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六七章:对不起,你的纯真已经长大了
    全能庄园站牌不远处的虚钢花园小区里,都凌晨三点了,小陈才从儿子的房间里走回来。

    “终于睡了?”

    “睡了。”小陈叹口气,“这孩子,这么倔,跟谁学的!”

    白天,小陈终于还是狠了狠心,没有让儿子再去一次虎山,而是生拉硬拽着儿子离开了,为此儿子哭了一路,一直磨到现在,好说歹说,终于把他哄睡了。

    “到底怎么答应他的?”

    “还能怎么答应?明天带他去动物园呗……”小陈叹息。

    “真去啊?”

    “我只说带他去动物园,没说带他去哪里啊,明天咱们去五峰吧。”小陈道。

    周六儿子的同学们终究没有逛成动物园,不过五峰野生动物园也给了补偿,就是第二天免费入园游玩,同学们的家长,干脆在群里约好改日再去。

    小孩子忘性大,估计第二天去了动物园,见到了自己的同学们,开心之下,就把那个勾勾忘记了吧……

    小陈这么天真地幻想着。

    丈夫翻了个白眼,这母子俩真是尔虞我诈。

    “这能行吗?”

    “不然还能怎么办?反正我绝对不会带小明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

    “你真的要这么做?”丈夫看着她的眼神让她有点难受,好像自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似的。

    “这是为了儿子的安全!”小陈尽量说服自己。

    “随你了……”丈夫叹口气,翻身打算睡了。

    这都大半夜了,明天就算是周末可以晚起床,但想要去动物园的话,也得在八点之前出门,否则路上就堵成一团了。

    “等等,你先别睡……”小陈却一把拽住丈夫,“咱妈承包的那块地,没事吧……”

    今天晚上,婆婆又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时开心地合不拢嘴,而且还带了一大堆各种蔬菜回来,什么豆角、萝卜、白菜,估计快够家里一星期吃的了。

    那些蔬菜,一个个个儿贼大,贼新鲜,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

    就连一向不爱吃蔬菜的儿子,竟然都吵吵嚷嚷着要吃。

    “明天一早,奶奶就买肉去,给我的小明宝贝做豆角炒肉。”婆婆乐呵呵道。小陈看的却有点纳闷,超市里面,品相远没这种蔬菜好的那些所谓有机蔬菜,一个个都是天价,小陈向来是绕着走,看都不看一眼的。

    问婆婆这些蔬菜是哪里来的,婆婆竟然说是自己种的。

    不说小陈看不起自家婆婆,就自家婆婆那三脚猫的种菜功夫,还能种出来这么好的菜?

    而且昨天刚刚承包了农田,今天就把菜种出来了?

    这莫非是什么新形式的骗局?

    难道有人拿这种有机蔬菜当幌子,吸引老年人花钱?

    “放心吧,他们签的承包协议我看了,没啥问题。明天我拿去我们公司,让法务帮忙看看。”丈夫让小陈放心,“咱妈又不是傻子,不会那么容易上当的。”

    小陈却是担心啊,随着儿子长大,家里的支出越来越多,最近又和丈夫考虑要不要二胎,随之而来的财政压力只会更大。

    如果婆婆再上了当,被人骗了钱,那就麻烦了。

    “反正最近你多关心点咱妈,不都说骗子都是趁老年人感情空虚,这才趁虚而入,骗老人的钱吗?”

    “我看咱妈最近日子过得很充实啊,你还是多关心关心儿子吧。”丈夫翻了个身,不多时就打起了鼾来。

    第二天早晨,小陈起了床,婆婆已经在做饭了,看到婆婆买的肉放在桌上,看了一眼标签,顿时瞪大眼:“肉怎么又贵了?”

    “不知道,今天早上肉贩说,整个虚城的所有肉都贵了好几块钱,真是奇了怪了……就这点肉,还是我好不容易抢到的呢。”婆婆道。

    某庄主正蒙头大睡,完全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任性,让整个虚城的肉类供应都短缺起来。

    小陈叹口气,这日子过的啊,眼看连肉都吃不起了……

    干脆今天和儿子说说,不去动物园了?五峰野生动物园一张票也好多钱呢……

    小陈的如意算盘终究没有成功,在儿子一哭二闹三上吊之下,一家人吃完饭之后,直奔动物园。一直到下了车,儿子这个小笨蛋都没发现自己来错了地方,让丈夫去买了票,儿子就开心地拽着一家人,大叫着:“勾勾!勾勾我来了!”

