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八七章:最佳猎头也有失手的时候
    蓝石叶庄园,铁石镇的卫队们,正在对萨兹勒穷追不舍。

    铁石镇长老虽然年龄不小,但却是老当益壮,手持一把短铳,气势汹汹地追在最前面,时不时对着前方射出一把散弹。

    子弹射在堕落龙人的鳞甲之上,大部分被弹开了,但还是有少部分嵌入了他的体内,痛的他嗷嗷直叫,速度再次慢了下来。

    “快追,他马上就要不行了!注意不要伤到智者大人!”长老咆哮道。

    “是!”年轻力壮的卫队小伙子嗷嗷叫着冲了上去,谁能抓到萨兹勒可是大功一件!

    谁想到萨兹勒看起来摇摇晃晃,跑得却不慢,硬生生跑出去了好几公里。

    长老毕竟年龄大了,慢慢落在了队伍的后面,他抬头看向了眼前的金字塔,一脸的迷醉。

    “这就是传说中的蓝石叶庄园?我那逊利亚人中兴有望,中兴有望啊!”

    有些时候,事情没有发生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想。

    譬如现在,长老的想法,在真正看到了蓝石叶庄园的时候,就在慢慢变化了。

    他忍不住幻想着,占据了蓝石叶庄园之后,那逊利亚人建设了一座新的城市,成为流放纪元的第四座城市,而更是第一个拥有一城一镇的势力。

    在他的领导下,那逊利亚人不断发展,最终攻下了绿蓉城,把这些庄园主的走狗全部铲除的模样。

    那逊利亚人和三瞳人的仇怨,对很多那逊利亚人来说,已经只是过去式,但长老是一个一心想要恢复那逊利亚人荣光的人,在他看来,若不是三瞳人,他们也不会被遗弃在这荒凉的流放纪元,挣扎求存,他的心中一直想要把三瞳人及他们的盟友灭掉。

    到时候,说不定他们就能得到谅解,脱离现在的苦海吧。

    当然,在内心深处,长老还是有着自己的野心的:“即便没办法脱离流放纪元,我榫角·铛啷,说不定也还有成为庄园主的那一天……到时候所有人见了我,都要三呼万岁,下跪行礼,口称大人,不不不……要称呼我铛啷陛下才对……”

    跑着跑着,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面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迷醉的笑容,好像那幻想的一切已经成真一般。

    野心一旦滋生,就再也难以剥离,长老越想越多。

    现在除了萨兹勒和建伯,就只有他和这么一队卫队进入了蓝石叶庄园,毫无疑问,卫队是听他指挥的,如果建伯死了……

    长老的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在流放纪元里生存,人不能没有一点野心,虽然建伯对铁石镇的建设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但是现在铁石镇已经不需要他了。

    铁石镇毕竟是那逊利亚人的铁石镇,而不是“仆师”这个种族的铁石镇,建伯在铁石镇当太上皇,也实在是太久了。

    久到已经没有人记得他太上皇的身份了。

    唔……得想个办法让萨兹勒杀死建伯,然后他就带着卫队接管蓝石叶庄园,只要找到了蓝石叶庄园的庄园主之心,他的地位就无可动摇!

    或者……假装误伤,直接干掉建伯?

    他又摸到了自己手中的短铳。

    就在此时,他突然听到了一声怒吼:“谁在欺负我的猎头!”

    然后,一道人影从前方飞跃而来,在空中飞旋腾挪,他的双手幻化出来无数的手掌,像是绽开的白莲花。

    前方的卫队成员唉唉惨叫着倒飞出去,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庄园主的残暴打脸,可不只是物理攻击而已,还是心灵打击,被打了脸的卫队成员,一个个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像是死了爹娘一般,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残……残暴的庄园主!”那一瞬间,随着掌影弥漫开的,还有残暴的气息,那逊利亚人最敏感的气息!

    几个在后面还没有被庄不远打到的铁石镇卫兵,嗅到了这残暴的气息,就像是狂战士嗅到了狂化药剂一样,嗷一声就冲了出去:“残暴的庄园主,受死!”

    “庄主,危险!快回来!”这些卫队成员,是那逊利亚人最精锐的战斗部队,以庄不远那地球人的小体格,简直是是碰到就死,挨着就伤,后面的几个仆从们都快吓呆了,慌忙冲上来想要保护庄不远。

    庄主的“庄园主的残暴打脸”虽然很厉害,但是又不能让他刀枪不入!

