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六八章:文艺路线的2B青年
    全能动物园里,虚城大学生物学院教授“保护动物学”的副教授石海飞和几个同伴在漫长的队伍里慢慢向前挪动。

    昨天晚上,石海飞用了小半个晚上的时间,在逼乎上“如何评价全能动物园让游客在毫无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游览虎山”的问题下,写了一篇近万字的答案,将全能动物园狠狠地批判了一番。

    对这样罔顾动物和人类的本质不同,不顾双方的安全,强行让人类和老虎亲密接触的做法,石海飞是深恶痛绝的。

    他引经据典,列举了整个过程中几十种的错误和不合规的地方,答案一路写一路修改,还没写完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无数的转发和数千个赞。

    动物保护这个领域,逼乎上靠谱的答主不多,而且公众也不怎么关注,几个高赞的答案,往往都是在抖机灵。

    但是石海飞这个不同,是难得的高质量答案,得到了无数评论和私信,纷纷感谢大神的科普。

    这让他更有动力,拿出来自己写论文时的状态,一路写了近万字的答案,图文并茂,由浅入深,鞭辟入里,振聋发聩,直到早上六点才打算睡觉。

    写完答案之后,他去网上看了一眼,看到无数人号召要来砸场子,还有虚城动保们出面,要和全能动物园狗咬狗,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非常开心地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写基本关于动物保护的书?让人更多地了解动物保护,而不是将动保和这些只会撕逼哗众取宠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有一个名为“于亮”的网友,给了他一条私信。

    他和于亮也算是认识很久了,同为逼乎平台上,自然科学方面的优秀答主,怎么都会有所交集。

    只是前段时间,于亮突然删掉了自己所有的回答消失不见,让平台上的很多人都扼腕叹息。

    “老石,回答全能系的问题时,一定要慎重啊……”于亮的语气里充满了告诫:“否则一世英名,一夕尽毁啊!”

    “啥?”石海飞一愣,前段时间于亮自爆的时候,他并没有了解始末,此时听到于亮的告诫很是纳闷。“他们的做法就是错误的啊,我这么回答有什么问题吗?老于你的科学精神呢?”

    “已经和我老师的节操一起碎了……”于亮幽幽回答。

    最近于亮的日子很不好,他的老师进了监狱而且面临巨额的罚款和无数的后续调查。于亮光配合调查,就要占用大部分的时间了,哪里有时间做学术,做研究。

    他现在正在自己的科研黄金期,这个时候不出成果,在病毒学这种日新月异的领域,怕是立刻就要被抛下了。

    “我不会因为畏惧别人的权威就改变自己的看法。”石海飞道,“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对的错不了,错的对不了。”

    “年轻真好……”于亮叹了口气,那幽幽的语气,让石海飞有些背脊发毛。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某种意义上说,确实如此。

    但是一件事一旦和全能庄园联系起来,是非对错,谁能说得清?

    有时候对的也错,错的也对。

    譬如祛病酒!

    这特么的不科学!

    玄学怎么能当科学!

    “看好你的世界观啊,别一不小心就三观尽毁了,我就是你的前车之鉴,老石。”于亮下线了。

    石海飞带着一脑门的纳闷上了床,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谁想到没睡三小时,他就被几个朋友硬拽了起来:“别睡了,咱们去全能动物园!去怼他丫的!”

    石海飞昏昏沉沉之中,听了许久才明白,妈卖批的那些整天上窜下跳的动保分子,竟然萎了!

    石海飞是一个真正的动物保护志愿者。

    他所研究的这门学科,又叫保育生物学,是一门研究自然及地球上生物多样性的学科,目的是要保护各种生物物种、栖息地和整个生态系统,避免其受到物种过快灭绝及生物交互作用崩溃的威胁。

    而石海飞是一个行动派,他曾经在危机四伏的热带雨林里统计蝴蝶的数量;他曾经在鳄鱼出没的古老河畔和偷猎者斗智斗勇,他差点被痢疾和出血热夺去生命,也曾经几次在草原上从狮子、豹子的口中死里逃生。他更曾经孤身一人驾车万里,追踪一只老虎的迁徙路线,在看到这只老虎已经找到了配偶,有了后代的刹那,他在荒芜的冰原之上忍不住嚎啕大哭。

    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人,不会明白他对野生动物的保护之心是多么强烈。他不屑于和那些只会在口头上保护动物的所谓动保分子为伍,但他也承认,这些人确实为了保护动物做出了贡献,尽管微乎其微。

    他认为动物应当在野外生活,即便现在野外已经无法容纳那么多的生物,但在动物园内,也要尽量尊重生物的习性,模仿野外的环境,所以完全看不惯全能动物园的这种做法。

    而现在,这些动保分子们指望不上了,石海飞决定自己亲自上阵!

    他要亲自搜集资料,有的放矢,然后和动物园对峙到底!

