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一九章: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这个木沼大师,估计是在扶桑吧,想要打他是不是不太容易?

    庄不远低头看看自己的两只手,有点不够长啊。

    所谓手长莫及,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然后制片人下一句让庄不远喜出望外。

    “而且我听说,这位木沼大师就在不久之前来了州内,现在就在虚城,但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真的?”庄不远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蠢蠢欲动了,“我是要让三斤四两去把他全家都绑票了呢,还是亲自去打他的脸呢?”

    对面,制片人听得一头暴汗。

    我听到这种消息,会不会被灭口啊!

    如果我不报警,会不会被当成知情不报啊。

    我好怕怕……

    制片人把自己知道的消息都告诉了庄不远,就赶快挂了电话,然后告诉自己,一定要离庄不远远一点!

    庄不远挂了电话,就开始到处打听这个木沼大师到底在哪里了。

    庄不远现在的人脉关系非常广,一传十十传百,庄不远在找木沼的消息很快就传开来,众人一边默默地为木沼点了一根蜡烛,一边卖力地打听了起来。

    在虚城这种国际化大都市里,世华贸易并不怎么起眼,而且和庄不远的圈子也没有什么交集。木沼大师这种国际上有名的金牌酿酒大师,在州内也并没有惊起什么波澜。

    毕竟,离开那个小圈子,谁知道你是谁?

    但木沼的心中并不平静。

    此时的木沼,正盘膝坐在酒店里,皱眉盯着眼前的一坛美酒。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他都一直盯着这坛酒看,似乎能把这坛酒盯出花来。

    他的助理,一名随同而来的中年人,正拿着手机道:“木沼大师,您向协会提交的评语已经通过了,协会驳回了这位酿酒大师的申请……”

    “说话谨慎一些!他还不是酿酒大师!”木沼怒道。

    “是。”中年人紧张地点头,道:“需要我念出来协会的最终评定吗?”

    “念。”

    中年助理就拿着手机,一句句念了起来:“……参照主评木沼大师和两位副评审的意见,驳回州内酿酒师庄业为的酿酒大师资质申请,驳回理由为:该酿酒师技艺精湛却止于技,有匠心却匮于术、远于道……”

    一边念,这位中年人一边皱眉,这种玄而又玄的评语,他这个内行人听起来都汗颜。

    解释起来怎么说呢?这位酿酒师的技艺已经非常精湛,达到了极致,但是他态度不端正,不合我意,所以我不同意!

    “大师,这么评价是不是有点……呃,难以服众?”

    “他是申请者,我是金牌酿酒师,有什么不能服众的?”木沼的眉头依然紧皱,“再说了,我又不是全盘否决他,只是希望他能够继续磨练心智,更加精进,这是为他好。”

    “可毕竟……”

    “无论如何,都要压住他,否则……”

    他没有否则什么,但是意思确实特别清楚了。

    否则哪还有我们的活路啊。

    外表上看来,木沼大师是一个须发皆白,颇为仙风道骨的人,在公众面前卖相极佳,但私底下他却是一个极端严苛而自私冷酷的人。

    似乎在他的心里,除了酿酒和白霜酒厂,就没有第三者的存在。

    作为白霜酒厂的门面人物,他虽然不是酒厂的最大股东,但对酒厂的控制力,有时候还超过现在的董事长。

    而这位中年助理,其实是他的徒弟,早年向他拜师学艺,却被他斥为毫无根骨和天赋,渐渐就成了他的助理。

    这种传统的师徒关系,让中年人在他的面前,像是受惊的小耗子一样,一句反对的话也不敢说。

    “我们该庆幸的是,他的申请恰好在我的手里。”木沼叹口气,“但我想要知道,他提交申请的那瓶酒,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才是木沼最担心的地方。

    这坛随随便便酿造出来的酒,几乎已经超过他酿酒生涯中最好的作品。

    更别说他现在体力、精力、视觉、味觉、嗅觉都已经下滑严重,早就不复当年的现在了。

    而更让人生气的是,他认为酿酒是艺术,是作品,是毕生的追求,是2度的冷水和雪山的白雪,是虔诚的祈祷、无尽的苦难和求索才能得到的大自然的恩赐。

    人家就觉得这酒是塑料包里面包着的2g发酵菌随便加点米饭而已。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大到让人发指,大到让人恐惧。

    木沼甚至都不敢想那两个字,但他确确实实是嫉妒了,嫉妒到发狂,嫉妒到恨不得想要立刻把这种神技据为己有!

    可如果这样随便酿造的一坛酒,都可以达到这种程度,那么庄爸提交认证的“大庄酒”,又是什么水平?

    卡住了庄爸的“酿酒大师”认证,卡不住“大庄酒”的认证,也是白搭。

    而且,他能卡住一次,还能卡住第二次吗?

    别人还无所谓,可他和庄爸一样,擅长的是东方传统的白酒,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也是别人第一时间比较的对象。

    任何一个懂酒的人,喝倒了庄爸的酒,都会把他的酒驳斥为一文不值。

    大概是琼浆玉液和猫尿马尿的区别。

    而特么的这种酒,还能量产!

    现在的木沼,大概已经看到自己被人踹到阴沟里,然后踏上一万只脚的样子了。

    他辛辛苦苦一辈子,才爬到了现在的地位,他才不会让任何人威胁自己的地位!

    “我……我已经打听过了,不过目前还不知道是哪位金牌大师当大庄酒的主评……”助理战战兢兢道。

    酿酒大师和酒品的评定,当然不会交给一个人,所以虽然酒业协会里面门阀严重,却也不至于完全封闭。

    “继续打听!”木沼皱眉,“专长东方白酒的就那么几个,一个个问过去!”

    “是……”助理就要起身离开。

    “等等,酒厂那边研究的怎么样了?”木沼又问道。

    “呃……还在研究……”助理不知道怎么回答,“已经拿出来了初步报告,我给您念念?”

    “我听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数据!直接告诉我结果!能繁育出来吗?”

    “呃,这个有点复杂……”

    助理都不知道怎么说,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微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