    狂奔着冲向了动物园。

    ……

    五峰野生动物园,一片人山人海,无数的动保分子在广场上齐声呐喊。

    不过他们这次来之前泄露了行踪,庞胖子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不但增派了大量的保安维持秩序,还请来了警方增援,大批特警在现场,动保分子有点傻眼,除了喊口号之外,似乎没什么能做的。

    他们喊他们的,游客还是排着队进园,双方井水不犯河水。

    动保分子们伤心啊,你永远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庞胖子站在动物园门口,身边放着几个围栏,围栏里是几只小老虎。

    几个饲养员和驯兽师,在旁边如临大敌地看着。

    小老虎也是老虎,也是有爪子的。

    庞胖子觉得全能动物园让游客喂食小奶虎的想法不错,搜刮了一遍虎舍,好不容易找到了几只还没断奶的小奶虎,冒着被母老虎咬死的危险,把小老虎从母老虎身边带离,带到了公园门口,当作招徕顾客的幌子。

    小明看到了这些小老虎,顿时瞪大眼,狂跑过去:“勾勾!勾勾!”

    “小朋友,这不是狗狗,这是小老虎,你想不想给小老虎喂奶啊,那边买奶排队……”庞胖子看着这小奶虎的吸引力如此大,顿时得意起来。

    小明哪里管他,趴在了围栏上,拼命向里面看。

    “对对,小明你看,勾勾在这里。”看到这里有小奶虎,小陈开心起来,这下子可要混过去了,然后问旁边的庞胖子:“还能喂小奶虎?”

    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价格,顿时眼珠子快瞪出来了:“一小瓶奶卖350,这么贵?”

    比一指头多不了多少的一小瓶牛奶,估计两口就喝光了,竟然要350?

    庞胖子没说话,一撇嘴,指了指正在排队的男男女女们,那意思很清楚,没钱就在旁边看着,别乱说话。

    四周的人,都看向了小陈,那目光让小陈有点难受。

    “这……确实太贵了啊……”一个月工资才几千块钱,一小瓶奶就350,今天买门票也花了好几百……

    小陈后悔啊。

    但是看到儿子趴在围栏上的模样,小陈又觉得心酸。

    她正打算咬牙买一小瓶奶时,儿子却转过脸来。

    “妈妈,里面没有勾勾……”小明趴在栏杆上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勾勾。

    小陈一脸茫然,这么多的小老虎,长得都差不多的模样,儿子怎么知道没有勾勾的?

    她指向了一只长的和勾勾差不多大的小白虎,道:“儿子你看,那就是勾勾啊!”

    “那才不是,我的勾勾长的比它好看多了!”儿子道。

    然后儿子这才后知后觉地左顾右盼,慢慢觉得不对了。

    “这不是昨天去的动物园……妈妈你骗我……勾勾,我要勾勾……”后知后觉的儿子,在围栏外面嚎啕大哭起来。

    “儿子乖,你看妈妈给你买了奶,咱们去喂小老虎好不好?”看儿子哭起来,小陈也顾不上贵贱了,赶快买了一瓶奶,递给儿子,“咱们喂小老虎……”

    “啪”一声响,小明一巴掌把奶瓶拍开,奶瓶里的奶洒了一地。

    这可是三百五一瓶的超级贵的奶啊!

    那一瞬间,小陈都想去把地上的奶舔掉了。

    “自己洒了的奶,我们可不退!”庞胖子在旁边赶快道。

    小陈气得恨不得上去给他几巴掌,但到底还是忍住了,一腔怒气都发泄到了自己儿子的身上。

    “你怎么能这样!”看着哭号的儿子,小陈的巴掌扬了起来,就要打下去。

    巴掌还没下去,小陈的手被人拽住了。

    “你干啥?这孩子太浪费了,这么贵的奶……”小陈怒瞪着抓住自己的丈夫,拿出了晚上辅导儿子学习时的腔调。

    “是你怎么能这样!”丈夫怒瞪着她:“你把儿子当什么人了!我昨天晚上就问你,你说你确定要这么做,你说你是为了儿子的安全,我就问你,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儿子要勾勾,这是勾勾吗?你是不是把儿子当傻子了?你总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丈夫怒瞪他一眼,然后拽住了儿子的手:“走,儿子,咱们去找勾勾!”

    小陈目瞪口呆地看着丈夫和儿子的背影,心中有一万个委屈,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如果这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恐怕真哭起来了。

    我都是为了儿子好,我都是为了儿子啊,我真的是为了儿子……

    你们为什么不理解我……

    “看什么看!”小陈强忍着眼泪,怒吼一声,一脚踢飞了奶瓶,转身就跑,“什么破地方,连勾勾都没有,还敢把奶卖那么贵,垃圾五峰动物园,早晚倒闭!妈卖批的!老娘去全能动物园了!”

    一群人目瞪口呆,勾勾是谁?

    然后旁边突然有人道:“今天全能动物园好像也能味小老虎。”

    “我看了网上的图片,有好几十只呢!”

