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七五章:血染牛山镇
    来五峰野生动物园拍摄,是导演决定的,但自从摄制组进入动物园之后,矛盾其实就一直在积攒了。

    一开始制作人也是支持的,毕竟找个好的主题不容易,和动物同游这个主题还是挺能抓人眼球的,而且拍摄的话,在哪里拍不是拍?

    但是实际的拍摄进展,让制作人非常失望,拍摄之初,五峰野生动物园就已经出了几次负面新闻,带来的影响很不好,制作人就想要打退堂鼓了。

    这档真人秀节目是虚城电视台制作的,在制作之初就不是特别的自信,所以采取并不是制作完成整季购买,而是边录边播的方式,签的协议也是随时可以停止,节目组每次都只会提前制作一期。

    之前储备的一期,这个周末就要播出,也就是说,留给节目组的制作时间,就只剩下不到两周了。

    这对一个并不怎么强大的团队来说,想要在这一周半的时间里,制作完成下期的节目,真的是很困难。

    更不要说,这次的拍摄如此不顺利。

    “可是……”导演还是颇为顾虑和庞胖子的感情的。

    “没什么可是的,再这么下去,拍摄进度就赶不上了,咱们怎么播出?”

    这句话,算是击中了导演的软肋。

    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导演来五峰野生动物园,本来算是互相抱团取暖,但是现在已经完全被五峰野生动物园拖累了,这种时候,就没办法再顾虑和庞胖子的感情了。

    两人压低声音商量了半天,就达成了共识。

    旁边听着他们商量的演员们,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现在是在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参加节目啊!

    就算是保险公司投了保,如果他们真被老虎咬死了,赔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总算可以摆脱这个疯狂的动物园,摆脱这期节目了。

    另外一边,庞胖子对马戏团的老板发了一通脾气,把那些驯兽师都骂了一通。

    马戏团的老板被骂的低着头一声不吭。

    作为国际上的大马戏团,早十多年的时候,他们的马戏团到了哪里,哪里都是万人空巷,可惜最近十多年,随着娱乐方式的变革,动保理念的兴起,他们的马戏团越来越难混了。

    这次五峰野生动物园邀请他们来演出,算是他们的最后退路了,但没想到到了五峰野生动物园,竟然变成了眼下这样。

    刚来动物园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很有价值,和动物园是合作关系,毕竟庞胖子对他们礼遇有加,就指望他们的吸引力来吸引一波眼球呢。

    但最近这段时间,庞胖子对他们的态度是越来越差,反而是他们对庞胖子的态度,越来越重视,这种身份的对调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完成的。

    有时候,马戏团的老板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憋屈,但是为了整个马戏团,为了那些和他讨生活的艺人,他也只能忍气吞声。

    这会儿,他任由庞胖子喷了自己满脸,连连保证一定让老虎乖乖听话,绝对不会出幺蛾子,庞胖子这才满意了,转身跑去找摄制组。

    “您几位,赶快回来拍吧,我这边已经搞定了,绝对不会有危险的……咦,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正在收拾起来各种拍摄器具的摄制组,庞胖子傻了。

    “不好意思,在这里的拍摄进度实在是太慢了,我们只能换地方了。”导演一脸不好意思。

    “换地方?去哪里?”庞胖子心里咯噔一下。

    “去全能动物园。”旁边一个流量小花脱口而出。

    这下子可是让庞胖子心中大怒。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庞胖子顿时怒了,去哪里不好,为什么非要去全能动物园?

    “你什么态度?”导演一听就不爽了,“当初是你拼命邀请我们来的,可来了之后,你们这什么破环境?三天两头都有动保分子来闹事,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不管那些闹事的,你们的动物也不能配合,当初是谁信誓旦旦说绝对能和全能动物园一样的?达不到拍摄效果,说出来的话做不到,难道怪我们了?”

    庞胖子被说得哑口无言,而后恼羞成怒,狠狠推搡了导演一把,双方顿时厮打起来,不多时都多了几个黑眼圈。

    好不容易被保安拉开,庞胖子对着离开的摄制组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小人!你们会后悔的!你们会来求我的!给我滚!都给我滚!”

    看着摄制组离开,庞胖子气得火冒三丈,整个下午逮谁骂谁。

    到了下午快下班时,秘书小心翼翼地敲门进来,庞胖子怒骂道:“我不是说过了吗?都给我滚!找骂是不是!”

    秘书小心翼翼道:“呃,庞总,是林业部门打电话过来……说希望您明天去参加听证会。”

    “什么听证会?”庞胖子怒道,“没时间!”

    野生动物园是归林业部门管辖的,若是往日里,林业部门的会议,就算是不邀请他,他也会想办法去混个脸熟,但是这会儿他的心情正差,也顾不上巴结谁了。

    “那我就去推掉了?”秘书犹豫道。

    “等等,什么听证会?”庞胖子突然又拽住了秘书。

    “是关于老虎租赁,人虎同游的听证会,最近已经引起了民众的强烈关注,但是很多人都质疑让老虎在大街上跑会不会有危险,所以虚城的政府要求林业部门拿出来监管方案和相关的制度来。明天先举行一次内部听证会,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秘书赶快解释道。

    “这还用说,当然是反对啊!”庞胖子两眼大睁,面红耳赤。

    你们全能动物园不是很会出幺蛾子吗?不是搞什么人虎同游,搞什么老虎出租,搞什么网络撸猫,搞什么滴滴打虎吗?

