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二一章:跑不了
    (整体改了一遍……捋顺了一下。)

    周烨的老板胡总,在听完了陈总的话之后,默然傻眼许久。

    他心中有一千个卧槽想要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他眼中的“调料包”,竟然贵到了这种程度。

    但仔细想想,却又觉得正常。

    他喝过的那些名酒,价格比这个还要高的,也多得是。

    但是那些酒有哪个真的比庄爸的酒好喝吗?

    没有。

    但是习惯了别人家的高大上,一时之间都无法接受州内企业的这种定价。

    他张了好几次嘴,最后只说了一句话:“您……高兴就好。”

    他下意识地起身,想要离开,但是几秒钟之后,他猛然又坐了下来。

    果然还是不甘心!

    “老庄叔,就算是您的酒坊定位高端,也总需要代理商吧……”

    “我们在州内已经有足够的分销渠道了。”陈总不是太想和这位胡总合作,虽然有周烨的面子在……但若不是有周烨的面子,估计他都见不到庄爸的面。

    “那州外呢?州外您总需要渠道吧。”

    “州外我们也有打算,不过目前还没有详细的计划,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一定会考虑世华贸易。”陈副总滴水不漏。

    “那您总也应该有低端的产品吧……这年头,仅凭高端是吃不饱饭的。”高端酒堪称是奢侈品,进入市场之后会被课以重税,特别是出口时,税收更高。

    更不要说最近这些年世界经济低迷,国际上的奢侈品,就连州内人都不太买账之后,各大奢侈品巨头纷纷卖身,被一些主打平民产品的厂商收购。

    可以说,这些奢侈品品牌远没有他们的表面上那么风光。

    “低端产品的话,我们庄记酒坊是不打算做的,庄记酒坊只做高端,但有可能会发展一个副牌,这些都还是长远打算,暂时还没有相关计划,毕竟我们现在的拳头产品还供不应求……”

    想到外面求购祛病酒的人群,胡总终于死心了。

    是啊,人家庄记酒坊的拳头产品果然是太供不应求了。

    来了这么一趟,难道一点收获都没有吗?

    胡总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周烨和主管,这俩人简直是跟着来吃白饭的,一句话也不帮腔吗?

    这一回头,胡总差点把脑袋气炸了,就看到俩人正扒着周烨的背包,在数着什么。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正抱着肩膀,看着俩人数数。

    ……

    庄爸心不在焉地听着陈副总和胡总的对话,心思却早就已经跑远了。

    在“酿酒大师”申请被驳回之后,陈总也找了许多的关系,去打听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申诉一下。

    不过,州内能让酒业协会认可的酿酒大师不多,陈总找了很多关系,才辗转找到了州内仅有的一名金牌酿酒大师,这位金牌酿酒大师算是州内白酒的泰山北斗,姓季,因为年龄很大,辈分很高,圈内人士都称呼其一声季老。

    当初在波多黎各某个品酒会上,陈总曾和他有一面之缘,相处还算投契,留下了联络方式。

    现在季老的徒子徒孙都已经是州内白酒圈的大拿,而他本人早就已经收山养老,久不出江湖,是货真价实的元老级存在,如果州内谁能了解酒业协会的内幕,非他莫属了。

    但他的回答,却让庄爸觉得如同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季老听到陈总的问题,语气中颇多不屑:

    “酒业协会的酿酒大师认证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每年都会有无数人被驳回,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冤枉的,除非主评的金牌大师主动收回评定,否则酒业协会原则上不接受申诉。而且驳回意见会被当作重要的复合标准,即便是来年再重新申请,也必须改进之前的缺点才能通过。”

    也就是说,庄爸的这个“艺术性”,必须要有,否则永远也无法再行申请。

    随后,季老又苦口婆心道:“小陈啊,我作为一位前辈,劝你们一句,你们与其想要申诉,不如乖乖修炼内功,把自己的短板弥补起来,否则整天想要走捷径,那只是歪门邪道。我的那些徒子徒孙就整天想要从我这里走后门,我把他们都打回去了,你啊,也别想了……”

