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八四章:前任
    全能动物园里,大群一手撸着老虎,一手端着啤酒,别提多惬意了。

    “庄主,这地方你怎么找来的?人家怎么会借给你?不会又是老庄叔的面子吧,老庄叔面子也太广了。”

    庄不远笑着递给他一只鸡翅:“吃你的烧烤吧,话那么多!”

    大群就不问了,喝了一口啤酒,顿时全身直打颤:“老庄叔酿的啤酒,怎么也这么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庄不远咧嘴笑。

    最近,庄园里有了佃农之后,庄园产出的种类急速攀升,啤酒花、大麦这些品类,也已经成为庄园的产出之一了。

    而且有了蓝石叶庄园的那些损坏的战争巨犬,老轰隆又给庄爸打造了一个超级大号,简直像是高炉的酿酒器,最近庄爸只需要早上酿一次,基本上就够供应祛病酒了,其他时间,庄爸都用来开发新品种。

    对一个酒痴来说,没什么比酿好酒更开心了。

    而酿酒最让人觉得开心的是,每一次的酒都有所不同,发酵的微生物,是那么复杂多变,总是会给人制造种种惊喜,而每一次味道的细微不同,都让人沉迷。

    庄爸觉得自己简直在天堂,整天泡在酿酒坊里,而他的酿酒坊门口,吸酒气修仙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佐酒的花生米一度脱销。

    不过庄爸多是喜欢传统美酒,把历史上的种种传说美酒都复刻出来,也使庄爸的成就感爆棚,他并不太喜欢啤酒,毕竟低度酒而已。

    但庄不远要招待朋友,庄爸自然是开炉酿酒,送来的酒,能把庄不远淹死好几次,供应的足足的。

    大师出手,庄园原料,可以让所有人迷醉。

    不,也有例外。

    旁边,大黑僵硬地捧着一杯啤酒,无辜地瞪着两只眼睛缩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大黑怎么了?”庄不远纳闷。

    “我……我怕猫!”大黑声音都在打颤,“我小时候,我家里有一只大猫,可凶了!但是我家里还靠那只大猫抓老鼠,所以每次大猫欺负了我,我爸都会再打我一顿!”

    庄不远一脑门的汗,这孩子过的是怎么样不幸的人生啊。

    庄不远招手,把旁边蹲着的小乖叫了过来,**着它的颈部皮毛,带着它走到了大黑面前,道:“大黑,你看这只大猫,很乖的。”

    大黑拼命摇头,连连后退。

    “来,摸摸看,摸摸。”庄不远循循善诱,把小乖向大黑的怀里送,大黑僵硬地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老虎的脑袋,连忙又把手收了回去。

    妈呀,虚城真可怕,怎么什么事儿都有!猫就够可怕了,老虎为啥也能在街上跑!

    看大黑依然怕得要死,庄不远也没办法了,只能又递过来一杯啤酒:“来,再喝点。喝醉了就不怕了。”

    大黑一仰脖子,杯子里的啤酒咕咚咕咚灌了进去,然后接过了庄不远的那个杯子,左右开弓,一阵狂灌,等到热乎乎的酒劲上来,把杏仁体给麻醉了之后,大黑顿时觉得世界可爱多了。

    “哈哈哈,这大猫好可爱!”

    “来,让我摸摸!”

    “来,大猫,喝酒,喝酒……”

    看大黑high起来了,大群和战友们纷纷给庄不远点个赞。

    这孩子的怕猫症竟然也能治好?

    庄主真是越来越神奇了。

    “哪里哪里,都是我爸的酒好。”

    庄不远谦虚了两句,打开手机看了几眼信息,有点无奈道:“周烨和张南都在上班,今天来不了,估计得周末才能聚。”

    “周末也来得及,我们要过好久才回去。”大群抓抓脑袋,道:“对了,小高呢?”

    “小高?”

    “就是上次和咱们一起的那个小高,还有他的几个朋友,那几个小伙子都不错啊。”

    “啊,对了,差点把他们忘记了,我把他们叫来。”庄不远拿出手机,却是茫然发现,他连这几个人的手机都没留!

    “凡哥怎么还不来?”庄不远无奈,和凡哥一起出去玩,组织、叫人这种事,从来不用自己操心啊。

    可这都过了十多分钟了,凡哥怎么还没回信?