    “都回来,快回来!”长老却是大声命令。

    喘着粗气的卫队成员听到指令,艰难地抑制住了冲上去将庄不远撕成碎片的冲动,纳闷地回望长老。

    “快跑!快跑!”长老大声命令,“带上你们的战友,快跑!”

    卫队成员纳闷,但是对长老的敬服还是让他们下意识地服从了命令,纷纷抓起身边的队友,转身就跑。

    一定是长老发现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危险!

    是了,残暴的庄园主,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对付!

    我们差点就被残暴的庄园主撕成碎片了!

    没错,就这样!

    长老也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捂着嘴偷笑。

    太棒了,遇到了一个残暴的庄园主!

    那么残暴的庄园主,一定会把建伯干掉,然后这里就只剩下我了……

    桀桀桀桀桀桀,我真是太聪明了。

    咦,等等,这里怎么会有庄园主?

    难道蓝石叶庄园的庄园主之心,已经被人拿到了?

    啊,不好……

    “快跑,快跑,不要回头!”长老突然想到了什么,亡魂大冒,大声命令。

    卫队们跑得更快了。

    “你们跑什么跑,给我站住!”庄不远气得跳脚,我庄·铁掌无双·不远刚刚发威,你们竟然就跑了?

    有没有一点敬业精神?身为反派难道不该死撑到最后吗?

    卫队成员跑得更快了,但是身在最后的长老,却是吱嘎一声,刹住了脚步。

    “回来回来!”庄不远对长老招手。

    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扯着长老一般,他的身体还在向前挣扎,但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向回退了过来,一步步退到了庄不远的面前,面色煞白地看着庄不远。

    “这是怎么回事?”庄不远纳闷。

    “因……因为我戴了徽章……”长老面若死灰,妈蛋,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完蛋了,这下子把自己送到虎口里去了。

    我会不会被残暴的庄园主吃掉啊!

    庄不远咧嘴笑了。

    “果然我的猎头从来不让我失望,这次又是买一赠一!”

    什么买一赠一,你才是赠品,你全家都是赠品!

    长老几乎要抓狂了,我是要成为庄园主,成为土皇帝的人!

    但现在,他已经完全沦为庄不远刀俎之上的鱼肉了。

    让人把萨兹勒送去救治,庄不远这才面对着自己的新俘虏。

    “既然你们戴了徽章,那么我问你们什么,你们都会乖乖回答了?”庄不远问俩人。

    “是……”建伯和长老俩人萎靡之极,缩在一旁,绝望地回答庄不远的话。

    “那我来试试……你们叫什么名字?”

    “建伯。”

    “榫角·铛啷。”

    “是不是处男?”

    “是。”

    “不是。”

    “有几个老婆?”

    “没有。”

    “五个。”

    “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是。”

    “是。”

    两人哭丧着脸回答了庄不远很多刁钻的问题,庄不远这才满意点点头,看向建伯道:“看来这徽章确实挺好用的,你就是建伯吧,据说你是智者。”

    “不是。”

    “据说你什么都知道,我要问你一个问题,流放纪元有没有什么医术超群的种族……哎?你说什么?你说你不是智者?”

    “不是。”建伯挣扎着,不想回答,却还是被强迫着说了出来。

    “啊?”这下子,不只是庄不远了,就连长老都瞪大眼看着建伯。

    “等等,你明明是智者啊!”长老大惊,然后猛然一拍巴掌,“我明白了,你是仆师,智者只是我们对你的俗称,所以你说你不是,对不对?”

    “不对。”

    “唉?”

    “等等,谁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仆师?”

    等到长老给庄不远解释完什么叫做仆师,他们又为什么会被称为智者,建伯再次否认之后,庄不远和长老都呆掉了。

    “这怎么可能,难道我的最佳猎头也有失手的时候?”庄不远简直无法相信。

    “这不可能啊,我们铁石镇明明是智者帮助建立的……”长老更是觉得自己三观尽毁。

    “如果你不是仆师,那你是什么?”

    “其实我只是一个门房……”

    “门房?”庄不远纳闷。

    “门房也是一个种族,他们是专门为庄园主看守大门的……”长老解释。

    “流放纪元就只有一个仆师大人存活着,我之前一直在给仆师大人看守大门,帮他传递消息,接待宾客。直到有一天仆师大人什么也没说就突然消失了,我就……我就……”

    从那天起,建伯就成了所谓的“智者”了。

    反正真正认识智者的人,早就已经全都去世了。

    “虽然我不是智者,但是我也可以回答您的问题。”建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