    我让你们什么都搞不成!

    “给我叫车,我要出门!”庞胖子立刻披衣就出去。

    “呃,这听证会明天才开始呢……”秘书慌忙道。

    “我知道,我要去拜访一些人!”庞胖子道。

    ……

    为了方便现场检查、现场验证,听证会就是在牛山镇上举行的。

    参加的人员范围也很广,包括政府官员、全能动物园的代表,其他动物园的代表,动物繁育和保护的专家,法律专家等等,足足上百号人济济一堂,牛山镇没有那么大的会议室,干脆征用了五棵枫体育馆。

    这是一次非公开的听证会,属于内部听证,在内部听证之后,形成了基本的管理条例,相关文件和地方法规,才会拿出去让大众听证。

    但基本上,是否能够通过,这次听证就足以定下基调了。

    一大早,庞胖子拖着一双黑眼圈,带着满脸的得意笑容驱车来到牛山镇,想到得意的地方,他甚至忍不住哼起了歌。

    虚城一共只有三家四小七家动物园,其中五峰野生动物园、全能野生动物园和虚城动物园三家是完整的动物园,此外还有四家比较小的繁育机构,动物研究机构,虽然动物品种非常单一,但也对外开放收门票补贴研究费用。

    一旦这种有利于全能动物园的方案通过了,其他所有的动物园都将会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正如庞胖子自己所说的,动物园这行水很深,而他已经是动物园行业的老兵了,人面远比庄不远熟悉的多,在这一晚上,他走访了自己认识的所有相关利益方,把大家都统一到了自己的战线上来,然后还动员他们,去做其他人的工作,无论如何,今天都必须阻止全能动物园一家独大!

    宁肯老虎永远关在笼子里,也不能让全能动物园通过这次听证!

    而且,庞胖子他要让庄不远知道,谁才是能在动物园的江湖里呼风唤雨的人!

    听证会持续了很长时间,足足用了一天的时间来论证这事。

    各方相关人士纷纷发言,各种观点都有,大家各执一词,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从公众安全到伦理道德,再到风险管控……

    到了傍晚时,大家都很疲惫了,主持会议的负责官员终于宣布要开始投票表决。

    “下面进行一次公开投票,请大家投票表决。对‘老虎租赁’一事,持反对意见的请举手。”

    庞胖子立刻迫不及待地举起手来,同时对对面的庄不远露出了挑衅的表情。

    兄弟们上啊,到了表决的时候了!

    “好,反对的三票……”公证人员面无表情地宣布。

    “什么?”庞胖子一愣,猛然回头,就看到身后只有两个人和他一样举起了手。

    “你们怎么了?难道你们要弃权?”庞胖子怒瞪身边坐着的虚城动物园的老总。

    “请与会人员不要干涉其他人的意愿!”主持会议的官员咳嗽一声。

    “那么,支持的请举手……”官员道。

    刹那间,只见无数人齐刷刷地举起手来。

    庞胖子觉得,这些手似乎正在噼里啪啦地打在他的脸上,他猛然站起来,一把拽住了旁边虚城动物园老总的衣领:“为什么!昨天说好的不是这样的!”

    “呃……抱歉,老庞……”那老总羞愧道,“庄总今天早上答应我说,可以帮忙训练我们动物园里的老虎,让我们一起加入老虎出租……”

    “这样你就变节了?”庞胖子怒吼,转身看向了其他人,果然他们也一个个低下头去。

    妈的!一群见利忘义的骗子!一群背信弃义的小人!

    你们会后悔的!你们早晚会被吃干抹净,尸骨无存!

    庞胖子都不知道听证会怎么结束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了会场的。

    他只记得自己在会场大发脾气,然后被几个人扭送出了会场。

    等他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停车场了。

    他迷迷糊糊上了车,刚刚开出停车场,就看到庄不远正从体育馆里走出来,走向自己的马车。

    就是他!就是这个混蛋!

    处处针对他,处处让他吃亏,处处让他下不了台!

    “妈的!我他妈的撞死你!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那一瞬间,庞胖子怒向胆边生,脚下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庄不远正一边打电话一边向前走,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车响,他还来不及反映,就听到耳边响起了急促而愤怒的狗叫声,几个黑影扑了过来,下一秒,他被一股力量扑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滚,躺倒在地。

    过了好久,庄不远才挣扎着爬了起来,他费力地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辆车狠狠地和马车撞在一起,拉车的几只憨货大狗,倒在猩红的血泊里。

    大虎那只憨货被压在车轮下面,全身血肉模糊,两只眼睛里满是鲜血,却依然直勾勾地看着他的方向,看到他爬起来,似乎安然无恙,才慢慢低下头去,两只眼皮耷下。

    “庄主,庄主您没事吧!”有人猛然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在他耳边几声呼唤。

    “我没事,快看大虎它们……”庄不远慌忙道。

    高蟹跪在车轮前,拼命呼喊着几只憨货:“大虎!二虎!……”

    猩红的血液,在车轮下蔓延,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