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八九章:依然最佳的猎头和依然愚蠢的庄主
    清晨,一缕微光从东方的窗户照射进来,落在了萨兹勒的脸上。

    萨兹勒翻了个身,嘟囔了几句什么,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我是谁?

    我在哪?

    我怎么还活着?

    对了,我是萨兹勒,在被追杀的中途突然昏迷了过去,还受了重伤……

    萨兹勒慌忙从床上翻了下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许多伤口已经被包扎了起来,本来骨折的胳膊,也被人固定了起来,身上充盈着一股药香。

    有人救了我?还是我被抓起来了?

    对了,在我昏迷之前,好像看到了什么人……

    还有人给我说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来着?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

    萨兹勒四下打量着,这是一间从未见过的房间。

    对身高两米多的堕落龙人来说,这房间有点小,床铺刚刚能容他躺下,房间里的摆设也很精致,很多东西他在流放纪元从来没见过。

    譬如说那面挂在墙上的镜子。

    萨兹勒从来没见过那么清晰的镜子,他凑上前,看着镜子里映出来的丑脸,看着看着突然脸红了。

    哎呀之前从来不知道,原来我那么帅。

    我的鼻孔那么大那么威风,尖牙那么锋利尖锐,眼睛那么狭长锐利,就连脑袋上被锯断的角长出的断茬,都显得那么粗犷。

    萨兹勒盯着自己看了半天,咧嘴傻笑了起来。

    呃等等……我的衣服呢?

    萨兹勒傻笑了半天,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破旧的皮夹不见了,自己竟然光溜溜的。

    难道昨天晚上我被人……侵犯了?

    妈妈好可怕!

    萨兹勒检查了自己半天,才放下心来。

    太好了,贞操还在!

    粗糙的堕落龙人汉子们,可是荤素不忌的。

    太危险了,睡了一觉就差点失去了贞操,不管这是什么地方,还是赶快离开比较好!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萨兹勒顶着一床格子被单,从房间里探出头来。

    门外,是一条走廊,走廊上空无一人,沿着走廊走了几步,萨兹勒就找到了出口。

    从出口钻出去,门外是一颗巨大的枫树,萨兹勒突然听到了一声怒吼从头顶上传来:“是萨兹勒!”

    “萨兹勒你个混蛋,别想跑!”

    “萨兹勒纳命来!”

    枫树上,吊着七个卫队的卫兵,徐建飞所能想到的最安全最有效的牢笼,就是这颗枫树了,小福对自己多了七个收藏品非常满意,把他们全吊了起来。

    被小福折磨得七荤八素的卫兵,看到萨兹勒竟然自由自在地乱跑,哪能不生气,纷纷怒骂。

    萨兹勒现在像是惊弓之鸟,被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了一跳。

    妈呀,被发现了!

    快跑!快离开这里!

    萨兹勒撒腿就跑,跑了几步,面前突然风景变换,巨大的喧嚣声扑面而来,萨兹勒已经出现在了全能庄园正门处的站牌前。

    巨大的公交车,奔驰的小轿车,还有来来往往的行人,对萨兹勒的冲击是巨大的。

    他一时间僵在那里,裹紧了身上的被单,瑟瑟发抖。

    妈妈,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是不是死了?去了地狱?

    妈妈救命啊!

    “妈妈你看,大马!”萨兹勒正僵硬着呢,突然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后腿。

    他低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正笑嘻嘻地抬头看着他。

    “大马,大马,我要骑大马!”

    骑你个头啊,吃了你!

    萨兹勒对这小女孩露出了恐怖的狞笑,顿时吓得小女孩哇哇大哭:“妈妈,大马好凶……”

    “宝贝快过来,离它远点!”小女孩的妈妈慌忙拽住了小女孩,然后怒瞪萨兹勒:“骑马了不起啊,凶什么凶!”

    “那好像不是马吧……”旁边有人瞪眼看着萨兹勒,虽然萨兹勒身上裹着被单,裹住了上半身,只露出了脑袋,看起来确实有点像是一个人骑在马上。

    但是他遍布鳞片的下半身,怎么看都不是马。

    在这里等车的,大多是庄园的常客了,很多人也去过全能动物园,疑惑道:“好像是庄主动物园,爬行动物馆里的那怪东西。”

    “爬行动物怎么跑出来了?”

    “什么爬行动物,是人装的吧……”

    “不过看起来有点怪啊,离它远点,别伤了人,这家伙看起来就好凶……”

    还有人大喊起来:“庄主庄主,你家的怪兽跑出来了!”

