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九二章:你愿意为了你的挚爱牺牲多少
    夜半,庄园被龚柳波和农利新两位学院派教授占据了的锻造间里,依然一片忙碌。

    两位教授带着自己的研究生,铺开了摊子,将血仆的枯骨拆分开来,仔细地寻找。

    旁边,高蟹一脸焦急地在旁边等着,不时伸手想要帮下忙。

    又嘘寒问暖:“渴不渴?喝不喝水?饿不饿?”

    终于,被他频繁骚扰的几个研究生不满了。

    “高师您还是别忙活了。”

    “对,您在这里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回去休息。”

    “您看您,也不穿防化服,到处乱跑说不定还会影响我们工作,我们不用喝水,实验室里也不能乱跑,您出去等着好吗?

    高蟹有些茫然地退到了锻造间的门口,这种所有人都在为大虎他们忙碌,自己却帮不上忙的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

    “至少……至少让我干点什么啊……”高蟹祥林嫂似的低语。

    “高师,如果你真想干点什么,就去学学高中生物吧。”

    “再去学五年医学。”

    “当三年实验室助手。”

    “然后就可以来帮忙了。”

    几个研究生一人一句,差点把高蟹打成筛子。

    站在门口的老轰隆轻轻拍了拍高蟹的肩膀,叹了口气。

    这些研究生的嘴巴贼毒,自从他们鸠占鹊巢之后,老轰隆就没少被他们吐槽过。在这几个研究生看来,大概老轰隆就是一个设备看守员。

    固然老轰隆拥有庄园的正式身份,但是也掩盖不了他们智商上的优越感。

    可高蟹即便是如此吐槽,依然不愿意离开,他痴痴站在门口,就像是一块望夫石似的。

    终于,一声欢呼响起来:“找到了!”

    “找到了?”

    “找到了!教授,我们在右股骨找到了活细胞!”

    “竟然有活细胞?”龚柳波一个箭步冲到了那研究生的面前,低头看去。

    这血仆,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原本以为,能够取到一些DNA片段,就已经是最好的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活细胞!

    “活细胞?活细胞?让我看看!让我看看!”高蟹挣扎着想要冲进来,农利新连忙拦住他:“高师你还是别进去了,反正看也看不出什么来,这些细胞生存了这么多年,环境的变化说不定会影响到它的活性,先让他们处理好。高师你……你还是去向庄主报喜去吧。”

    高蟹失魂落魄地转身走了,他没有去向庄不远报喜,却是鬼使神差地来到了驯化房前。

    即便是时间的流逝非常缓慢,但这几天过去,高蟹也明显感觉到,从大虎伤口处滴下的血液,在缓缓地接近草坪。

    大虎他们的时间,并不是无限的,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这个时候,高蟹突然恨自己。

    当初为什么不好好上学?为什么要混社会?

    觉得当个恶霸,只要初中学历就行了吗?没有上过大学,学过五年医学,当过三年实验室助手,你连救活自己狗的能力都没有!

    没个研究生文凭,敢说自己是恶霸?敢撒鹰遛狗?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蟹从失神中,被手机铃声惊醒了。

    他低头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茫然看了一眼,接了起来。

    “蟹哥,出来喝酒啊!”

    “我们出来了!”

    “蟹哥快出来喝酒!”

    对面传来了乱糟糟的声音。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那一瞬间,高蟹觉得,恍若隔世。

    电话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之前的几个小弟。

    自从贾一鑫树倒猢狲散之后,他的几个兄弟们就散了。

    之后有人回了老家,有人去别处打拼,还有几个继续在贾湖厮混着。

    只是最近的贾湖,早就不好干了,混了没两天,就被抓了起来,看来这是刚刚被放出来。

    高蟹通过庄园步道来到贾湖,在牛山镇的一处小烧烤摊处,见到了几个兄弟。

    现在贾湖各处管得很严,这些烧烤摊干脆到晚上十点之后才出摊,来规避监管。

    烧烤摊上一片忙碌,坐着的大多是一些在夜间工作,夜间下班的建筑工人,大半夜的忙碌之后,换班之前,吃点烧烤,喝点啤酒,才能麻痹疲惫的身躯,回去之后睡个好觉。

    高蟹在角落里看到了之前的几个兄弟。

    “蟹哥蟹哥!”