    “高庆?我有那小子的电话。”旁边高蟹摸出手机打了出去。

    最近高蟹在贾湖,可是炙手可热的名人。

    随着庄不远带起来的“狗拉马车”热潮席卷贾湖,整个贾湖的纨绔们,无不以有一辆狗拉马车为荣。

    庄不远现在整天泡在动物园和蓝石叶庄园,不怎么用车,高蟹就又驯化了一批狗。

    高庆这小子,嘴巴甜会来事,整天在高蟹身边,蟹哥蟹哥的叫着,简直把高蟹当自己亲哥哥,成功忽悠到高蟹出手,帮他调教了一下他买来的那几条大狗,现在也能在街上威风一番了。

    而且这小子的商业头脑特别好,现在正张罗着开一家驯狗场,求高蟹入股,高蟹还没和庄不远请示这件事,就发生了大虎受伤的事件。

    这事儿就耽搁下来了。

    “庆子,我是蟹哥,庄主今天在全能动物园开烧烤大会,这会儿嫌人少不热闹,你过来凑个热闹吧,把你的那几个小兄弟都叫上,大群哥也来了,对,上次见过的。凡哥?凡哥待会儿就来……”高蟹说着说着,就捂住电话,问庄不远:“庄主,要不要庆子多带几个人来?”

    “成啊,多多益善,反正咱们庄园里现在啥都有……”庄不远现在基本上就是虚城的农产业扛把子了,好酒好肉供应量充足多少人来了都不可能饿着。

    “行啊,把你的小伙伴们都带上,多多益善。”高蟹吩咐了一句,挂了电话。

    庄不远不知道,高蟹的这句“多多益善”,一下子就把范围扩大了。

    那边,高庆招呼了一番自己的狐朋狗友,嚷嚷了一嗓子:“庄主开趴,蟹哥召唤,大家带上小弟小妹,去全能动物园吃烧烤去了!”跳上自己的狗拉马车,就直奔庄园来了。

    而庄园门外,李凡还默默坐在车座上。

    有些时候,觉得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了,实际上却并没有。

    李凡早就觉得自己和佩佩可能要分手了,但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回忆却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一波波的,让他承受不起。

    李凡是个重感情也念旧的人,所以他对自己的老朋友都特别热情,也深受朋友们的信任和拥戴,但这种时候,重感情无疑是一种缺点,让李凡难以承受。

    他坐在车里,眼泪一波波涌上来,他又一波波压下去,好几次差点嚎啕大哭,但想想实在是没意思,图啥呢?

    有些人留不住,有些人挽不回,别想了,向前看!

    他两手捂住脸,又默默坐了一会儿,然后使劲揉了揉脸,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笑容,下车。

    上一次李凡来贾湖的时候,全能动物园还没有易主,门可罗雀不说,也没什么特色。

    最近全能动物园可以说是整个虚城最有名的地方,任何人想到周末出行,怕是第一个选择就是全能动物园,货真价实的网红动物园。

    没想到庄主竟然能弄到这地方烧烤?不过也是,老庄叔最近在贾湖,可以说是叱咤风云的热门人物了,能弄到也不奇怪。

    就是不知道庄主他们在哪里。

    估计是在园区里面的空地里吧,据说园区现在还没开发完,有很多空闲的地方……

    不过,为什么佩佩他们也在这里呢?

    是了,当初没整改环境的时候,虚城最豪华的饭店后街,不就是烧烤一条街吗?大学的时候,他们不就整天吹牛说去虚城大酒店吃饭了么?

    李凡低着头,看着手中庄不远共享的位置,一路向着共享的地点走去,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人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李凡抬头,就看到佩佩站在他身前不远处。

    一身雪白长裙,脚蹬高跟鞋,戴着珍珠饰品,两只手却拎着两颗大白菜,画风怎么看怎么奇怪。

    看李凡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大白菜上,佩佩顿时脸颊一红,想要把白菜藏到身后,但那两颗大白菜实在是太大了,怎么也藏不住,她怒瞪李凡道:“李凡,不是说分手了吗?你不会是又后悔了吧。”

    “我不是……”李凡苦笑,他怎么也没想到,佩佩口中的高端饭局,竟然是在这里摘白菜啊!

    “李凡,你是不是男人,男人说了话到底算不算数!”佩佩却是不信,“你自己提出的分手,你又追过来干什么!想要让我回心转意么!”