    萨兹勒听到这些人喊叫起来,立刻转身就跑。

    此时天色刚刚微亮,行人还不多,萨兹勒一路风驰电掣,沿着道路跑了下去,远远看过去,还真像是一位身披披风的骑士。

    庄园里,庄不远一夜都没怎么睡好,昨天晚上,他仔仔细细审问了一遍长老和建伯,几乎把他们知道的,关于智者,又或者是仆师的信息都挖了出来。

    他没想到,这位仆师,还和他有那么一点关系。

    据说,每一个庄园都只有一个仆师,仆师和庄园主一样,几乎是不死不灭的,而这位仆师曾经服务过的庄园主,就是庄园主们的首领檗颛,也就是庄不远第一次进入时间之肌时,那位留言给后来者的庄园主首领,更是曾经驯化植物女王弥菲洱的强大庄园主。

    在庄园主和工业党的战斗之末,庄园主们节节败退,即便是强大如檗颛,也已经无法挽回颓势,在即将陨落之时,檗颛燃烧自己所有的力量,窥探时间的彼岸,妄图找到延续伟大庄园主时代的方法,不知道他是否找到,但从那一天开始,这世间再也没有人见到过檗颛,据说他为了窥探未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但他到底有没有找到延续庄园主时代辉煌的办法?没有人知道。

    唯一知道他秘密的人,就是从此之后就渺然无踪的那位仆师,而后他出现在流放纪元建立了铁石镇,忽然间又消失不见。

    或许,檗颛终究没能找到延续庄园主时代辉煌的办法,而他的仆师却不甘失败,隐姓埋名,一直在完成自己主人的遗愿。

    庄园主们的历史,如此遥远无尽,远超人类的理解能力,这些上古时代的故事,庄不远也只能当故事听听。

    他只知道,想要再找到这位仆师种族的唯一幸存者,估计是不可能的了。

    也难怪自己的最佳猎头都无能为力。

    想到最佳猎头,庄不远突然听到了喧闹声:“庄主,庄主你家的怪兽跑出来了!”

    怪兽?

    等等……

    庄不远慌忙下床,然后就看到老轰隆跑进来:“庄主,不好了,萨兹勒跑了!”

    “跑了?跑哪去了?”庄不远摆手:“快追!”

    萨兹勒完全没来过地球,这下子可别出了乱子!

    庄不远还没出庄园,就接到了电话:“庄主哥哥,你家的那只大怪兽跑到学校来了!”

    “跑学校去了?”庄不远大吃一惊,“没伤到人吧?”

    “没有,我们和保安爷爷一起把它堵在保安室里了,他好像很紧张,你们快点过来!”

    也难怪他很紧张,毕竟昨天晚上差点死了,今天又到了这么光怪陆离的地球,不紧张才怪。

    庄不远匆匆赶到虚城综合大学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女篮的妹子,正围在保安室门口。

    那位极为瘦高的老保安,正拎着一把笤帚站在门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气。也难为他见到萨兹勒竟然不怕。

    而林涵正趴在窗口,向里面递东西:“来,饿了吧,吃一点,乖,庄主哥哥这就来接你了,你别怕啊!”

    庄不远:“……”

    林涵这妹子的心有点太大了,真不知道像谁!

    萨兹勒又不是小动物,需要你喂食!

    堕落龙人很危险的好不好!小心咬你!

    生怕萨兹勒伤害到了林涵,庄不远连忙道:“我来了,你们让开吧!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庄不远到了保安室门口,敲了敲门,道:“萨兹勒,我是庄主啊,我进来了,你别乱动!”

    庄不远推门进去,就看到萨兹勒惊恐地缩在保安室的角落里,两眼茫然地看着他。

    “萨兹勒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庄不远道,“现在跟我回去好不好。”

    萨兹勒两眼如豆,盯着庄不远。

    “你忘记了?昨天我救了你。”

    萨兹勒还是不说话。

    “我知道你没能找到仆师,不过我不会怪你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萨兹勒眼睛一眨不眨。

    “跟我回去吧,乖……”

    庄不远伸出手去,萨兹勒呆了半晌,嗫嚅道:“你……你不让我动……”

    呃……

    庄不远差点忘记了,萨兹勒也戴了徽章。

    现在也算是庄园的仆从了。

    “来吧,跟我走吧。”庄不远一拍脑袋。

    萨兹勒看看庄不远,再看看自己,小心翼翼伸出手,抓住了庄不远的手。

    出门的时候,萨兹勒极力地远离老保安,差点把身体都挤进墙里去。

    老保安向后退了几步,他才舒了一口气,跟着庄不远走了出来。

    萨兹勒到现在也不知道,这老保安哪里来的力量,竟然直接把他丢进了保安室。

    但他觉得,这老保安是个很可怕的存在,还是离他远点好。

    “真不好意思,麻烦您了。”庄不远不好意思地对老保安笑笑。

    老保安微微欠身,看着庄不远带着萨兹勒离开。

    “呵,有意思的堕落龙人……”老保安看看萨兹勒,然后又无奈地看向了庄不远:“还有……愚蠢的庄主!”

    那么蠢的庄主,真的能承载起庄园主们的希望吗?

    愁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