    陈总哭笑不得,道:“可他的那个评语也太离谱了,什么艺术性不够……”

    “在我看来,这个评语并不离谱,我们追求技艺的极致,可不就是艺术了吗?酿酒就如同作画,都是艺术。如果你们的酿酒师意识不到这点,那多半还是功力不够。”

    陈总真想骂娘,但是对方是德高望重的酿酒界前辈,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如实转述给庄爸。

    庄爸听得直皱眉头。

    庄爸是酒厂小工出身,说实话他压根就不懂什么艺术不艺术的,酿酒难道不是要酿造好喝的酒吗?

    为什么艺术性比好喝还重要?

    庄爸真切地意识到,自己和这些酿酒师们阶层不同啊!不明白他们的想法!

    庄爸百思不得其解,想的脑袋都痛了,干脆打电话给庄不远:“儿子,你的小伙伴周烨来了,你快来。顺道帮我想想酿酒怎么才能艺术,这和艺术又有什么关系,我想不通……”

    周烨来了?

    庄不远没打听到木沼的下落,心中正有些不爽,听到周烨来了,才算是有点开心。

    他到了酿酒坊,先和庄爸说了几句,让他别被这些疯言疯语左右。

    “爸,什么艺术不艺术的?你别听他们胡说,他们那是嫉妒你,您酿的酒,就是全世界最好的!”

    “我酿的酒好,我承认,但是……”庄爸其实也是心虚。

    他的酒好喝,但真正是他的功劳吗?怕是庄园占了大多数。

    他的技艺真的臻至化境了吗?没有。

    庄不远却没有庄爸想的那么多。

    爸你别担心,等我找到了这个木沼混蛋,把他打成抽象画,他就知道什么是艺术了!

    什么叫艺术?谁的巴掌大谁就是艺术!

    宽慰了庄爸几句,庄不远就看到周烨正和一个中年男子,正扒着背包,在里面数着什么。

    “188,189……190……还剩下190包……”主管猛然一拍周烨的肩膀:“我去,小周,你快去把这些都卖掉卖掉!这就是三百万了啊,发财了啊你!”

    “嘘……”周烨瞪他一眼,你在老庄叔面前说这个,你让我怎么好意思嘛,虽然我现在真的很想去卖掉。

    “周烨,你们喝的挺快啊!”庄不远纳闷,“这一晚上,就喝掉了十包!好酒量!”

    “没有啊,我们昨天晚上就喝了两包吧。”

    “不对啊。”庄不远眨眨眼,“我记得我爸拿了两大包给你,都是机器分装好的,一包100袋,按照重量称量,几乎不会出错……”

    周烨和主管对望一眼:“办公室里有谁拿过吗?”

    “不会,一直在我包里装着来着,除了昨天晚上……”

    “我去……那些扶桑客人,不会吧?”

    “妈蛋,天杀的木沼老贼!不但胡说八道,还偷我们的菌株?”

    等等,你们好像说到了木沼?

    庄爸和庄不远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难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啊,木沼大师和我们公司也有合作,老庄叔您和木沼大师也认识……呃。”胡总本来觉得以为这是个突破点,说不定身为酿酒大师,老庄叔和木沼大师能够惺惺相惜呢?

    但话音未落,就看到老庄叔脸红脖子粗,气得想要打人的模样,就知道,这恐怕不是惺惺相惜,这是猩猩相袭,估计俩人见面,就得出一个人命。

    何止是老庄叔,提到了木沼大师这个名字,整个酿酒坊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变了脸色。

    庄不远看看周烨手中的小包,突然呲笑一声:“说了半天,所谓艺术原来就是偷别人的东西啊。”

    如果这种也算是艺术,那我也很擅长好不好!

    暴力也是一种艺术对不对?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庄不远就怕找不到正主,现在终于找到人了,那可就好办了,他摆手:“来人呐,跟庄主去干架了!”

    胡总看庄不远一声招呼,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大堆人,一个个长的奇形怪状的,还带着长的很奇怪的大猫大狗,吓得一把抓住了周烨的手:“小周,你这个同学到底是干啥的啊!”