    “老大老大!”

    “这边这边!”

    高蟹走过去,坐下,环顾了一下左右,纳闷道:“大仔呢?”

    大仔是和高蟹混得较久的一个,算是他们这个小团队的二把手,往日里总是最积极的一个。

    “大仔啊……”几个兄弟对望一眼,呵呵笑道:“啊,他有事没来。”

    高蟹有点纳闷,不过也没在意,现在他心思很多,懒得多想。

    兄弟几个也很热情。

    “蟹哥来吃东西。”

    “蟹哥你吃什么?”

    “我请客我请客!”

    几个小弟拽着高蟹,张罗着,很快一些烧烤上了桌,几个人都把肉串向高蟹身边送。

    高蟹看着有点发酸,忍不住叹口气:“兄弟几个,还混着呢啊。”

    “混着呢……不然呢?”

    “不混没饭吃啊。”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对啊,我们这种有前科的,谁要我们啊。”

    “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东混西混,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想要做生意,也要有本钱啊,不然怎么做生意?”

    “就你这样的,办个执照人家都不办给你……”

    “还是看守所好,有吃有喝的,至少饿不着肚子。”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对啊,超喜欢里面的!”

    几个人七嘴八舌说了几句,然后小心翼翼问高蟹道:“蟹哥,我们还跟你混好不好?”

    “对啊,还是跟蟹哥混日子好过。”

    “咱们以前的日子多好啊,兄弟们在一起……”

    “跟着蟹哥走在路上,都觉得威风……”

    高蟹不知道说什么好,看几个连烧烤都不敢放开肚子吃的兄弟,想教训他们一顿,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说他们呢?

    若不是运气好,遇到了庄主,自己现在又是什么样子?

    回忆当初在贾一鑫手下厮混的日子,感觉已经是好几个世纪之前了。

    什么招摇过市,威风凛凛,那都只是错觉罢了。

    高蟹见过真正的威风。

    庄主一双铁掌打得那些富豪跪地求饶,那才是威风。

    庄主一句“我,庄园主,打钱!”就能敲诈来好几亿好几亿的资金,那才是威风。

    庄主随便摆个烧烤宴,整个虚城的人都趋之若鹜,那才是威风。

    和庄主一比,自己这算什么威风?

    高蟹刚想说话,就突然听到一声发动机的轰鸣,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辆车停在了烧烤摊的一侧。

    还骚包地轰了轰发动机。

    “哥几个,喝着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车上传来。

    “大仔!”高蟹看到那人,笑着站起来,一脸惊喜。

    却没看到身后几个兄弟,一脸古怪的表情。

    大仔和高蟹抱了抱,笑看着高蟹,道:“蟹哥,兄弟几个跟你说了没有?”

    “什么?”高蟹一愣。

    “我现在有了一个新老板。”大仔指了指自己身后的车,道:“看,这车就是老板给我的!”

    高蟹有些茫然。

    “我那个老板,你估计也听过,钟老大!大生意!”大仔拍拍自己的胸脯,“道上人都知道,为人义气,混得开,你看我,这才跟着干了两票,就买车了……”

    钟?高蟹眉头一皱,就想起一个人来。

    “这……”高蟹一把拽住了大仔,“你怎么能……”

    如果说高蟹他们之前熬鹰溜狗,欺男霸女,街头混混,勉强算是灰色地带,人嫌狗憎的话,这位钟老大就真的算是黑色人物了。

    他的那些生意,哪个沾上了,都是杀头的罪过啊!

    “嗨,蟹哥你就别矫情了。”大仔嗤笑,“咱们这些人,不干这个干啥?”