    “这里喂个老虎竟然那么贵……”

    “我从网上查查全能动物园多少钱……”

    听着这些游客们议论纷纷,甚至还有人转身离开,庞胖子气得要死,妈卖批的,你们是来砸场子的是不是?

    穷鬼都滚都滚!

    ……

    小明是真的生气了,接下来一路上,都没有理小陈。

    小陈慢慢也觉得自己是真的错了,她是在担心儿子的安全,不想要让儿子和勾勾接触,但是她使用的方法,却完全错了。

    想要用欺骗的方式让儿子忘记勾勾,这么做怎么能行?

    难道她真的像是丈夫所说的那样,把儿子当傻子了?

    儿子只是纯真,却并不是傻,为什么我会把纯真当成傻子呢?

    小陈开始反思自己。

    到了全能动物园,她也顾不上心痛,跑去买了票,带着儿子去排队,想要修复和儿子的关系。

    可惜儿子一直不愿意理她,死死抓住奶奶和爸爸的手,死活不看她。

    小陈心中难受啊,或许今天不能让儿子见到勾勾,母子俩就要一直冷战下去了。

    虎山进场的速度很快,但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足足排了接近一个小时队。

    在队伍里,儿子一直期盼地看着前方,似乎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勾勾。

    看着儿子那期盼的模样,小陈更觉得自己之前的做法错的离谱。

    为什么自己傻到寄望于让儿子忘掉勾勾?儿子的这种纯真与热情,难道不应该由自己拼命守护吗?

    好不容易排到了自己,小陈连忙上前一步,拽住了工作人员道:“请问勾勾在里面吗?”

    “勾勾?”工作人员一愣。

    “就是我们昨天来时的那只小老虎。”小陈连忙拿出手机,翻出来儿子和勾勾的合影给工作人员看,“我儿子想勾勾想了一整夜,今天是专门来见勾勾的!”

    “呃,女士,抱歉,我们的游览项目无法保证是哪一只老虎……”工作人员无奈道,里面有很多小老虎按照流程行走,可不一定能碰到勾勾。

    “而且,昨天的老虎……”工作人员欲言又止。

    “求求你,我儿子已经不愿意理我了,求求你帮个忙……”小陈连连求情。

    “真的很抱歉,这不符合我们的工作流程。”工作人员也无奈啊。

    “求求你帮个忙吧,你看我儿子的纯真眼神,你难道仁心让一个孩子失望吗?”

    小陈哀求了半天,真的是绝望了,就在此时,她看到自己婆婆上前了一步。

    “这位小兄弟,其实咱们是同事,我也是咱们庄园的。”婆婆从口袋里取出来一张卡,对那工作人员亮了亮,“麻烦小兄弟尽量帮个忙吧……”

    “呃……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帮忙……”工作人员看到婆婆的身份卡,苦笑道:“其实吧……嗯,你的勾勾……它长大了。”

    “哈?”一家人瞪眼。

    工作人员抓抓脑袋,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摆摆手,道:“你们跟我来吧。”

    绕过了小半个虎山,工作人员对着前方一指:“你看,那是勾勾。”

    似乎听到了工作人员的声音,前方一只成年的老虎慢慢转过头来。

    双眼内侧,斑纹如勾。

    “你们就算是不愿意帮忙,也不用这样啊!”小陈生气了,这才一天,勾勾怎么可能长这么大!

    工作人员拿个成年老虎搪塞她,难道她要对儿子说,对不起,儿子,你的小伙伴勾勾已经长大了。

    但就在那一瞬间,儿子双眼猛然一亮,大叫一声:“勾勾!是勾勾!”

    欢呼着狂冲了出去。

    “儿子,危险!”小陈想要抓住儿子,却没抓到。

    然后他就看到儿子和那只老虎拥在了一起,又蹦又跳。

    老虎伸出舌头,想要舔儿子的脸,却又收了回去,一双虎目低垂,轻轻蹭着儿子的脑袋。

    那神情,依稀有些熟悉,似乎是小老虎勾勾和儿子刚见面时的模样。

    小陈一家人石化了。

    这怎么可能?

    真的……是勾勾?

    但不知道为什么,小陈却又觉得特别感动。

    “妈妈妈妈,你看啊,我的小老虎勾勾长大了,长成了好大好威风的大老虎!妈妈妈妈你看,你看啊!”儿子惊喜的尖叫声像是小哨子一样响亮。

    她转头看向了丈夫,两个人下意识地互相握住了对方的手,看着眼前儿子和一头巨大的老虎的互动,不知道为什么,小陈觉得自己眼眶一热。

    伸手一摸,热泪已经湿了眼眶。

    那一刻,小陈觉得。

    虽然我们已经长大了,或许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依然有一个没有长大的自己存在着……

    永远也不会长大。