    难不成是混黑社会的?

    问题是周烨也不知道啊。

    这还是我们那个庄主吗?现在的庄主好可怕!

    酿酒坊门外,老警察华叔带着自己的几个同事,刚刚下了车。

    他这两天,都在调查祛病酒的走私事件,现在终于有了点线索,打算来和庄爸通报一下进展,就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出门。

    之前见过的那位文质彬彬,灰发教授高蟹,一手拎着木棒,一手牵着几条猛犬,杀气腾腾,哪里还有之前那温文尔雅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华叔纳闷,就看到旁边跑过来一个快哭了的胖子:“警察叔叔,你们快阻止他们,他们要去杀人了!”

    胡总和庄记酒坊合作不成,还得回去和白霜酒厂合作呢,这下子如果打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华叔听他三两句说完,有一种冲动。

    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啥也不知道!

    妈蛋这绝对是个坑啊!

    又是外宾,又是老庄叔,我还想活着退休呢!

    但是事情临头了,他能怎么办?瞪了半天眼,终于还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

    世华贸易,几名高层和来自白霜酒厂的谈判人员,还在徒劳地磨来磨去。

    正在虚与委蛇之间,房门突然被人撞开了,一群人蜂拥而入,怒盛大吼:“木沼混蛋在哪里!”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是扶桑人!”

    “扶桑人了不起啊,打得就是你们这些偷东西的扶桑鬼子!”

    “都住手!”眼看双方真要打起来了,华叔连忙喝止双方:“我是警察,有什么话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谁来说清楚?”

    有了华叔的介入,打架是打不起来了。

    而华叔心里也一点不轻快,这事儿大了啊,他处理不了啊!

    而且涉及到外宾的事,一不小心就会戳马蜂窝。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反正之前都是这么处理的。

    向上级报告之后,上级的回复,却是让他的心中咯噔一下。

    “老华,我觉得这情况有点不对啊。偷取普通的菌株还好说,毕竟酒再好喝,也只是酒而已……如果他们是来偷祛病酒的配方的呢?”

    这句话,让华叔心中咯噔一下,心中明白,这个马蜂窝,他不戳也得戳。

    一旦是真的呢?

    警方介入了调查,却让白霜酒厂的人心急如焚,他们借口说扶桑还有重要公务想要离开。

    这些人知道,调查的结果,只会有一个,心中更是着急。

    华叔身为一名老警察,太擅长察言观色了,本能的觉得不对,不行,不能让这些人走!

    好在他们有一个非常好的立案借口,那就是丢失的财务价值很高,已经超过了十万元!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案件了!

    “庄总,现在事情有点不妙。”华叔用了一下午时间,调集了各种证据,做了详细的侦查,并做了笔录之后,拽着庄不远。

    “现在,我个人认为,白霜酒厂确实偷取了我们的菌株……可是木沼他们几个人已经离境了,他们会不会把祛病酒的配方也偷走啊!”

    华叔是经历过某个年代的。

    那时候的扶桑人,借口参观,偷走了州内的许多优秀的技术,现在一想起来,华叔就要拍大腿。

    虽然时过境迁,但被偷走的,就永远被偷走了。

    “如果他们真的把祛病酒的技术偷走了,以扶桑的技术实力,说不定很快就复制了出来,庄老弟的酒坊那可怎么办?如果他们到国际上卖祛病酒怎么办?你说你们怎么那么不小心,怎么就不看好点这些菌株呢?这么重要的东西,能随便给别人吗?”

    庄不远没想到华叔竟然想这么多,哭笑不得之余,又有些感动。

    庄爸的祛病酒,真的为他赢得了超级好的口碑。

    不过他却是不担心,道:“放心吧,他们跑不了!”

    先不说他们偷走的菌株,根本就没办法繁殖,也压根就不是祛病酒的菌株。

    就算是他们跑了也没关系啊,大不了我们追到扶桑去!

    偷了我的东西,还想跑?

    真是太小瞧我庄不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