    “你看看当年那些人,小飞比我还小两岁呢,前两年就开上豪车了。小豪呢?身边女人一天换一个……”

    “你怎么不说,今年秋天小豪就要被枪毙了呢?”高蟹怒了。

    “枪毙怎么了?过两年风光日子,也总好过一辈子这么窝窝囊囊!富贵险中求,说不定能给老娘留个养老钱!”大仔慷慨激昂,“你这么窝窝囊囊的混下去,就算是活着又怎么样?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你又能干什么?蟹哥,你这眼瞅着三十岁了,再过二十年,光棍一条,无儿无女,就算是活着又能咋样?还不是等死?贱命一条,丢了又怎么!”

    “你们也是这么想的?”高蟹看向了身边其他的兄弟。

    “我……我们想听蟹哥您的……”几个兄弟瑟缩道。

    一方面,是刀头舔血的亡命生涯,一方面,是注定沉沦的底层人生。

    该怎么选?

    “蟹哥你就别挣扎了,整天混的没点人样,有意思吗?这个狗屁社会,我是看清楚了,你规规矩矩的,一辈子也别想混出人样来,什么努力改变人生,都是骗人的!”大仔怒喝,“我们这些人,到处被人撵狗似的撵来撵去,活着一点意思也没有,三十岁死五十岁死,有差别吗?活的连个人样都没有,活到一百岁又怎么样,我宁愿三十岁就死了!”

    高蟹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他想要反驳大仔的话,却是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来。

    他看着兄弟们期盼的眼神,竟然连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想到了重伤的大虎,以及自己想帮忙,却又被嫌弃的样子。

    是啊,我算个屁?我活着有什么意思?我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运气好遇到了庄主,我又有什么价值有什么意义?

    我除了挨一粒花生米之外,人生又有什么出路?

    现在的我,和之前的我,又有什么不一样?

    一样无能。

    一样无助。

    一样改变不了自己,也改变不了别人。

    更不要说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我特么就是一个废物。

    我这种废物,活着是为了什么?浪费粮食吗?

    高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烧烤摊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外面逛了多久。

    直到天边起了鱼肚白,街上渐渐有了行人喧嚣,有了出来的早餐摊,有了跑步的体育生。

    突然间,高蟹看到了旁边的一家小书店。

    店老板正在张贴海报。

    “新到小学、初高中教材、教辅书籍,欢迎选购……”

    突然间,高蟹一个激灵,突然想起了之前那几个研究生的话。

    “先学好高中生物……”

    “再学五年医……”

    “再当三年实验助手……”

    鬼使神差的,高蟹走到了小书店前,问道:“老板,请问高中的生物书有吗?”

    “有,要高几的?”

    “我看看。”

    “好嘞,您请进。”

    翻着几本生物书,高蟹却觉得像是看天书一样。

    “那个,老板……有初中的生物书吗?”

    “有的。”

    “都给我来一套。”

    高蟹站在书店里,翻着生物书。

    对高蟹来说,这些文字都已经陌生了。

    多年未曾看过书的高蟹,再看这些东西,每个字都认识,偏偏连起来都不知道是什么。

    不不,并不是每个字都认识,什么胸腺嘧啶,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

    “先生,您买不买?”店老板有点不耐烦了。

    “买,买!”高蟹赶快交钱,拎着生物书走出了小书店门。

    然后他就看到一群群的学生,正背着书包走进牛山镇中学的大门。

    那一瞬间,恍若一盆凉水突然浇下。

    现在再想要看生物书,又有什么用?

    他已经晚了十多年。

    不,甚至是二十年前,就已经晚了。

    就算是他再怎么努力,别人不也一样在努力吗?

    就算是他想要追上,可又要多长时间?他能坚持下来吗?

    “咚”一声,手中的书落了一地。

    高蟹茫然向前走去,恍然未觉。

    “这位先生,你的书掉了!”

    书店老板从店里追出来,那了另外一个手提袋帮他装好,把那一大堆书塞到了他手里。

    高蟹就这么提着书,茫然走回了庄园。

    庄园里,依然是一片忙碌,高蟹浑浑噩噩地走了几步,突然有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赵……园丁长?”

    那是赵民。

    赵民看看高蟹手中的书,正色问道:“你愿意为了你的挚爱,牺牲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