变万化的帅脸,你说我整没整过容?

    啊,赵制片又被大瓢的颜给闪瞎了。

    天哪,好苗子啊!

    24k纯金的好苗子!

    “大瓢先生,您的外形条件这么好,有没有演艺经历?”

    “演艺?”大瓢眨眼,露出了比黄金还闪耀的笑容,“演艺经历是什么?”

    啊,24k纯金的好苗子竟然还是新人!发现宝藏了!

    简直再好不过了!

    “那大瓢先生,您试试看表演一下好吗?譬如说……做个忧郁深沉的表情?”

    犹豫深沉的表情?

    大瓢思索了一下,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下,那一瞬间,他的脸似乎就变了。

    本来坚毅硬朗的面部线条,似乎一瞬间就软化了下来,变得柔和了许多,原本有些锐气逼人的眉眼,这会儿也变得秀气了起来。

    似乎只是一个表情的变化,就从闪亮的宝石,变成了温润的美玉!

    大瓢的眉毛皱起来,侧头看向一方的时候,赵制片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妈蛋,怎么有这么好的演技!

    这神奇的宛若变脸一般的演技!

    天哪,我发现了什么?未来的影帝啊!

    “庄主,我要大瓢加入我们的节目组!”

    “他简直是万年难见的表演天才,我有预感,他可以吸引无数的粉丝!”

    庄不远看着大瓢瞬间又变了一张憨厚的脸,叹了口气。

    你喜欢就好。

    和三瞳人说演技?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