    “我真不是啊……”李凡觉得自己百口莫辩。

    “李凡,你别让我瞧不起你,就算是你要闹,麻烦你也看看地方,别来这里闹!毁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佩佩却是声色俱厉。

    李凡都想要剖腹明心了,我真没想要找你闹啊,倒是你现在这么大声,像是在闹啊。

    “怎么回事?”旁边一个中年人闻声赶了过来:“李小佩,这是什么地方,瞎嚷嚷什么!”

    “导演,不是我,是我的前任……他不知道怎么跟进来了……”佩佩指着李凡道:“您放心,我这就赶他走。李凡,你快走,现在你后悔也晚了,咱们不可能复合了!”

    “快点解决你的问题,惹恼了庄少,咱们都完蛋!”导演怒瞪了李凡一眼,突然眼睛一亮:“咦,那是谁来了?”

    只见几辆狗拉马车从远方疾驰而来,当前一辆车最是威风,在渐暗的天色下,隐约可见银光闪烁,拉车的几条狗,看起来也甚是神骏,坐在那里驾车的年轻人,耀武扬威,眉开眼笑的,看到这里有人守着,叱喝一声,几条憨货就停下了脚步,蹲在那里,乖乖看着众人。

    “真是宝狗银车啊!高少,多日不见,越发神气了啊!”制作人一眼就认出来这几辆车,慌忙上前。

    虽然说现在流行“狗拉马车”,但是真能上路的,可也没几个。

    庄不远归隐多日,现在是侠少们称雄江湖,而其中的宝狗银车高庆的名号,更是人尽皆知——总而言之,这贾湖已经被庄不远的现实扭曲力场扭曲到不成样子,审美也是越来越奇葩。

    “哪里哪里,都是大家抬爱!”高庆被人夸得眉开眼笑的,连连拱手:“老赵你在这里,难不成今天庄少的晚宴,是你帮忙筹备的?”

    “唉,我还没这能耐,就是帮忙打打下手,助助兴。”制作人拱拱手,“高少您来了,庄总一定很高兴,来来来,佩佩,你带高少他们过去。”

    “哎,来了!”佩佩甜甜应了一声,刷一声把白菜丢出镜头之外,提着裙摆就款款走了上去。

    高庆向佩佩的方向看了一眼,顿时笑了起来,佩佩看到高庆笑了,也是笑得格外甜,刚想开口,就听到高庆道:“凡哥,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早就到了,快上车快上车!”

    李凡有点无奈地摆摆手。

    他早就知道庄不远的这些朋友都是些纨绔,但是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高庆。

    看到高庆那宛若庄不远复刻版的马车,也是哭笑不得。

    说实话,这几个人虽然是纨绔,但是人品不错,上次为了他们的事跑前跑后,也没一句怨言,素质极佳,李凡对他们观感很不错。

    但此时李凡正是狼狈落魄之时,实在是不愿意让朋友看自己落魄的样子。

    他摆摆手,正打算让高少先走,高少却下了车,一把拽住了李凡,把他拉上车,嘴里凡哥凡哥叫着,比亲哥哥还亲热:“凡哥,你说庄少现在驯了那么多老虎,过几日该不会是用老虎拉车了吧,凡哥你帮我给庄少美言几句,给我弄几条老虎拉车呗?到时候我就是宝虎银车高庆了!”

    高庆虽然整天叫庄不远高少,可也知道,庄不远和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家纨绔是副业,庄主才是主业,不是有李凡、高蟹、大群这层关系,还真和庄不远说不上话。

    李凡恨不得拍高庆一巴掌,你这孩子,被你庄主哥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三观呢?!

    狗拉马车就够奇葩的了,老虎拉马车,你怎么想的?

    被李凡数量了一句,高庆只是笑嘻嘻的。

    李凡也不客气,刚打算上车,就觉得手臂一热,被人挽住了。

    “你这傻瓜,你认识高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整天和你那群没出息的狐朋狗友一起混,为什么不多和高少多联络联络感情……”

    “如果你多和高少这种有前途的人一起,我怎么会和你分手呢?”

    “傻瓜傻瓜傻瓜,笨蛋笨蛋笨蛋,你一定是心里还想着我,所以才来找我的对不对……我原谅你好啦!”

    “呃……这是?”高庆纳闷地看着佩佩挽住了李凡的手臂,很是纳闷。

    “前任。”李凡摇了摇头,掰开了佩佩的手臂,道。

    这一刻,他心如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