    不让动物园关门认错,就算是我输!

    而作为一名专业人士,石海飞的准备非常充分,他的口袋里,有自己设计制造的麻醉枪、噪声驱逐设备、电击设备等等,生怕近距离接触老虎的时候,老虎突然发难。

    虽然他也明白,在近距离接触的情况下,恐怕这些东西完全没用。

    那可是拥有500公斤咬合力,最高两吨拍击力的老虎!

    地球上最强大的猎手,体型和力量最大的猫科动物!

    只要一巴掌,就能把他的脑袋拍碎了。

    但常年的野外生活,让他明白,有备才能无患,就算是用处不大,但至少也比赤手空拳好。

    关键时刻,总要有办法保护自己!

    好不容易排队到了尽头,选择路线的时候,石海飞对自己的几个同伴道:“我和大高去文艺路线,大刘大张去二逼路线,老宋你自己走中间普通路线,这样可以吗?”

    同伴们都点头。

    “呃……”旁边工作人员道:“这位先生,文艺路线比较推荐情侣参加……如果不是情侣的话,会有点麻烦……”

    石海飞瞪了他一眼,伸手抓住了旁边大高的手。

    “哦!”工作人员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这样的文艺青年!

    那就没关系了。

    “这位先生,我们今天游客比较多,所以不得不两组人一起参观,您和这两位一起参观可以吗?”

    石海飞并不在意,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就看到一男一女,看起来挺乡非的。

    男的一脸兴奋,站在门口拳打脚踢:“看我今天拳打老虎,脚踢狮子,吼哈!”

    工作人员怒瞪他一眼:“这位先生,请不要攻击老虎!”

    “你管我!”男子一昂头,一副我花了钱我就是老大的模样。

    石海飞和大高对望一眼,脑中同时闪过了两个字:“傻逼!”

    然后,他们就看到工作人员一歪脑袋,对着肩膀上挂着的对讲机道:“文艺路线入口,入园编号A0329281的游客,可能需要急救人员和法务人员。”

    “收到,急救人员已经在出口待命。”

    石海飞和大高都听呆了,两个不由自主握紧了对方的手。

    妈卖批,真狠啊!

    别人都是生怕遇到这种事吧,为什么这动物园都不担心的?

    我们不会被这种蠢货害死吧!

    现在想要换一个队友还来得及吗?

    难道原始丛林、荒芜大漠都没能害死自己,今天要死在这虎山里了吗?

    “你们怕了?”进了虎山,那男子回头看了看石海飞和大高,不屑地撇撇嘴,道:“怕什么?既然在动物园里面,肯定有人在暗处拿着麻醉枪呢。不会出事的,别那么胆小嘛!是不是男人?”

    旁边,他的女朋友捂嘴偷笑,似乎觉得这俩人真是太胆小了。

    妈卖批的,我能告诉你,像老虎这种大家伙,中了麻醉枪只会更愤怒吗?说不定三四针才能让老虎睡着吗?从中弹到睡着,至少要20分钟吗?

    这段时间,老虎已经足够咬死一百个你了,而老虎遇到的唯一危险,恐怕就是吃太多撑死吗?

    石海飞自己就曾经经历过,追在一头老虎后面,射了四针,追了几十公里老虎才倒下,让石海飞顺利植入了定位芯片。期间老虎还顺道咬死了只鹿当加餐。

    “我能先把他干掉吗?”旁边,大高伸手摸到了口袋里的电击棒。

    “再等等……”石海飞道,“可能他只是在吹牛……”

    这世界上,没有人蠢到会真的去打老虎吧……

    说不定这人只是想要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吹吹牛而已。

    谁想到这人竟然对女朋友道:“待会儿我骑在老虎身上打虎的时候,你一定要帮我拍下来,发到朋友圈里去!”

    说着他把体恤一脱,露出了一身瘦排骨,胸口歪歪曲曲纹着一个纹身,似乎是一个小人骑在老虎身上。

    仔细一看,上面还写了四个字:

    武松打虎!

    石海飞和大高都愣住了。

    真的愣住了!

    这是何等的画风啊……

    先不说世界上有没有武松打虎这回事,就算是退一万步来说,他真的打死了一只老虎——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唯一的可能是武松在喝酒麻痹了杏仁体,失去了恐惧感之后,乱拳打死了一只争斗失败失去领地,眼瞎腿瘸年老力衰,不得不从关外地区逃到鲁地的老虎,说不定人家还是老虎中的霍金——问题是,凭什么你觉得武松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

    不管空手打死了什么老虎,人家武松的武力值至少也是十级特工级别好不好!和惩罚者、黑寡妇、卡特一个级别的。

    穿上老虎布偶服,说不定还能COS老虎侠,穿越到哥谭去和蝙蝠侠掰掰腕子。

    就你这样,还想打虎?

    “我看还是先把他干掉好了。”石海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